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國大叫。

同時朝着林書行狠狠地瞪了一眼,充斥着埋怨。

其他林家人也都是嚇壞了,對林書行此刻的魯莽紛紛表示譴責。

林書行也是驚訝,他沒想到,對方居然這麼不怕死!

他都把話說道這種地步了,然而他居然絲毫不懼!

反而置林樹林處於了一個危難之際。

“你放開我弟弟,有什麼要求,你儘可提!”

林書行連忙將功補過的說道。

沈義聞聲呵呵一笑,掃看了周圍林家人一眼,道:“很簡單!我只需要你們這些滅絕人性的林家人,都跪在林雪面前,磕十個響頭,我就可以放了他!”

“否則,他今天必死!至於爲什麼,我想你們比我還要清楚!”

“你們時間不多,只有一分鐘的時間考慮,一分鐘時間到後,不論你們做出怎樣的選擇,他都會死!”

說着,沈義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林雪此刻也是意志無比的堅定。

她沒有覺得沈義太過殘忍。

甚至她也覺得林樹林該死!

因爲林樹林居然安排殺手去殺沈義!

讓她差點失去摯愛!

這一點已經是死罪了!

若不是沈義在脅迫着林樹林,她恐怕有可能就已經下手了。

“下跪道歉?”

沈義這話一出,頓時引起軒然大波。

林家人一片震撼。


若是不下跪,林樹林就得死。

若是下跪,那豈不是在周家和陳家面前折辱顏面?


這樣以來,他們以後還如何在他們面前立足?

如何和周家聯姻?

如何依靠周家攀附上陳家這根高枝?

想想,這件事就不可能!

然而,此刻林樹林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

嚇得全身顫顫,跪在地上,朝着沈義就是嗷嗷大叫,同時又朝着一羣林家人瘋狂祈求。

“哥,爸,你們就跪下吧!我不想死啊!”

林樹林瘋狂大哭。

然而,林家人卻還是遲滯不下。

若是在別的場合,他們跪也就跪了。

但是現在是在周家和陳家的面前啊。

跪了,他們就失去了所有。

但若不跪,林樹林就得死。

林樹林可是林建國最疼愛的一個兒子。

這個時候,林建國終於是忍受不住了。

“跪!”

林建國發出了一聲怒喝,率先撲通一聲朝着林雪跪了下去。

“對不起林雪!我林家對不起你!”

林建國發出了一聲悶吼。

一派林家人,見到老爺子都跪了,哪裏還敢有絲毫慢待。

其他人也都是朝着林雪,齊刷刷的跪了下去!

“對不起小雪!”

“對不起小雪,我們不應該把你當工具使用!”

“對不起小雪,媽媽錯了!我不應該只爲家族利益,而不顧你的生命。”

一衆林家人朝着林雪便是跪拜了下去。

此時此刻,林雪的眼眶都紅了。

這些年,在他們林家人身上受到的委屈,彷彿在這一刻瞬間衝散。

她擦了一把眼角的熱淚,然後看向了下面的一衆人,怒道:“爺爺!我從小被你們撿回家養大,我一直視林家爲我自己的家!而你們居然爲了地位,要把握送給一個我完全不喜歡的人!你們的不會痛嗎?”

這話一出,林建國把頭低了下去,不敢出聲。

隨後,林雪又目光洶洶的看向了梅秋分,以及朝着那倒在了的酒桌上的林山河掃了一眼,喃喃道:“媽!爸!我一直視你們爲我的親生父母!爲了你們,我在外面拼命努力,就是爲了讓林家所有人都高看你們一眼!”

“然而,你們卻親手把我推向火坑!甚至在這個日子,就急不可耐的讓我和周少傑圓房!還讓人來暗害沈義!你們的居心何在?”

說到這裏,林雪的眼淚再次悄然落下了。

“還有,我的叔叔伯伯們…..”

此時此刻,林雪面對着一種林家人,哭的已經變成了一個淚人。

這麼多年,她第一次能站在所有人的面前說話。

第一次這麼揚眉吐氣。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源自那個男人!

是他給了自己一切的一切!

是他給了自己一個此刻揚眉吐氣的機會!

她心中暗暗篤定,下半生,一定要他來陪!

除此之外,誰都不行!

周家人一片茫然。

誰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

就在這時,一直默不出聲的陳曉俊卻是站了起來。

“啪!”

“啪!”

“啪!”

一陣擊掌的聲音。

“不錯!不錯!”

陳曉俊緩步走出,看向了沈義,眼眸中的陰冷,暗含着一股子滔天的殺意。

“你很不錯!”

陳曉俊上下打量着沈義,語氣很是不善。

沈義一腳將林樹林踹了出去,然後看向了陳曉俊。

“你有意見嗎?”

沈義冷笑。

陳曉俊聞聲搖了搖頭,道:“我當然沒有意見!你只不過是讓一羣廢物跪了下了而已,我能有什麼意見?”

嘶。

這話一出,頓時引起周圍林家人所有的不滿。

居然當衆罵他們是廢物!

但是眼下,他們也是不敢出聲。


誰讓陳曉俊是陳家的少公子呢?

得罪了他,就等於得罪了陳家! 陳家是何等存在。

在江南地域,江南江北“陳家”“孫家”二分天下。

這兩個大家族如同江南的兩大支柱,頂着江南的一片天。

與陳家相比,那林家和周家加在一起都連個屁都不算。

陳家纔是那個匍匐在江南,隨時會鯨吞江南各大勢力的兇獸。

其陳家的子弟“陳曉俊”,更是陳家的門戶代表。

雖然不是陳家的繼承人,但是也是一個庶子,在陳家的地位很高。

所以,就連林家老爺子和周家周龍軍,見了陳曉俊也得乖乖敬酒。

否則,惹得陳曉俊稍微有點不高興,那他們兩個家族就只有被覆滅的這一條路。

林家見陳曉俊站出來了,頓時都哇哇大叫。

“陳少,幫忙啊!”

“是啊陳少,幫我們弄死這個狗雜碎!”


“媽的居然讓我們林家這麼多人給他下跪!他簡直禽獸不如啊!”

林家人一片哀嚎慘叫。

不料,這卻是遭到了陳曉俊的一個輕蔑笑容,“呵呵,你們算個什麼東西?也配安排本少爺做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