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走了過去,坐在牀沿。

“說實話,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你,因爲我很少安慰女人,不應該說我從來沒有安慰過人…畢竟以前的我沒有多少朋友,不過你的痛苦我可以想象..如果你想哭就哭吧,我現在什麼都聽不見。”


方堯夢逐漸抽泣,淚點再一次崩潰了。

這是林天第一次發現方堯夢竟然那麼脆弱,這個女孩子從一開到現在給他的感覺是有些冷漠,有些自我封閉的,在林天面前她從來沒有表現出這麼一面…

今晚方堯夢的淚流光了…

她暗下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將改變她的一生。

一輛屬於軍隊的皮卡大車緩緩駛出了小區,沒有影響到任何人。

“中田君,他們出來了。”

“跟上他們。”

這輛車剛出去不就,從小區另外一個比較隱蔽的地下停車庫開出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地跟上了這輛軍區皮卡。


“中田君,您可真聰明,這就是中國人常說的什麼縱…”

中田微微一笑,並沒有理會旁邊小弟的馬屁,而是說道,“有空多看看中國的兵書,這樣咱們纔可以更好的效力於咱們的陛下。”

щщщ▪ttk an▪C○

“嗨一!”

李國輝開着車,正和旁邊的林天說着話,上了公路,兩人的神色也比較輕鬆。

突然,從前面猛然駛出一輛車,輪胎打滑一般,徑直的朝着這輛皮卡撞過來。

“臥槽!”

李國輝一瞪眼,這着實把他嚇了一跳,猛然打了一個方向盤,將車開向了另外一邊,那輛衝出來的轎車直接撞在了皮卡的側面。

車禍,這是李國輝的第一想法!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幫傢伙竟然在公路上玩陰的,還在這輛皮卡夠重,造成不了什麼實質性傷害、

“你沒事吧!”

車剛停穩,林天就拉開安全帶問道。

“怎麼可能有事?大老爺們的!”李國輝訕訕一笑,旋即嚴肅下來,說道。“部隊離我們有點遠,去掉剛纔我帶來的那幾個人,現在這車上可剩下咱倆了,要是部隊援救的話,最快也要二十分鐘。”

“我知道,就算是附近的警察最快也要十分鐘。”林天掏出腰間的槍,笑了笑,“能殺人不?”

李國輝愣了一下,旋即點點頭,“等下看到人太多可別慫了!”




兩人下了車。

小轎車上下來五六個島國人,林天真想不出來,這些島國人是怎麼擠進去的,一輛車總共四個位置,他們坐了六個人…

“人呢?”

一個島國人走向前來,一臉怒氣。

“你們就是肇事司機?”李國輝挑挑眉毛,問道。

“別裝傻,快點告訴我們人呢?”

那日本人神色一冷,從腰間掏出一把細長的匕首,透着銀光,拿在手裏比劃了一下。

“呵呵,就這種細胳膊細腿的刀也能嚇到我?”

“你!”那日本人一看就知道是個衝脾氣,剛想發火,後面來的另外一個人微微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那人立刻就沒了脾氣。

“呵呵,狗腿子。”李國輝吐了一口痰在地上。

來的另外一名島國人笑了笑,“軍人先生,我們敬佩你,軍人以服從命令爲天職這點我們知道,今天呢我們也不想麻煩你,這樣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

“你覺得可能嗎?”李國輝嗤笑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先生你看,你們只有兩個人,而且實際戰鬥力應該也只有您一個是吧?而我們這邊都是訓練有素的優秀戰士,只要你把你後面那個人交給我,我就放了你。”

李國輝微微一笑,“林天,他們讓我把你交給他們。”

中田眼中透露着寒光,原本他將門口那三個大漢解決掉,再把那個堪稱壓軸戲一般的包裹送上去,引得方堯夢恐慌,然後肯定會藉機轉移!事情的前面確實猶如他預料的那樣,沒有一會兒,一輛軍區的車停在了小區,這讓中田對於自己的計算更加有信心了,他甚至沒有去檢查方堯夢到底有沒有上車,就接下啦部署了一個局,一場很簡單的車禍,這樣不僅能殺掉車上所有人,還能輕而易舉的帶走方堯夢。

車上沒人!來回檢查竟然沒有發現任何人,這一切最好的解釋就是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逃跑了,或者是根本沒有上車!到現在中田終於認識到了自己的失誤,不過他不怕,相信只要從這兩人口中翹出點東西,那尋找方堯夢簡直輕而易舉。

“小鬼子,你過來我和你講講。”李國輝朝着中田擺擺手,示意他過去。

中田一開始就屬於防備了,在他一個高級的指揮官看來,現場有戰鬥力的應該只有眼前的這個軍人,而林天又一次被人給自然忽略了。

眼前的情況是這個的,自己這一方有六個人,而這個中國軍人只有一個人,所以無論他做什麼都翻不了身。

“什麼事?難道你想告訴我?”中田神色輕鬆的走了過去。

“再近點。”

中田又近了幾分,身體忍不住繃緊了不少,預防李國輝的突然襲擊,他的雙手早已經準備好應對李國輝的任何招數!

“操你大爺!”

李國輝的拳頭狠狠地砸向了中田的腦袋!就算中田早有防備,但是他還是被嚇到了,爲什麼呢?因爲李國輝喊的實在是太大聲了! 雙手接住李國輝的拳頭,中田感覺這個中國軍人的軍體竟然這麼差,他正想要好好向他展示一下屬於島國的軍體的時候,突然感覺下身一涼...

可是他卻看不到,因爲眼前,李國輝的拳頭擋着呢。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冷,一股鑽心的疼痛從下腹處襲來。

林天手裏拿着一把手槍,借勢衝了出去,連開兩槍。

這些都是訓練有素的軍人,中田是因爲李國輝干擾了他,從一開始他就覺得林天並沒有什麼威脅,所以他就果斷對林天沒有防備,倒在一片血泊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八嘎!”

被林天朝着射擊的那一名島國軍人跳向了車,一個後空翻躲過了林天的子彈,可是林天接連射出了第二槍精準的擊中了他的屁股,痛得他牙癢癢。

這些島國人終於拿出了他們的武器,多以冷兵器爲主,不過還有一個手中拿着一把連弩,是機械式的,極爲簡單快捷!

對準了林天,正準備開連弩將林天射成馬蜂窩,突然眼前一黑,癱倒在了地上,李國輝這個人形坦克站在後面冷冷一笑,將地上那連弩踩碎,冷哼道,“這種娘們用的玩意,你們真敢用!”

逐漸的,這些島國人的優勢徹底沒有了,林天手中的槍子彈充足,但是對手總不能傻傻的看着你換子彈吧?所以打完一個**以後,這把槍就成了一個擺設。

在他面前的兩個島國軍人充滿怨毒的神色,不過卻冷冷一笑,眼神中多了一絲看不起。

林天將手槍放回了腰間,身形突然猛衝,瘦小的身體,冰冷的眼神,冷峻的面容,那棱角分明的臉上閃過一絲殺氣,右手一閃,一道銀光劃過這黑夜。

空氣中,一道恐怖蕭殺的氣息瞬間侵襲這鬼子身上,他們渾身一抖,像是看着怪物一樣看着林天,似乎不知道這種可怕的殺氣到底從哪裏來。

一名鬼子剛擡起刀,準備刺向林天。

林天身形矯健,側身躲過,蒼勁有力的腳高高擡起,重重的砸傷了鬼子的手肘…那鬼子的手肘瞬間呈現V字形,一腳的力道直接踢斷了骨骼。

還沒等他痛苦喊叫,一道冷光掃過,血痕爬上了他的脖子,緩緩張開...

另外一名鬼子看見同伴竟然被這樣三下五除二給收拾掉,臉色雖然有些恐懼,但是卻沒有退後,手中的匕首始終對着林天。

神色慌亂,林天的這次沒有選擇快速攻擊,而是緩緩走過去,每走一步,鬼子就後退一步,最終被後面一塊小石頭給絆倒了腳,摔在了地上,手中的匕首也彈開了。

李國輝走了過來,臉色有點小傷,正好看到倒下的那一幕,不由笑了笑,“林天,留一個吧,還要口供呢。”

林天轉過頭去,問。“那麼快就解決了?”

“那是!也不看看他們惹的是那個國家的軍人。”李國輝笑了笑,看了一眼在地上被林天割破喉嚨的那個島國人。

“真是快準狠啊,我說你小子不會真的是個中學生吧?”

林天笑了笑,甩了甩***上的血跡,說道,“快點收拾一下現場,咱們去看看方堯夢怎麼樣了。”

“得嘞。”

...

五分鐘以後,幾十輛警車停靠在這裏,神色慌張的走下來,對着李國輝敬了個禮。

“同志,我們局長都跟我們說了,聽您的號令!”警察頗有誠意的說道。

李國輝敬了個禮,說道,“清理一下現場吧,然後把這些人的屍體先運回去,那裏還有一個活的,你們先把他綁起來,記住嘴巴里面塞一塊棉布,免得這小子等一下鬧自殺。”

“好好!”

職位比較高的警察就帶着來的一干警察開始清掃現場,現場的一些血跡呀也只是簡單做了一個資料,就簡單清除了,等林天和李國輝走後還沒有二十分鐘,這裏又恢復成了原樣,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林天和李國輝走關係搞來了一輛警車。一來剛纔皮卡大車實在是太大,行駛也不好行駛,這輛皮卡原本就是爲了讓別人知道這是軍區的人才駕駛的,而現在人都抓住了,還是開警車比較快。

李國輝鳴響了警笛,一路上暢通無阻,回到公寓只用了剛纔一般的時間不到,這個計策確實好用,一下子就把這任務給完結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軍區的事情了,林天也小小的放鬆了一下。

電梯內,李國輝有些沉默,目光卻是不是看林天,意圖十分明顯,他是有話想問林天。

“說吧,什麼事。”林天看出了李國輝的意圖,問道。

“問你個問題。”李國輝難得那個正式。

林天也正色了幾分。


“你是個高中生沒錯吧?”

林天點點頭。

“那你殺起人來怎麼一點負罪感都沒有?或者一點嘔吐的感覺都沒有?”

李國輝終於問出了他心中的疑問,按理來說一個高中生,就算他再能打,槍法在準,這一切都是在與他受過訓練的基礎上,而殺人,這可能就需要長期適應了,不可能有人第一次殺人還神色如此,談吐自然,至少看到屍體的時候絕對不是像林天這種樣子。

從林天剛纔快準狠的手法來看,李國輝總感覺林天不一般,那種殺氣,那種氣勢絕對不是一個普通高中生能有的,特別是殺人了以後,竟然沒有絲毫感覺。

林天看了李國輝一樣,似乎早有準備,深吸一口氣,說道,“其實我只是非常痛恨那些激進分子,我相信只要是咱們華夏土地上的有志青年都會和我一樣的…而且我現在想想還真有一點怕。”

林天的臉色蒼白了幾分,看起來就像是被嚇到了一樣。

李國輝意味深長的看了林天一眼,“算了,反正那些傢伙也該死,你殺了他們倒也不礙事…”

李國輝本來還想着再問些什麼,奈何電梯門已經打開了。

一出電梯,林天和李國輝兩人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 剛纔出門的時候分明叮囑方堯夢要把門鎖好,但是現在的門卻是敞開着的,而那鋁製的門把竟然被人生生的扳變形了!這可能就是門打開的原因。

還有漏網之魚,這是兩人入門的第一印象,林天拍拍自己的腦袋,怎麼那麼糊塗,方堯夢既然是他們的重要目標,他們怎麼可能會派那幾個人來呢?而且從剛纔那幾人的身手來看,確實是比常人要強上不少,不過卻不會太離譜。

但是現在掰彎鋁製門把這一位不簡單!林天在門框上感受到了一絲氣!

這是個高手!

“進去看看。”

李國輝和林天兩人先後進入了房內,可是裏面卻沒有絲毫的打鬥痕跡,甚至連一滴血都沒有。

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打得過這種妖孽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