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風眼中閃過一絲訝然,沒想好一個內門弟子面對靈海境圓滿的一擊竟然敢於反抗,雖然依舊沒有出手,但眼神中多了一絲期待。

「哼!不自量力!」趙衛臉色陰沉,右手猛然按下,元力巨掌的氣勢頓時暴增,瞬間與凌天劍撞擊在一起!

「轟!」兩者碰撞,發出悶雷般的轟鳴,凌天劍光華頓消,震顫不已,落了襲來,而元力巨掌瞬間暗淡,但威勢不減,繼續壓迫而來!

「破!」眼看元力巨掌臨近,楊天爆喝一聲,調動全身元力,雙掌拍出,與之印在一起!

「咔嚓!」腳下石板崩碎,楊天雙腿一彎,顫抖不已臉色慘白,丹田內傳來陣陣劇痛!

自從家族覆滅之後,自己一直活得小心翼翼,唯恐惹到麻煩,耽誤修鍊,但即便自己再三躲避,一再忍讓,但樹欲靜而風不止,生活中的磨難並沒有因此而減少,甚至有人已經敢於觸摸自己的底線,將手伸向木蘭!

這是不可忍受的,若不是木蘭的態度有些不可捉摸,楊天早就爆發了!

既然忍讓不能換來安靜,既然退一步不是海闊太空而是對方的步步緊*,那麼,為何要退讓!

不屈的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燒起來!


「吼!」眼看無法堅持,楊天怒吼一聲,雙目瞬間變得血紅,手指間骨骼發白,鮮血流出,黑髮無風自動,加上猙獰的面孔,宛若入魔!

「嘭!」在他不屈的抗爭下,元力巨掌終於被消磨盡威能,消散於空中,但他本身也筋疲力盡,有些站立不穩!

趙衛臉色陰沉,沒想到對方竟然能夠承受他的全力一擊,作為靈海境圓滿的武者,他深知兩者之間的差距,看來周毅的敗北並非意外!

「哼!依仗自己的些許實力,就在此公然抵抗,由此可見你心中對門規毫無敬畏之心,還是隨我前去執法堂吧!」趙衛冷哼一聲,右手再次探出,一個巨大的元力巨爪形成,向楊天籠罩而來!

「差不多該看夠了了吧!」楊天看著散發著驚人氣勢的巨爪,心中暗道。

「嘭!」話音剛落,一道流光瞬間從遠處激射而來,將元力巨爪泯滅,緊接著,一枚玉簡瞬間來到趙衛面前!

突然的變故令趙衛有些措手不及,揮手將玉簡抓在手中,貼在額頭,讀取其中的信息。

片刻之後,趙衛臉色數變,露出不甘的神情,訝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楊天,深吸一口氣,沉聲道:「身為宗門弟子,應該心胸寬廣,待人謙和,一言不合便持劍相向,只能徒增仇恨,滿盈心中戾氣,今日念你初犯,本團長就不予你計較,你走吧!」

圍觀的弟子一片嘩然,沒想到剛剛還氣勢洶洶的趙衛突然間竟變得如此溫和,一時間對剛才那份玉簡議論紛紛。

「師兄!我……」趙明臉色一變,沒想到一直疼愛自己的兄長竟然選擇了息事寧人,心中難以接受!

看著趙明一臉怨憤的眼神,趙衛嘆了一口氣,揮手示意他要再說了,而後冷冷的瞥了周毅一眼,寒聲道:「廢物!還不回去療傷!」

聽到這話,周毅臉色一白,從趙衛對自己的不滿來看,自己以後恐怕再也無法得到獵靈團的重用了,心中不禁一片灰暗,同時更充滿了對楊天的刻骨仇恨!

「多謝師兄寬宏,在下謹記!」楊天知道趙衛這麼說只是想有個台階下,於是站起身來,恭敬一禮道。

雖然他對於何志誠和趙明的再三挑釁十分不滿,對凱衛獵靈團整體的驕狂之氣也十分不喜,但目前觀雲峰勢弱,還需要趙衛支撐,並且他自身的實力還很弱小,不適宜再添仇恨!

因此,只能先示弱,再圖后勢! 林傲風見此,眼中露出一絲讚賞,若楊天不識趣接著與趙衛對抗,只能算得上一個實力稍強的莽夫,而適時的示弱,才是明智之舉!

趙衛淡漠的點點頭,而後隨林傲風上了碧霄峰山頂。

趙明怨毒的看了楊天一眼,帶著何志誠等人離開,圍觀的眾人見已經沒有熱鬧可以看,也紛紛離開。

楊天看了一雙鮮血淋淋的雙掌,眼中閃過一絲血紅的精光,然後深吸一口氣,向觀雲峰走去。

劉長風百般無聊的坐在院落的搖椅上,看著楊天到來,輕嘆一聲,開口道:「你不是一直主張隱藏實力,暗中積蓄力量嗎?怎麼突然間和趙衛對上了?而且出手果決,沒留下絲毫餘地,難道說區區靈元境就已經讓你認為時機成熟了?」

作為宗門執事,雖然地位不低,但也需要支持自己的力量,而且作為三長老一系的人,也有義務暗中拉攏有潛力的弟子!


楊天作為瘸老頭復仇的種子,擁有龐大的修鍊資源,而且天賦不弱,心性堅韌,再加上煉器師的身份,讓他十分看重,因此才會出手相救!

只可惜,今日一戰,楊天表現的太過突出,必然引起更多的人重視,增加了許多變數,想要像以前那樣暗中收為己用已經不太可能,這也是他鬱悶的地方!

「多謝劉執事方才出手相救!」楊天站在劉長風身前,深鞠一躬,然後開口道,「一味的忍讓,只能讓對手更加猖獗,而且對於自己心境也是一種損傷,雖然我的實力依舊不足,但已經勉強具有自保的資格,而且此事過後,我會閉關一段時間,等待風波平息!」

劉長風眼中閃過一縷精光,思索片刻,開口道:「但你今日表現不凡,想必已經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想要靜修,恐怕不易呀!」

楊天再次深鞠一躬,開口道:「弟子受劉老恩惠頗多,本不應該再提什麼條件,但弟子見識尚有不足,此事恐怕難以應付,還請劉老能夠相助!」

「哈哈!我與瘸老頭乃是至交好友,與你相識也有數年,此事就包在老夫身上,你安心提升實力即可!」劉長風心中一喜,開口笑道,眼神中充滿讚許。

「多謝劉老,此情弟子銘記於心,日後若有差遣,定當全力以赴!」楊天鄭重道。

劉長風站起身來,一臉慈祥,開口道:「你有這份心意就好,日後若有麻煩,盡可來找我!」

與劉長風暗中達成協議之後,楊天徹底放下心來,雖然可能以後會受人制肘,但已經是現在最好的選擇了。

就在他離開觀雲峰,進入忘憂谷之後,在碧霄峰山腳下的一戰迅速傳遍宗門,許多獵靈團紛紛派人前往觀雲峰打探他的消息。

但楊天在觀雲峰山腳的木屋早已毀去,知道他在忘憂谷的人不多,因此很多人無功而返。

但也正是如此,更加激發了他們的探知欲,派出更多的人進行打聽,直到劉長風暗中出手,方才將這場風波慢慢平息下去!

南宮傲望著石桌上的棋盤,靜靜的聽完身後追隨者的敘述,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即嘆息一聲道:「只可惜不能為我所用呀!」

「知道楊師兄實力不弱,但也沒想到會如此驚人!看來以後要好好拉攏一番!」若雲輕笑一聲,眼中色彩流轉。

「終於有一個可堪一戰的對手了!」徐乘風站在凌霄峰山頂,看著翻滾的雲海,星眸中充滿戰意!

林傲得知此事後,並未輕舉妄動,而是加快了獵靈團的創建。

「師姐,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了嗎?這可是團長親自下的命令呀!」紫煙看著臉色有些陰沉的木蘭,小聲說道。

「雖然我與他關係尚可,但他為人孤傲,想要勸說他加入獵靈團,幾乎是不可能的,若是*急了,很可能會適得其反,還是靜觀其變吧!」木蘭抿了了一口靈茶,神情複雜道。

碧霄峰山腳一戰雖然很讓她是吃驚,但更多的卻是遺憾,在她看來,如此逞強一戰,固然贏得了些許的榮譽和名聲,但為此徹底得罪凱衛獵靈團,實為不智!

一個人的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強得過一個強大的勢力,更別說這個勢力擁有著雄厚的資源和極強的發展前景!

想必他以後在觀雲峰將十分難熬吧!罷了!到時若真是如此,就與趙明求個情,也算還了以前的恩情了!木蘭心中輕嘆一聲。

兩天後,忘憂穀穀口。

看著面露不舍的雲驚雷,楊天洒然一笑,翻手取出一個玉瓶,開口道:「你此次一走就是兩年,我很可能無法回到落日城,這是十滴生機泉水,等你進入靈海境的時候服用,好好修鍊,那些孤兒就拜託你了!」

「多謝師兄,師弟定然會盡全力,讓孤狼縱隊儘快成長起來!」雲驚雷收起生機泉水,鄭重道。

楊天點點頭,將三枚破焰玄雷遞給雲驚雷,然後進入山谷之中,背影蕭索!


雲驚雷看著手中的破焰玄雷和生機泉水,眼睛微紅,對忘憂谷深鞠一躬,轉身踏上灰岩鷹的背上,騰空而起,消失在雲層之中。

楊天來到葯園之中,看著葯池中來回遊動的大寶,深吸一口氣,盤腿坐下,將一枚精元丹吞服腹中,然後全力煉化藥力,精純體內的元力。

雖然自己的修為並沒有因為元力反噬而有所降落,但根基卻受損,生機泉水只能恢復丹田內的傷勢,若想完全消除此次重創的隱患,只能苦修,慢慢重鑄受損的根基!

時間悄然流逝,宗門內的議論漸漸平息,健忘的人甚至已經忘記了那一場一起風波的戰鬥。

而楊天,在耗費價值數十萬靈石的天材地寶,終於將丹田內的隱患全部消除,並且實力有所精進,,隨時可以再次衝擊靈海境!

在修鍊的閑暇之餘,為了平復因苦修而產生的煩躁心緒,將煉丹心得和陣法心得以及瘸老頭留給自己的一些玉簡研究了一邊,頗有所得,算是意外驚喜。

大寶則在這段時間經歷了大量生死搏殺,同時吞噬了許多丹藥、靈核和內丹,達到了一階圓滿之境的極致,隨時可以進階成為二階靈獸!

「藍鐵精三塊,精紋銅七塊,金背甲龜的龜殼一塊!」

密室之中,一塊塊黃階上品靈材被楊天投入到火龍鼎中,看著火龍鼎內熱浪滾滾,表情凝重。

「嗡嗡!」半個時辰之後,火龍鼎發出一聲聲不穩定的震顫,楊天眉頭緊皺,連忙加快手印的凝結,並迅速打入鼎爐之中。

「嘭!」

火龍鼎發出一聲悶響,一縷黑煙冒出,楊天嘆息一口氣,將煉廢的爐渣倒出,然後投入靈材,重新煉製。

與平靜的忘憂谷想必,遠在蒼狼谷的楊龍等人卻是再也放心不下,即便有楊天的親筆書信,也難以平復心中的擔憂!

「少主!你身體還好嗎?」一路風塵的楊虎見楊天的臉色有些蒼白,頓時心中一緊,連忙問道。

看著對方擔憂的眼神,楊天心中溫暖,哪怕被人冷漠相對,我在世間,依然還有親人!

「我已經完全康復了!你不用擔心!最近忙於煉製黃階上品寶器,有所疲憊,因此精神有些萎靡,虎哥不用擔心!」

「還希望少主能以身體為重,強行中斷進階,輕則損傷丹田根基,重則會當場殞命!還請少主以血海深仇為重,莫要再被感情牽絆!」楊虎突然雙膝跪地,虎目含淚。

自從得知楊天為了救木蘭於危難,強行中斷晉級,以至於遭受重創,後來更是遭到挑釁,在傷勢未愈的情況下遭受靈海境武者的突襲和打壓,楊虎感覺自己的心彷彿被揪住一般,恨不得立刻前來!

楊天心中一痛,抬頭望天,深沉的悲傷瀰漫全身,自己為木蘭付出這麼多,換來的卻只有冷漠,難道這就是二哥所說的愛情代價!

嘆息一聲,用元力將眼中的淚水蒸發,也許自己真的不應該奢望這種感情吧!

「我答應你,以後不會如此衝動!」楊天將楊虎扶起,鄭重道。

「我就知道少主會以大局為重,對了,這次過來,龍哥讓我給你帶來了一百萬靈石!」楊虎說著一揮手,如小山般的靈石堆積在楊天面前,散發著濃郁的靈氣。

楊天點點頭,沒有拒絕,為了消除丹田內的隱患,身上的靈石已經耗盡,將靈石收起,然後取出自己煉製的寶器和一些珍貴丹藥,交給楊虎,讓他儘快提升實力。

「獵靈團這大半年發展的很快,靈海境的武者再添一人!被淘汰的孤兒也盡數安頓妥當,剩下的孤兒訓練也很刻苦,實力提升的很快,戰陣之法也已經初具效果!再加上落日城的一些勢力也不再刁難我們,現在獵靈團的收入已經可以支撐團內的花費,而且還能有所剩餘,少主不必擔心!還有……」

楊虎一邊大口咀嚼著楊天親手烤制的靈肉,喝著濃烈的好酒,一邊敘述著獵靈團的近況。

「如此就好,只不過落日城內暗涌從未平息,想必這樣平和的日子不會持續太久,你們要做好各種防備,至於剩餘的靈石可購買一些較為珍貴的丹藥,用來提升你和龍哥以及身邊心腹的實力!」楊天聽完之後,思索片刻,鄭重道。

楊虎在忘憂谷逗留了三天,帶著楊天的囑咐,踏上一隻灰岩鷹的背上,隨著一陣狂風,慢慢消失雲間。

看著漸漸消失的黑點,楊天盡開所有暗器和陣法,然後進入密室之中,目光堅定!

站在忘憂谷外的林傲看著山谷重新被大陣籠罩,並散發著強烈的靈力波動,放聲大笑,帶著劍辰獵靈團的六人,轉身向山脈深處掠去! 「嗷吼!」

渾身鮮血的金剛爆熊咆哮一聲,猛地向楊天撲來,兩個巨大的肉掌帶著強勁的罡風,分別拍向他的面門和丹田!

「殺!」楊天長嘯一聲,渾身元力調動,澎湃的元力灌輸到右掌之中,迎向金剛爆熊的左掌,同時,一朵紫金劍蓮在身前綻放!

「嘭!」「嗤!」掌印碰撞,楊天整個右臂震痛發麻,連退數步,金剛爆熊的右掌則被劍蓮刺傷,鮮血湧出。


楊天的莽山訣雖然達到了大成之境,但三階靈獸金剛爆熊的體魄更是強大,僅憑肉身的碰撞,還遠不是對手!

「結束吧!」楊天凌空而立,面色冷峻,凌天一聲震鳴,一道衝天劍氣凝聚而成,鋒芒吞吐,寒光閃爍,散發著凜凜煞氣!

青色劍氣散發的強橫氣息,讓金剛爆熊膽顫不已,驚恐的咆哮一聲,轉身想要逃遁!

「斬!」楊天大喝一聲,宛若實質的青色劍氣斬落,劈向金剛爆熊的頭顱!

一方全力一擊,一方殊死掙扎,激烈的碰撞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強烈的元力波動,使得整個大地都震顫起來,以劍氣為中心,方圓三十丈,巨石崩裂,草木化為齏粉!

待飛沙落盡,金剛爆熊的雙掌已經被斬落,躺在一個深約兩丈的巨坑之中,渾身鮮血湧出。

楊天從空中慢慢落下,來到巨坑旁邊,揮手收起金剛爆熊的屍體,然後來到一個巨大的山洞中,將一株黃金藤小心翼翼的挖起,放入玉盒之中,仔細檢查一遍后,站在大寶的頭上,在山林間飛行,尋找下一個目標。

雖然已經進入靈海境四個多月,但楊天每次想起當時晉級的艱險痛苦,依舊心悸不已!


若不是他經歷過太多痛苦,同時也背負著血海深仇,很難在丹田即將破碎,經脈不堪重負的惡劣形勢下,頑強的撐了下去!

艱難的晉級成功之後,楊天花費五十餘萬下品靈石,再次服用了一瓶生機泉水,鞏固根基,增進修為,徹底清除自己身上的各種暗傷,並服用了三滴地靈髓,進行洗骨伐髓,將體內的雜質排出體外,提高自身的潛質!

地靈髓乃是地階極品靈液,極為稀有,即便以凌霄宗五千年深厚的底蘊,全部收藏也不過十餘瓶,因此極為昂貴,每滴價值高達數萬靈石,而且還屬於有價無市!若非三長老劉風相助,楊天也很難買到!

在他成功進入靈海境不久,大寶也終於達到了一階的極限,順利的進入二階初期!

與楊天的驚險艱難不同,大寶的進階令人瞠目結舌,甚至可以說匪夷所思,在吞食了葯園內大量成熟的靈藥之後,便沉沉睡去,一覺醒來,進階成功!

讓一旁緊張不已,來回踱步徘徊,甚至焦灼的楊天錯愕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