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陌陌數到三時,老太太閉上了雙眼。

而林陌陌則是勾唇一笑,背著她往回走去。

凌老太太睜開眼見林陌陌只是嚇她,滿意的笑了下,開始指揮起林陌陌來。

她一會說要去這裡,一會說要去哪裡,一會又說要快點回去,等林陌陌背著她快到城堡時,她又說還想在園林里逛逛,讓林陌陌又倒回去。

等林陌陌背著她倒回去,她又說想回去,來來回回的折騰林陌陌,就看她會不會生氣會不會發飆。

等林陌陌最後一次背著她回到城堡大廳時,她已經是滿頭大汗,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濕了。

大廳里又坐了三十多個人,該回來的都回來了。

當這三十多個人見到滿頭大汗,頭髮有些散亂的林陌陌背著老太太進來時,都十分的驚訝和震撼,就差眼珠子掉下來。

「陌陌。」凌寒夜今天是被迫暫時「消失」了一段時間,見林陌陌被他的奶奶折騰的氣喘吁吁的,他邪眸中滿是心疼,站起身就快步走到了她的身前。

見她累的不行了,他臉色一沉,妖冶迷人的棕色雙眸緊緊的眯起,目光不悅的瞪著還趴在林陌陌背上的老太太,聲音低魅含著怒氣,「奶奶,您都做了些什麼,您看你把我媳婦兒折騰成什麼樣了,您還不下來?」

「混小子,有了媳婦兒忘了奶奶,還敢對奶奶大吼大叫的,奶奶白疼你了。」

老太太狀似很委屈的說完,才從林陌陌的背上下來。

待老太太站穩后,林陌陌才放開她。

大姑二姑立即走上前來將老太太扶過去坐下。

凌寒夜伸手替林陌陌擦拭著她的額頭和臉上的汗水,心疼的問:「累不累?」

總裁大人,好帶勁! ,疑惑的問:「不是說凌氏今天有百年慶典嗎?這麼快慶典就結束了?」

百年慶典?

爆炒大唐︰最強嫡女 ,他奶奶還真是會撒謊,百年慶典都給用上了。

他今天早上從林陌陌的卧室離開,回到他自己的卧室正準備睡會,就被他奶奶給勒令暫時消失一段時間。

他本來是不願意的,是他的爸媽,幾個姑姑叔叔嬸嬸輪番的來說服他,以及他的奶奶再三保證不會對林陌陌怎麼樣,他才很不情願的暫時「消失」了一會。

凌老太太看向了凌寒夜,投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后,便又看向了林陌陌,說道:「想成為我凌家的孫媳婦,一定要上得廳堂下的廚房,今天的早餐你來做,如果你想我答應你和夜兒的婚事,你現在就去做早餐,不想做就離開凌家。」

凌寒夜見他奶奶讓林陌陌去做早餐,他眯起了邪眸,「奶奶,你……」

不等凌寒夜說完,林陌陌打斷他說道:「我馬上去。」

話落,她便要去廚房。

「陌陌。」凌寒夜一把拉住了她,邪眸無比心疼的睨著她,「陌陌,不用去,我們現在就離開這裡,以後都不回來。」

包括凌老太太在內的三十多個人聽凌寒夜說以後都不回來,個個臉上都露出驚訝的表情,你看我我看你的。

凌老太太更是氣憤的說道:「好,夜兒,你為了這個女人,你竟然說以後都不回來了,你走,我就當沒你這個孫子,你走了我讓你爸爸去抱養一個男孩回來當凌家的繼承人。」


坐在她身旁的凌老爺子微微動了下一雙白眉,看著自己的老伴壓低聲音說道:「話別說太過了,那混小子什麼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時候他真走了再也不回來,你別在面前哭鼻子,你一把年紀了哭著丟人。」


凌老太太瞪了眼凌老爺子,閉上嘴巴不說了。

「陌陌,我們走。」凌寒夜垂眸睨著林陌陌說完,拉起她就往大廳外走。

林陌陌抬頭見凌寒夜神色認真,不像是開玩笑,她停了下來,笑著說道:「寒夜,做一次早餐而已,又不是什麼艱難的事,我們犯不著因為這個離開,我還想你成為繼承人,給我大把大把的錢花呢。」


凌寒夜邪眸中心疼不減,「陌陌,準備三十多個人的早餐,你會很累。」

這時,他的身後響起了老太太的聲音。

「誰讓她準備三十個人的早餐了,準備十個人的就夠了。」

聞言,林陌陌有些意外,挑眉看向了端坐著的凌老太太。

凌老太太則是一副不悅的表情,「還不趕緊去?想餓死我老太婆啊?」

「我馬上去。」說完這話,林陌陌便看著凌寒夜問:「廚房在哪?」

凌寒夜邪眸深深的凝視著林陌陌,心裡是動容不已。

他的奶奶是故意刁難和折騰她的,而她不生氣,也不放棄,他很感動。

為了討好他奶奶,為了能讓他奶奶答應他們結婚,她要去做飯,他非常的心疼她。

為了他們,她受了不少委屈,可她卻沒有抱怨,他真的既感動又心疼。

「陌陌。」他低喚一聲,當著大廳里所有人的面,俯首吻上了她的唇。 他凌寒夜這輩子絕不負林陌陌,他一定會愛她,疼她,寵她,護她一輩子。

大廳里的三十多個人見凌寒夜直接吻上了林陌陌,除了有幾個臉上露出不悅的,其他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凌寒夜只吻了一會,便離開了林陌陌的唇瓣,將她橫抱起來,直接去了廚房。

他很少下廚,長這麼大就只下過兩次廚,第一次是給小妍妍做蛋糕,結果還被小妍妍給整了。

第二次就是給林陌陌做早餐。

廚房裡,他給林陌陌打下手,要洗什麼,切什麼,拿盤子,碟子,放調料什麼的他都包了。

只要林陌陌說拿盤子,他就立即把盤子遞給她,林陌陌說放鹽,他就立即放鹽,林陌陌說加水,他就加水,林陌陌說關火,他就關火……

凌家的廚房並不小,因為有三十多個人要吃飯,所以廚房裡光是廚師都有差不多二十個,這些廚師都是分等級的,有初級,中級,高級,技師和高級技師,中式烹調師,中式面點師,中式燒臘師,西式烹調師,西式面點師等。

一些初級廚師都是打雜的。

林陌陌和凌寒夜在廚房裡配合的非常默契,兩小夫妻看似在做早餐,其實就跟秀恩愛似的,看的廚房的那些個廚師羨慕的不要不要的。

雖然老太太說只做十個人的早餐,但是林陌陌做了三十個人的,除了有凌寒夜幫忙,廚房裡的那些個被羨慕的不要不要的廚師也有幫忙。

……

早餐做好,用女傭端到了豪華的餐廳里。

因為人數太多,餐廳里有兩張豪華的長餐桌。

小一輩的在另外一張餐桌,老太太的十個兒女,以及媳婦女婿在一張餐桌。

凌寒夜和林陌陌是屬於小一輩的,本該是坐到小一輩那張餐桌的,但是凌寒夜因為是未來的繼承人,所以在老一輩那張餐桌。


凌老太太和凌老爺子坐在餐桌的首端位置。

凌老太太右手邊下來第一個就是林陌陌,原本林陌陌屬於小輩,按規矩不該坐在那麼首端的位置,但因為是老太太讓她坐的,其他人也沒什麼異議。

林陌陌旁邊則是凌寒夜。

凌老太太看了眼她面前的早餐后,又看向她身旁的林陌陌,故意針對她的說道:「這粥是你熬的?熬這麼稠你讓我老太太怎麼吃?死丫頭,你這是想噎死我這個老太婆嗎?」

話落,她又將目光落在了林陌陌煎的油餅上,不悅的說道:「這個煎餅這麼油膩,你存心想膩死我老太太嗎?」

凌寒夜聽到他奶奶故意針對的話,緊眯的邪眸似要噴出火來,「奶奶。」

凌老太太像是沒聽到他叫她,繼續挑刺,「還有這個生煎包,這都煎的有些糊了,還有……」

林陌陌突然出聲,接過她的話說道:「還有裡面加了鶴頂紅,砒霜,斷腸散,七步倒,老鼠強……」

「噗……」她說到老鼠強時,小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哈哈,陌陌,你實在太有意思了,小姑喜歡你,小姑挺你。」

隨即她看著凌老太太笑著說道:「媽,您就別故意挑刺了,您這麼大歲數了,怎麼還跟小輩過不去?」

凌老太太直接無視掉小姑,又繼續說道:「死丫頭,你想毒死我老太太嗎?」

林陌陌挑了挑眉,「不是想,我已經這樣做了。」

凌老太太瞪著她,「死丫頭,你心腸太歹毒了。」

「我再毒也沒你老太婆毒,你差點累死我。」

「死丫頭,你叫我什麼?」

林陌陌一字一頓,「老!太!婆。」

凌老太太也不甘示弱的一字一頓,「死!丫!頭。」

「老!婆!子……」

「噗……」凌寒夜一個沒忍住,剛喝了一口咖啡噗哧一聲盡數噴出,直接噴到了對面二嬸的臉上去了。

「啊……」被禍害到的二嬸尖叫一聲,邊抹著臉上的咖啡,邊站起了身。

——萱萱有話說——

寶貝們:明天就要去領證了,明天可能還會發生寶貝們意想不到的事呢,嘿嘿 餐桌上的其他人個個都忍俊不禁的看著二嬸,有些同情她。

凌寒夜則是用餐巾紙優雅的輕拭著唇角,語氣淡淡的看著二嬸黃秋萍說了一聲「Sorry」。

黃秋萍心裡雖然氣憤,但也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發作,只是看著凌寒夜說了句沒關係,就回房去換衣服了。

林陌陌是怎麼都沒想到凌寒夜會把咖啡噴到黃秋萍臉上去。

待黃秋萍離開餐廳后,她側過頭看著凌寒夜,壓低聲音問:「你不會是故意的吧?」

凌寒夜勾唇邪邪一笑,看向了凌老太太,問道:「奶奶,您的刺挑完了吧?」

凌老太太盯著林陌陌看了好一會後才說道:「不挑了,這丫頭身上的刺太多了,挑也挑不完,我也懶得挑了。」

她這話無疑是告訴凌寒夜,她接受林陌陌這個孫媳婦,不再反對他和林陌陌的婚事了。

凌寒夜棕眸中的笑意濃了幾分,伸手攬住林陌陌,俯首在她耳畔,柔聲道:「明天我們領證去。」

林陌陌心裡微驚了下,下意識的看向了凌老太太。


而凌老太太則像是沒聽到似的,安靜的喝著她熬的粥,看她老人家喝粥的表情,似乎對粥還很滿意。

餐桌上的其他人也都靜靜的吃著早餐,氣氛和諧而又溫馨。

林陌陌心中有著一些疑問,但她暫時沒問。

早餐過後,凌寒夜直接將她拉回了他的卧室。

她因為先前被老太太折騰出了些汗,先去凌寒夜的卧室洗了個澡。

出來后,她看著凌寒夜直接問道:「你今天一早到底去哪了?奶奶說的百年慶典是假的對不對?」

凌寒夜也沒想繼續瞞她,勾唇邪魅一笑,「是假的。」

林陌陌眯了下明眸,「那你奶奶今天故意折騰我的目的是什麼?」

凌寒夜走上前將剛洗完澡身上還散發著沐浴液香味的她擁住,聞著她身上的清香,他的眸光變得灼熱幾分,聲音低啞曖昧,「上床去,我慢慢跟你說。」

林陌陌瞥了眼那大床,伸手戳著他的胸膛,笑的妖媚,「凌大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我今天才不跟你上!床去。」

凌寒夜擁著她的雙臂緊了緊,俯首親吻著她的臉頰,聲音低魅的問:「為什麼?」

林陌陌將他推了開,與他保持了安全距離才說道:「從現在開始,在我嫁給你之前,我們不可以摟,不可以抱,不可以親,更不可以滾床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