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馨馨內心掙扎,不要,不……”

可是沒用,那手指把睡裙釦子解開,慢慢從身體上脫下來,很快,林馨馨赤身粿體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等等,這一次好像有什麼感覺不一樣。

他,他,他沒穿衣服。

上幾次他都會穿絲滑薄涼觸感很好的衣服,類似古代長袍,腰間別一寬大的冰冷觸感的腰帶,像水晶也像玉石。

可這一次,她觸碰的是溫暖光滑的身體,頃長完美,肩寬腰窄,強壯而又有力。

等等,他在做什麼?

手指輕觸她光滑的皮膚,一路向下,停留在上身柔軟處,形狀完美的薄脣親上嘴脣。

先是細細描繪嘴脣的形狀,而後不滿足般,手指擒住她的下巴,潤糯的舌尖就鑽了進來。

帶着淡淡龍延香味的舌尖,輕吻,吮吸……

她從來沒和男人如此‘親密接觸’。身上溫度極速上升,背後覆一層薄汗,臉上熱的燒灼炙紅。67.356

內心尖叫拒絕,不,不要……”

想推開,卻如何都動不了。

心機謀婚:腹黑總裁欺上我 怎麼辦,嗚嗚~

她的初~吻完蛋了!

就在她焦急無措,吻的欲要窒息,換不了氣時。

那男人一聲輕笑,離開她的嘴脣,聲音很輕很動聽,就像鋼琴般緩緩流淌。

“呵,終於找到你了,馨兒……我們會很快見面的哦!等本殿……”

林馨馨猛地睜開眼睛,看見一雙完美形狀的眼眸,在她面前消失。

哪怕只是一瞬間,那雙眼睛仍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那雙眼睛太美了,睫毛纖長如扇,瞳孔漆黑如墨,宛如黑夜的璀璨星子,看一眼印在大腦,難以忘記。

林馨馨猛地一下從牀上彈坐而起,坐在牀頭氣喘吁吁,手一抹額頭,額頭上細汗淋淋。

這一切是個夢!無比真實的夢。

低頭看了眼身下,她猛然發現身上不着寸縷,光禿禿的。

不是夢,是真實的場景。

馨馨迅速用牀單包裹身體,在被單下面迅速把睡裙釦子扣上。

越來越真實的觸感,不是鬼壓牀!

突然,宿舍外面傳來一陣聲音,好像半夜三更有人在唱歌。

這棟女生宿舍很活躍,宿管阿姨不巡邏時,晚上一二點,女生會在走廊上借路燈溫習功課,或者談天說地,還有些給男朋友打電話。

這時,馨馨聽見走廊一側歌聲斷斷續續的傳來,越來越清晰,很壓抑詭異:

我的天啊

你的命比我好

我不能不嫉妒

小心我會殺你

謀殺你~~

這歌半夜三更,沒有伴奏的清唱,聲音訝異而孤獨詭異,配上這樣的歌詞。

聽的人毛骨悚然,心裏發慌!

就好像個神經病患者,像歌詞裏寫的那樣,會殺了你,謀殺你……

馨馨翻開被褥,穿上鞋子,走到宿舍門口,開門頭伸向門外。

外面走廊上,路燈咯吱咯吱搖晃,走廊上並沒有一個女生,但是那歌聲越來越清晰,反反覆覆的唱着最後兩句。

我會殺你,謀殺你……

林馨馨本就心情不好,被那聲音惱的不行,簡直擾民讓人沒法睡覺。

她站出走廊,走向聲音出處,低聲怒罵。

“還在唱,讓不讓人睡覺了,鬼吼鬼叫的,我殺你妹啊!”

她走到樓梯拐角,因那歌聲從拐角處傳來。

走到拐角處,一頓愁濃的血腥味飄過來,很腥很濃郁。

發生了什麼事?

馨馨加快腳步,剛走拐角。

她走到拐角處,看見一個身穿紅色連衣裙,打着一把紅傘的女人,從樓梯上一步一步的往樓梯上去。

她的裙子很紅,紅的就像血染成,樓梯下滲落一滴滴的血跡,流了很長很長。

而她的雙腳好像漂浮離地面,不像是走的。

馨馨猛地握住嘴巴,睜大眼睛駭然看着那打着紅傘的女人,心嘭嘭嘭的跳動,幾乎跳出心房。

鬼!

她看見了鬼!!!

那女人一遍遍的唱着:殺死你,我會殺死你……

就在她要飄過拐角時,女人想發現了馨馨,停下腳步,猛地回頭來一望馨馨。

馨馨看見那張臉,一張黑漆漆被燒的血肉模糊駭然的臉。

臉上已分不清五官,所有的黑色燒焦的肉,皺成一片,乾枯枯的擠在一起。

不止是臉,她的打着傘柄的手,手燒焦成黑色,乾枯黝黑,就像燒過的老樹根一樣,醜陋無比。

馨馨從未見過如此駭人恐怖的人。

她死死捂住嘴,深怕自己發出一點點的聲響,惹的女鬼發現。

可是,晚了。

女鬼早已發現了她,眼睛猛地一睜,黑洞洞的眼眶裏沒有黑眼珠子。

接着,那女人朝她詭異一笑,笑的極爲難看。

她打着傘從樓梯上,慢慢往下面飄。

馨馨拔腿就跑,剛跑幾步,

她看見明晃晃的刀尖,風馳電擎的朝她眼睛揮過來,朝她雙眼戳進去。

“啊……救命啊! 馨馨頭猛地一偏,試圖躲過刀子的攻擊。

原本跑的太快太急,整個人往地上一滑,身體摔倒在地。

她雙手撐着地面,猛地擡頭,睜大眼睛看着前面。

那個打着傘的紅衣女鬼,飄在走廊的燈光下,尖銳的冷笑着,一步步的飄到馨馨面前。

她詭異冷幽的笑着,一邊笑一邊說:“瞧啊,多麼可人的小美人,多麼清純的臉蛋,多麼勾魂的無辜大眼,我最恨你這種女人了,裝着清純無辜,下作的勾引男人,我會殺了你喲,會殺了你……”

她一邊叫喧着殺了馨馨,一邊飄過來。

馨馨倒在地上,步步後退。

心砰砰砰的跳的劇烈,緊張害怕的似乎窒息。

她年方二十,連個男朋友都沒有,哪裏勾引過男人。

這隻鬼要殺她罷了,還找這麼多牽強的藉口。

可是,她一連退了好幾步,一直退到走廊死角處,退無可退。

雙手抱着身體,擋在女鬼面前,瑟瑟發抖。

紅衣女鬼飄到馨馨面前停下,把紅色的傘收起,然後一點一點蹲下,她臉上散發濃郁腐臭味混着燒焦的味道,渾濁腥臭無比。

我怕不是個假的魔法師 “害怕嗎?顫抖嗎?想求饒嗎?”

那個女鬼陰惻惻的在她頭頂冷幽幽的開口,一開口森冷的鬼氣全撲在她臉上,讓她冷的打了個哆嗦。

馨馨猛地睜開眼睛,看着頭頂上方,混亂長髮後面露出一雙空洞洞,沒有眼珠的黑眼眶子。

馨馨一看那雙眼洞,手把嘴巴一捂,唔唔的悶聲哭了幾聲,聲音顫抖:“你到底要做什麼?”

紅衣女鬼伸出漆黑尖銳的手指甲,一點點的伸到馨馨面前,越來越近,似要隨時戳瞎她的雙眼。

馨馨頭貼緊牆壁,慢慢的往後移,眼睛駭然睜大,惶恐的看着她的指尖。

要怎麼才能逃掉。

“呵,我最討厭你們這些女人,用那種無辜可憐的眼神去勾引男人,我要戳瞎你的雙眼,看你以後拿什麼去勾引男人。”

馨馨眼睛惶恐睜大。

怎麼辦,她心急如焚,可是被圍堵的毫無辦法,她手上沒有任何的防備武器。

就在紅衣女鬼尖銳指尖,距離雙眼兩釐米時。

咔嚓……

一聲清響,紅衣女鬼的指尖毫無防備的折斷了。

她指尖折斷之後,變成一縷縷黑煙,消失灰滅。

冷王獨愛:嬌柔小師姐 女鬼整個人一振,惶恐的尖叫了一聲,五官猙獰扭曲,好像遇到什麼恐怖可怕事物。

她瞬間打開紅色雨傘,迅速的逃離樓梯。

馨馨錯愕的看着一切,快的讓她反應不及,沒兩秒鐘,那紅衣女鬼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摸了摸眼睛和臉,幸好沒事,沒被那女鬼戳瞎。

她鬆了一口氣,癱坐在牆角,兩隻手抹了下被嚇出的淚花和汗水。67.356

剛纔,真是太兇險了!

這時,在圍牆一頭,傳來一陣輕笑聲音:“馨兒,你的膽子越來越小了哦,本殿記得你以前膽子很大的。”

林馨馨猛地扭頭,看見走廊圍欄上站立一穿着黑色古裝的翩翩少年。

冷月風華,他促立在距離她三米外的圍牆上,身上穿着一襲黑色金線紋繡龍袍。

夜風吹拂,龍袍翻飛。

風吹過他如絲綢般的長髮,露出一張驚豔絕世的臉。

那一雙在夢中出現過的眼,漆黑宛如黯夜璀璨星子,薄脣嘴角含着清淺淡笑,五官俊美的不似凡人。

見到馨馨呆滯的望自己,少年從走廊上飄落下來,優雅的走到馨馨面前。

腳踏龍靴,龍袍下襬紋繡三道金邊。

腰間圍黑曜石寬腰帶,上面吊着一隻白色瑩潤龍形玉佩,紅色流蘇掛在玉佩下。

他嘴角勾起完美的幅度,伸出白皙修長的手,聲音動聽溫柔:“起來,馨兒……”

“馨兒?”

“馨馨?”

直到少年叫了三聲,馨馨纔回過神來,接着他的手已把自己從角落扶起來。

“受傷了沒有?都怪本殿來晚了。”

馨馨猛地把他的手推開,退離他好幾步,離他三四米遠。

把衣領抓的緊緊的,臉龐泛着汗珠,問:“你,你是誰?”

他的眼睛很熟悉,好像在夢裏看見的那個男人。

巫師的童話 而且身上的龍袍,就跟她當時擁入懷中的觸感幾乎一樣。

馨馨一直以爲這只是個夢,一個春~夢!

雖然有些自欺欺人。

可是,誰能告訴她,當春~夢裏的男人,有一天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這是有多麼的荒謬。

還穿的這麼,這麼……有穿越感!

“馨兒,本殿會娶你。”

馨馨聽見這句話,腦袋轟的一聲,炸了。

顧不上緊張驚恐害怕,馨馨手擺在面前,形成交叉狀:“停,你別忽悠我,我沒想結婚。”

那男人薄脣勾起一抹玩意的淡笑,依舊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完全無視她的害怕和震驚。

“馨兒,你在說什麼,本殿知道你以前答應我的事都忘記了,可本殿還記得清清楚楚呢,你說你成年之後,會嫁給我。”

她說過這樣的話嗎?

no,絕對沒有!

想她林馨馨,從小到大都是個異性絕緣體,基本上沒男生追求過她,她怎麼可能和這個男人……

答應嫁給他呢?

她愁眉,五官皺在一起,自言自語:“一定是那裏搞錯,一定是……”

況且,她有喜歡的人了。

那個人就是京都有名的鐘家公子,鍾毓。

鍾毓家世好,背景雄厚,各科成績爲a,最主要長得超級帥,溫柔暖男,是她夢中情人的理想型。

就連名字都如此好聽,鍾靈毓秀,鍾毓。

她從上大學開始,暗戀了鍾毓,前後有三年時間。

她猶豫了好久,好不容易準備給他表白。

這個節骨眼上……

“不,我不會嫁給你,一定是你搞錯了。”她斬釘截鐵的說道。

“馨兒,你不乖哦,很不乖哦。”

這個男人似乎窺視的到她的心思,原本淺笑的俊顏收斂,佈滿寒霜,幽暗的瞳孔劃過陰霾。

他一步步的走過來,步步緊逼,把馨馨逼到剛纔的死角,一手撐在牆角邊上。

眼眸漸漸呈現恐怖的幽紅色:“馨兒,你一定會愛上本殿,一定會嫁給我。”

說完,完美形狀的薄脣的落了下來,封住馨馨的嘴脣。 一品呆萌妻 馨馨大腦轟的一聲,如被幾道閃電劈中,接着一片空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