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雲笑道:“這樣最方便省事了。”看了看有些狼藉的三樓,又問道:“你們吃飽了嗎?”

雲瑤笑着道:“基本上已經差不多了,如果餓的話回客棧再吃一點就行了。”衆女也紛紛贊同,被林龍飛這麼一攪合,她們都沒有吃飯的興致了。

走下樓的時候,看見掌櫃還在二樓猶豫着上不上去,他剛纔一看到林雲和林龍飛爭鬥起來心知兩方都惹不起,乾脆就跑會二樓來了,看到林雲一行人下來了,趕忙上前問道:“幾位客官,你們這就要走了?”說着還在往三樓望。

林雲拿出一些金幣來放在掌櫃的手裏,道:“別看了,那些人都從窗戶離開了,這點錢算給你的壓驚費吧。”

回到客棧住了一晚後,林雲一行人就立刻離開了唐家集,他們這次尋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來讓林彩蝶突破成爲武聖。反正有魚露在,管它什麼危險都不怕。

林彩蝶找了一個天地元力比較濃厚的地方,把天元丹服下後就開始打坐煉化藥力。

三天過去了,林彩蝶一動沒動的坐在那裏,彷如一塊沒有生命的雕塑。

林菲緊張的問道:“魚露前輩,姐姐她這麼久了都沒有動靜,不會有事吧。”

魚露笑着道:“沒事的,她只是在調節狀態,爲突破做準備,我估計今天之內她就應該可以突破了。”

正說話間,林彩蝶那裏突然散發出強烈的氣息,就算是修爲有小成的林雲也感到有些承受不了,更何況雲瑤等人了。魚露輕吐一個字“叱!”,林雲等人就感到恢復了正常。

雖然感受不到林彩蝶的氣息了,可是他們仍然能從她身體附近的景象猜測出來這個動靜有多大。只見在她身邊彷彿颳起了颶風,飛沙走石天昏地暗,好像世界末日了一般。

魚露看着這幅景象點頭讚賞的道:“她在武尊巔峯被生生的壓制了一百多年,所以體內的真元精純無比,我看這一次突破武聖可以突破到武聖四品到五品左右。”

兩個時辰過去了,林彩蝶突破的異象還沒有消除,不過她的這一次突破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很快的就有好幾個武者前來一探究竟。

魚露本也想露出一點氣息把他們嚇走,可是考慮到林彩蝶正在突破中,她的氣息也許會攪亂突破中的林彩蝶,所以就忍下了。反正這一羣人實力不算太高,就連林雲也可以打發走,就沒有發作。

沒過多久的時間,遠方遠處一聲震耳欲聾的長嘯聲,聽起來還在數十里開外,不過聲音已經傳到了這裏。魚露的臉色稍微鄭重了一點道:“你們小心點,來人是一個武聖,看樣子突破已經很久了,實力在武聖七品左右。”

沒過多久,長嘯聲已經非常近了,遠方已經隱隱約約的能看見飛奔的一個黑色人影。最早開始來的這一批武者聽到來人的嘯聲都是臉色大變,知道沒有自己等人什麼事了,又怕惹事上身,所以都非常快的退走了。

長嘯聲剛落,林雲等人身前不遠處就來了個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面色紅潤,真有幾分鶴髮童顏的摸樣。

老者不在意的看了看林雲等人,徑直往裏面走去。

林雲一晃而出,站在老者面前道:“老前輩,前面是我們的長輩在突破,還請停步。”

老者腳步不停的往裏面走,輕哼一聲道:“一個小小的武王也敢攔住我的去路?”

肆虐次元的無限劍制 。若不是他的肉體比尋常的武者強化好幾倍,就這一招他就是身受重傷的下場,搞不好死了也不奇怪。

老者再次剛走了幾步就感到自己的身體被什麼東西束縛住了,再也不能完全走到一步。他心裏大駭,自從晉升道武聖的這兩百多年來他和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了,究竟是誰竟有如此的實力能困住他一個武聖七品的絕頂高手?

他的身後傳來一聲冷笑,“老頭,想從我這裏走過去?做夢吧!”猛的感覺到束縛自己的無形繩索一拉,他就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臨空飛起,再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老者的憤怒簡直是前所未有的,不過更多的卻是恐懼。以他的實力在整個天夢大陸上能勝過他的也不過三五人,而且最多也就多一個小境界而已,武聖九品的人物最近幾百年來還沒有出現過。這個人到底是誰,就算好久沒有出現過的武聖九品也不能把他當做布娃娃一樣想怎麼捏就怎麼捏啊。

難道是傳說中的武神?

一想到這裏他就冷汗涔涔而下,這時他終於看清楚了束縛他人的真面目,就是剛纔他走過來沒有注意的那幾個女人中的一個!他簡直恨死自己了,人家敢在這個荒郊野外的突破武聖,必然會有依仗,自己還是覺得自己的實力強勁就這麼一個人就過來了。

“前輩,在下是無極聖宗的李慕愚,一不小心冒犯了前輩,還請前輩大人又大量的放過晚輩,無極聖宗一定會記着前輩的大恩的。”李慕愚也沒有辦法了,遇到實力比自己高太多的人,在清高的人也得認輸服軟,不然就會死得很難看。

魚露驚訝的道:“你是無極聖宗的人?正好,我們還要去你們那裏找林寒夕呢,你就給我們帶路吧。”

林雲這時也緩過氣來,來到李慕愚身前道:“魚露前輩,這人的修爲實在是太高,要不要廢了他?”

魚露搖頭道:“算了,看他的樣子也活不了多久了,還是讓他這把老骨頭爲天夢大陸盡最後一點力好了。”

花清清最看不來李慕愚這種仗着自己實力高就欺負人的所謂的高手,哼了一聲道:“這次是便宜他了。”

李慕愚對自己的宗門感到了一絲擔憂,看樣子這羣人對無極聖宗沒有好感啊,束縛他的這個女人實力簡直深不可測。好在聽他們的語氣最多去無極聖宗鬧一番,還不會大開殺戒,這讓他稍微放鬆了一點。 就在這時,林彩蝶那裏散發出來的氣息猛地一收,只過了幾個呼吸的時候,她那裏又爆發出一股比剛纔更猛烈的氣息席捲而來。好在衆人有魚露保護,否則就連林雲在內各個都可能被這股氣息弄成重傷。

魚露露出一絲震驚的道:“小蝶突破成爲武聖竟然一下到了武聖六品,看樣子真元依然精純,這一百年沒在攬月峯白捱。”

李慕愚的真元雖然被魚露禁錮住了,可是他的感知任然是武聖七品的那個級別,他自己能知道魚露說的不是假話。只是突破武聖就一下子突破到了武聖六品,這種例子恐怕自上古以來還從未有過吧?那些所謂的天才們在有記錄的突破到武聖的時候也最多就是武聖二品,這要是和現在在突破的這個人一比,那真的是什麼也比不上。

雲瑤等幾女也驚歎於林彩蝶的成就,在魚露周圍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

林彩蝶的第二次爆發的氣息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消失了。過不多時林彩蝶一身素潔的白衣飄然而出,走在路上的時候雙足都好像沒有踩在地面上的臨空而行,宛如凌波仙子。

林雲首先上前恭喜道:“恭喜姐姐突破武聖。”

衆女也笑容滿面的上前恭喜,雲瑤和花清清各自挽着林彩蝶的一隻手嘰嘰喳喳的把剛纔李慕愚的事情說了出來。

林彩蝶這時才注意到了地上的李慕愚,臉色一下就變得很難看,過了片刻才輕吐一口氣道:“李慕愚,你還認得我嘛?”

李慕愚的表情就像見了鬼一樣,眼睛瞪得老大。他這次來這裏主要就是想把這個新晉的武聖級高手招攬道無極聖宗去,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突破的人竟然是她!李慕愚怎麼會不認識林彩蝶?當年林寒夕和她的事情就是他在煽風點火,最後才讓林寒夕做出下毒的舉動。不過這件事情除了他和林寒夕以外誰也不知道,林彩蝶一直都認爲是林寒夕自己下的毒。

可是這個彩蝶仙子不是中了地心火毒的嗎,這種火毒號稱永遠不可能被驅除,乃是地心處取得的極爲稀有的火毒。林彩蝶乃是女子之身,火毒對她造成的毒害遠比一般的男子的要大,她是怎麼驅除這個火毒的?

林彩蝶看了看李慕愚後就再也不看他了,問道:“李慕愚是怎麼來這裏的?”

百里慧就把李慕愚在林彩蝶突破時來的事情說了出來。

林彩蝶秀眉微皺的道:“是了,無極聖宗的老巢就是在這天柱山脈裏面,我突破這麼大的波動他們應該很輕鬆的感應的。”想了想又對丹兒道:“丹兒,你把收進去的那幾個人放出來吧。”


“好啊,姐姐。”丹兒的話音一落,林龍飛幾人就出現在了地上。

李慕愚見到林龍飛以後就震驚的道:“你們是如何將龍飛也給擒住的?”

花清清對這個老頭根本就沒有什麼尊老愛幼的好習慣,嗤笑道:“老頭,你以爲這裏還是你們無極聖宗啊,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林龍飛這小子我看他不順眼就順手把他逮着了,怎麼了?”

李慕愚氣得差點一口血吐了出來,無論身在何處還沒有任何人敢這麼對他說話。若不是他現在的真元被困,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一巴掌把花清清給拍成肉醬。陰沉着道:“小姑娘,你說話可要留一點口德。”

林雲早看這老頭不順眼了,一腳把他踢趴在地上,冷笑道:“老頭,你讓別人說話留口德,你自己說話留了口德嗎?你也許會說你實力高,那是理所應當的,現在我們的實力比你高,你不老實呆着還在這裏威脅我女人,真以爲我就不敢動你了?”

這時候丹兒已經讓林龍飛等幾個人清醒了過來,林龍飛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想逃跑,卻被花清清學着林雲一腳踢了個翻轉,輕嗤道:“林龍飛,你落到了我們手裏還想跑,做夢吧!”

林龍飛這是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他轉頭四周看了看,卻驚訝的看着李慕愚趴在地上,衣服上沾了不少的泥土,看起來好不狼狽,帶着些許恐懼的道:“老祖宗,你怎麼也,怎樣也……”

李慕愚苦笑道:“龍飛,你沒事就好。”說完輕輕嘆息,不再說話。

林彩蝶淡淡的道:“李慕愚,現在你帶我們去無極聖宗吧,我活了這麼多年我沒有去過呢。”

李慕愚點頭道:“好吧,我可以帶路,你們可以不可以把龍飛放了?”他知道現在已經由不得他自己了,所以回答得很乾脆。

林雲不耐煩的道:“放心吧老頭,我們不會動林龍飛的,到了地方我們自然會放人。”

李慕愚站了起來,拍拍自己身上的泥土,徑直往前面走去。

林龍飛大喊一聲:“老祖宗等等我。”說着和幾個保鏢跟了上去。林雲也懶得去管了,反正他們跑不掉就行了。


三天後。

李慕愚指着前方的一座高山道:“前面那裏就是我無極聖宗的所在了。”這三天他可是累壞了,失去了真元的他出來身體很強悍以外和普通沒太大的區別,騎着一匹馬跑了幾天他也覺得很累了。

“你帶路就行了。”林雲在和李慕愚的這幾天的相處中已經知道了他的性格,就是那種清高,若不是爲了自己的小命他恐怕早就發飆了。

一行人騎着馬來到李慕愚所指的山前,李慕愚來到一個人跡罕至的山壁前,拿出一塊玉放在山壁中一個缺了角的地方,剛好能重合好。剛把玉放進去,山壁就已經咔嚓咔嚓的打開了一個一丈多寬的山洞。

“是誰回來了?”山洞裏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

李慕愚淡淡的道:“是我。”

“原來是老祖宗回來了,弟子向您請安。”山洞裏躥出兩個二三十歲左右的人,對着李慕愚叩拜。

李慕愚點了點頭就往裏面走,林雲等人自然也跟了上去。

“老祖宗,他們是?”那兩個無極聖宗的弟子爲難的道。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都給我讓開!”林龍飛早就滿腹的怨氣了,可是他卻不敢對林雲他們露出一點脾氣來,不見武聖七品的老祖宗都給他們輕鬆的逮着了嗎,所以這股怨氣只能衝他們兩個弟子發了。

無極聖宗的弟子這才發現林龍飛,趕緊又是一陣點頭哈腰的道:“是是是,少爺,你們裏面請。”

魚露看了看這裏道:“沒想到這個無極聖宗的宗門隱藏得這麼深,難怪能夠傳承這麼久。”

一行人進入山洞後發現這個山洞竟然還聽寬闊,明顯是人工開鑿過的,而且洞頂每隔一段距離還鑲嵌着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把這個山洞照耀得纖毫畢現。

在山洞裏走了一炷香左右,衆人終於走出來了,只覺得眼前豁然開朗。眼前是一個巨大的盆地,而且裏面還密密麻麻的修建着各式各樣的建築,看上去和一個小城差不多。

看到一行人領頭的李慕愚和林龍飛,所有無極聖宗的弟子都恭恭敬敬的行禮,對他們身後的林雲等人則視而不見。


“都各自散了吧。”李慕愚一發話,所有的人都散去了,他這才轉頭看向林彩蝶道:“你到哪裏去?”這裏雖然已經是無極聖宗的低頭,可是他卻不敢有一絲的小動作。這幾天的相處,他太清楚魚露的實力了,就算無極聖宗的剩下兩個武聖一起上恐怕也接不了她的幾招。

林彩蝶的美眸中帶着說不出的複雜感情,過了片刻才道:“你帶我們直接去找林寒夕。”

“好吧,你們跟我來。”李慕愚輕嘆一聲就前面帶路。

林寒夕正在靜室裏修煉,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一個清脆的聲音說道:“宗主,李老祖宗帶着少宗主和幾個人來了,說是要見你。”

林寒夕緊閉着的雙眼忽然睜開,難道是這次突破武聖的那個人已經招攬到了?他整理了一下衣衫,打開靜室就直接來到接待貴客的花廳裏。

“李師叔,哪位是剛突破武聖……”林寒夕話還沒有說完就頓時僵住了,舌頭好像打了卷,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林彩蝶就這麼靜靜的看着林寒夕,不帶絲毫的感情,好像是在看一個沒有生命的雕塑。

林寒夕過了良久才苦澀的道:“小蝶,這些年你還過得好嗎?”

林彩蝶淡淡的道:“託你的福,這一百多年來我一直過得不錯。”

“小蝶,以前都是我的錯,我真的對不起你。”林寒夕這些年來都不敢回憶以前的事情,他不斷的捫心自問,他當時怎麼就鬼迷了心竅,竟然會對她做出下毒這麼卑劣的事情。

林雲一看到林寒夕就是氣,就是這個男人,讓林彩蝶中了火毒不得不遠避攬月峯,林家也因此衰落下來,若不是打不過他的話他早就掄起拳頭揍他了,冷冷的道:“林寒夕,我們這次來就是向你們無極聖宗還有你討回公道的!”

“年輕人,你是?”林寒夕驚訝的看着林雲說道。 “林宗主,我叫林雲,是她的後輩,也是當年林家的後人。”林雲直視着林寒夕道。

林寒夕震驚的道:“什麼?當年林家不是已經被仇家給……”

林雲打斷了他的話道:“當年我的祖父的父親年紀還小,出去遊玩沒有在家。當他聽說林家被屠了之後就立刻隱姓埋名,找了一個偏僻的村子落戶下來。林寒夕,你下毒害得我家老祖宗在攬月峯隱居百多年,我林家被滅族,我今天就是來找你討一個公道的!”

林寒夕看了看林彩蝶,她目無表情的看着牆壁上掛着的一副字畫道:“雲兒說的就是我說的,他如今是林家的家主,可以代表我和你探討一切的事情。”林寒夕嘆息一聲,道:“小蝶……”

林雲怒道:“林宗主,我和我家老祖宗非親非故,請不要叫得這麼親熱,好像你我們家老祖宗很熟似的。”

“你……”林寒夕被激得說不出話來。

林雲接着道:“這次我們來就是來和你商量你怎麼賠償我林家還有老祖宗的事宜的,若不是看在天夢大陸即將有變,需要你們的力量的話。我就不是來商量賠償了,而是直接打進了了,不信你問問李慕愚我們有沒有這個能力!”

林寒夕轉頭看着李慕愚,李慕愚苦笑道:“雖然林雲他說得是難聽了一點,可是他說的卻是真的,我基本上沒有反抗之力的就被他們擒住了。”

林寒夕頓覺一股寒氣直往上冒,李慕愚的實力他很清楚,雖然壽還差個十來年就到終點了,可是實力卻在整個天夢大陸來說都是前十的。可是這樣一個人物竟然被人家一個回合就制住了,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了,這樣的實力對付無極聖宗也根本就不費什麼事情!

他也是個有決斷的人,考慮片刻就直接問道:“好,你們打算要什麼賠償,只要無極聖宗能做到就一定盡力。”

林雲驚訝的看着林寒夕,他還以爲這個傢伙要拖延一番呢,笑道:“我們要得也不多,天階功法和武技來幾份,地階的功法和武技十幾份就夠了,玄階的三十四份,黃階的一百份。還有,我們需要人,大量的人,而且是在十六歲以下的天資優異的武者!”

林寒夕皺眉,提出武技和功法很正常,可是後面的條件有優點詭異了,他用這些人幹嘛,問道:“林雲,你要這麼多人,而且還是十六歲以下人去幹嘛?”

林雲也不瞞他,“最近我林家打算重建,可是人手不夠啊,只得找你們借調一些人手了。”

林寒夕的表情怪異極了,無極聖宗的弟子從記事開始就一直被灌輸忠於宗門的思想。他不敢保證每個弟子都對無極聖宗忠心耿耿,但絕大多熟的弟子還是非常忠心的,林雲他要這麼多弟子去就不怕林家還沒有建立就垮了嗎?

“林雲,你還是換一個要求吧,我無極聖宗的弟子,額,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好駕馭。”林寒夕決定還是給林雲提一個醒。

林雲笑眯眯的道:“沒關係,你只要一句話給人不給人就行了。”

林寒夕沉默良久後才道:“這件事茲事體大,我一個人無法做主,你們先在這裏住上幾天,待我召集長老們商議了才能答覆你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