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呵呵,還是先做弟子好,免得你小子鑽空子,本皇知道你小子現在靈魂變異,半天不理會本皇,突然讓本皇幫你穩定空間隧道,鬼精靈鬼精靈的,還是先做弟子保險!」

步長風喘著氣的笑道:「還是先搞定眼前吧,如果你真的避開眼前的危機,我可以試著考慮一下。」

看著四周逐漸風雲變色般的灰暗光團襲來,怪模怪樣的渦流撞擊著光球「呯,呯,呯」的發著刺耳異響,步空雲忽然嘴角一絲笑意輕輕的的念著「我死了,看你這尊巨龍呆那兒?」


龍神大怒,瞬間幻化成漫天龐大龍影盤踞,一雙碩大睜突的巨大龍眼瞪著步長風,識海內頓時無形威壓咆哮籠罩。

步長風只覺腦海一陣昏漲刺痛,痛苦萬分,慘叫連連道:「就知道欺負弱小,不就是條龍嘛,還不如一條蟲。」

龍皇嗷嗷長嘯,「本皇就算是條蟲,也是條龍蟲,小子有本事來捉走蟲呀。」說罷,巨大虛幻龍影火焰冒騰,龍眼圓睜,激起陣陣怒氣龍息盪起識海滾滾浪潮,攪動得步長風滿地打滾的劇烈疼痛。


元神中一道怒火咆哮:「小子,當我是僕人么?呼來喝去。殺人本皇輕菜一碟,救人嘛?想都別想。幫你抵擋這些空間亂流已經是本皇格外開恩了,還想得尺進寸?小心本皇滅了這個嬌滴滴女人,讓她變成空氣無形。」

步長風大聲叫道,「儘管去試試,你連我都救了,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不過就我一個人會很寂寞的,要是多那麼一個人陪著,你不覺得我的命也會長點么?要是我一不小心鬱悶死了,龍皇大人怕會很難過很傷心的吧?」

元神中激烈咆哮滾滾,「小子,你敢用你的命來要挾本皇?本皇不就占著你幾分私家地了嘛,好歹本皇也捨去了一半的真龍血脈救你,不能做這麼卑鄙齷蹉的行徑。」

諸天卡盒系統 :「我又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怕什麼?難道有人會馬上指著我的脊樑罵我?那我馬上就不讓你去了。」

元神一陣靜堂無聲,半響,龍皇道:「臭小子,真厲害,實話告訴你吧,本皇只是一道虛影,殘念早已經被歲月消磨的差不多了,你以為本皇出手一次不消耗龍魂元力么?」莫名怒火的一陣咆哮。

步長風疼痛劇烈,直感腦袋快爆炸一般,翻滾中,一頭撞在黑漆馬車怪異金屬軲轆上,一道血口中鮮血流淌,迷糊眼睛。

步長風伸手一抹之下,憤怒的叫道:「死龍皇,再不住手,我就撞死給你看。」

話落,頓時腦海劇烈疼痛消失,傳出龍皇聲音道:「小子,這就是和本皇作對的下場。」


「砰」的一聲響,步長風額頭用力的撞上馬車軲轆,頓時一大股鮮血冒出,染紅滿臉,龍皇驚懼的大叫:「小子,你這是幹什麼?」

步長風雙眼血流模糊,呵呵大笑道:「這是惹惱本人的下場。」

龍皇急急道:「小子,這是何意?」

步長風道:「魚死網破,同歸於盡唄。」

「小子,到底想怎樣?」

步長風道:「老龍皇不想死就別在我腦海折騰,好好獃著,我可不想帶條莫明其妙的龍形怪物在腦里,還被瞎折騰指揮,住在我腦海沒收你房錢就不錯了,以後得聽我指揮,要不然,我就讓你沒地方呆。」

沉寂片刻,龍皇道:「好吧,本皇和你兩則相連,倆敗無益,本皇雖然躲在你腦海,但本皇也不讓你吃虧。只要答應做本皇弟子,在依本皇三個條件,小子如果答應,本皇不但馬上驅散這片空間亂流而且還為這個女娃娃去除魔毒,你看咋樣?」

步長風道:「說來聽聽?」

龍皇道:「第一條,本皇無償借用小子你的識海,並且沒本皇同意,要保守秘密,不得泄露本皇蹤跡於世。」

「繼續說後面的,說完了,我考慮考慮。」

「第二條,小子既然答應做本皇弟子,就要繼承本皇衣缽,幫助本皇恢復龍神復活,讓本皇龍形現世。」

「第三條,小子必須努力幫助本皇回到荒道空間,回到本皇位面去看看。本皇無數的妃子可還下落不明呀。」

步長風道:「一二條都行,只是這第三條大有問題,你個老色龍,你的女人怕是早就死光了,讓我何處去尋找?再說我現在平庸凡人一個,還沒你哪么大的本事,可以隨意穿梭空間,還是先忘了吧,沒事去洗洗睡覺多好?」

龍皇陣陣龍吟咆哮,道:「你答應就行,你咋知道本皇的妃子就沒存世的?別的事本皇自然有後續處理,在本皇指點下,小子依你的極品天資崛起,指日可待!」

步長風搖了搖頭,道:「我看你都快成瘋龍皇了,這得何年何月去了?哎,看你和我一樣可憐,答應你吧,懶得和你爭了。」一把拉過半扇篷布擦拭著滿臉的血跡,呲牙著嘴道:「老龍皇,事情我答應了,我還流著血呢,好痛的,怕是見不到明天的光明了。」

龍皇呵呵一笑,道:「果然是個難纏的極品。」虛幻龍抓輕點虛空,一串光亮符文閃動透亮步長風額頭,只見步長風額間一片紅光跳躍閃動,一串繁奧符文掠過消失,碰撞傷口緩緩結痂脫落,血影消失,一張俊朗臉孔完好如初露出。


步長風摸摸額頭,道:「看不出還是醫療高手,就帶著你這條老龍吧,以後就是本人私有御醫」。

識海陣陣龍嘯響起,陣陣怒意翻騰,步長風急忙道:「開個玩笑而已,用不著搞這麼緊張氣氛吧?」

龍皇道;「小子,別激怒本皇的耐性。」

「好好。」步長風連聲叫著。

「無知的小子,本皇不出手而已,一出手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一般的存在!」

「聽你吹,牛又不是吹大的。」

「小子,別不信,要不然誰有本事能將你弄入這空間隧道之中?這是一般功法能做到的么?你那低等世界當然接觸不到這等玄妙功法,還有更逆天的大能強者你小子還沒見識到呢,以後等你強大一點,自然能見到一些大能高手,不過,現在最要緊的便是拜本皇為師,只要跟著本皇,指點你一下,將來未必不是超級強者一樣的存在。」

步長風元神一凜,從元神識海中望著盤踞攀趴的虛影紅龍道:「難道你說的是真的?」揣揣的低頭道:「我這是流落異鄉了么?難道這個世界真的存在功法真氣?真的如小說里的世界?漫天神怪飛翔,變化多端?」

「本皇遊歷三界,見識閱歷自然不提,小子你的靈魂的確是從低等世界穿越到了這個世界,而這是個武功縱橫,修真傳功的世界,你能機巧的進入這個世界實屬不易,居然能融魂成功更是這個世界的驕驕極品,一切基礎條件居然能天作之和的水到渠成,只要潛心修學,不夭折隕亡,必定奇葩閃亮,駭名敬仰,將來成就或許高過本皇也不一定。」

「眼下,本皇封印小子你體內的強大力量,從此還得靠自己努力,從頭再來,才能茁壯成長,未來修真強大的路還長著呢,誰叫你一不小心就來這個世界呢?難道你還能再次回去么?」

步長風緩緩的低下頭,第一次認真的聽進去了眼看這個怪模怪樣的巨大龍皇虛影說的話。心中沉思著:的確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世界,自己混雜的記憶中出現的黑山植物和自己親眼看到的強大功法,也是自己以前世界從未見到的,何況別的地方到底是什麼樣子,有什麼樣的人?還會不會有更多的危機出現?而這些都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世界所出現的,既然自己真的莫名到了另一個世界,又佔據了一名少年的軀體,像復活了一般,好像上天給自己開了個巨大玩笑,又或上天是給自己一次做人的機會,而自己何不珍惜這次機會,不管以前的任何事情,就當自己剛剛誕生的新生,再好好的活一回。

步長風緩緩抬起頭道:「無論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自己一樣信心百倍,逆流至上!」 (提示:從本章以後要注意主人公步長風名字將變為林風!各位大大注意了!)

巨大虛影紅龍抬起高高的巨大腦袋,一對高聳尖刺的龍角搖晃,「小子,你的靈魂是本皇見到最妖孽的一個,本皇為你高興,看來本皇的復世非你莫屬,本皇做出的決定真的賭對了。」

「啊?原來你是過賭呀?」步長風驚愣著眼睛驚叫道。

龍皇鬍鬚一擺,道:「好小子,本皇傲視無數位面,自成一方霸主,賭什麼賭?忒小看本皇了?」

「切,還一方霸主!要是真那麼牛就不用找我這麼個廢材徒弟了。說得你那什麼位面好牛似得!」

龍皇雙目光華閃動,一對巨大龍眼泛動起一大片火焰,氣嘯嘯對著步長風道:「無知小子,在你們人類所熟知的世界外,其實存在著很多交錯的位面空間,這些空間的存在已經不能用你們的時間或別的量器來計算,連你們人類的世界也都只是其中一個位面空間破碎掉的亂流中的一塊,因為真正的位面空間都比較穩定複雜,難以擊破穿越,只有亂流中的破碎空間在會空間漩渦肆意,哦,就是你們人類所說的黑洞。」

「按你們人類的意思,這些空間不停演化變化,有強有弱,強的吞噬弱的,弱的破碎后,形成空間亂流,而你們的世界就是這樣形成的。」

「不同的位面空間,道道不同,據本皇所知道的分成大道空間三千道,悟道空間三千道,魔道空間三千道,荒道空間三千道,無芒空間三千道。」

「按你們人類的理解就是大道空間就是有高等智慧人的空間,悟道空間就是非生命類靈智旁門自通空間,魔道空間不用說也能理解,比較簡單,就是魔道!荒道空間就是獸類靈智空間,本皇就是其中一個位面的統治者。無茫空間就是修真練法鴻蒙掌控大能的空間,你現在所處的空間世界就是無茫空間其中的一個位面,而這個世界卻又正好是無茫空間無數的位面中心點,支撐著整個無茫空間的運轉。」

「在所有的這些空間之下還運行著許許多多無數可計的空間,而這些空間都被無茫空間支配。」

「在每一道空間中都有支撐空間運轉的超級無上飄渺強者掌控,只有掌控才能支撐起空間的運轉和鞏固,只有掌控消失或永遠的隕落,那個位面的空間才會崩塌破碎,攪入亂流。」

「本皇的統治的位面也怕也因本皇的隕落早已經崩塌破碎掉了。」

說道此處,龍皇不禁神情黯然,眼神低落,道:「你一定想知道本皇為什麼不好好獃在自己的位面,保護好自己的地盤,享受呼風喚雨的逍遙自在生活。」

步長風點點頭,望著龍皇道:「難道當年有別的強者侵入師尊的世界?」

龍皇搖搖頭,嘆息一聲道:「你也知道本皇來自獸類靈智空間,而獸類最大的弊端便是貪婪無度,佔有**極濃。」

眼神雄壯,霸氣豪語道:「本皇身為龍族霸者,萬獸之王,天生雄偉萬丈,跪伏收繳美色無計其數,任何極品美色任君採納,痛快酣暢,憑藉龍族無上雙修**,使得本皇傲視群雄,一般二三個掌控鴻蒙都不是本皇敵手。」

語氣一輕,緩緩道:「只因本皇在世又喜歡遊歷穿梭各界,對各界雌性極度溺愛,興趣極濃,喜歡研究探尋,識得極品全數收納而回,一次無意間進入一個異次位面,發現掌控那個空間世界的居然是一位絕妙無比尤物,本皇一時心生愛慕,興起收納之心,料憑本皇天生龍族雄偉之氣輕易吸引示意。必可燃情動心,不料,此女冷艷絕情不說,還和本皇大打出手,卻又不是本皇對手,本皇一氣之下將那方空間位面掌控擄走,不小心造成空間位面坍塌,引起周圍鄰近無數空間連續牽連坍塌,破壞了法則運轉,以致被無茫空間中維繫世界的掌控發現,組織起無數大能一路追殺,害得本皇絕妙無比尤物未得到,狼狽逃竄四處躲藏,一路遍體鱗傷的最後躲到這個世界,被法則之力損傷後患折磨下龍神破滅,龍形黯然隕落,只留下最後一滴龍族真血隱藏下來,躲過了無數超級掌控鴻蒙的追殺,靜靜的等待著復活的時機,說來真是美色禍水呀,獸性難改哦。」

霸道總裁寵上天 ,對著步長風道:「你小子繼承了本皇一半的真龍血統,雄奇偉岸,最是女子剋星,自然而然吸引女性春心,怕是以後也情關難過,紅顏無數哦,也不知道要與多少女子糾纏不清,本皇慘景可示,小子可要謹記,雖然美色多多益善,但也要注意千萬不要去招惹你惹不起的女子,免得步落本皇下場,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步長風呵呵笑道:「那是你們龍族獸性使然,天生見不得絕色女人,與我何關?何況我是人類,本質區別就不同。」

龍皇鬍鬚直飄,道:「好小子,才做了本皇弟子,就排解其本皇的不是了?」

步長風連忙道:「等等,可是老頭兒你強烈要求本人做你弟子的呀,本人勉為其難的答應了,是給足了你面子,本人可沒說什麼都聽你的噢。」

龍皇鬍鬚直飄道:「臭人類,本皇就知道人類這種東西靠不住,枉本皇一番好意提點教導!」

「呵呵」一陣偷笑,步長風望著識海之中的龍皇虛影,道:「誰叫師尊讓我開頭吃了苦頭?故意氣氣你,不知道人類其實也是一種古靈精怪,思想複雜的動物么?不過,還是謝謝你,其實你也是條好龍,我一定會讓你復活現世的。」

「好!好!好!」龍皇驚詫的望著步長風道:「小子雖然難纏,但能有如此雄心,本皇必定能如願以償!」

只見龍皇話落,盤旋起漫天兩道火紅焰霞,一道虛幻龍影騰挪躍空,一道閃亮炯炯神光,漫透籠罩住絕色女子。

元神識海中一聲龍吟咆哮,大喝:「小子,看本皇掃平這些空間亂流!」

「咔哧」一聲巨大爆鳴聲響砌天鋪地,巨大火紅虛幻龍影爆炸,紛飛起無數繁複龍紋閃亮.呼的聲聲急速風雷劈爆,漫天閃光聚攏,只見一條火紅龍影全身極速縮小光化,化作一道光電極速的妖陽一般的光點。

「轟隆」巨響震動,只見磅礴壓力一生,空中呼呼火紅雷電交錯,發著啪啪巨響,震耳欲聾,無數道火紅落雷光球瞬間拖起滾滾電鰻火浪,力道萬鈞的向著四周砸落,全數砸進黑壓壓的灰暗渦流里,砰砰破破火光電弧亂串爆炸,嘰嘰吱吱風嘯凄鳴,潑空一陣氣霧瀰漫,滋滋蒸騰,混黑灰暗渦流四分五裂激蕩空中。

空中巨大虛幻龍影一閃,急速幻化成一顆紅星,化著一道紅光落入步長風腦海。

步長風大張著嘴,眼睛滴溜溜的轉著快速望著四周升騰起一片烏煙黑霧,電石火光翻冒間,黑壓壓一片亂流光團瞬間飛灰湮滅,混合在灰暗的空間,四竄飄蕩,心下不由真心佩服,這個莫名其妙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巨大怪獸虛影--龍皇,真的是這個世界神話一般的怪物,怪不得對自己牛氣的很,連黑洞都隨意穿梭,也許真的和自己世界的龍一樣,神威蓋世,出神如化,飛騰九霄。

「小子,怎麼樣?」龍神喘著粗氣神氣活現的道:「佩服本皇了吧?是不是沒錯拜師傅了呀?」

步長風咋咋嘴,眼神望著馬車中昏迷的絕色女子,努了努嘴,道:「事情辦完了再說!」

元神中一道怒火咆哮:「氣死本皇了,小子乖乖看好了!」

步長風點點頭道:「好!救人要緊,來吧。」

龍皇巨大龍爪交錯揮動,怪異法訣自動飄忽識海之中,閃起一個龐大虛幻光陣浮現而出,一陣急急炫動,一道光團劇烈抖動照亮絕色女子的身軀,無數神奇星火般紅光亮點飄漫在包裹住絕色女子的光團中,繞著一個綺麗光陸的光陣緩緩的轉動,一絲絲黝黑蠕動的黑線隨著光陣的盤旋飛快的被抽離出絕色女子的軀體。攪動起步長風身旁凜凜威壓波濤連連,法則之氣膨脹狂暴。

「小子,咋樣?本皇出手還有差錯么?」

步長風驚奇的望著眼前的流離綺麗光團,木木的點著頭贊道:「果然神奇!」

突然,一陣巨大的顛簸晃動襲來,步長風猛的一下撲向包裹住絕色女子的光團,「嘭」的一聲,腦袋撞在破爛的馬車門框上,立時一陣暈痛。

「又怎麼啦?龍皇大人,不是挺能吹牛的嘛,還沒掃平亂流?」

步長風掙扎著抬起頭向外一望,「額!」。

一片更為巨大黑涌翻滾的渦流橫過天際一般的阻擋在面前。

「小子,這次怕是慘了,空間坍塌渦流!」 大國空天

「很麻煩?」

「很麻煩!」

龍皇道:「憑本皇現在的這點真龍殘存龍神之力是闖不過去的。」

「那怎麼辦?」

「本皇保存下來的殘念龍神早已經被歲月消磨的差不多了,再加為你小子熔魂洗伐,已經消耗的七七八八了,真的是無力闖過這道空間坍塌亂流了,唯一辦法就是為你施展「龍神附體」**,不過這種需要實體的**,本皇動用不了,只能寄望在小子身上了」

龍皇虛眯了一下巨大的龍眼,沉靜的道:「拼著本皇再次沉睡潛隱萬年,用最後一點殘念龍神之力操控著你的身軀,就算燃燒盡本皇元神力量,本皇也要將你們強制驅逐出這片空間隧道!」

步長風電臉色一變,道:「師傅!」

一大片噬人心神的暴亂法則暗涌襲來,光球一陣嗡嗡顫鳴,「喯」的一聲破裂奔潰。

龍皇巨大龍爪交錯揮動,怪異法訣自動飄忽識海之中,閃起一個龐大虛幻光陣浮現而出,一陣急急炫動,虛幻火紅的巨大龍皇深深的望了一眼步長風,呼的一下沒入光陣,「滋滋」轟鳴一道極晝光團劇烈抖動照亮步長風元神識海,一點火紅龍血光亮激然暴漲,巨大的純順力量包裹進步長風身體,充斥脹滿步長風全身血脈筋絡元神識海。

黝黑巨大橫空空間坍塌渦流浩浩爆鳴法則亂流之氣膨脹狂暴的淹沒墜空馬車的瞬間。

只見步長風滿臉一陣痙攣,全身一層火紅泛出皮膚,無數尖利鱗甲覆體,四肢快速粗壯膨脹,累累肌肉突突橫絞,昂天一陣嗷嗷長嘯龍吟,一對血紅虛幻的龍翅展翼而出,兜起懸空激蕩的馬車,跨起一雙碩大腳步,刺溜一下縱進黑氣瀰漫狂暴的空間。

——「龍皇大人!……」 淅瀝淅瀝…..

灰濛濛的天上始終下著綿綿細密的秋雨。

一支蜿蜒疲憊的隊伍靜悄悄的在一片白霧迷茫的沼澤草地間艱難地行進著……..

摩刀青蘭緊抓著斗蓬的沿角,眯糊著一雙秋水純亮的眼睛,騎在顛簸搖擺的角馬上。

細密的雨水打濕了臉龐,打濕了雙眸,粉嫩稚氣的嬌臉凍得紅突突的,顯得幾分稚童的可愛,黑亮的雙睫不停的眨動著,得努力的才能看見前面領頭探路的父親蕭不離。

這場秋雨來得真不是時候,從離開到現在已經半個月了,一直就這麼淅瀝瀝的下著,雨越久,道周的霧越多,路也更難走,危險也更容易發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