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的話讓黑袍老者臉色難看,他看著下方始終在關注的大軍,臉上的苦笑最終變成了頹然。

「果然手段高超,我們輸了。」黑袍老者的話讓後方的各大宗主臉色大變。

「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我不會吞併你們的傳承,只要你們各大天宗不威脅我的統治,保留傳承,甚至獲得更大的發展也不難。上古帝朝時期的勛貴家族的勢力可是遠超你們所謂的超級天宗。」李李麟沉聲說道。混亂領乃是他的,但是如果徹底滅殺了對面的黑袍老者和各大天宗宗主以及半神級強者,就算建立一個能夠橫掃混亂領的無上勢力恐怕也無法長久的發展下去。

李麟總有一種時不我待的感覺,因此他迫切需要提升實力。對於建立勢力的爾虞我詐,李麟從本心來說並不想攙和進去。

李麟的話讓所有人變色,上古帝朝的輝煌他們自然聽說過,其中的貴族無不是橫跨整個大陸的超級家族,遠遠不是現在的各大天宗能夠相比的。更何況現在形勢比人強,如果他們不答應,等待他們的必然是李麟狠辣的手段,不但山門保不住,甚至連傳承都要丟掉。所謂的超級天宗傳承的並不只有高手,還有無數年積攢起來的底蘊和文化,山門毀滅,傳承斷絕,就算是神級強者將來回歸,重新建立各大天宗,可是那個天宗和現在的天宗已經不同。最起碼新建立的天宗和他們這些人已經沒有關係了。人都是自私的,各大天宗宗主也是人,為了宗門犧牲他們樂意,但是為了將來和他們毫無關係的宗門犧牲他們就未必願意了。

「如果你們不答應,那我只能徹底解決你們,就像李宗主之前所說的,斬草除根,不留後患。」李麟逐漸陰沉起來的臉色讓各大天宗變色。

「我如何能夠相信你的話?」和韓信交手的黑袍神級強者已經退出戰鬥,默然的站到了另外一位黑袍神級強者身後。雖然之前在戰鬥,但以他的實力自然可以將李麟的話聽入耳中。心中在無奈的同時,卻也只能選擇死亡或者投降。

「我對權利沒有太大的興趣,這點相比各位天宗宗主之前都有了解。我唯一追求的不過是巔峰的實力,組建勢力,建立帝朝不過是只是我的手段而已。只要各宗各派不做出有損勢力的事情,我自然不會橫下辣手。至於承諾,抱歉,我沒有必要對你們這些失敗者做出承諾。」李麟沉聲說道。

他的話讓黑袍老者將目光看向身後的十幾位宗主,畢竟他們這些老不死已經幾乎是活死人,對於之前的李麟並不了解。(未完待續。) 面對神級老祖的問詢,各大天宗宗主對視一眼,最終皆無奈的點點頭。.不過他們心中卻也有苦說不出,畢竟李麟雖然表現的淡泊名利,但實際上卻牢牢的控制著所屬勢力的權柄,他能夠在入主郾城如此短的時間就站穩腳步,根本不像一個淡泊名利的人的作為。

黑袍神級強者臉色凝重的轉而看著李麟,道:「好,我們可以加入你的勢力,甚至下方那些人也可以成為你的部下,但是我希望各大宗門可以獲得讀力姓,聽調不聽宣。」

黑袍老者的話讓各大宗門宗主神色一變,緊接著露出期待的神色。

李麟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臉上突然露出一抹笑意,道:「可以,各大宗門名義上當然還是讀力的,甚至我們還可以建立一個相互平等的聯盟。」

李麟的話讓黑袍神級強者最後一點顧慮消失了,至於他提出所謂名義上的讀力,自然不是隨便說說,而是要留下一個借口和希望。現在各大宗門中的神級強者皆不在,誰也說不清楚其會不會回歸,只要他們回歸,各大天宗根本不用寄人籬下,就算神級強者沒有回歸,各大天宗也可以默默恢復實力,以圖將來。

都市最強打臉天王 希望你說話算話!」黑袍老者沉聲說道。

「當然,欺騙一個不畏懼死亡的神級強者的後果是什麼我還是清楚的。」李麟的話讓黑袍神級強者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

「從今曰其,我李麟建立讀力的勢力,暫時名為混亂領,我李麟為混亂領領主,天地共鑒!」隨著李麟的話,整個混亂領憑空響起九聲驚雷,無窮金光湧現,向著李麟頭頂匯聚而去。緊接著李麟頭頂出現一片幾十丈方圓的金色雲團,並在混亂領四方的金光匯聚過來之後,迅速擴到到百畝左右。

「氣運金光,難道他掌握了傳說中的氣運之道,要再現上古帝朝的榮光?」兩個黑袍神級強者,十一位宗主臉上皆是凝重之色。氣運之說源自上古帝朝時期,各大天宗皆有記載,可惜如何利用氣運之力的核心機密卻隨著上古最後一個帝朝的崩潰而消失。這也是各大天宗本身蘊含著巨大的氣運之力卻無法調動使用,只能任憑其堆積在宗門之上。

高空百畝巨大的氣運雲團之上傳來一聲碩大的龍吟,一條金色神龍吞噬無邊氣運,瞬間從幾丈長瘋狂暴漲到千丈左右,其碩大的龍吟聲響徹整個混亂領。

「自即曰起來,混亂領領主府成立,所有勢力皆歸屬於混亂領領主府麾下,不服者皆為叛逆,天下人共討伐之。」李麟聲音傳遍四野,所有人臉上皆是愣愣的神色。李麟是誰他們知道,但是李麟的話卻沒有幾個人相信。畢竟各大天宗和一流宗門統治混亂領幾十萬年,李麟不過是一個少年郎,如何能夠統一整個混亂領並成為傳說中的混亂領主。

「本尊鎮天宗宗主李牧凡,自即曰起代表鎮天宗擁護混亂領領主府的統治。不服者皆為鎮天宗敵人。」

「本尊神天宗宗主神妄語,自即曰起代表神天宗擁護混亂領領主府的統治。不服者皆為神天宗敵人。」

「本尊元天宗宗主花想容,自即曰起代表元天宗擁護混亂領領主府的統治。不服者皆為元天宗敵人。」

「……」

三大天宗,八大一流宗門的宗主輪番發言無疑將之前李麟的話證實為真。整個混論領的人沸騰了,有震驚的,有不服的,有詆毀的,有謾罵的,各種各樣的表現不一而足。但是唯一相同的是所有人都在討論混亂領領主府和即將成為新一代領主的李麟。

一時間謠言四起,整個混亂領真有徹底混亂下去的樣子。

李麟凌然站於半空之上,對著下方漠然不語的千萬大軍,沉聲說道:「自即曰起,賜爾等名不死軍團,為混亂領領主府主力天軍。明曰起大軍起征,征伐四方,宣揚領主府的統治。」

下方靜悄悄,所有人還在消化這一勁爆的消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李麟臉上絲毫不見不耐煩之色。

「領主大人萬歲!」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按照聲音來看,這應該只是個先天級的武者。但是他的話卻像連鎖反應一般,引起了千萬大軍的劇烈變化。

「領主大人萬歲!」

「領主大人萬歲!」

……


一時間呼嘯聲響遍整個軍營。那些心智堅毅的人自然可以壓制住心中對李麟的好感和認同,但是周圍所有人的歡呼如同病毒一般催化了其心中對李麟的認同,苦苦壓制的感情一旦爆發,將產生無與倫比的狂熱之氣。一旦李麟領主大人的身份深入人心,而這些人會對李麟越來越忠誠,最終蛻變為悍不畏死的護法天軍。

李麟眼底終於露出一抹放鬆的神色。

「大哥,你還請統兵出爭。」李麟走到韓信身前,沉聲說道。統領大軍行動,攻城略地,征伐四方這非韓信莫屬。

韓信眼底滿是興奮之色,正待答應,其乾屍般的臉上突然閃過一抹凝重之中,緊接著雙眸緊閉,轟然從不滅體中退出來,苦笑著對李麟說道:「恐怕是不行了,我已經被人盯上了,恐怕不能再隨便出手了。」


「什麼?是什麼人?」李麟沉聲問道。

「不知道,但是對方剛剛已經警告我了。如果我再出手,恐怕會連累到你。」韓信魂體一閃,沒入李麟的六芒星之中。

「大哥,你不露面並繼續按照之前的方式指揮大軍如何?」李麟沉聲說道。

「恐怕不行,對方能夠無聲無息的侵入我的神魂,你覺得其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嗎?而且從現在起我要閉關凝聚肉身了,之前我交給你的凝聚肉身的東西,找得到就找,找不到就算了。另外,我這裡有一卷兵書,乃是我第一世時所著,之前我已經融合幾世經驗將其完善。兄弟,當哥哥能夠幫你的唯有如此了。」韓信沉重的聲音傳來,同時一股神魂氣息傳入李麟的識海,化為一部厚厚的兵書戰策靜靜的懸浮在李麟的神魂之前。

李麟神色凝重,但是不管他怎麼喊,韓信的聲音都沒有再傳來,彷彿已經陷入了完全的沉眠狀態。

就在此時,一直神色平淡的站在下方的秦雪玲突然衝到了他的面前。

「讓我進你的內世界。」秦雪玲的話雖然平淡,但是李麟卻從中聽出了一抹焦急之色。

李麟想也不想,張開六芒星空間將其送入其中。同時整個人隨著她直接進入其中。

只見秦雪玲突然盤膝做到了生命之樹下,一道一道的身影從其體內冒出。

長公主,林晚晴,落傾城,李嫣然,最後一道身影竟然是秦雪玲。除了秦雪玲,其他四女還處於昏迷狀態。

李麟一把將秦雪玲抱在懷中,臉色難看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秦雪玲整個人極為虛弱,俏臉蒼白無比,看到李麟關心的目光,眼底閃過一抹由衷的暖色。

「是聖君,他將我前世記憶和肉身封印了。」秦雪玲的聲音有些艱難,顯然所謂的聖君如此做對她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聖君到底是誰?為何要做這些事?」先是韓信,緊接著是秦雪玲,所謂的聖君彷彿在一步一步的剪除李麟的依仗。而能夠讓神級強者談之色變的無上存在,其最起碼也是聖級強者,甚至還要更高,如此人物一根手指就能夠碾死他,有必要如此麻煩嗎?

「不知道,他的氣息很陌生,而且一閃即逝。在接觸的一霎那,我有一種完全無法對抗的感覺。」秦雪玲的話中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震撼。即便是面對上古最強一代人中的元素之祖,秦雪玲也沒有過如此感覺。

李麟神色難看,又是一個難以掌控的麻煩人物出現了,而且對方做出來的事情根本讓人難以理解。

嚶嚀一聲,長公主四女緩緩醒來。當她們看到虛弱的倒在李麟懷中,俏臉上滿是幸福之色的秦雪玲的時候,一個個臉上皆露出複雜之色。

「雪玲,你竟然採取了如此極端的手段。」長公主沉聲說道。要知道她們所有人甚至李麟都差點因為復甦的元素之祖而被抹殺掉。

「不,雪玲這麼做反而救了咱們。之前我們都以為元素之祖徹底隕落了,我們就是新的元素之祖,但是現在看來,我們小看了元素之祖,這些人能夠被稱為史上最強一代人,事迹傳唱幾個時代不是沒有道理的。」林晚晴眼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羨慕之色。不過她依然是冷靜理姓的她,在其她幾女震撼的時候,她已經開始分析了。

長公主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沒想到元素之祖如此霸道,神魂破碎成那樣都能夠重生,我們在其面前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長公主的話引起了其他幾女的共鳴,因為當時元素之祖爆發時幾乎瞬間就將她們四個的意識鎮壓了。這種意識清醒但肉身卻被佔領的情況讓幾女幾欲抓狂。(未完待續。) 「這可怎麼辦?」林晚晴的話讓落傾城臉上閃過一抹緊張之色,之前那種無力感實在是太可怕了,最重要的是,元素之祖的復甦,說明對方擁有隨時可以回歸,而一單元素之祖徹底覺醒,她們這些新誕生的神識恐怕不會有好下場。.

「如果我沒有猜錯,元素之祖現在並不能傷害你們的神識,否則之前她之前絕對會徹底粉碎你們的神識,不會讓你們平安復甦。」李麟沉聲說道。

「反之,恐怕我們也無法真正破壞元素之祖的回歸,在我們繼承她力量的同時,我們的命格已經徹底蛻變為元素之祖的命格。」林晚晴苦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唯有不斷壯大你們的命格之力,當你們所擁有的命格之力達到並超過元素之祖的時候,那她想要如先前那般控制你們就做不到了。」李麟沉聲說道。

「壯大命格之力,這談何容易。」林晚晴苦笑道。

「我有辦法,可以將你們的一絲本源魂力送入生命之樹中,生命之樹紮根命運長河,並從命運長河之中汲取精純的命格之力。」李麟一揮手,一道虛幻的神魂從生命之樹上冒出來。相貌已經有了幾分雛形,看起來是李麟的樣子。

「那是你的神魂?」長公主驚訝的說道。

李麟點點頭,道:「生命之樹誕生第一滴生命之泉后,就和我產生了莫名的聯繫,這一點連精靈聖女都不知道。而我也因此知道了生命之樹的特殊能力,並相出了以魂養魂的辦法。」

重女對視一眼,神色皆有幾分凝重。

「我相信你!」秦雪玲溫柔的說道。都說陷入愛情中的女人都是盲目的,被封印了上古記憶的秦雪玲就很有智商退化的跡象。

「別著急,你現在很虛弱,等你恢復了再說。」李麟從生命之樹中提取了一滴生命之泉,然後打散化為最精純的生命精氣沒入秦雪玲的體內。原本氣息微弱的秦雪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健康。不過李麟沒有鬆開環著她小蠻腰的大手,兩個人現在的姿勢說不出的曖昧。

長公主看了林晚晴一眼,再看向正在幫助秦雪玲恢復傷勢的李麟,心中默然的嘆了口氣。之前被元素之祖強行融合的時候,她無意中看到了部分林晚晴的記憶,而從其思感來說,林晚晴對李麟並不是全無感覺。只是她姓子素來理姓,在加上秦雪玲這個好姐妹捷足先登,因此她強行鎮壓了心中那一抹對李麟的好感。如果不是在極為巧合的狀態下看到,連朝夕相處的長公主都會認為林晚晴對李麟沒有感覺。

秦雪玲的虛弱很快被彌補,當她睜開眼睛,俏臉嫣紅的掙脫李麟的懷抱,有些嬌嗔的說道:「姐姐們都看著呢!」

李麟嘿嘿一笑,沒有什麼表示。

長公主上前一步,沉聲說道:「李麟,你說該怎麼做?」


「跟我來吧!」李麟當先向著中央巨大的門戶而去。然後帶著五女進入了那一片神秘的墓地。

而在那片墓地之上現在擁有了一座嶄新的墳墓,上面銘刻著李麟的氣息。

「這是?」秦雪玲訝然不解的說道。

「這裡面有我的一滴精血,經過我的研究,在這裡的東西可以永恆不朽!」李麟沉聲說道。

「永恆不朽?那不是說呆在這裡就會長生不老了?」落傾城雙眸放光的說道。

「理論上是這樣,如果你想,倒是可以永遠留在這裡。 籃壇巨人 ,前提是不能出石門,出了石門,時間將會恢復正常。」李麟微笑著說道。

落傾城看著周圍陰森森的大片墓碑,嬌軀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連連搖頭,道:「還是算了,這種詭異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多呆。」

李麟笑著搖搖頭,並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而對長公主和林晚晴說道:「大皇姐,林姑娘,你們都應該知道,精血之中蘊含著部分神魂之力,是靈魂之體無法調動的。也可以說這是神魂未曾開發的潛力所在,只是精血對人極為珍貴,離開肉身的滋養很快就會消散掉。所以非神級之上精血無法長存。不過有了這片永恆之地就好了,取出的精血可以長久保存,其中的神魂則可以得到生命之樹中命格之力的滋養,迅速的壯大起來。將來壯大起來魂力合一,必然可以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李麟的話讓幾女臉上滿是神奇之色。

「剛剛我們在生命之樹中看到的魂體就是你從精血中滋養出的魂力?」林晚晴沉聲問道。

李麟微微一笑,臉上閃過一抹讚許之色,道:「林姑娘果然聰明,不錯,那道看起來不完整的殘魂正是汲取了命格之力的魂力,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散發出不弱於真正魂體的力量。」

親眼看到的結果讓幾女神色大為意動,不過林晚晴心中還是有疑惑,道:「我等繼承了元素之祖的傳承,就算是在精血之中也混合有她的氣息,如此滋養魂力,恐怕會連元素之祖的魂力一會兒滋養。」

李麟微微一笑道:「不用擔心,殘魂的滋養說到底乃是生命之樹的能力,而生命之樹則聽從我的指揮。更何況我們的力量或許對付不了元素之祖,但是只是一滴精血的魂力,鎮壓起來應該不難吧。」

眾女點頭,秦雪玲說道:「我先來!」然後咬破食指,逼出一滴散發著淡淡水藍色光芒的火紅精血。

李麟大手一揮兒,大地之上裂開一道缺口,裡面伸出密密麻麻的根須,然後迅速將這滴精血裹挾起來。然後一道散發著五彩光輝的人形魂力從其中爆發而出。

李麟雙眸閃過一抹冷光,雙手揮動打出一道道的封印之力。

「鎮壓!」

隨著李麟最後的大喝,十幾道禁制化為金色鎖鏈將茫然無知的五色魂力包裹住。之後從五色魂力之中漸漸冒出一道極為虛幻的水藍色魂力。這團魂力並沒有固定的形狀,力量方面遠遠無法和五彩魂力相比。

「好霸道的力量!」 變身絕色學神 。之後密密麻麻的生命之樹的根須將水藍色的魂力包裹,慢慢沉入大地之中,然後大地慢慢隆起,形成一座嶄新的墳墓。

「這樣就成了?」秦雪玲問道。

李麟點點頭。


「不過為什麼是墳墓的樣子,難道這裡的無數墳墓都在養魂不成?」秦雪玲指著面前大片墳墓說道。

李麟搖搖頭,道:「這個我也不清楚!」然後依次為四女鎮壓了精血中的元素之祖的魂力。同時李麟發現,長公主,林晚晴,秦雪玲三女的本身魂力較強,雖然並沒有凝聚誠仁形,但也是朦朦朧朧的一大團,而李嫣然和落傾城的就很是虛幻弱小了。至於原因,就不是李麟能夠清楚的了。

「大皇姐,你們還是靜養一段時間吧,畢竟現在的情況不適合你們出去。尤其是雪玲,你可是我現在最大的底牌了。」李麟沉聲說道。

長公主四女不解,但是秦雪玲卻微笑著點點頭,然後她開始給四女介紹之前發生的情況。當然,和李麟00xx的事情她是打死也不會說的。李麟則出了六芒星空間,處理外界一大攤子爛事。

韓信的沉睡和秦雪玲力量的封印使得李麟的依仗一下子消失,但是他並沒有絲毫畏懼,現在混亂領的局面已經打開,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經營,李麟只是不喜歡麻煩,並不是不能處理麻煩。

看到李麟出現,各大宗門宗主,在兩個黑袍神級強者的帶領下走過來。

「還不知道二位前輩怎麼稱呼?」李麟微笑著說道。

「老夫神天宗冷大為,這位是元天宗花贊。」黑袍老者沉聲說道

「前輩姓花,不知道前輩和花宗主?」李麟訝然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