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風的車慢慢的向自己家的方向駛去,但是這幾天沒回家,也給回家給家裏一個交代了,跟着趙靜這個瘋丫頭四處奔跑,就連個電話都沒給家打過,上次趙靜去了送了那麼大的禮物,家裏倒是該表示一下,“靜兒啊,我先給家打給電話,讓家裏準備一下吧,”

趙靜笑笑,“什麼也不用準備,我就是想去看看他們,放心吧,我什麼也沒帶,就是帶來點山泉水,”趙靜不說還想不到,自己一直想給老爹帶到山泉水,沒想到趙靜居然想到自己前面去了,楚風還在發愣。

“小心車,楚風哥哥,我告訴你哦,開車一定要集中經歷哦,”她詭祕的一笑,接着說:“上次我去你家,看到了,你家桌子上的那套茶碗,可是和講究的,不是誰家都有的,我後面有套景德鎮的瓷,都沒敢拿出來,你家的那可是極品哦!”

聽到趙靜的表揚,楚風有些洋洋得意,“那當然了,那是我老爹特地去景德鎮花重金買來的哦,我老爹對喝茶喝講究的,他說中華的茶文化博大精深,那是多年來中國人的一個象徵啊,中國在是茶的整根,茶只有在中國,才能真正喝出他的味道”

趙靜笑笑“沒想到,你也這麼在行啊,所有啊,我覺能有那樣茶具的家庭對茶一定很講究的,這才特地帶去去白虎溝取水啊,你不知道山泉水,才能跑出好茶嗎,在w市,齊水井的水,可是說是最好的水了,”楚風覺的自己有遇見了行家,沒想到這丫頭什麼都知道。

趙靜突然問,“你喝過雪水跑的茶嗎?”楚風好想來了興致,沒錯他從山裏回來如果是冬天都會帶點雪水回來,這個當然難不住楚風了,“當然了,雪水泡出來的茶味道濃,口感要比一般的水強很多的,茶很容易入味!”楚風好像很回味的看着趙靜。

“哈哈,看來楚風哥哥,還真是個行家啊,說的不錯啊,你喜歡和什麼茶啊!”趙靜還是不甘心的問,楚風從小就喝茶,在家喝,到了山裏師傅也喝,對茶喝了不下百種,但是最喜歡的還是龍井,“龍井,”楚風好吧猶豫的說道。


“一會,我讓你見識點好東西?放心保證讓你回味的!”趙靜又變的神祕起來。楚風對剛剛的話,還真的是有點不服氣,要說吃,肯定不如他,但是要是說喝茶,那自己絕對不會輸給這黃毛丫頭的。

楚風加快了速度,想快點見證趙靜所說的奇蹟。本來車程就不遠,在加上楚風心急,很快就到了,小區。剛剛到樓地下,楚風就給黃月打了電話。“兒子,你回來了,上來吧,我都在家呢!”楚風這纔想起來今天是週六,父母都在家。

在一旁聽着的趙靜對楚風父母都在家是事實比較滿意,“走吧,楚風哥哥,先跟我把東西帶上。”一聽說要拿東西,楚風就開始頭疼,上次就帶來很多東西,那就是一份大禮,今天不知道趙靜有要給他們什麼東西,都不敢在受了。


楚風趕緊搖手,“靜兒,什麼也別帶了,上次就讓你破費了,”楚風還要往下說,“楚風哥哥,什麼也沒有就是把水帶上去,放心吧,”楚風聽說就是帶水,心才放心來。和趙靜將水去了出來,就匆匆的向樓上走去。

這次黃月和趙嚴明看到趙靜的感覺更加不一樣了,真是看在眼裏,疼在心上啊,黃月看到趙靜那個親熱,好像這的是好久沒有見到了。連這個親生兒子都沒有這種待遇。楚風有些憤憤不平。

“快進來吧,我給你沏點茶,”楚言明也忙前忙後的張羅着。剛剛說到喝茶,趙靜就着急起來,“叔叔別客氣,我帶茶來了”楚風也早想看着,趙靜的茶,聽到趙靜主動打斷也就來了興致,一把拉住了楚言明,“老爸,靜兒帶了茶,咱們嚐嚐她的茶吧,我們還給你帶水來了呢!”

楚言明對茶相當的喜愛,但是也沒聽是說過,客人來家裏自己帶茶喝的啊,難道是看不上自己家的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身後的趙靜,趙靜的臉上印證了,他要的答案,趙靜笑笑,“叔叔,我這裏有一點普洱茶,是我爸爸的朋友帶來的,特意給您帶來品評品評”

聽了趙靜的話,楚言明微笑的看着他,“那好啊,哈哈,你喜歡喝普洱啊,我家這裏也有的”不等楚言明說完,趙靜已經取出了自己帶來的茶葉,聽到趙靜說是普洱茶,心中有些失落,但是也想看看他的倒是是什麼普洱茶能讓趙靜說的如此什麼。

楚風雖然喝過普洱,但是這種生產在雲南的茶,總是沒有他和的龍井那麼習慣,楚風幫助趙靜將在白虎溝山上帶來的水取了出來。

趙靜笑笑對楚言明說道:“都說當地的水泡茶好,但是現在離雲南不遠萬里,沒有時間去取了,你用這個水代替一下吧,”說完,趙靜熟練的,將泉水加熱,接下來一套連貫的動作,讓楚言明都有些驚歎,很專業的一套動作,告訴了這裏的所有人自己絕對不是一個外行。

看了趙靜的泡茶洗茶的操作,讓楚風也很期待這個茶葉的出爐,他看着茶葉的慢慢的沖茶壺中倒了出來,已經有些忍不住了,趙靜將茶水到了三杯,分別遞給了他們,楚風笑笑接過了一杯茶水,他已經迫不及待了,看着那茶的顏色,就像是凝結成東狀體,楚言明一看就知道,這覺得是極品,不等喝,就忍不住開口問道:“靜兒,你這是多少年的普洱啊?”

看到楚言明是識貨的人,趙靜也笑笑,“叔叔,我正想考考您呢,讓您猜下,這是幾年的普洱?”聽了趙靜的話,楚言明也笑笑,將茶杯放到了嘴邊。

楚風剛剛喝了一口,就親不自禁的說道:“好茶啊,真好喝!一會在給我來一杯”趙靜點點頭,“放心吧,有的是,我這裏還有茶呢,你喜歡天天喝都行啊!”楚風高興的點點頭。

此時楚言明已經喝了下去,趙靜將目光轉移到楚言明的身上,“叔叔,您覺得這是幾年的普洱啊,”聽到趙靜問他,他想了一想,“這個估計要五十年以上吧,在具體的說,我就說不出來了,”聽了楚言明的話,趙靜笑笑。

“叔叔真是識貨啊,這是七十年的普洱茶,是我爸爸的朋友從雲南帶來的。你喜歡嗎?”楚言明不住的點頭。趙靜從小包裏取出了一個圓形的普洱茶,放在了桌子上,“聽說您愛喝茶,這個茶,是我特意給你帶來的,”“靜兒,這太貴重了,還你留給爸喝吧,”

“您就別客氣了,不會是瞧不上我的茶吧,”聽趙靜這樣說,楚言明也就不在推出了,剛剛一聞到茶的味道,楚言明就喜歡上了這個茶葉的香氣。 看到楚言明和楚風都如此滿意,黃月也讚不絕口,趙靜也自豪的向他們微笑着。楚言明說道:“這個普洱茶,是茶中的古董啊,時間越長值錢啊,靜兒,就你這塊茶,可是價值不菲啊,”聽到楚言明的評價,趙靜很滿意,笑笑點點頭。

楚風喝完了第一杯,有開始喝第二杯,自斟自飲開來“楚風哥哥好喝吧,”趙靜露出了那甜美的笑容,楚風忙不迭的點點頭。

黃月笑眯眯的看着趙靜,趙靜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黃月對楚言明說“嚴明啊,你看靜兒多懂事啊,我看比小云還懂事”楚言明也不住的點點頭。

趙靜將目光看向楚風,做了個鬼臉,楚風的臉上都是有了幾分尷尬,趙靜也不管楚風是否高興,就向楚風跑過來,低聲對楚風說“楚風哥哥,你有電腦嗎?我要給你看看在白虎溝的照片,你可帥了!”聽了趙靜的話,楚風一愣,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幾年沒有照相了,現在已經對照片很不習慣了,看趙靜倒是對今天的一切早有準備,有預謀的準備了一切,楚風無奈的看了他一眼。

“你不給我,我就直接,興放到電視上去了哦!”楚風還沒有反應過來,趙靜已經將他的寶貝相機取出來了,“叔叔阿姨,我給你們看看楚風哥哥的照片吧,我們去白虎溝早來的哦!”聽到趙靜說看着照片黃月和趙言明也來了興致,都表現的很積極。

若一生為你執著 ,黃月就天天唸叨着,這個在他心中已經成爲兒媳婦的女孩了,今天看到他和楚風一起回來,就把他們當初了燕爾新婚的小兩口回門了。那種感覺,讓黃月覺得,這個富家的兒媳婦,和楚風是那樣的般配,他心中時時感念王師傅, 前妻不好惹 ,黃月甚至在想,王師傅做的比他們當父母的都周到啊,將來一定要讓小風好好照顧師傅纔是。

黃月手忙腳亂的跟着趙靜將相機練到了網上,黃月看着趙靜幹什麼請那種乾淨利落,不像是一個沒有經歷風雨的富家小姐,本來他還是有些擔心的,怕楚風取回來一個花瓶,什麼也不會幹,在加上人家是富家的小姐,將來楚風受氣,但是看到趙靜對楚風的態度,已經打消了全部的顧慮,對楚風百般的溫柔,沒有半點富家小姐的架子,黃月不住的點頭。

黃月心中開始想着將來怎麼給他們籌備婚事的問題了,這個是其實他早就考慮過,當他第一次看到趙靜的時候,就覺得,他比白如雲還要漂亮,還要賢惠,只是在他的眼中,黃月看到了趙靜對楚風的那片真心,那是一種真情的流出,他相信,已經還如果要選擇,一定要選擇最愛你的,但是這個人不一定是你最愛的。

夫妻是要過一輩子的,是要相互理解的,強擰的瓜不甜,白如雲在好,他不喜歡楚風,那也沒有意義,趙靜無論在那個方面都比白如雲強,黃月越快越喜歡,真想今天就把他們的婚事給定下來,生怕一場夢多遲則生變。

看着楚風那不冷不熱的樣子,黃月有幾分不滿意,這樣的姑娘,你打着燈籠找不着,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黃月想一定是在山裏呆傻了,不讓自己的兒子怎麼會變的如此的一根筋呢,這可不是自己兒子的個性。黃月的目光不斷的想楚風掃去,楚風也看的到母親那責備的目光。

楚風知道母親的意思,但是他真的還在猶豫,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愛她,楚風的目光中流出無奈和那種無人能讀懂的寂寞,“小風啊,快過來幫忙啊,還那裏傻愣住幹什麼啊?”在一旁的趙言明已經忍不住了,催促到。

“哦!來了,”楚風快速的站起身,他想也許日久就會生情吧,不要想了,真愛是在相處中產生的,一見鍾情的事是靠不住的,楚風邊安慰着自己變向趙靜的方向走去。“楚風哥哥,你快點幫我把這個弄好,快啊,”趙靜那嬌嗔的聲音在楚風的耳邊響起。

楚風喜歡這個聲音,這個聲音總會給楚風帶來驚喜和快樂,他覺得和趙靜在一一起,比和白如雲在一一起,剛有感覺,讓輕鬆,那是用讓人覺得舒服的感覺,白如雲沒有,也許是初戀才讓楚風的記憶如此深刻,而又如此糾結吧。

“好了,我來了,我看看怎麼了啊”楚風來到了趙靜身邊,將線頭插好,電視上出現了清晰的畫面,白虎溝的美景顯現在電視上,楚言明和黃月,也沒有去過白虎溝,那了太遠,他們也過了遊山玩水的年紀了,但是白虎溝真的是太美了,畫面上的美景很快就將他們陶醉了,他們沉寂在其中,好像也會到了,年輕的時候,好像也像是了他們瘋狂的年代。

看着兒子那帥氣的面龐,楚言明笑笑拍了拍楚風的肩頭,“原來我兒子照出相片來這麼帥啊,”聽了楚言明的話,楚風有些不好意思了,連一紅。

在一旁的趙靜接着說:“是啊,楚風哥哥,照出相片很漂亮的,我讓他多照點就是不照,這些都是我的,”楚風也這的沒有想到,他根本沒有看到趙靜是什麼時候,舉起的相機,居然給自己拍了一百多張照片,還到家裏給自己告狀,楚風不有的,微微一笑。

“阿姨您要好好說說他哦,讓他下次照相片的時候配合這點哦,”趙靜將目光轉向黃月,黃月早已滿意的笑的合不攏嘴看“好的,好的,楚風你聽到沒有啊,小風你照片相片很帥的!”楚風無奈的點點頭,這丫頭真是古靈精怪。趙靜有向楚風做了一個鬼臉。

楚風覺得這個感覺讓他變得有些不舒服啊,他看着那照出來的照片也很滿意,但是對趙靜的那個說話,他還是不願意接受,自己對那些擺姿勢的感覺就是不習慣。

黃月和楚言明,對照片還是很滿意的,看着他們的照片和那些景色,對在爲兒子的美好未來憧憬着,他相信楚風的未來一定是美好的。

楚風也有些感覺的看着這個爲自己做了很多的小美女,他看看趙靜,好像有千言萬語要對他說,但是此刻有什麼也說不出來。看着家中這種瀰漫着天倫之樂的氣氛,讓他覺得自己真的已經不在是一個孩子了,家裏需要自己,父母已經不在年輕了。

開始當黃月說,楚風年紀不小了,希望他快點結婚,說趁着自己年輕,可以幫他們看孩子的,楚風就覺得這話和好笑,自己剛多大啊,婚姻就是愛情的墳墓,他還沒有過夠這種自由的生活,但是當他看到父母眼中那種期盼的感覺讓他覺的,自己應該爲父母想想了,他們真的不在年輕了。

人本來就沒不獨立的,沒有覺得的自由,人不光有權力,人更多的是義務,他看着母親臉上的皺紋,和父親那斑白的頭髮,讓他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大人了,不在是個可以四處調皮的孩子,人生就是這樣,人就是在責任中度過的,父母是孩子的保護神,還有也一樣是父母的神,他們爲自己付出了一生,難道自己就不該爲他們想想嗎。

楚風好像一下長大了,開始理解父母了,開始知道這個時間了,他好像走出了他的個人時間,走進了這個時候,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啊。

“靜兒啊,你跟我來”黃月將趙靜拉了起來,楚風不解的看着母親,母親卻也流出向少女一般的詭異的微笑,楚風無奈的靠在了沙發上,看到黃月和趙靜已經走進了屋門,楚言明向楚風湊了過來“小風啊,這個趙靜,是個好姑娘啊,你將來要好好對人家啊,你看多懂事啊!”

楚風沒想到自己的老爹也變得這樣八卦起來,不知道該這麼解釋,看了父母一定以爲自己和趙靜已經是男女朋友了,楚風不知道該不該解釋,也許美麗的謊言會讓他們安心一定把,楚風點點頭,楚風真先去看看老媽在和趙靜說什麼,哎,楚風有些後悔,真不該帶着趙靜來家裏。這讓父母產生了很強的誤解,如果將來不和趙靜一起,估計老媽老爸都不會答應了。

“楚風哥哥,你看啊,”剛剛想到這裏,就看到趙靜從黃月的屋子裏面換碰亂跳的跑到自己的身邊,受了還拿着點什麼,趙靜一頭就撲到了楚風的話來,楚風這纔看清楚,原來是一塊玉牌,一個佛像的掛墜。楚風覺有點眼熟,有看了一眼,纔想起來,這是母親的掛墜,這可是有年頭的古物了,只有有多少年,楚風也不知道,聽說是老媽祖上傳下來的,自己也才見過兩次。

“楚風哥哥,這是阿姨送我的,”黃月臉上流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楚風無奈,沒想到老媽這麼下本。楚風看着趙靜,笑笑,“喜歡嗎?”趙靜點點頭,“那我給你帶上吧,”楚風用手一摸就覺得那掛墜的手感不錯,趙靜高興的伸過脖子來。

看着楚風和趙靜那親密的舉動,黃月和趙言明好像很滿意的樣子,楚風將掛墜給趙靜戴好,趙靜高興的將掛墜展現給黃月和楚言明看,“還是靜兒帶着好了,小風是不是啊?”黃月奉承到。趙靜也在一旁沾沾自喜的看着楚風,好像有了這個就是準兒媳了似的。

楚風也笑笑點點頭。“小風啊,你們就別走了,今天中午就在家吃飯吧,我和媽去給你們做飯!”說着趙言明向廚房走去。趙靜也站起身“阿姨,您教教我怎麼做飯吧,我給您打下手。”黃月笑笑“不用你,你和小風在屋裏呆着就行了,我去做就好了”黃月又將趙靜推了回去。

看着黃月進去了,趙靜有偷偷的跟了進去,“阿姨,我一直想學做飯的,讓我看看吧,我不給你搗亂!”黃月無奈的看着了趙靜一樣,“那好吧!”趙靜像是個歡快的小兔子,在廚房裏面來回的打轉轉,在家裏趙靜除了吃飯是不會去廚房的,這次他是真的想學點什麼了,只是楚風希望他會做飯,這就是他學習的全部動力。

楚風看趙靜到廚房去了半天了,也怕他對幹不了,萬一切刀手什麼的就不好了,畢竟是在自己家裏,楚風也向走去。 “阿姨,楚風哥哥都喜歡吃什麼啊,”趙靜要了解楚風的愛好,黃月聽到趙靜問,也有些知道怎麼說,多年不和兒子生活,只知道他做什麼,楚風就吃什麼,楚風從來都不挑食,饅頭鹹菜,也吃的很香,大魚大肉也不含糊,黃月想了半天,“他不挑食”

楚風剛剛走到門口,笑笑“靜兒,你就別搗亂了,跟我出來呆着吧,”趙靜聽楚風說自己搗亂,有些不高興的撅起了小嘴。向楚風翻了個白眼,沒有理會她,還是跟着黃月來回的轉。

雖然廚房的空間不大,但是看到趙靜在裏面黃月一點也不煩。楚風無奈一把拉着趙靜就從廚房裏面給他拉了出來“靜兒,我帶你看看我家吧,”楚風可是不想老媽總和她單獨呆在,這樣會讓他和尷尬。

趙靜還是**小嘴一臉的不高興,“有什麼好看的啊,**學做飯,好做給你吃啊,”楚風笑笑還是拉着他離開了,看着楚風拉着趙靜走了,黃月不由的會心一笑。看來兒子還挺心疼他這個未來的媳婦的,黃月繼續這手頭的工作。

楚言明看着兩個人神神祕平祕的模樣,也覺得好笑,看到他們想的了自己和黃月的年輕的往事,他們也曾經有過轟轟烈烈的愛情啊,那時候,自己還是個英俊的帥哥呢,楚言明覺得自己有找回了當年的自信。暗中對楚風說“兒子啊,不要給老爹丟人啊!”

楚風拉着趙靜先**自己的屋子,趙靜已經來過楚風的放在,一進屋就不滿意對楚風說“楚風哥哥,你的房間一點也不好玩,就一個牀一個桌子,什麼也沒有,真沒有意思,要不至於好不好”說到這裏趙靜有詭異的一笑,楚風真不知這個小丫頭又想出了什麼鬼點子。

楚風看着趙靜,趙靜接着說“我給你佈置一下這個房間吧,這個我在行,你聽到的,不夠的的東西,下午咱們去買,你住的太漏了,一定家的感覺都沒有,”趙靜說幹就幹,開始在四處打量楚風的放在了,盤算只對這個房子的設計。

楚風覺的自己又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沒想到,這丫頭會來這一手,“靜兒啊,不用了,我住這種簡陋的房子,已經住慣了,收拾的太複雜,我反倒不習慣,而且現在我也不住在這裏,”楚風剛剛說完,趙靜好像想起了什麼“對啊,那我們去設計你的房間吧,我早就想給你弄了,一直沒有時間,你那個房間,什麼都沒有,怎麼能住呢,”說着趙靜坐在了楚風的小。

她思考這什麼,楚風無奈的坐在了趙靜的身邊,“靜兒啊,我喜歡的就是簡單,不想要那麼複雜,”楚風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他也很喜歡,趙靜屋中的設計,那纔有一種家的感覺,多年在外的漂泊對家更又一種歸屬感,更需要家的溫暖。

趙靜好想看出了楚風的心事,“好,我就按照我屋子裏面的設計,吧你的小屋也設計成那個樣子。”楚風好像是默認了一樣,笑了笑,“楚風哥哥,你怎麼會喜歡我那樣的設計呢,我覺你應該是一個很霸氣的風格才應該屬於你啊,”趙靜好像很不解的樣子看着楚風。

“靜兒,小風,吃飯了。快出了吧!”黃月的呼喚聲打斷了趙靜和楚風的談話。“好了,別想了,快去吃飯吧”楚風拉着趙靜的手走出了房間。黃月和楚言明已經準備好了一切,一桌子的菜將那張小桌子擺的嚴嚴實實的。

楚風笑嘻嘻的拉着趙靜走過去,好幾天沒有吃到媽媽的做的菜飯了,楚風還真有點想念了。看着一桌子菜,趙靜有些不好意思“阿姨,您太客氣了,”黃月笑嘻嘻拉着趙靜坐下“快吃吧,這都是應該的,嚐嚐我的手藝這麼樣!”

趙靜剛剛坐下,黃月和楚言明就一個勁的給趙靜佈菜,看到楚風都覺得自己才存在是多餘的了,他剛剛夾了一筷子菜,“小風啊,靜兒是客人,你要照顧這點,”楚風無奈的看看趙靜,覺得這飯真不讓人吃了,趙靜到也不客氣將碗伸到楚風的筷子地下,等着楚風給他夾菜。

楚風笑這看看趙靜,心想這丫頭倒是不客氣啊,楚風給趙靜夾了口菜,趙靜才滿意的將碗拉了回來,黃月和楚言明都笑不籠嘴。

楚風就想是打仗一樣,將這頓飯吃完了,覺得這是自己吃的最艱險的一次飯了,黃月讓他們一邊歇着,開始收拾碗筷,趙靜也很有風度的過來幫忙。看趙靜如此熱心黃月也不好推脫。


趙靜端着空盤子空碗向廚房走去,還沒等到廚房,就聽到一聲巨響,盤子碗摔了一地,楚風趕緊跑了過。“靜兒,你沒事吧,”看到楚風如此緊張,趙靜滿意的笑笑,“楚風哥哥,不好意思,我沒拿住,就…”沒等趙靜說完,黃月笑笑從**走了過來,“碎碎平安啊,好了我收拾吧,靜兒,你沒扎到吧,”趙靜搖搖頭,楚風來找他回到了客廳。

總算是一場風波,平息下來了,楚言明怕趙靜有什麼太悶,就開始和他說話,聊了起來。問了問他們最近的情況,“叔叔,現在楚風哥哥,開車開的可好了!”趙靜開始誇耀自己的成績,“都是我交的哦!”趙靜得意的看看楚風,楚言明笑笑,“小風都會開車了,這麼快啊,名師出高徒啊!”

趙靜滿意的笑笑“今天早上就是楚風哥哥,自己來車過來的!”趙言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看楚風,楚風也在用力的點着頭。楚言明像是發現了新大陸,向廚房喊道,“黃月啊,你寶貝兒子會開車了!”黃月也像是聽到了什麼重大新聞一樣,飛快的從廚房裏面跑出來。

“小風,會開車了,是真的嗎?”黃月的驚訝的表情溢於言表,他看着兒子,小風點點頭“是靜兒教的我!”黃月拍拍兒子的肩頭“好樣的,”他有向趙靜投去了一個溫馨的微笑。

趙靜得意的看着楚風,“現在,讓楚風哥哥,帶着我們出去玩玩吧,看看他的車技啊”黃月早有這樣的意思,但是畢竟是人家的車,不好意思說,看到趙靜主動的說,自然是高興,他也想看看兒子的本事,楚言明笑笑,看着楚風的表情。

楚風也想向他們現實一些自己的本事,“好啊,我帶你們出去兜兜風。”楚風得意的站起了身來。趙靜也站了起來“楚風哥哥,走了,哈哈!”趙靜回去拉黃月,趙言明笑笑“你們去吧,我在家看家!”黃月知道楚言明不好意思,也就不在叫他,“那好吧,我們走!”

黃月拉着趙靜就向門外走去。楚風已經打開門,下來樓。黃月有幾分興奮,剛剛下來,黃月就看到了趙靜的車,他不想楚風似的,沒有看見過,黃月知道這車的價值,跟着趙靜走了上去,楚風很興奮的坐到的駕駛的作爲上。黃月坐在了**“靜兒,你給他看着點吧,我坐**”

趙靜聽了黃月的話,這的黃月對楚風的車技還是不太放心,也就沒有推辭的坐到了前面。楚風還有些緊張,他做了準備,拉上了安全帶,大家都屏障了呼吸,好像有什麼危險馬上就要降臨一樣,楚風更家緊張了。

“楚風哥哥,慢慢看開沒事的,放心吧,我相信你!”趙靜安慰這楚風,讓出啓動,楚風深吸了一看起,想前開去,倒是車子和穩當,黃月佩服的看着兒子,沒想到短短的兩天時間,楚風已經能自己開車了,她又感激的看着趙靜,他知道這些都是趙靜的**勞,現在越來越滿意這個兒媳婦了。

楚風的車開的越來越來,趙靜滿意的點點頭,在**黃月倒是有些緊張,趕緊說道“小風啊,你剛剛學會開車,開的慢點,這麼快會有危險的,”聽了老孃的話,楚風知道他是太擔心了,他要是知道趙靜開車的速度,估計得嚇暈了。

趙靜想說點什麼,但是話到了嘴邊,有手了回去,還是沒有說,只是想黃月笑笑,這個速度,對於趙靜來講,真是太慢了,一點也不**,楚風在黃月的壓力下,在次將速度剪了下來,黃月看他們都很拘謹,就對楚風說“小風啊,開累了就回去吧,記住以後開車要多聽聽靜兒的!”楚風嘴上答應這心想,要是聽他的,那現在都能開出市區了。

看到黃月已經不在有興趣了,也就一打吧向會開啓。“好吧,咱們回去吧,別讓我爸爸等着急了,在以爲怎麼了呢!”說笑間楚風的車已經駛入了小區。楚風平緩的將車停到了聽車場,趙靜對楚風的動作和滿意,看着他剛剛倒車的樣子,估計這這倒庫的動作很合格了,開了只要在練習幾天,就能自己上路了沒有問題了,“楚風哥哥,你已經徹底出師了,”看着趙靜那頑皮的笑了,楚風真想狠狠的親上一口,他笑笑。

趙靜下了車拉着黃月向樓上走去,楚風也關好了車門,想上走去,楚言明在樓上看着楚風開車,覺得很滿意,沒想到這孩子,這麼有悟性,這麼快就學會了,也許就是趙靜帶動的,趙靜是丫頭,他也是越來越喜歡,開始還在責備,黃月將那麼貴重的掛墜給趙靜有些草率,現在已經完全讓這個小丫頭征服了,百分之二百的滿意了。

楚言明已經看到他們從下面走上來,已經打開門在門口迎接了,剛剛看到趙靜和黃月,他的臉上就像是開了花一樣的迎了過去“開的怎麼樣,”楚言明迫不及待的問,黃月看着楚言明那緊張的樣子,忍着笑說道“挺好的,哈哈!”楚言明趕緊把他們讓進了屋裏。

他們剛剛進屋,楚風也風風火火的跑了**,此時趙靜正在津津有味的向二老介紹楚風學車經過,除了將和人打架的部分隱瞞了起來,其他的說的一清二楚的,黃月和楚言明很認真的聽着,生怕錯過什麼有趣的細節。

楚風也湊過來看熱鬧,趙靜看楚風回來了,也笑了,“還是讓楚風哥哥,給你們講吧,”趙靜一把將楚風拉了過來。楚風有些尷尬,“沒什麼好說的,就是會了,”楚風的發言太過簡略了,讓大家不太好接受,也就沒人在聽他說了,讓趙靜接着說。 趙靜將那一個個瞬間講的驚心動魄,讓黃月和楚言明聽到目愣口呆,楚風無奈的坐在一邊,心想說的是我嗎,怎麼覺得像是演雜技的啊,無奈了,他出不在說話,看着趙靜一直靜靜的聽他講完。趙靜講完了故事看了一眼表,笑笑“叔叔阿姨,時間不早了我們現回去了,改天在來看您哦!”說話間趙靜已經站起身,拉着楚風向外走去。

楚風沒想到,他會來無影去無蹤,這麼快就要走,“帶在會吧,”黃月不捨的追了出來,趙靜並不爲所動“阿姨,我們過兩天在來,都帶了一天了,我們在玩會也該回家了,過幾天我就要上學了,玩的時間不多了!”楚風也說“我們先走了,過兩天就回來”

黃月和楚言明將他們送了出去,也就不在強留了。

趙靜拉着楚風走出了家門,趙靜伸了個懶腰“我永遠解放了,”楚風笑笑,看看趙靜,“楚風哥哥,回去還你開車吧,我們去買點裝飾片,我給你把房間佈置一下!”趙靜溫柔的對楚風說的。沒想到過了這麼就,趙靜還記得給他佈置房間的事,不用的感到了一下。

楚風點點頭,和趙靜上了最車,向超市開去,出回想着趙靜房間的佈置,那個感覺,讓楚風印象很深刻。“楚風哥哥,快點啊,你開的車好慢啊,剛剛不是阿姨在,我早就讓你加檔了”楚風笑笑,這丫頭真是不要命啊,楚風有加到了五檔,在公路上飛馳而過,好像一道閃電一般。

看到速度提起來了,趙靜才滿意的點頭“楚風哥哥,好樣的,一會出去玩,我就有司機了,等你到了我的水平就給你買車,”楚風看了一眼趙靜,笑笑,沒在說話,車速很快,他們也很快到達了終點。楚風將車子停好,他看了一眼超市,有想到了那天尷尬的日本料理。

想到這裏,楚風不由得有些擔心,這丫頭會不會還去吃日本料理啊,他看看趙靜,覺得和有可能,邊不安的說的:“靜兒,一會咱們不會還去吃日本料理吧?”趙靜看看楚風“楚風哥哥,你喜歡吃啊,好,那就還去吃好了!”

楚風一看偷雞不成蝕把米,趕緊說道:“算了吧,我們還是回去吃吧,”趙靜看着楚風那慌亂的眼神就笑了,“第一天,我就看出你不愛吃了,本想就不去了,但是你說去,就去了,今天,你有說去,”楚風無奈的苦笑着。

“好了,不難爲你了,一會去餐廳吃吧!”聽了趙靜的話,楚風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不去吃日本料理,他就輕鬆多了。想想他就心裏不安,楚風還在發愣,趙靜已經拉着他的手,快步向裏面走去了。

“楚風哥哥,快點啊,時間有限,你今天晚上還要住呢,我們要快點行動啊,快啊!”楚風已經習慣了趙靜這種瘋勁了,也就跟着跑了進去。

又是一次瘋狂了的購物,“楚風哥哥,你看這個怎麼樣啊,”趙靜拿起了一個有一個的飾品給楚風看,楚風有些尷尬,他只是點點頭,他一點意見都沒有,他低聲對趙靜說“你自己看好就行了,不用問我了!”趙靜看出他的不好意思,笑笑也不在問他了。

趙靜不一會就打包小包的東西,“楚風哥哥,你幫我拿東西吧,”趙靜吧包裹交給了楚風,楚風看着這些東西,也笑笑,“靜兒,你別這這大手大腳的,”趙靜根本不在乎,楚風說的話,他還是瘋狂的購物,看到楚風已經在也拿不了,才站住了腳。

對身後的楚風說“楚風哥哥,差不多了,就先這樣吧,不夠在來買,我們先回去吧啊,”楚風對這個命令就求之不得了,他抱着一堆東西向車裏走去。


趙靜看着楚風,不由的笑了起來,“楚風哥哥,你現在的樣子,好有意思啊,不如我給你照一張吧,很帥的,”楚風給沒有心情和趙靜開玩笑,剛剛這一路,楚風的兩個胳膊已經開始發酸了。沒有說話,還是瘋狂的向停車場的方向跑去,他要快點離開這裏。趙靜看出楚風飛馳的向車的方向奔去,不有的佩服,楚風的體力就是驚人,拿着那麼多東西還能跑的那麼快。

趙靜個跟着上了車,到了車上趙靜才發現自己賣的東西還真是不好,趙靜笑笑“楚風哥哥,真是的辛苦你了,我一個賣東西,就不記得買多少,我一般是自己拿不了了就結束的,今天你在所以就多買了點。”楚風聽了趙靜的結束無奈的笑笑。

“楚風哥哥,你還開的了車嗎,咱們回家了,”趙靜溫柔說到,楚風笑笑,“放心吧,沒問題的,”楚風開動了車子,楚風現在對開車已經很興趣了。趙靜看楚風這麼有興致,也就沒有在攔着他,讓他去開了。

楚風的車風馳電掣一般的就回到了趙靜的家裏,今天回來的比較早,趙雪還沒有回來,趙靜剛下車就急着將東西全弄進去,給楚風佈置新家了,楚風也很期待,跟趙靜快速去了二樓。

“楚風哥哥,快點啊,在你睡覺前,我要給你弄好的,快啊!”趙靜不聽到招呼這楚風,楚風也將手中的東西一股腦的給趙靜拿了上來,看着東西趙靜才滿意的笑笑,“楚風哥哥,明天我叫人你買個新牀吧,你喜歡什麼樣子的啊,”楚風趕快搖搖手,現在他就已經覺得很不好意思了。在讓趙靜破費,那就更說不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