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沉默了一下,然後用一種非常嚴肅的眼神看著警局局長。

「如果我說……我會付出生命的代價,你會不會覺得我在騙你?」他問道。

局長几乎是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可事實就是如此,如果我失敗了……這麼說吧,可能失敗一個人我還能承受失敗的代價,可如果失敗十個人……我可能就真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所以你們是不是認為我很喜歡接這筆買賣?」樂天淡淡的說道。

警局局長愣了一下,他發現樂天的神色和語氣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樂天有沒有誇張?事實上是真沒有的。

因為一旦救人失敗,他必然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的,他的靈化會變得特別的快,甚至整個人都會消失!

這樣的代價絕不是樂天可以承受得起的。

但是他又不得不去做!

因為一旦選則見死不救……他損失的陰德將會更加恐怖!

所以現在樂天就是走到獨木橋上的可憐蟲,沒人可以理會他的苦惱,外人看到的只是他貪財的一面。

樂天只是想著……自己如果徹底靈化,好歹也給蘇紫萱她們多留點錢什麼的。

局長辦公室裡面的談判陷入了僵局。

辦公室的外面,市長看著高小秋。

「小秋……你的年紀要比我小許多,我就這樣喊你了。」市長說道。

高小秋是無所謂的。

「您是不是要和我講價?」她問道。

「我不是要和你講價,你給的價格很清晰,我也沒有什麼好講的,我只是想說……雖然我們東海市的經濟條件還不錯,但是一次性拿出五千萬也不是一個小數目,這筆錢必然是要經過媒體和公眾的檢驗的……」市長慢慢的說道。

高小秋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其實在山海市,依舊時不時會有記者前來查看,因為山海市當初可是付出了大筆的資金建設這個療養基地的,這些錢自然要有一個出處。

「你的那些要價有理有據,我們自然是認了,但是樂天的精神洗滌要價兩千七百萬……這讓我們如何同媒體交代?實話實說嗎?不可能……」市長看著高小秋。

他感覺這個姑娘應該是一個明事理的人,所以他才決定好好的談談。

「您想讓我和樂天講價?」高小秋眨了眨眼。

市長點點頭。

「您不知道……其實我是樂天的女人吧?」高小秋笑呵呵的問。

市長一愣,驚訝的看著高小秋。

「我是樂天的女人!我需要站在哪一邊……我想您應該是清楚的。」高小秋輕聲地重複了一句。

市長無語了。

「唔……不過兩千七百萬的確是有點多了,雖然精神洗滌對於樂天的危險也很大,這樣吧……話我會幫你說,但是能不能成功,我不敢保證!」高小秋突然話風一轉。

她是唯一一個知道樂天其實需要的不是錢的人,也是唯一一個知道樂天這樣到處救人的真實目的的人……

市長看著高小秋重新走進局長辦公室的身影,他思索了一下,然後才跟著走了進去。

高小秋果然在和樂天說著什麼,樂天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好吧!一口價三千萬……包含了所有的費用,以後你們的東海市的記者或者是政府工作人員可以隨時去療養基地視察,但是要提前和基地打招呼。」樂天開口說道。

警局局長愣住了,這傢伙居然肯降價?

市長也愣了一下,這個降價的幅度……不得不說真的是大。

「夠給你面子得了吧?」樂天笑呵呵的看著高小秋。

高小秋的小臉上滿意笑意,有種自己在自己的男人面前說話很管用的感覺。

「好了,付錢吧……另外車子準備好了沒有?」樂天問。

「車子正在趕來的路上,實在太晚了,耽擱了一點時間,至於錢……」警局局長看了看市長。

這筆錢不會由警局出吧?

「錢馬上到位!由市府財政撥款。」市長點點頭。

蘇紫影得知樂天馬上要走,她和白夏又急匆匆的從家裡趕了過來。

「姐夫……需要走的這麼突然嗎?」蘇紫影嘟著嘴一副不滿意的樣子。

「沒辦法,你也看到了,這麼多人……實在耽擱不起。」樂天嘆了口氣。

果然是自己的小姨子,這份熱乎勁還是讓樂天很感動。

「那你什麼時候再來東海市啊?」蘇紫萱嘟囔。

「我沒事就會來看你!再說了……你沒事的時候就不會給你姐夫打個電話啊?」樂天笑著說道。

「那我每天都打。」蘇紫影說道。

樂天愣了一下。

白夏悄悄地碰了碰蘇紫影,你這丫頭……別搞的也太明顯了吧?

蘇紫影看了看白夏,紅了臉。 兩個女人在這兩天里居然成了特別好的閨蜜,幾乎到了無話不談的地步。

錢到位了,打在了高小秋的賬號上,而樂天的五十萬則是由白夏拿著。

大巴車也到位了,上面整整齊齊坐著一排排神色獃滯的女子,庄哲上車看了一眼,他有點從心底直冒寒氣的感覺,這簡直就像是坐了一車的殭屍。

「老莊……我們的協議依舊有效,一次五千啊!」

樂天坐在車上沖著庄哲喊道。

庄哲伸著胳膊擺擺手。

大巴車緩緩的啟動,樂天再次離開了東海市。

蘇紫影悠悠的吐了口氣,她總感覺自己有點什麼事沒有辦完,有點遺憾的感覺……

天色慢悠悠的亮了,估計如果到了山海市天肯定是大亮了。

白夏看了看這一車面無表情的女子,心裡的寒氣也是一個勁地往外冒,不過她畢竟也是一個醫生,膽量還是有的。

趙敏自己開了車,所以她是獨自離開的。

高小秋和樂天坐在一起,兩個人不斷的說著一些後續的治療細節,因為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所以這一次兩個人倒是放鬆了許多。

已經應承東海市的記者可以在一周後去山海市的療養基地採訪,所以這些女子的治療刻不容緩。

三個小時后,三輛大巴車開進了山海市的療養基地。

樂天和高小秋其實都沒有預料到,這個他們一時興起提意建造的療養基地現在居然規模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其實我感覺基礎的建設足夠用了。」樂天說道。

「現在是足夠了,可以後呢……我覺得這裡的人數還會增加!」高小秋回答。

樂天驚訝的看著高小秋。

「你想做大?」

高小秋想了想。

「我也不知道,反正這些人來了這裡短時間也出不去,如果真的可以叫這裡變成一座專業的療養院,其實我覺得也不錯,算是功德一件呢。」她回答。

樂天點點頭,這倒是一句實話。

「你能不能行?今天能做攝魄之術嗎?」高小秋問。

樂天搖搖頭。

「為什麼?」高小秋奇怪的問。

荒島好男人 「我的東西全部都丟了,現在鬼錢一個沒有……再說了,我還要回去拿銅匕首!明天吧。」 繁花萬千不及你一點星光 樂天說道。

高小秋點了點頭。

「那我睡覺去了。」她也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哈欠。

樂天點點頭。

樂天也沒有馬上離開,他還是幫高小秋將這些女子都從車上帶了下來,大巴車離開了,安頓好了這些行屍走肉一般的女子之後,樂天才帶著白夏離開了。

「先送你回家。」樂天說道。

兩個人坐在一輛計程車上。

白夏點點頭,她出來這兩天可真的是又驚又累……感覺再也不想出來了,還是待在醫院裡面給人看個病舒服。

「以後不要再胡思亂想了知道嗎?如果有什麼東西想不開的,你就告訴我,我比市面上的心理醫生都好。」樂天叮囑。

白夏看了看樂天,和你說?自己和你是什麼關係啊……

「樂天……」她喊了一聲。

樂天點點頭。

「我和你是什麼關係?」白夏問。

樂天一愣。

「朋友?還是女朋友?或者……我只是一個排不上號的備胎?」白夏繼續問。

樂天覺得喉嚨有點干。

「我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我有女朋友……」他老實的回答。

騙人不是自己的喜好,特別是和白夏這樣喜歡較真的姑娘。

白夏點了點頭。

「你不喜歡我?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你知道不知道這樣會讓我非常的難受……我不知道我該怎麼樣對待你!你告訴我……我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你?把你當成普通朋友?還是把你當成我的男閨蜜? 欺婚試愛:逮捕替身逃妻 或者……我就一直這麼默默的待在你身邊?」她看起來有些幽怨的問。

「白夏!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嗎?我幫你幫你爸那是因為我們的關係好,我也不是不喜歡你,你有模樣……有身材!有身份有地位有錢……我有什麼?我除了長得帥一點,我什麼都沒有……老實說,這輩子可以遇到蘇紫萱我已經是萬幸了,我哪敢再去禍害別的姑娘?就算是蘇紫萱我都覺得對不起她。」

樂天嘆了口氣,他伸手拉著白夏的手慢慢的說道。

白夏有些意外,樂天這麼嚴肅的和自己說話的時候還真的是不太多。

「為什麼你要說對不起蘇紫萱?」她問。

「有一些事……我連自己都在騙自己,更不能告訴你們了!總之……遇到好的男人就不要放過,我這樣的窮鬼你就眼睛擦亮點,離得越遠越好!」樂天沉聲說道。

把到嘴的肥肉往外推的感覺實在是難受,也不知道白夏為什麼非要捅破這一層窗戶紙,這樣做一個關係比較親密的朋友不好嗎?

白夏默默的看著樂天,她點點頭。

兩個人陷入了沉默……

白夏下了車,計程車再次啟動離開了。

「咦?閨女你昨天去哪了?晚上也不回家……這是怎麼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你的電話那裡去了?打電話也打不通!」白展看到白夏走進自己的辦公室,他急忙連聲問道。

「爸……」

白夏喊了一聲。

實在忍不住撲進白展的懷裡哭了。

「這是怎麼了?」白展的心都提了起來。

自己的閨女不會是遇到什麼不好的事了吧?

白夏哭的帶勁,可是把白展急的不行,好不容易等白夏哭的差不多了,他急忙又問了一遍。

「樂天……樂天他……」白夏還在抽噎。

「樂天? 星光的彼端 樂天把你睡了?這個小子……」白展瞪著眼珠子,可是心裡鬆了口氣。

如果是樂天的話……還是可以接受的。

「他拒絕我了……」白夏眼淚汪汪的看著白展。

白展愣住了,他好一會都沒反應過來。

「拒絕你?為什麼?」他簡直是不可思議。

「他說……他怕對不起我,說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已經對不起一個女人了,不能對不起更多的女人……」白夏抽出一張紙,擦了擦眼睛。

「樂天有女朋友了?」白展問。

白夏點點頭。

「嘶……閨女,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人家有女朋友?」白展馬上發現了問題。 趙大拍死那條蛇後,這個時候,樹後突然傳來陣陣響聲。

這響聲一起,我和姓景的耳朵裏都在嗡嗡作響,有點類似於夏天蟬鳴,但比蟬鳴響多了。

我們的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既然是五蠱,我們早知道這五蠱裏肯定會有蛇,但絕沒想到,這做成蠱蟲的,居然會是響尾蛇。

中國古代是沒有響尾蛇的,但不代表古人不會引進,甚至拿來煉成蠱。

我和姓景的知道情勢不容樂觀,剛纔趙大拍死蠍子的事,也是提醒了我們。這些蠱蟲雖然輕過煉製,非常厲害,但畢竟還是活物。對付這種活物,用工具比符咒,反倒要實用得多。

我連忙取出摺疊鏟,姓景的也拿起一個鏟子,嚴陣以待。

不一會兒,樹後果然游出一條白色小蛇來。

其實,我們也沒有清楚看到,因爲只覺得柳樹根處白色光芒一閃,然後就消失不見。但下一秒,就出現在十米外的地上。

我和姓景的面面相覷,如果剛纔我和他不是眼花,這條蛇的速度也太快了,快得簡直變態,這根本沒得打。

這條蛇體型並不大,不過只有數寸,渾身上下都是白色的。身體圓滑,圓頭圓臉的。照理說,它身體只有幾寸,一雙蛇眼就小如蠶豆,在深夜裏絕瞧不見纔對。離奇的是,我們居然看得清清楚楚。它一雙眼睛好像兩點紅火,熒熒惑惑,非常的邪門。

小白蛇看着我們,突然吞吐一條紅色的信子。

這個時候,空氣中立刻發出‘啪啪’的響聲,聲音清脆,非常的響。

“怎麼可能?”

當這條小白蛇出現,我和姓景的還感奇怪,因爲這條小白蛇並不是響尾蛇。此刻,方知聲音是從它吞吐信子的聲音,可是,它吞吐信子,爲什麼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音呢?

我非常疑惑,突然,一陣刺骨的臭氣撲面而來,我們猝不及防,同時凍得渾身發抖,跟着噁心不已。我和姓景的都乾嘔幾下,趙大身體壯實,倒沒有什麼反應。

打工小子修仙記 我們剛立起身,一瞬間,那條小白蛇就向我們遊了過來,速度異的常敏捷。這一遊,只一瞬間就來到我們身前,好像根本不是游過來,而是騰空飛過來的。只一眨眼,就已經躥到我們身前。

姓景的在我前面,先前白蛇從柳樹躥到平地,我們都以爲是我們的錯覺。萬沒想到,這條小白蛇的速度,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恐怖。

當我們反應過來,那條小白蛇已經游到姓景的腳下,照着腳背就是一口。

“不好,這玩意兒是虯褫,快跑。”

姓景的嚇得是魂飛魄散,大吼一聲,身體突然就騰空而起,直跳起兩尺多高,直向一旁落去。

姓景的剛跳起,嘴裏立刻嘰裏咕嚕說了起什麼,趙大立刻發一聲吼,像輛卡車樣拔腿便逃,踩得大地都一抖一抖的,轉眼就奔出十數米。

我猝不及防,等回過神來,發現那條小白蛇同樣愣了下,似乎沒想到姓景的兩人逃得這麼快。

但下一秒,虯褫把目光就放在了我的身上。

“我去。”

我嚇得魂飛魄散,雙腿一用力,同樣向側邊跳去。

剛跳起不遠,眼前一花,那條虯褫這次可不願放過我了,突然向我飛來,是真的會飛,直向我大腿咬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