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的孩子?

雲珊看了張晴初一眼,也沒再問,她好奇心也不是很重,過去跟兩個小傢伙說,「準備吃飯了,你們要跟我去洗手嗎?」

雲珊在燦燦面前伸出了手。

那個叫晨晨的小朋友看了雲珊一眼,點了點頭,燦燦也跟著點頭。

雲珊就一邊手牽著一個去了外面院子,幫他們把手洗了。

等她再帶著兩個孩子進屋的時候,林二嬸就看著她笑,「看來你們挺有緣分的。」

林二嬸這個笑讓雲珊覺得多了點什麼東西,有點意味深長的樣子。

她想問到底是什麼緣分。

林老太太跟王素秋從房間出來,看到雲珊,就跟她道,「你今天剛走,隨安就來了電話。」

雲珊挑了挑眉,「是找我的嗎?」

「是找你的,他過些時間要回來,這是他戰友的孩子,也是今天坐飛機到的,在咱們家住一段時間。」老太太說道。

咱們家?

雲珊問,「孩子父母呢?」

林老太太嘆了口氣,坐在雲珊不遠的林大姑跟她做了個口型,「沒了。」

雲珊知道她應該是顧忌著孩子的情緒,所以沒有直接說出來,就朝林大姑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再看向那個晨晨小朋友的時候,就覺得孩子可憐,這麼小就沒了爸爸媽媽。

燦燦跟晨晨並排坐著,張晴初坐晨晨旁邊,要喂他。

晨晨是個比較清秀的小男孩,很瘦,可能對環境陌生的原因,人有些生怯,不過身上收拾得很乾凈,他看著也比較乖,不用張晴初喂,他一口一口自己勺著飯吃,給他夾什麼吃什麼,看著好像餓壞了的樣子。

張晴初在旁邊照顧著他,「晨晨你慢點,桌上還有呢,阿姨給你盛點湯好不好?」

晨晨愣了愣,然後搖搖頭,說不要湯。

張晴初看他在看燦燦,就問他,「晨晨是不是想要燦燦碗里的雞血?」

今天殺了只雞,做了盆燉雞,雞血用鹽凝成塊,也放一起燉了,燦燦比較喜歡吃這個,王素秋在第一時間就給她夾到碗里。

燦燦聽到張晴初提到她,她就轉過了頭來,張晴初問她,能不能給一點雞血晨晨。

燦燦有一塊已經放進嘴巴里了,聽張晴初這麼問,她就從嘴巴里扒拉了出來,放到了晨晨的碗里。

張晴初忙道,「燦燦,你吃過的不能給別人,這樣子是不禮貌的。」

但晨晨卻抓起來放嘴巴里吃了,還朝燦燦咧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林大姑就道,「小孩子有啥,燦燦真是個大方的孩子。」

雲珊也跟燦燦說,「寶寶我們以後吃過的東西就不給別人了,就拒絕掉,說我已經沒有了。」

燦燦眨巴著大眼睛,似懂非懂。

雲珊給她擦了擦嘴邊的飯,笑道,「吃吧,吃完我們回家睡覺。」

燦燦邊吃邊說,「我不睡覺。」

雲珊問,「你為啥不睡覺?」

燦燦:「我還要溜達溜達。」

這句不知道是哪個長輩說的,被她學了句。

大家看著她都樂了,紛紛說,家裡有個孩子,真是熱鬧又好玩。

林老太太笑得滿臉花,「哎喲我這小心肝,小嘴巴可會說了,你爺爺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都還不會叫人呢。」

躺著也中槍的林正堂:「……」

王素秋臉上也控制不住笑容,本來這孩子就長得好看,還一副聰明伶俐的樣子,真是招人疼。

張晴初看著有些呆的晨晨就有些急,兩相比較,燦燦確實要顯得聰明一些,輕輕地碰了他一下,小聲跟他說,「晨晨要不要也跟燦燦回家?」

晨晨轉頭去看燦燦。

張晴初幫他說,「晨晨也想跟著燦燦回家對不對?」

晨晨點了點頭。

雲珊不由看了張晴初一眼,再看了下林家其他人,飯後在孩子不注意的時候問,「這孩子是怎麼安排?隨安在電話里怎麼說?」

林正堂道,「孩子放在我這邊帶也成,跟睿睿也有個伴。」

林二嬸道,「我看著這孩子跟燦燦挺玩得來的,雲珊你看要不要給燦燦整個伴?讓這孩子去你那兒住幾天?」

雲珊道,「我帶不過來,你看今天燦燦還要你們幫忙,多一個孩子的話,就更加忙不過來了。」

孩子雖然看著挺乖的,但養孩子真不是件容易事。也雖然鍾楚兒的女兒現在也在自己家,但那孩子才幾個月大,有專職的一個保姆看著,也不用她怎麼操心。

但現在這個孩子,看著都三歲了,是會跑會鬧的時候,稍不留神,說不定就跑到了馬路上,要有些什麼差錯,她是擔不起這個責。

有多大能力就辦多大的事,這句話不管放到哪裡都沒有錯。

張晴初小聲道,「可是孩子真的很喜歡燦燦,他跟睿睿好像處不來。」

這會兒睿睿沒在,在吃飯前就被柳儀帶回他們自己家了,說是犯困鬧脾氣。

雲珊還是拒絕了。

然後問了下林正堂,她現在能不能打個電話給林隨安。

林正堂說打不了,只能等他打回來。

雲珊也只好作罷。

這吃了飯,天色有些晚了。

雲珊就跟大家提了告辭。

燦燦由雲珊抱著,趴在她肩膀上,一副乖巧的模樣。

晨晨追著上來,嘴裡喊著燦燦。

張晴初跟在他身邊,一副不忍心的樣子,再次跟雲珊道,「二嫂,你真的不能帶晨晨嗎?」

雲珊嘆了口氣,蹲下來跟那晨晨小朋友道,「燦燦明天再過來跟你玩好不好?」

。 「怎麼了?」葉寒非常有耐心的道。

華曉萌攪攪手指頭,「我什麼行李都沒有,住過去太麻煩了!」

「沒事,家裏都準備好了!」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你若是擔心沒有帶禮物去顯得不禮貌大可放心,這是回自己家,又不是去做客,不用帶禮物。」

這下華曉萌不出聲了。

半個小時之後,車子在目的地停下,還沒下車,華曉萌就看到了等在門口的母女兩人。

葉夫人長得溫溫軟軟的,個子和葉寒差不多高,他們的女兒稍微矮一點兒,卻也比華曉萌高了,五官都是很精緻,好看得很。

看到自家的車,葉夫人當先迎上來,笑着和華曉萌打招呼。

等到華曉萌從車上下來,手就到了葉夫人懷裏。

「你就是萌萌啊,果然比照片里還要可愛,和洋娃娃一樣,琪琪,快過來,叫姐姐!」

葉琪,也就是雙胞胎之中的女孩,她好奇的盯着華曉萌看,清脆的喊一聲,「萌萌姐,我叫葉琪,你叫我琪琪就好。」

看到對方臉上大大的笑容,華曉萌緊張的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了,點頭道:「琪琪你好!」

見三個人杵在門口就說上話了,葉寒無奈搖頭招呼道:「先回屋再說,萌萌做了一天的飛機肯定累了。」

聞言,葉夫人一拍腦袋,「你看我這腦子,快進來。」

舅舅一家住的別墅不是特別的大,但很溫馨,家裏沒有保姆,也沒有傭人,全都是葉夫人一個人在收拾,家裏收拾的井井有條,很乾凈。

「琪琪,你帶着姐姐去看看她的房間,我去切水果。」葉夫人喊道。

葉琪立馬應一聲,拉着華曉萌就往樓上走,走的時候還說:「媽,姐姐手受傷了,記得把醫藥箱找出來。」

「知道了,你媽我早就看見了,你可別沒大沒小的,碰到你姐姐的傷口。」

「好!」

聽着母女兩人日常的對話,華曉萌驟然就紅了眼睛,瞳孔上蒙了一層水霧,怎麼都散不開。

葉琪回頭,見她滿臉的淚水,被嚇到了,「姐,你怎麼哭了啊,別哭啊!」

「啊咧,我怎麼哭了呢!」華曉萌伸手摸摸摸到一臉的淚水,馬上去擦,可是越擦越多,怎麼都擦不完。

「姐,別哭別哭啊!」葉琪急了。

葉寒和葉夫人聽到這邊的動靜,也連忙走過來看。

夫妻兩人注意到華曉萌的樣子,霎時間就明白了什麼。

葉夫人上前,輕輕的將華曉萌抱進懷裏,眉眼柔和下來,拍着她的脊背,哄道:「乖,沒事,咱們回家了啊!」

華曉萌哭的更凶了,自從媽媽去世之後,她就再也沒有感受到過真正意義上家的感覺了,蕭謹言一家對她很好,可她和他們畢竟沒有血緣關係,感覺是不一樣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

「對不起,我,我控制不住!」她哽咽著,滿腦子都是媽媽生前巧笑嫣兮的模樣,媽媽啊,如果你還活着,見到這一切,是不是會特別特別的高興。

你會有疼愛自己的哥哥嫂嫂,俏皮可愛的侄子侄女,還有將你放在心尖上爸爸。

媽媽,在天上的你,看到了嗎?我真的找到你的親人了。

葉寒走上前,將妻子和外甥女都是抱進懷裏,道:「回家了,想哭就哭吧!」

葉琪小心翼翼的扯扯華曉萌的手,說:「姐,放聲哭出來就好了!」

華曉萌破涕為笑,抬起頭,應一聲,「謝謝!」

「哎呀,你手上的繃帶都濕了,我去拿醫藥箱!」葉琪看到華曉萌手上繃帶的痕迹,急慌慌的就往樓下跑。

葉寒皺眉喊:「說了多少次,下樓的時候不要跑。」

葉琪的聲音遠遠傳來,「下次不會啦!」

華曉萌的傷口終於是重新包紮好,她也看到了自己的房間,全是粉紅色的裝扮,所有的裝飾都可愛的很,化妝桌上面放了滿滿當當的化妝品,衣櫃里全是她尺碼的衣服。

小到內衣內褲,大到外套,上面的標籤都沒拆。

葉琪神神秘秘的說:「姐,這衣服可全都是我挑的,怎麼樣,我眼光不錯吧!」

華曉萌點頭,肯定的說:「不錯!」

「可惜啊,比不了姐姐你,我聽爸爸說,你可是國際知名的設計師,我也想學設計,可是沒有天分啊!」葉琪說着,往床上一趟,非常自來熟的樣子。

「姐,BEAUTY的總部就在Y國吧,我能不能去參觀啊?」

華曉萌樂了,很喜歡這個孩子的派頭,點頭道:「好啊!」

「哇,真的可以嗎?」葉琪眼睛都亮了,「可惜啊,我明天還要去學校,也不知道爺爺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華曉萌抿抿嘴角,道:「周六日的時候可以帶你去玩。」

「那說好了啊!」

等到葉琪離開,華曉萌連忙拿出手機,給自家大寶貝打電話,北國那邊已經是晚上了。

奶糰子一直在等媽媽的電話,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也不去睡。

如今看到電話,立馬接通,歡喜的道:「媽媽!」

聽到兒子的聲音,華曉萌眨了眨眼睛,眼裏有些愧疚,「寶貝啊,是不是嚇壞了,抱歉啊,都是媽媽的不好!」

奶糰子一副要哭的表情,「不關媽媽的事情,如果不是我非要去動物園的話!」

華曉萌連忙打斷他,說:「等媽媽回去了,我們和爸爸一起去海洋館好不好?」

奶糰子愣住。

華曉萌繼續說:「我們還要一起去看電影,一起去野餐,一起去旅遊,好不好?」

確定媽媽沒有說錯,奶糰子重重點頭,「好!」

就在他還想和媽媽說什麼的時候,手機卻是被一雙大手抽走了。

隨即奶糰子急切的聲音響起,「爸爸,手機還給我,我還沒和媽媽說完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