李蓉萍想著當初她那個時候一生了,就立即問接生婆,是女兒還是兒子,一聽到是女兒,她的心都涼了,又再加上那個時候生活很苦,而杜美華又還在她面前炫耀,說杜美華自己第一胎就是兒子。

當時她是有想過把孩子丟了,後來抱著麗瓊的時候,麗瓊握住了她的手,心裡還是不忍,於是將麗瓊留了下來。

唉!

這生兒子還是生女兒,確實不是生的人可以決定,這都是講緣分。

「海燕你別想太多了,生什麼,我都喜歡。」不敢是男還是女,那都是她的孫。

王海燕笑了笑,朝唐小芯投了一個感激的眼神。

以前她跟席飛虎認識,彼此愛慕的時候,李蓉萍的性格不是像現在這樣,她當時都還在擔心,要是萬一嫁過去了,指不定她還得要被李蓉萍為難呢!

她也真是沒想到,李蓉萍的性子變了這麼多,她也很喜歡李蓉萍現在的性子。

她們三個人還挑了一塊比較柔軟的布料,是給孩子做衣服的。

買好布料,她們三人心情格外好,有說有笑的走出去。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個人在經過唐小芯身邊時,她低著頭,故意不讓唐小芯看見她臉,然後她就伸手朝唐小芯推了一把……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自從夏雨菲知道了唐小芯懷孕之後,她整個人都開始恍惚了,心神不寧,就連宋雲娥罵她偷懶,她也沒像平日里一樣跟宋雲娥吵起來,她一聲不吭,回屋裡去。

周揚名早已經察覺她不對勁了,而他心裡也很清楚,夏雨菲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心不在焉的,於是他忍下心中不快的情緒,到了晚上,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嫉妒與怒火了,直接跟夏雨菲攤牌。

「你現在是不是還在想著席錦琛。」

夏雨菲原本就不待見周揚名,平時也是對周揚名的話愛理不理的樣子,今天也是如此。

沒聽到夏雨菲的回答,周揚名就開始發脾氣,把紅漆木柜子上的杯子,拿著就往地上一砸,大怒指著夏雨菲,「你別以為我喜歡你,你就可以這麼無視我,我們兩個已經合法夫妻,你已經嫁給我了,你以後這一輩子都是我周揚名的人,你要是還繼續這樣,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是人都有忍耐的底線,夏雨菲頻頻這樣,他已經是忍無可忍了。

「對我不客氣?好呀!周揚名你有本事你就打我呀!你最好把我打死,不然,我都瞧不起你。」夏雨菲打心眼裡就瞧不上周揚名,要錢沒錢,要工作沒本事找工作,整天就是無所事事。

毒後權傾天下 還有,周揚名他媽還老是找她麻煩,她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就猶如身處於在地獄里一樣,她都恨不得死了來解脫。

但是,她今天看見唐小芯了,想死的想法已經被她拋之腦後了,她現在就是要想辦法怎麼讓唐小芯過得不舒心,那樣她才會覺得自己舒心。

「你不要以為我真不敢你。」周揚名咬牙切齒地指著她鼻子,臉上都布滿了憤怒的青筋。

「哼!」夏雨菲不屑冷哼一聲,又將頭轉了另一邊,後腦勺對著周揚名。

「夏雨菲你非要這樣,是不是?」

「周、揚、名!」夏雨菲也生氣了,她原本就是想著安靜一會兒,想想辦法給唐小芯添堵,周揚名非要在她面前晃悠,三番兩次地打斷她的思路。

「你跟我瞪眼睛,難道你還有理了嗎?」

「我怎麼沒理了?我本來就是不想嫁給你的,是你逼迫我嫁給你的。」

「那你也不能想著席錦琛。」周揚名突然想起了杜大兵,還特地加了一句:「想著其他的男人。」

「周揚名你真是可笑,腦子就長在我身上,我想什麼,關你什麼事,你也阻止不了我想東西。」

「夏雨菲,你非要把我逼急了,是嗎?」

看著周揚名對自己瞪眼,夏雨菲絲毫不畏懼他,反而傲慢冷道,「隨便你。」

她又轉了過去,黑黑地後腦勺又對著周揚名。

這一個晚上,周揚名又是生生憋了一肚子氣。

第二天,一大早,夏雨菲很早就起來了,周揚名跟著也起來了,「你今天是不是要出去?」平時夏雨菲都是睡到了八九點鐘,連家裡的早飯都是他媽做好的。

夏雨菲沒搭理他,出去洗漱。

周揚名寸步不離地跟著她。

夏雨菲做什麼,他都跟著。

最後宋雲娥看不過去了,直接拽著周揚名,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周揚名,「好歹你也是一個大男人的,你就讓夏雨菲給吃得死死的,我們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周揚名一心就牽挂著夏雨菲,沒搭理宋雲娥說的話,反手就是揮開了宋雲娥的手,亦步亦趨地跟著夏雨菲。

宋雲娥覺得他特不爭氣,氣得她心口都開始發疼,上前,她雙手緊掛在周揚名的手臂上,不讓周揚名再跟著夏雨菲,還對周揚名說,「她要走,你就讓她走,你管她做什麼呀!」

反正至始至終,她都沒承認夏雨菲就是她兒媳婦,她都還巴不得夏雨菲有多遠滾多遠,最後這一輩子都不要出現在她面前。

「媽!」周揚名不耐煩大喊,「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宋雲娥氣得直接喘不過氣來,直捂住胸口,雙眸難以置信地看著周揚名,彷彿似乎指控周揚名變了,以前都不是這個樣子的,不過她也知道,這些都是因為夏雨菲這個狐狸精,如果不是夏雨菲,他們母子倆都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唯有這樣,她只能指控夏雨菲,「夏雨菲你就是一個掃把星,災星,你沒來我們家,我們家一直都不是這個樣子的。」

「媽,我不准你這麼說她。」周揚名連半秒停頓都沒有,直接偏袒著夏雨菲。

「你……」宋雲娥被氣得眼皮都快要往上翻了,面色泛白,捂著胸口,隨時要暈倒的表情。

夏雨菲瞥了她一眼,心裡冷笑,當即就加了一把火:「老不死的,就會裝,你都裝了這麼多次,你好歹也真裝出一副被氣得背過去的樣子呀!不然,我看了都覺得假,還別說周揚名覺得你假。」

「你……你……」天氣又悶熱,宋雲娥被氣得當場就暈了過去。

看著宋雲娥這樣子,夏雨菲選擇了冷眼旁觀,怎麼說,宋雲娥都是周揚名的媽,周揚名也不可能會見死不救,這樣一來,她就可以趁周揚名照顧宋雲娥的時候,她跑了出去。

當周揚名初初看宋雲娥閉著眼,暈了,直接倒在地上,他還定定地站著,沒多餘半點想要去扶宋雲娥的想辦法,因為對他來說,他覺得宋雲娥就是在裝的,然而,過了三四分鐘后,他媽還是定定躺在地上不動,如果要是換別的時候,他媽早就從地上跳了起來。

這時,周揚名才敢斷定,他媽不是裝的,而是真的被氣暈過去了。

他伸手去扶宋雲娥的時候,他也在心裡猶豫過,因為他也知道如果這個時候照顧他媽,夏雨菲肯定會跑出去。

但如果他就這麼鬆手了,那他媽怎麼辦呀!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夏雨菲就趁機跑了出周家,直接朝鎮上奔去。

她先是到了唐小芯和席桂花合夥開的席家滷味店,然後一路跟隨唐小芯,直到唐小芯和李蓉萍、王海燕進了布店……

——————-

PS:看到這,相信小仙女們都知道是誰推了咱們家小芯了,想知道後面的情況,請往下看了…… 唐小芯雖然跟李蓉萍和王海燕說說笑笑,但眼角的餘光突然瞧見了面前多了一雙手,當即她就多了一絲的警惕心。

又眼看那雙手就要觸及自己時,她也是下意識反應往李蓉萍她們挨近了一步。

夏雨菲一心想要唐小芯肚子里的孩子流產掉,她在推唐小芯的時候,就是使用了身體全部的力氣去推,所以,在唐小芯及時閃躲的時候,她用力過於猛了,根本就不能及時剎住,她整個人就朝前面撲了過去。

「哎呦!」一聲,夏雨菲跟王八烏龜一樣,趴了在地上。

唐小芯面色泛白,心跳加速,心有餘悸,如果剛才不是她多了那麼一丁點的警惕心,可能她包括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會有危險了。

定睛一看,原來是夏雨菲。

當即,唐小芯就知道夏雨菲到底是想幹嘛了。

李蓉萍也是被剛才嚇得面色發白,要是萬一剛才真的出了什麼事,那她都沒辦法跟席錦琛和席家交代了。

所以,當她看見是夏雨菲的時候,她當場就跟發瘋了一樣,把夏雨菲從地上拽了起來,歇斯底里,怒斥:「夏雨菲你臭不要臉的,你心還真是歹毒呀!既然明知道小芯有孕在身,你還敢故意衝過來撞她。」

王海燕回過神,關心追問唐小芯有沒有哪不舒服。

直到聽到唐小芯親口說沒事,她才鬆了口氣。

「媽,她就是存心的,她想要害堂嫂沒了孩子,我們把她送到哌出所去,讓公咹同俧處理她。」

夏雨菲一聽到要去哌出所,她心就慌了,不斷揮開李蓉萍揪著她手臂的手,然而,論比力氣,李蓉萍干種地的活多了,而夏雨菲之前就是一個嬌嬌女,後面就算是吃苦,但乾的都是輕鬆的活,自然就在力氣方面比不上李蓉萍。

不管她怎麼掙扎,都沒辦法掙開李蓉萍的手。

最後夏雨菲只能惱羞成怒地對李蓉萍怒吼,「放開我,我又不是故意撞唐小芯的,你們沒權利帶我去哌出所。」

「沒權利?」 前夫太兇猛 唐小芯冷哼一聲,雙眸凌厲冰冷盯著夏雨菲看,「你剛才差一點就把我推倒了。」

「我這不是沒把你推倒嗎?你現在站在這裡好好的,一點事都沒有,你讓李蓉萍放開我,我不要去什麼哌出所。」

李蓉萍看著唐小芯,在示意唐小芯的意思。

唐小芯冰冷抿著嘴,過了一秒后,語氣堅定,「一定要帶你去哌出所。」因為她一定要給夏雨菲一個深刻的教訓,不然,誰知道夏雨菲下次會不會再來一個這麼突如其來,要是萬一下次她沒這次這麼幸運,那不是……

她輕微地搖晃了一下頭,現在她什麼都不能胡思亂想,要是亂想了,她肯定會把眼前的夏雨菲毒打一頓。

有了唐小芯發話,李蓉萍直接就揪著夏雨菲的手腕,拖著往外走。

王海燕拿這布料,一邊跟唐小芯說,「我要不把堂哥喊來吧!」最少這樣,底氣也會足一點。

「行!」

唐小芯沒多想就答應了。

王海燕又猶豫了,如果她回去找席錦琛來,那唐小芯一個人跟著李蓉萍和夏雨菲到哌出所,這一路上,她又擔心唐小芯會磕磕碰碰到,思來想去的,她眼睛一亮,朝布料店的老闆說一聲,讓老闆幫忙送去席家滷味店,還讓老闆幫忙轉達這件事。

見到老闆一點頭,王海燕跟著唐小芯一路去了哌出所。

去哌出所的路上要半個小時,夏雨菲就在這一路又鬧又打,還破口大罵李蓉萍和唐小芯。

最後還是抵不過李蓉萍的力氣,將她拎到了哌出所去。

哌出所里的公咹同俧一見到她們,微怔了,尤其是當李蓉萍和唐小芯說清楚來龍去脈的時候,夏雨菲還不斷辯解說自己不是故意的,她說她就是無心的。

公咹同俧見她們各持一詞,一時之間覺得這件事挺棘手的,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席錦琛、郭洪亮、席建立、席桂花他們都來了。

他們一到,就都圍著唐小芯,問她有沒有事,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聽到唐小芯說沒事,他們也總算是放心了。

由於聽到那個布料店的老闆說的不是很詳細,於是由席建立主動問這是怎麼回事。

李蓉萍把事情來龍去脈,說得很仔細。

一聽完,席錦琛面容冰冷得嚇人,雙眸深沉而驚駭嗜血,定定地盯著夏雨菲,就好彷彿正在掐住夏雨菲的脖子一樣,夏雨菲心驚膽戰之餘,還覺得呼吸都開始困難了。

席桂花立刻跟旁邊的公咹同俧說,「她絕對是故意的。」她還用指尖指著夏雨菲,「昨天我跟小芯在村裡的小路走著,剛好遇到夏雨菲他們,夏雨菲就一直盯著小芯的肚子看,還站在原地老半天都不動,夏雨菲原本就跟我們家小芯有怨,還老是來找我們家小芯的麻煩。」

一說到這,李蓉萍就身同感受,跟著說,「沒錯,公咹同俧,夏雨菲就是喜歡找我們家小芯的麻煩,就連在城裡的時候,她也是故意來找我們麻煩,還故意在大排檔食物里添加的蒼蠅,還要污衊我,幸好,城裡的公咹同俧還我們一個清白,現在一定夏雨菲見到我們家小芯懷孕了,她眼紅,她嫉妒,她就想著把我們家小芯撞倒了,是想著我們小芯孩子沒了。」

席桂花還各種數落夏雨菲的缺點。

王海燕也是見大家說得很解氣,她也說,「夏雨菲還當過第三者,搶的就是我堂嫂同學的愛人,這件事我堂嫂告訴了她同學,然後對方就跟夏雨菲分開了,夏雨菲也因為這件事對我堂嫂懷恨在心,這次就想報復我堂嫂。」

公咹同俧聽他們說得種種,覺得夏雨菲很有動機對唐小芯以及唐小芯肚子里的孩子下手,他們就否定了夏雨菲說的,『不是故意推唐小芯的』這話。

席錦琛冷道:「像夏雨菲這樣故意傷人,分分鐘都很有可能引起一屍兩命,我們要告她,麻煩同俧你們對她進行收監。」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收監就有點嚴重了,可能就是拘留幾天。」公咹同俧委婉地說。

「像夏雨菲這樣的,她擺明了就是故意,她是有計劃的,有目的的,你們這邊拘留她幾天,那等她出來之後,她再對我愛人下手的話,那是你們負責嗎?」席錦琛語氣尖銳地質問公咹同俧。

如果是別的事,他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失去理智,更不會變得像現在這邊凌厲。

偏偏就是關乎他心中最重要的人,而小芯又還懷他們兩個最期待的孩子。

他沒辦法變得很冷靜。

總裁,樑子結大了 公咹同俧被他這話質問得,當場就說不出話來。

唐小芯也是擔心公咹同俧,會覺得沒辦法下台,她上前一步,扯了一下席錦琛的手,微笑看著他,語氣有幾分嬌氣與他說,「你自己還是公咹隊長呢,你怎麼盡說為難人的話呢!」

繼而,她轉跟公咹同俧笑說,「關於夏雨菲推我的事,也是幸好我身邊帶著兩個人,不然我人現在都已經躺在醫院裡了,也沒辦法站在這裡跟你說話,而至於我家愛人,也是過於擔心我,希望你諒解。」

公咹同俧笑說表示可以理解,換是他家媳婦孩子,要是這樣,非要跟對方拚命了不可。「但你人沒什麼事,而後面至於雙方怎麼妥協,都是你們之間的事,如果你們之間沒辦法處理得了,那才是我們出面。」

「行!」

公咹同俧將空間留給唐小芯他們,自己就先處理其他的事。

席錦琛面容籠罩著陰沉沉與寒氣,雙眸就猶如恐怖驚駭的地獄般冷冽懾人,他目光就一掃落夏雨菲身上,當即夏雨菲身心一抖,毛骨悚然,一臉恐懼害怕的她,不斷咽了咽口水,步子往後退,她試圖想著遠離席錦琛之後,這種感覺可能會稍微好一點。

然而,當她已經退了有一米,冰冷滲到骨子裡的感覺只有增加,並沒有減少。

不僅僅是唐小芯能夠感覺到這一股寒氣,就連李蓉萍、王海燕、席建立、席桂花他們都感覺到,他們幾個人都還擔心席錦琛會忍不住,就在哌出所這邊揍了夏雨菲。

「夏雨菲!」唐小芯知道席錦琛在想什麼,於是她先開口,「我跟你無冤無仇,你非要生出這麼歹毒的心思來害我,之前的事,我都一直沒跟你計較,這次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輕易妥協。」目的都是要讓夏雨菲被關幾個月,好好反省反省。

夏雨菲勉強讓自己看起來很鎮定的樣子,「我說過,我不是故意的。」反正她說什麼都不能坐牢。

「哼!」唐小芯身邊的席錦琛冰冷語氣譏諷開口,「無緣無故你跑到鎮上來,又會這麼湊巧,你就在布料店裡遇到小芯她們,又是這麼湊巧,你就撞到小芯,你覺得會有這麼湊巧的事嗎?」

「本……本就是這麼湊巧的事,難道鎮上我就不可以去了嗎?再說了,你們也不能因為這麼一點小事情就把我送去拘留,你們才是心地狠毒的人。」

對於夏雨菲扣的這一頂帽子,唐小芯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我是不是狠毒的人,老天爺肯定會知道,不過呢,老天爺也不會放過那些做了壞事,出口污衊別人是狠毒的人。」

如此明顯的話,任誰都知道唐小芯是說夏雨菲。

「這麼說,唐小芯你是要非咬著我不放了?」夏雨菲開始失去了耐心。

「不是我非咬著你不放,我現在懷孕三個月,誰知道你會不會下次沒事瞎逛的時候,又會朝我撞過來,我呢,也是為了自己和孩子的人身安全著想。」

「這麼說,你是打算讓我關七個月,等你生完孩子之後,我才可以出來?」

「我可沒這麼說,而我也沒這個權利,至於你被關多久,那也是公咹同俧說了算的事。」

「你……」夏雨菲心慌慌,又氣狠狠地咬緊后齒,瞪著唐小芯。

唐小芯根本就不願意和解,那剩下另外一條路就是坐牢了。

可是,她還這麼年輕,她要是坐牢了,那不是都毀了嗎?

縱然她心中有再多的不甘,她還是說,「只要你願意和解,我賠錢給你。」

一聽夏雨菲這語氣,就好像是在施捨乞丐一樣,唐小芯不屑淡道,「錢,你覺得你有我多嗎?」

「……」夏雨菲錯愕地看著她。

唐小芯向來不是喜歡用錢攀比什麼,現在是夏雨菲自己把臉伸到她面前,還跟她提錢,那就不要她用錢打夏雨菲的臉了,「錢都不不及我多,還敢在這裡說錢,你覺得我會是那種就貪圖你給的那幾個錢的人嗎?」

「……」夏雨菲看著唐小芯又如此輕鬆地將自己踩在地上,她只能在心中憤怒,怨恨,甚至在暗暗地詛咒唐小芯的一切……

可就算是她再怎麼詛咒,唐小芯還是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而且,等一下她還要面臨的就是坐牢。

唐小芯淡笑,意味深長,卻也透出了對夏雨菲的不屑與輕蔑,「很明顯我不是那種人,那夏雨菲你為什麼又要說出那種話?你這是侮辱我呢,還是侮辱你自己?」

繼而,唐小芯還沒等夏雨菲出聲,她又風輕雲淡地說,「又很明顯,這是在侮辱你自己。」

「唐、小、芯……」夏雨菲怒瞪她,自己也真是傻,既然讓唐小芯這麼說自己。

過了一會兒,公咹同俧回來,詢問他們商量的結果。

唐小芯那邊給出的答案就是要讓夏雨菲得到教訓。

夏雨菲就是想著道歉和賠償就了事。

「你們雙方沒辦法達成共識,那就只能按當事人所說的去處理。」

夏雨菲一聽,面色驚慌,「不行,我不能坐牢。」

「你不想坐牢,那你為什麼又要起壞心眼,去推一個孕婦。」公咹同俧不悅說夏雨菲。

「我就是一時之間被嫉妒蒙蔽了眼睛,我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我已經知道錯了,這次就原諒我吧!公咹同俧,我以後絕不敢再做這樣的事了。」

「你的話,就應該跟當事人說,而不是跟我說。」

夏雨菲立即掉轉頭,一觸及唐小芯那面孔,原本焦急求饒的話,她一時之間也說不出來,當然,也是停頓了十多秒,「唐小芯,這次的事,我道歉,我認錯,我可以寫檢討書,能不能就不讓我坐牢了?」 「不能!」唐小芯一口就拒絕了她。

夏雨菲慌忙不已地哀求:「要不我給你跪下,只要你跟公咹同俧說我不用坐牢。」

說著,她當場就下跪了。

唐小芯冷眼瞅著她,「你還是起來吧!對於你是不是真心悔改,我不敢冒險。」因為孩子就是她的命,是她和席錦琛內心深處最期盼和渴望的,所以,她必須要非常謹慎。

夏雨菲見自己求唐小芯都沒用,索性她也不求了,扶著地面站了起來,高仰著下巴,雙眸蓄滿了責備,「唐小芯你少在這假惺惺了,說什麼不敢冒險,你無非就是想著我坐牢,你壓根就不想放過我,你擺明了就是針對我。」

「到底誰針對誰呀!」唐小芯突然又一想,覺得跟夏雨菲說這麼多廢話幹嘛呀!還不是浪費口水,還不如公事公辦。

於是她就讓公咹同俧按他們所說的去處理夏雨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