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說到這,她的視線停留在遲緣的臉上,遲緣坐在地上,沒有什麼反應。

楊暖暖繼續說:“因爲有毒的那杯果汁是遲緣姐端給我的,阿king,我遲緣姐很喜歡很喜歡你,你一定要對她好,不然我就……”

楊暖暖的話還沒說完,阿king就厭煩的打斷她:“夠了!囉嗦死了。”

阿king語氣中的不耐煩是那麼的明顯,不知道的人還以爲阿king喜歡楊暖暖呢。

遲緣聽到阿king說話,她詫異的擡眼,眼裏浸滿了不可思議。

他什麼時候,這樣的情緒化過?

看了一眼阿king,遲緣眼睛一移,她死盯着楊暖暖。

楊暖暖,我一定要殺了你!

不,楊暖暖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楊暖暖看着憤怒的遲緣,她不屑的彎起嘴角微微一笑。

遲緣,這才哪跟哪呢,現在就這忍不住了嗎。

遲緣三年前你把賣了,害得我差點死在國外。

更久之前,我們小時候,我對你那麼好,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我,想毒死我,那是我善良,我天真了,我不怪你,是我自己單純了。

現在你滿身傷雖然不是爲了我,但,你也受足了罪,吃足了苦頭,過往的一切,咱們一筆勾銷。

我不恨你,你也不要再來招惹我。

我父母的失蹤最好和你沒有關係,要不然,我一定會一刀一刀的把你凌遲處死。

楊暖暖一轉身,她雙手緊緊的勾住了龍少決的胳膊。

楊暖暖擡對龍少決道:“我們去看看金俊和王奎怎麼還沒醒吧,人家兩個人一定有好多話要說呢。”

“……”龍少決沒反應。

“……”阿king聽到楊暖暖的話,有些惱怒,惱怒都寫到了臉上。

“走吧走吧,我也有好多悄悄話想跟你說。”楊暖暖像是撒嬌似的說道。

“好。”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他們現在身處的這間極度怪異的房間面積並不大,楊暖暖摟住龍少決的胳膊,他們轉身走了兩步就到邊了。

王奎和金俊模模糊糊的坐起來,他們的樣子神情看起來很疲憊。

楊暖暖轉身一看,阿king和遲緣近在咫尺。

遲緣很虛弱,她雙腿打顫,站姿顫顫巍巍。

楊暖暖靜靜的注視着遲緣,腦海中有一段不久之前入夢所看到的記憶呼之欲出。

到底是什麼呢?

我剛剛做夢,夢到的關於遲緣的內容會是什麼呢?

楊暖暖盯着遲緣的眼神越來越堅定果斷,她表情嚴肅,手因爲緊張和期待緊握成拳頭。

就在腦海中的回憶即將浮出水面的時候,身邊都龍少決忽然伸手。

龍少決長臂一攬,他緊緊的抱住了楊暖暖,鐵鉗一般的手臂不斷的用力。

龍少決力氣用的極大,看起來就像是想把楊暖暖揉進自己的身體裏。

楊暖暖有些無奈,她翻了一個白眼,語氣中壓抑着怒火問:“你幹嗎?”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他下巴抵在楊暖暖的頭頂上,低頭伏在楊暖暖的耳邊。

龍少決一字一頓的說:“我,可,以,幫,你殺了她?”

龍少決可以半楊暖暖殺了遲緣,就現在,不管遲緣的背後靠山是誰,他都敢立刻殺了遲緣。

只要楊暖暖鬆口同意了,那麼寵楊暖暖說話到遲緣喪命,兩者之間所間隔的時間不會超過十秒鐘。

“我謝謝您了,用不着。”楊暖暖道。

王奎和金俊初醒的時候只是有點懵逼,並沒有像楊暖暖那樣頭暈腦脹。

他們兩個人做再地下休息了一會,就恢復正常。

金俊站起來,像是看了看龍少決和楊暖暖。

看到龍少決和楊暖暖抱在一起,他嘴角帶着玩味的笑意,沿着他們二人轉圈。

金俊一邊轉圈,嘴裏還不停的發出嘖嘖嘖嘖的感嘆。

這感情,來的太快,還真他媽的就像是龍捲風。

看了一會,金俊慢悠悠的盪到了阿king他們身邊,金俊立地站穩打量了一番他們四個人。

阿king遲緣外加兩個黑衣人,他們的模樣一個比一個狼狽悽慘。

金俊雙手背在身後,就像是領導下農村基地視察一樣。

“真是太慘了。”金俊看了半天,他感嘆了一句,搖着頭走開。

“呵!”遲緣低着頭冷笑一聲。

是啊,我們這幾個人真的是太慘了!

阿king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漂亮的藍色眼眸中像是結冰了一般,靜靜地凝視前方。

阿king想直接盯着龍少決和楊暖暖看,可是他的桀驁不羈不允許。

阿king久立而不動,猶如一具完美精緻的冰雕作品一般,絲絲森寒的冷氣,在小小的房間繚繞。

王奎一醒來就趕緊打開揹包,查看揹包裏的物品。

在確定了包裏的東西都沒有少之後,王奎動作有些急促慌亂的掏出來羊皮卷底圖。

王奎以自己的手指爲刀,空手在手腕上一劈,鮮紅的血滴落在羊皮捲上。

王奎低頭默默的關注着羊皮卷,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怠慢。

“啊!!!!!!!!!!”金俊的尖叫聲打破了房間裏的安靜。

王奎動作靈活的收起染滿血跡的羊皮卷,他拿着到站起來,警惕的高聲問:“怎麼了?金弟弟。”

龍少決不耐煩的擡眼看向金俊,楊暖暖拍了拍他的後背,嘴裏嘟嘟囔囔的開口:“放開我。”

“這裏,這裏,這裏……”金俊小步跑到王奎的身邊,他指着發光的牆壁,結結巴巴,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出來。

王奎問:“這裏怎麼了?”

金俊深吸了一口氣回答道:“這裏只有牆壁沒有門,那我們是怎麼進來的,又應該怎麼出去呢?”

王奎瞪了金俊一眼,沒有說話,這個金俊一天到晚就像個娘們嘰嘰喳喳,大呼小叫,一驚一乍,一副沒見過市面的模樣。

龍少決放開了楊暖暖,楊暖暖活動了一下手腳。

王奎眼睛一瞥看到了面色紅潤有光澤的楊暖暖。

王奎自己在心裏收回了剛剛對金俊的評價。

楊暖暖是個女人,而金俊還沒有楊暖暖man。

這個金俊一天到晚一驚一乍,連個娘們都不如。

王奎仔仔細細的研究了一遍羊皮卷,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還在之前的那座古墓中。

但王奎確定,之前的古墓設計時就是隻許人進,而不許人出。

他們連自己現在的具體方位都無法確定,更找不到出去的辦法和路徑了。

龍少決問王奎“怎麼樣?”

王奎說:“情況很不好,我現在連我們在哪都無法確定。

你看看這裏四面封閉,嚴絲合縫,真不知道我們這些人是怎麼進來的。”

金俊一聽到王奎的話就跳腳了。

金俊咋咋呼呼的高聲問:“老王你什麼意思啊,我們出不去了嗎?”

王奎搖頭回答:“不知道,可能出不去了吧。”

“你不是有***嗎,炸了這裏,炸藥在手,炸出一條路很難嗎?”金俊道。

“不可以!”龍少決嚴詞拒絕。

這裏的空間這麼狹小,絕對不能用炸藥。

“炸藥在這裏也沒用。”阿king靜靜的說。

楊暖暖看了一眼阿king,她明白阿king的意思。

楊暖暖也說:“他說的沒錯,炸藥在這裏沒用。”

“那要怎麼辦,難不成我們會被困死在這裏?”金俊哭喪着臉,他感到很絕望。

“用血。”

“用血。”

楊暖暖和阿king異口同聲,默契一百分。

“血?”王奎皺眉,眼裏帶着不解。

無限道武者路 “恩,就是血。”楊暖暖點頭回答。

“你確定不是在逗我們嗎?”金俊不相信。

楊暖暖指着深紅色的土地道:“這裏的地可以用血融化,只要有足夠的血液,我們就能找到出口。”

“沒錯,需要足夠多的血就能出去。”阿king確定了楊暖暖的說法。

金俊王奎盯着嵌滿死人的土地深思,他們在思考用血融化土地的可行性。

金俊只有三分的耐性,安靜了五秒鐘,他憤憤的從王奎手裏奪過匕首。

“媽的,是騾子是馬先拉出來溜溜再說。”金俊罵罵咧咧。

金俊毫不留情的用刀劃開自己的手腕。

手起刀落,金俊手腕上多了一條長長的傷痕。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鮮紅新鮮的血液順着金俊修長的手掌往下滴落,金俊轉頭看了一眼楊暖暖。

楊暖暖啊楊暖暖,你最好沒忽悠我,不然老子今天流出的血,有朝一日一定讓你加倍還回來。

金俊蹲在地上,手腕上的傷口血流如注,他耷拉着手臂,控制着血液都流在一個地方。

金俊對自己下手很重,一刀割下去,傷口深到入骨。

等金俊手腕上的傷口不再流血時,地上聚集着一大灘醒目駭人的血跡。

“嘶。”金俊甩了甩手,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們還別說,這麼放一點血還真的挺疼的。

被新鮮血液浸透的那一點深紅色的土地,顏色越發的明豔,質地也更加的透明。

金俊伸手,試探性的按了暗土地,他只是輕輕地一用力,整個手面被一層清爽的薄膜包裹住。

金俊被嚇了一大跳,連忙抽回手,手掌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

在看土地,土地光滑如初,整整齊齊,之前的一切好像都沒有發生。

“老大,真的是血。”金俊驚喜的轉頭向龍少決做報告。

龍少決點了點頭道:“我看到了。”

“那我們還等什麼,朋友們同志們,都別吝嗇,大家一起來放放血吧。”金俊道。

兩個黑衣人丟下槍,動作豪爽大氣的擼起了袖子,從腰上掏出匕首準備開幹。

黑衣人手拿着刀,在等阿king下令。

王奎重新背上揹包,也挽起了袖子。

金俊手腕上的傷口還再流血。

一隻手臂還沒有止血,金俊已經準備割開另一手了。

“兄弟們,幹!”金俊氣勢浩蕩的喊了一句。

金俊舉起刀,刀口往下落,龍少決動作極快,他一把擒住了金俊的手。

“等一下。”龍少決。

金俊問:“老大你去幹嘛啊,難道你想在這裏長生不老,不死不滅嗎?你想!我可不想!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啊,這裏陰森森的,無聊透頂。”

“你再看看土地。”龍少決一直關注着那一小塊被血浸透的地面。

金俊苦着臉,不情願的低眼,一看到地面,金俊詫異的瞪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情況?

土地迴歸爲之前深紅色的顏色,光潔整齊的地面上沒有留下一絲

血跡。

王奎與龍少決一樣,同時默默的關注着那一小塊的地面。

王奎親眼目睹了地面是怎麼樣一絲一絲的將血跡吞噬乾淨。

王奎倒吸了一口氣,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問:“難道這地……是活的,專門靠吸食血液活命?”

“媽呀,太恐怖了。”金俊驚呼。

“時間?”龍少決問王奎。

“一分58秒,從地面融化到血跡被土地完全吸收一共用時1分58秒。”王奎回答。

聽到王奎在說時間,楊暖暖忽然想起自己手腕上帶着的那個黑色的手環。

這個黑色的手環是阿king之前套在楊暖暖手腕上的,不知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了,手環還準不準確。

楊暖暖想起手環就想挽起自己的袖子看看,但現在龍少決就站在她身邊,楊暖暖不敢。

誰知道龍少決認不認識楊暖暖手上帶着的手環就是阿king的東西呢。

萬一龍少決一抽瘋,手環又取不下來,他一生氣再把楊暖暖的手剁下來,那楊暖暖就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這是什麼情況,這地爲什麼又恢復了?”金俊摸着堅硬如初的地面問。

“你問我,我問誰去!”王奎不耐煩的道。

王奎現在有些絕望了,再想到趙晨曦還在家眼巴巴的等着他回家,王奎就煩躁的想要殺人。

阿king不言不語,冷眼看着對面的四個人。

想不到出去辦法的一行人有恢復了安靜。

房間中一時之間安靜的只有遲緣一個人濁重的呼吸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