歃血看到這一幕.驚訝地張大嘴巴.

他都不記得.這是今天第幾次.被秦逸的舉動.給震驚到了.

「幾乎……一模一樣……」歃血望著此刻和自己差不多一樣高大的秦逸.神情獃滯.

呂君照著秦逸的樣子.依樣畫葫蘆.也凝聚出真氣.將自己包裹.形成一個巨人.附上甲胄后.再由秦逸為他加工一下.也幾乎沒有破綻.

「這樣子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歃血望著秦逸和呂君.「反正在軍隊里.也沒有人認識你們.你們就算沿用自己原來的名字.也沒有關係.我現在就帶領你們去見大總管.由我引薦.大總管絕對不會懷疑你們.」

在歃血的帶領下.三人一路飛行.大約三個時辰后.一座巍峨巨大的城池.近在眼前. 還沒有靠近城池.秦逸就能清楚感覺到.這座城市.被一股鐵和血的氣氛.緊緊包圍.

肅殺、兇猛、精悍的味道.滾滾而來.叫人聞風喪膽.

「師弟.你是打算依靠混入巨人大軍.來接近那個艾雄大總管嗎.」呂君傳音問道.

雖然他覺得這個可能性最大.但是又覺得有些不符常理.

「算是一個部分.」秦逸俯視一眼腳下浩大巍峨的城池.傳音給呂君道.「實際上.我有三個方面的考慮.

一.就是師兄你說的.關於艾雄大總管.

我的任務.要求我斬殺一個領主級別的泰坦巨人.艾雄大總管雖然符合要求.但是如果有機會斬殺更高等級的巨人.我何樂而不為.

真正泰坦巨人的強者.應該都在軍隊中.擔任要職.

如果我斬殺的巨人.等級要超過了任務要求.恐怕會更加引起學院的轟動.讓學院中那些老傢伙.見識到我的實力吧.

第二點.我們混入巨人大軍.都是以小人物的身份.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那個艾雄大總管.恐怕怎麼也想不到.我們不僅沒有逃走.反而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大搖大擺.

第三點.就是我想搜集更多的巨人鮮血.好淬鍊其中的諸神之血.

如果我們以原本的身份.繼續在巨人國度轉悠.難免會被發現行蹤.而且一次性能搜集到的巨人鮮血.也實在太少.還要冒著斬殺他們.和他們戰鬥的風險.

但是現在不同了.我們混入了巨人大軍.就有機會.能夠跟隨巨人大軍出征.去征伐其他的星域和位面.

到時候戰爭爆發.橫屍遍野.那些死亡巨人的鮮血.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全部得到.可比我們出手埋伏、斬殺.要輕鬆和安全了無數倍.」

聽秦逸這麼一分析.呂君連連點頭.心中暗暗稱讚.

「下面這座城池.是我們大帝天府的一個樞紐站.」歃血不知道.剛剛就這片刻功夫.秦逸和呂君.已經交流了許多.他向二人介紹道.「這座城池的城主.也就是大總管艾雄.如果他現在就在城池裡的話.我向他引薦一下.你們就可以順利進入巨人大軍了.」

「好.」秦逸點點頭.讓歃血在前面領路.他和呂君.緊隨其後.撥開層層籠罩的殺伐氣浪.向城池中.降落而下.

就在秦逸和呂君.進入城池的時候.巨人國度上空熊熊燃燒的火焰.悄無聲息.出現了一道詭異地波動.

波動迅速向著四周滌盪.唰一聲.像是被刀斬開一樣.出現了一個只容一人通過的黑色通道.

一個身穿緊身黑衣.只露出一雙狡詐的雙眼.全身都透出一股死亡氣息的精瘦人物.從黑色的時空通道.降臨下來.


「就是這裡了.秦逸、呂君……你們在哪裡呢.」黑衣人露出的雙眼裡.閃爍出一絲猩紅的光芒.「不要著急.我很快就會找到你們.暗殺.可是我們忍者最擅長的事情.你們就靜靜等待著.出現在他們脖子上的刀鋒吧.」

風忍桀桀怪笑.化作一道黑光.一下子就消失在原地.不見了蹤影.


而這個時候.秦逸和呂君.正跟隨歃血.落到了城池裡面.

整座城池.無論是什麼建築.都像是用巨大的岩石.稍微打磨而成的.無比粗獷.透著原始的味道.

無論是秦逸腳下的道路.還是四周的大廈、高樓、房屋的牆壁上.滿是刀槍劍戟留下的痕迹.還有已經乾涸.呈現黑色的血跡.

整個城池.給人一種.剛剛經歷大戰的血與火的感覺.往前走一步.都要鼓起極大的勇氣.

四周經過的.或是坐著的巨人.一個個都是滿臉兇惡.桀驁不馴的樣子.

甚至有不少.缺鼻子少眼睛.臉上布滿恐怖的傷疤.如同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

不過這樣的巨人.越是兇惡.越是殘疾. 奪愛 .

因為那些傷痕.是他們勇武殺敵的標誌.

秦逸他們三人的突然到來.並沒有引起任何巨人的注意.


他們只是掃了一眼.就各顧各的事情了.放肆大笑.咆哮.怒罵.

「我們都是小人物.在他們不少人眼中.我們的命.一點都不值錢.就和街邊一隻狗差不多.」歃血小聲給秦逸和呂君解釋道.「在巨人國度.只有達到仙人境.才可以獲得地位.炎魂大境界.基本上就是炮灰.別看我是小隊長.在仙人境的巨人面前.哪怕僅僅是入仙第一轉的境界.我也是豬狗不如.想殺就能殺掉的.」

聽到歃血的解釋.秦逸和呂君對視一眼.暗暗點頭.

「看來只要是八等大陸.情況都差不多.只有達到仙人境.才能夠擁有的地位和話語權.」秦逸心中.冷笑連連.「看來達到仙人境.是當務之急.不過一旦我突破了仙人境.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入仙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我現在就帶你們去總管府.艾雄大總管正在追殺你們.所以過一會兒.你們小心說話.不要露出破綻.不然的話.不僅是你們.包括我.都絕對難逃一死.

這裡是大帝天府的樞紐之一.仙人境的巨人很多.」歃血顯得有些緊張.

秦逸點點頭.悄悄運轉風暴之眼.四周一看.

周圍路過的巨人.竟然有不少.都是達到了仙人境的.

不過境界都不算高.基本上都是入仙境界.偶爾才有一兩個達到窺仙境界的.

這些巨人.走起路來.虎虎生威.風雷滾盪.普通人怕是遠遠望上一眼.就心跳加速.腦中充血.暈厥過去.

呂君顯得有些緊張.不過看到秦逸泰然自若的樣子.心情頓時也平復了一些.

「今天的經歷.要是回去學院講出來.恐怕就讓不少人級學生.大開眼界.羨慕死我們.」呂君心中道.

走了一段時間.歃血指著街道盡頭一棟被五彩霞光團團環繞的建築道:「那裡就是大總管府了.」

秦逸運轉風暴之眼.一眼就看到.大總管府周圍.重兵把守.任何人都別想闖進去.

大總管府內.更是層層疊疊.不知道多少位面.連接、貫通.形成一片迷宮.

這些迷宮.能夠把任何一個闖入者.困在裡面.

但是現在.秦逸有了風暴之眼.一下子就將其中運轉的種種神通.都窺視得一清二楚.

「這裡面空間的數量和密集程度.恐怕都能夠和暗夜靈宮相提並論了.」秦逸心中.暗暗驚嘆.「沒想到巨人國度.一個地位不高的總管.都能擁有這麼龐大的府邸.只是不知道.這個艾雄總管.達到了什麼境界.」 「站住.」

不等秦逸等人靠近.兩把超長巨斧.就交叉在一起.阻擋了幾人前進的道路.

全身包裹在重型盔甲.猶如鋼鐵堡壘的巨人守衛.居高臨下.望著秦逸等人.厲聲喝道:「你們是什麼人.」

這幾個兇惡的巨人守衛.讓秦逸想到了.在天聖學院.看管低階學生宿舍的那些岩石巨人.

不過當然了.那些岩石巨人.根本沒法和眼前這些泰坦巨人相比.

「要是有機會.抓一些這種威猛的泰坦巨人回去看門.也挺有威懾力的.」秦逸心中.已經打起了主意.

「我是巡邏三十六隊的隊長歃血.這兩個人.是我要向大總管引薦.加入軍隊的.」歃血同樣大聲道.氣勢絲毫不弱.「你們還不讓開.耽誤了時間.這個責任你們擔當得起嗎.」

很顯然.歃血在艾雄面前.還是有些分量的.不然的話.恐怕以他的實力境界.早就被這些守衛.一斧子給劈開來了.

「原來是來參軍的.不過……嘿嘿.炎皇境界.嘖嘖嘖嘖.」一個守衛.掃了秦逸一眼.語氣里滿是不屑.

秦逸運轉風暴之眼.看到這個譏諷自己的巨人.是炎仙境界第六層.

「既然是歃血你推薦的人.就讓他們進去吧.希望這次不會讓大總管失望.」另一個守衛和歃血認識.稍微檢查了一下后.就放行了.

秦逸和呂君踏入總管府的時候.依舊可以聽到身後那個守衛.譏笑的聲音:「才炎皇境界.哈哈哈哈.炎皇境界在我們巨人國度.豬狗不如.他竟然還敢來參軍.等著被大總管打出來吧.」

進入總管府.一股神仙秘境的味道.迎面而來.

無數亭台樓閣.層層疊疊.不知道有多少.

往往一步踏出. 一又二分之一愛情 .哪怕是一個拐角.都可能是兩個位面的接縫點.

普通人一步跨進來.必然立刻就舉步維艱.

不過歃血對這總管府.已經很是熟悉.領著秦逸和呂君一路向前.一直往最深處進去.

跟在歃血之後.秦逸暗暗運轉風暴之眼.

多次運轉之後.秦逸現在對風暴之眼的使用.也已經比較熟練了.運轉起來.悄無聲息.別人根本沒法察覺.

透過風暴之眼.秦逸可以清楚看到.自己四周、腳下.密密麻麻.全是疊在一起的位面.

而在總管府的最深處.一股雄渾的能量.如同噴發的火山.不斷吐息.起伏一次.就如同宇宙在呼吸.叫人無比震撼.

走到總管府最深處的大殿.歃血站在門前.恭恭敬敬地道:「小隊長歃血.求見大總管大人.」

「進來吧.」一個洪亮的聲音.從深邃的宮殿.轟然而出.震得人耳膜陣陣發疼.

快穿:總裁攻略手冊 .見到這座大殿內部.比從外面看上去.大了無數倍.無數盤龍飛鳳的黃金巨柱.恢弘奢華.叫人嘆為觀止.

大殿之中.一個高大的巨人.甚至比歃血.還要強壯.就算坐著不動.都給人一種.力量無邊的感覺.肩膀彷彿能承載大山.雙眼如深邃大海.隨便一動.腳下都衍生出茫茫青天.

「見過大總管.」歃血急忙低頭行禮.

秦逸和呂君.也做出一副恭敬的樣子.

不過秦逸暗暗運轉風暴之眼.悄悄窺視大總管艾雄.

在風暴之眼的凝視下.艾雄的一切秘密.都被秦逸看在眼裡.而他本人.還是一無所知.絲毫沒有察覺.

「他就是發現我和師兄行蹤的艾雄了.不知道他運用的什麼法寶.不過他的境界.果然不低.竟然達到了窺仙境界第二轉.

我接到的學院任務.竟然是讓我一個炎魂大境界的學生.來斬殺仙人境窺仙境界的泰坦巨人.果然如傳言所說.等於就是送死的任務.

不過這樣也好.殺了他.我必然可以得到常人難以想象的好處.

不過我現在的實力境界.還遠遠不能和他抗衡.正好借著加入巨人軍隊的契機.大量搜集巨人的鮮血.淬鍊諸神之血.提升自己.」

片刻之間.秦逸心念急轉.已經打定了主意.

「大總管.這是我手下的兩個小兵.現在我想將他們推薦給您.加入我們巨人大軍.為即將開始的戰爭出一份力.」歃血道.

剎那之間.秦逸就感覺到.兩束猶如實質的目光.幾乎洞穿自己.射到了自己身上.將自己徹底看穿.

秦逸心頭.微微一凜.急忙將丹田氣海里的吞天大幕.一億八千萬蛟龍.死神鐮刀和風暴之眼.隱藏到最深處.

艾雄掃了秦逸和呂君一眼后.冷冷道:「一個是炎神境界.一個才僅僅是炎皇境界.讓他們當城池裡巡邏的小兵.都很勉強.你覺得他們有資格進入大軍中.為我們大帝天府做出貢獻.」

對艾雄的評價.秦逸在之前早有所料.所以也早讓歃血.想好了措詞.

「大總管.事情是這樣的.這兩個巨人.雖然境界低微.但是他們都有奇遇.進入過上古諸神的遺迹.得到了不少神通傳承.所以他們的實力.比他們的境界.要高上許多.絕對不是普通的巡邏小兵.能夠相提並論的.」歃血道.

「哦.是嗎.」艾雄目光一凝.波動的眼芒.彷彿一下子化作灼熱的銅汁鐵水.要將秦逸和呂君.徹底燒化了.

秦逸和呂君.對視一眼.知道這是該展現自己部分實力的時候了.

一聲輕喝.呂君全身.殺氣騰騰.足以讓群魔俯首.聖者無敵.

道道殺氣.絞成滴血的鐵索.嘎嘎作響.猛烈無比.化身鬼神.幾乎可以媲美蒼天.

「嗯.」艾雄的目光.頓時一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