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連山在旁邊道:「你要想感謝,就把你的地……」

葉青匆忙伸手攔住他,道:「黃老伯,這是我應該做的,你不用客氣。」


黃福林卻已經聽明白李連山要說什麼了,他點了點頭,道:「李老闆說的對,葉老闆,這塊地,還是賣給你吧!」

葉青道:「黃老伯,這地是你養老用的,我不能趁人之危。再說了,我幫你,只是看不慣你那三個兒子的為人,並不是為了你的地,所以,你不用這樣的!」

「哎!」黃福林嘆了口氣,道:「葉老闆,你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就算是救了我們的命啊。我也看明白了,這塊地在我手裡,我那三個不孝子是一天都別想安生,每天都在打我的地的主意。留在我手裡,我也保不住,還不如快點賣了算了。葉老闆,我看你是個好人,這塊地賣給你,肯定比賣給那些唯利是圖的商人要好得多啊。我只求能有點錢,把小蓓的病治好,然後能夠把小蓓養活長大,就足夠了。」

「哎,黃老伯,你這話算是說對了。」李連山道:「葉子跟那些唯利是圖的商人可不一樣,葉子買這塊地,其實是想建一個私人孤兒院,想要安置一批無人收養的小孩子。」

「真的嗎?」黃福林不由一愣,轉頭看著葉青,道:「葉老闆,你……你要開私人孤兒院?這……這種孤兒院,可是一分錢都賺不到,還要往裡面投很多錢啊!」

葉青點頭,道:「我知道。」

黃福林瞪大眼睛盯著葉青看了好一會,猛地一咬牙,道:「葉老闆,如果……如果你真的要開私人孤兒院的話,我這塊地免費給你都沒問題……」

「黃老伯,你別這麼說!」葉青匆忙擺手。

「你聽我說!」黃福林拉住葉青的手,道:「我就是一個糟老頭子,家裡也沒有什麼人了。這塊地就算留下來,最多也就是給小蓓當嫁妝。可是,如果能夠用這塊地,幫助更多像小蓓這樣的流浪孩子建造一個家,那也算是值了。老婆子,你說是不是?」

老太太連連點頭,抱著小蓓,道:「老黃,不管你怎麼做,我都支持你。小蓓能沒事,我就沒有別的要求了!」

黃福林轉頭看著葉青:「葉老闆,我也沒有別的要求,只要你能給我一筆錢,能把小蓓的病看好,這塊地就是你的了。這塊地,也算是我為這些孩子們做一點事吧。」

「黃老伯,你要真的想為這些孩子們做點事,那就把這塊地按照市場價錢賣給我吧!」葉青道:「不要錢的話,那我寧肯不要這塊地!」

「這……」黃福林和老太太互視一眼,葉青說的很堅定,讓兩人無法拒絕。

「黃老伯,你就別再想了!」李連山道:「葉子就是這麼一個人,讓他白拿別人的東西,他絕對做不出來。再說了,你們這塊地,也是你們養老用的。沒了這塊地,以後你們的生活豈不是沒有保障了嗎?」

方亭韻跟道:「是啊,黃老伯,您要真想為這些孩子們做點事的話,把地賣給葉子就算是最好的幫忙了!」

眾人的勸說讓黃福林最後還是放棄了白送這塊地的想法,最後把這個養殖場賣給了葉青。包括他那棟樓,葉青給他開了一千五百萬的價錢。二窯鎮屬於深川市很偏僻的小鎮了,這裡的地價很便宜,這個價錢已經超過市場價不少了。雖然黃福林一再強調用不了這麼多,但葉青最後還是給了他這麼一筆錢。

簽了合約,這塊地就屬於葉青了,包括那棟小樓。接下來就是把那些孩子們轉移到這裡居住的事情,然後就是在這附近建房,把孤兒院的設施做好,讓那些孩子們能夠安穩地在這裡生活。當然,還需要建一個學校,讓這些孩子們可以在孤兒院里直接上學。

黃福林對葉青辦孤兒院的事情很是上心,一下午都在幫著葉青規劃這邊建築的事情。看樣子,他對小孩子的事情也很有興趣,葉青就乾脆讓他幫忙找人把這建築規劃的事情做一下。順便還讓他住在這養殖場,畢竟他暫時還沒有住處,以後等他買了新房子再搬出去也可以。

黃福林這段時間最擔心的就是小蓓的事情,現在小蓓的病情終於能有所緩解,而且還有治癒的希望,他整個人就開朗了許多。葉青託付他的事情,他一口答應了下來。而且,他在這鎮上生活的時間很長,讓他來做這些事,難度也不大。

這邊的事情處理完,葉青收拾了一下便準備回去了。臨走,他又給小蓓號了一次脈,經脈阻塞的事情,用內力來打通是最方便的了。但是,他的實力還達不到將內力釋放出來的地步,所以只能找個老中醫來幫她做針灸了。

「對了,去醫院做手術的事情,你們也得趕緊準備了!」葉青道:「有沒有想好去哪個醫院?要不要我幫你們介紹一個?」

葉青要介紹的自然便是林天佑了,這幾天林天佑便要回深川市了,葉青也有一段時間沒見他了呢。

… 「我聽說深川市有個叫林天佑的神醫,醫術高明,如果能找到他的話,小蓓的病就有救了。」黃福林略微有些遲疑,道:「就是林神醫平時好像很忙,一般人恐怕連見他都有些難。我這幾天帶小蓓去市裡試試,不管怎麼樣,也要想辦法見一見林神醫。」

聽到這話,站在葉青旁邊的霍萍萍立時笑了:「想見林天佑有什麼難的?」

「啊?」黃福林愣了一下,驚愕地看著霍萍萍,道:「這位姑娘,你……你認識林神醫?我聽說林神醫的醫術高明,深川市很多大人物想見他一面都難。我們這些農民,預約排號的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這位姑娘,你……你真的認識林神醫嗎?」

「我不認識!」霍萍萍頓了一下,看著黃福林失望的表情,道:「不過,有人認識啊!」

「誰啊?」黃福林急道:「這位姑娘,你……你能不能幫我介紹一下?」

「介紹什麼,你都認識他啊!」霍萍萍調皮地一笑,道:「死當兵的跟那個林神醫可是很好的朋友,想見林神醫,只要死當兵的一句話就行了!」

「死當兵的?」黃福林一時間還未反應過來,等到回過神的時候,葉青已經拿出手機出去給林天佑打了電話。

葉青打完電話,走進屋子,對黃福林道:「黃老伯,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林醫生還有三天就會回到深川市,到時候他第一個先幫小蓓治療,你看怎麼樣?」

黃福林大喜過望,激動地連話都說不囫圇了,只結結巴巴地一直在跟葉青道謝。

把林天佑的電話留給黃福林,讓他三天後給林天佑打電話,葉青早已幫他安排好了一切。

黃福林把林天佑的號碼看了好幾遍,直到爛熟於胸,這才小心翼翼地把紙條裝進了口袋。

「葉老闆,我送你們吧。」黃福林親自把葉青送下樓,剛走到養殖場門口,便感覺情況有些不對。

養殖場門口聚集了二十多個流里流氣的青年,還有兩輛破破爛爛的車,幾個青年坐在車裡,放著噪雜的音樂。還有幾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看起來好像很時髦的青年,正伴隨著音樂在旁邊搖頭晃腦,好像很嗨的感覺。

「又是他們!」黃福林面色立變,看樣子對這些青年很是不滿意。

「他們是什麼人啊?」方亭韻奇道。

「你們別管了!」黃福林連連擺手,道:「葉老闆,你們先走吧,沒什麼事的。設計方面的事情就交給我了,我有個老夥計專門做這個,肯定沒問題。」

黃福林說著,推著葉青便想讓他上車。但是,葉青卻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

「黃老伯,這些人好像來者不善啊!」葉青靜靜看著外面那些人,因為他在人群當中看到了黃子強。

黃家三兄弟,黃子英被葉青推下樓,摔斷一條腿。黃子雄綁架了小蓓,在小樹林被葉青逮住,打斷兩條胳膊,綁在樹上,估計也來不了。就屬這黃子強沒受傷,看樣子這批人是他帶來的。

「葉老闆,你不用管他們,就是一群無賴!」黃福林道:「你們先走吧,他們經常來這裡搗亂的。一會我打電話報警,警察來了他們就跑了,不會有事的。」

說話間,已經有幾個青年圍了上來。為首的一個滿頭紅髮的青年,這大熱天,穿著一身皮衣,搞得跟古惑仔似的。偏偏那張臉長得跟陳浩南區別很大,配上那長發,真的是丑到了一定境界。而他自己還恍若未知,偏著頭走路,時不時地甩下頭髮,好像很酷的樣子,殊不知那頭皮屑已經甩出來了。

見這些青年過來,黃福林更是著急,推著葉青道:「葉老闆,你們先走吧,沒事的,沒事的。就按咱們合同上說的,你們隨時都可以過來建房的!」

「黃老伯,你不用擔心!」葉青淡笑,將黃福林的手推開。

「葉老闆,你們還是先走吧。」黃福林終於忍不住,道:「這些都是鎮上的小混混,平常就喜歡打架鬥毆,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們留在這裡,他們肯定會打你們的,你們還是快點走吧!」

「打架啊,我就喜歡打架!」李連山頓時來了精神,招呼著幾個手下:「去去去,把我的傢伙抬出來!」

「黃老伯,這種人,你不把他們收拾怕了,以後他們還是會來找你麻煩的!」葉青淡笑,道:「我想在這裡建孤兒院,就要永絕後患。你不用擔心,這幾個人,我還沒放在眼裡呢!」

說話間,李連山的手下已經拿了一把厚實的開山刀走了出來。一個男子用兩隻手抱著那開山刀,由此可見那開山刀的分量。

李連山接過開山刀,一隻手拎著,徑直走到葉青前面。這時,那長毛也帶了幾個人走了過來。他老遠便指著葉青幾人,嚷嚷道:「他媽的,就是你們幾個王八蛋在我的地盤上鬧事,你們是不是不知道我二窯鎮大飛的名字,你……」

「你你你,你什麼你!」李連山猛地舉起手裡的開山刀,遙指大飛,道:「他媽的,出來混,哪這麼多廢話?能動手,就別動嘴。來來來,是單挑還是群毆,你說!」

大飛頓時愣住了,李連山這把開山刀給他的震撼力實在太大了。從遠處看,這開山刀至少有二三十斤重,一個人拎起來可真的不簡單啊!

「你……你……你別以為手裡的刀比別人的大就厲害了,我告訴你,這裡是二窯鎮,我說了算!」大飛強裝鎮定,道:「刀重了不起啊,我他媽這麼多兄弟,你想群毆嗎?行啊,來吧!」

「靠,那還說什麼!」李連山一聲大喝,沒有出手,而是把開山刀遞給了旁邊的小弟,順手接過一把普通砍刀便嚷嚷起來:「來來來,你們一起上!」

葉青看他這樣子,忍不住道:「李大哥,你怎麼不用那把刀?」

「靠,那把刀重三十三斤呢,怎麼用?」李連山低聲道:「那把刀就是拿來嚇唬人的,這把刀才是我的武器!」

葉青撇了撇嘴,伸手拉了拉李連山,示意他後退。

「交給我了!」葉青輕聲說道,順手拿起李連山那把重達三十三斤的開山刀,徑直走到大飛面前。

「一定要打嗎?」葉青拎著開山刀,面容平靜,彷彿面對的並不是幾個人。

見葉青身材普通,大飛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聞言立馬道:「靠,不打?不打老子帶這麼多人來幹什麼?想不打,也行,你……」

他話還未說完,葉青便直接搖頭:「辦不到!」

大飛瞪眼道:「我靠,老子還沒說話呢,你說什麼辦不到?」

葉青道:「你們要麼滾蛋,要麼就打,沒有別的說法!」

「我操,你他媽真夠囂張的啊!」大飛頓怒,一聲呼嘯,那二十多個青年立馬聚集過來,將葉青圍在了中間。

「葉老闆……」黃福林緊張至極,還好方亭韻一直在旁邊安慰他。方亭韻知道葉青的本事,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

仗著人多,大飛態度更是囂張,用眼角斜著葉青,道:「小子,你還想打嗎?」


葉青回答很乾脆,一拳打在大飛的臉上,大飛立馬捂著鼻子蹲在了地上。

「給我弄死他……」大飛發出一聲震天的狂吼,他那幫手下立馬呼喊著沖了上來。

葉青猛然將手裡的開山刀扔到半空,大飛那幫手下立馬站住,紛紛抬頭看去。這麼重一把開山刀,落在誰身上那都是重傷啊。

不過,開山刀並沒有落到任何一個人身上,而是垂直落向葉青。看那開山刀的速度,眾人的心都懸了起來,連方亭韻李連山霍萍萍等人也是一陣心跳。

在眾人驚撼的目光中,葉青突然伸手,直接抓住了開山刀的刀柄。開山刀下落的力道,竟然被葉青一隻手擋住,所有人都不由得驚呼一聲。

「我靠,耍什麼帥嘛!」李連山不忿地道,這把刀他專門花錢打造的,結果自己還沒用過呢。

葉青握緊開山刀,遙指對面那二十多個青年,道:「來吧!」

二十多個青年面面相覷,終於,黃子強一聲大吼:「媽的,敢打傷大飛哥,老子跟你拼了。兄弟們,咱們一起上,他就一個人,不用怕他!」

黃子強大吼著沖了上來,後面那些青年有些遲疑,卻沒有人敢上來。

黃子強奔到葉青面前的時候方才發現沒人跟來,不由大為尷尬。但是,已經跑到這裡,想後退是不可能了。他只能硬著頭皮舉起鋼管,用力朝葉青砸了下去。

葉青抬手將開山刀迎了上去,開山刀和鋼管撞在一起。那鋼管,竟然生生被開山刀劈斷,黃子強的手也被這一下震得虎口出血,疼的他直接扔了鋼管,抱著手便想往後退。

葉青根本不給他機會,抬手便是一刀砍了過去。

黃子強嚇得雙腿發軟,連躲避都忘了,只能下意識地閉上眼睛。旁邊眾人也都瞪大了眼睛,這一刀還不得把黃子強砍成兩半兒啊。

便在開山刀快落在黃子強頭上的時候,葉青突然往旁邊偏了一些,開山刀錯過黃子強的頭和肩膀,順著他的胳膊劃了下去,竟然直接把黃子強的袖子砍下來一片。而他的手臂,竟然沒有傷到分毫,這份準頭和力量的拿捏,也不由讓人驚撼!

「我聽說深川市有個叫林天佑的神醫,醫術高明,如果能找到他的話,小蓓的病就有救了。」黃福林略微有些遲疑,道:「就是林神醫平時好像很忙,一般人恐怕連見他都有些難。我這幾天帶小蓓去市裡試試,不管怎麼樣,也要想辦法見一見林神醫。」

聽到這話,站在葉青旁邊的霍萍萍立時笑了:「想見林天佑有什麼難的?」

「啊?」黃福林愣了一下,驚愕地看著霍萍萍,道:「這位姑娘,你……你認識林神醫?我聽說林神醫的醫術高明,深川市很多大人物想見他一面都難。我們這些農民,預約排號的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這位姑娘,你……你真的認識林神醫嗎?」

「我不認識!」霍萍萍頓了一下,看著黃福林失望的表情,道:「不過,有人認識啊!」

「誰啊?」黃福林急道:「這位姑娘,你……你能不能幫我介紹一下?」

「介紹什麼,你都認識他啊!」霍萍萍調皮地一笑,道:「死當兵的跟那個林神醫可是很好的朋友,想見林神醫,只要死當兵的一句話就行了!」

「死當兵的?」黃福林一時間還未反應過來,等到回過神的時候,葉青已經拿出手機出去給林天佑打了電話。

葉青打完電話,走進屋子,對黃福林道:「黃老伯,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林醫生還有三天就會回到深川市,到時候他第一個先幫小蓓治療,你看怎麼樣?」

黃福林大喜過望,激動地連話都說不囫圇了,只結結巴巴地一直在跟葉青道謝。

把林天佑的電話留給黃福林,讓他三天後給林天佑打電話,葉青早已幫他安排好了一切。

黃福林把林天佑的號碼看了好幾遍,直到爛熟於胸,這才小心翼翼地把紙條裝進了口袋。

「葉老闆,我送你們吧。」黃福林親自把葉青送下樓,剛走到養殖場門口,便感覺情況有些不對。

養殖場門口聚集了二十多個流里流氣的青年,還有兩輛破破爛爛的車,幾個青年坐在車裡,放著噪雜的音樂。還有幾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看起來好像很時髦的青年,正伴隨著音樂在旁邊搖頭晃腦,好像很嗨的感覺。


「又是他們!」黃福林面色立變,看樣子對這些青年很是不滿意。

「他們是什麼人啊?」方亭韻奇道。

「你們別管了!」黃福林連連擺手,道:「葉老闆,你們先走吧,沒什麼事的。設計方面的事情就交給我了,我有個老夥計專門做這個,肯定沒問題。」

黃福林說著,推著葉青便想讓他上車。但是,葉青卻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

「黃老伯,這些人好像來者不善啊!」葉青靜靜看著外面那些人,因為他在人群當中看到了黃子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