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為這位大佬的可怕血脈,才導致了張於歌如此妖孽的天賦!

「老大,我感覺你也變強了!」

捏了捏林天恆看上去不是很強壯,但是卻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肌肉,張於歌由衷的為林天恆感到高興。

只是可憐了咖啡店的老闆。

他眼瞅著兩個大老爺們,在自己面前互摸個不停。胃裡那翻騰的滋味,實在是無法言語……

「啊啊啊!還真是我們恆哥回來了!」

一大群學生,突然紛涌而至。

看到真的是林天恆后,大家激動不已。

一個跟林天恆比較熟絡的男生,拱手佩服的感慨道:

「論裝逼,還得數我恆哥強到無敵!」

與他婚路相逢 林天恆瞅了眼著天上,九艘將學校包圍住的飛艇,以及上面懸挂著的巨大橫幅:思鑰,你家老公喊你出來喝咖啡了。

「我覺得,還行吧……」

說完,林天恆掃視了下人群,卻沒有看到程思玥的身影,不由問同學們:

「我老婆人呢?」 姜雲卿看著兩人說道:

「殺了我?還是惱羞成怒調轉槍頭,帶著南疆歸順旁人然後來對付我和璟墨?」

「可是說實在的,南疆看似強大,可實則內里什麼情況明眼人都瞧得出來,如果是哪國的皇子,或是哪家私人勢力,得了你們這般助力的確是會喜出望外,珍之重之,可如果是投靠他國,想要為國征戰南疆卻只是個雞肋而已。」

「食之無用,棄之可惜。」

姜雲卿聲音平淡道:

「南疆的這點兵力,還有你們的巫蠱之術,只適合陰暗之處施展,做些刺殺打探消息的事情還有點用處,可國與國對戰之時你們卻只能成了炮灰。」

「沒有誰會這麼傻,明知道南疆與大燕交惡,還冒著得罪大燕的風險接納你們。」

「而殷族長之所以相信大燕,也不過是因為璟墨和你之間的祖孫情分,還有他重情重義恩怨分明的性情罷了,可是除了璟墨之外,殷族長敢相信其他人會真心真意的接納南疆,甚至在利用完你們之後,還能一如既往善待你們一族嗎?」

「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的事情,想必不用我跟你多說。」

「殷族長今天避開璟墨單獨來找我,不也就是因為你根本沒有信心能夠找到比璟墨更適合庇護你們南疆的人嗎?」

殷萬生聽著姜雲卿的話,臉上神色如同開了染坊,再也穩不住之前平靜。

他沒想到姜雲卿的心思居然會這麼敏銳,更沒想到她會一眼就看穿了他所有的憂慮。

這麼被人毫不留情的撕破了所有偽裝,哪怕如殷萬生沉穩了大半輩子,也是忍不住勃然變色。

殷萬生緊抿著嘴唇,沉聲道:「你既然知曉這些,又何必咄咄逼人,我只是想要護住南疆而已,一個妃位也不會影響你的地位。」

姜雲卿揚唇:「妃位是不會影響我的地位,可是卻會影響我的心情。」

「更何況南疆註定要依附,就算沒有聯姻,殷族長除了璟墨也沒有更好的選擇,我何必要委屈自己讓出我自己的男人給別的女人覬覦?」

姜雲卿說完之後,看了伏猛一眼。

「更何況是一個想要了我命的惡毒之人。」

「伏大哥!」

伏猛聞言一把抓著殷瑤依的右手,匕首就直接劃了過去。

殷瑤依尖叫出聲,「阿爺!!!」

「住手!!」

殷萬生怒聲道:「姜雲卿,你不想要君璟墨的命了嗎?」

「伏大哥!」

姜雲卿臉色微變,叫住了已經見了血的伏猛,讓他將手中動作停了下來,這才扭頭對著殷萬生說道:「什麼意思,你們對璟墨做了什麼?」

殷萬生咬牙道:「你先讓你的人放開依兒。」

姜雲卿微眯著眼片刻,朝著伏猛揮了揮手,伏猛這才放開了殷瑤依,而殷瑤依如同受驚的兔子似得快步跑到了殷萬生身後,右手手腕上血流如注。

「阿爺……」殷瑤依簌簌發抖,臉色慘白。

剛才她險些就沒了命!

殷萬生見她模樣,心中嘆口氣,低聲道:「別動,我先替你止血。」 ?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林天恆真不是為了裝比。

他之所以這麼做,完全只是為了,給程思玥送上一份小驚喜罷了。

但要是程思玥不再學校裡面,那林天恆可就白折騰一場了。

而且林天恆還有要緊事去辦。

所以也不能在這裡停留太長時間。

「不對啊!」

林天恆突然想到,今天全班同學都來上課了。

而程思玥這麼愛學習,她怎麼可能會獨自一人曠課!

難道是程思玥出事情了?

當林天恆凌厲的目光掃向同學們之後,大家頓時心虛的開始左顧右盼,不敢直視林天恆的雙眸。

「大家同學一場,我希望你們能夠對我真誠一點。」

林天恆一字一句的說道:

「所以,現在誰能告訴我,思鑰她到底在哪裡?」

如果大家都不知道思鑰的下落,那他們直接說出來就是。

可這麼多同學,卻沒有一個人,敢直視林天恆的眼睛。

所以這裡面卻對有問題!

有個跟程思玥關係比較好的女生,賠笑著說道:

「哎呀,恆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班長她只是……」

「我只是大姨媽來了,弄髒了褲子,所以下課就立刻去換了下衣服而已。」

匆匆趕來的程思玥,也不顧周圍這麼多人看著,直接湧入了林天恆懷中。

總裁老公,晚上好! 程思玥咬著嘴唇,沖林天恆耳朵輕哼道:

「這麼多人,你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嗎?嗚~」

都還沒等程思玥把話說完,林天恆的熱吻就已經到來了。

「哇哦~」

周圍的學生們頓時曖昧的嚎叫了起來。

可是林天恆弄得那九艘飛艇,實在聲勢太過浩大了。

除了林天恆他們本班的學生之外,還有其他班級,其他年級的學生,正在不斷圍過來。

這可把咖啡店的老闆高興了壞了,不停的吆喝道:

「都快來試一試,我家新出的網紅咖啡『月老一號』。這對小年輕,就是喝了我家的咖啡,瞬間就看對了眼!」

有個高個子男生,翻著白眼,鄙夷的說道:

「一杯咖啡吹得這麼神,我才不信呢。」

雖然高個子男生嘴上說著不要,但手卻很誠實的掏出了一張百元大鈔,遞給了咖啡店的老闆……

就在這個時候,剛把咖啡喝完的張於歌,也掏出兩百塊錢,準備續杯。

兩人的手,就這麼碰上了……

當高個子男生看向張於歌的時候,咖啡店內,還唱起了《光年之外》這首歌的高潮部分:

緣分讓我們相遇亂世以外

命運卻要我們危難中相愛

也許未來遙遠在光年之外……

「造孽啊!」

高個子男生捂臉哭泣著跑開了,連一百塊錢都沒興趣要回……

張於歌扣著鼻子,覺得這哥們絕對是腦袋有病。

不過多了一百塊錢,他剛好可以再續半杯……

咖啡店這邊巨大的動靜,迎來了學校方面的注意。

「一個個的不回家吃飯,都在這裡圍著看什麼呢?!」

「呦呵,你小子還敢瞪我!哪個班的?班主任叫什麼?家長電話多少?」

一聽這個高傲且火爆的聲音,大部分的學生瞬間就嚇跑了。

畢竟這可是學校里,脾氣最火爆的女教導主任,認送外號「周老虎」!

小部分留下來的學生,也只敢躲開遠遠的看著。

一個滿臉青春痘的男生,被周老虎給拉開之後,雖然很害怕,但還是非常嫉妒的說道:

「周老師,我買杯奶茶你都管的這麼嚴。那裡面他們在親嘴,你怎麼不管一管呀?」

親嘴!!!

這個詞停在雷老虎耳中,簡直就等於「自殺」。

現在的學生,怎麼墮落到如此程度了!

小小年輕,就不想活了!

看到雷老虎怒氣沖沖的往咖啡店裡走去,滿臉麻子的男生頓時興奮的跟了上去。

哼!

誰叫你林天恆不僅長得帥,而且學習還好。

最讓人羨慕嫉妒恨的是,居然還有個這麼漂亮溫柔的女朋友!

這簡直就是所有男生的全民公敵呀!

所以,如果能看到雷老虎,來一出棒打鴛鴦。

滿臉麻子的男生,覺得自己今天晚上一定能睡個香甜的美夢。

「成何體統!你們兩個快點給我把嘴分開!」

被人這麼一打擾,林天恆便瞬間有惱怒。

當他看向雷老虎之後,雷老虎頓時傻眼了。

滿臉麻子的男生指著林天恆和程思玥,得意的喊道:

「老師,就是這對狗男女,大庭觀眾之下,居然接吻!」

「你能不能有點公德心!」

絕品護花使 「就是,你們兩個能不能有點公德心,周圍初中和小學的學生,可也偶爾過來買奶茶。要是帶壞了祖國的花朵,你們的罪過可就大了!」

雷老虎指著滿臉麻子的男生,厲喝道:

「我說的是你!人家小情侶接個吻礙你什麼事情了? 豪門暗欲:冷梟的掌上明珠 你用得著這麼猥瑣的站在角落偷看,還跟老師打小報告!這種行徑,實在太卑劣了!」

滿臉麻子的男生,頓時獃滯了。

自己難道不是「功臣」嗎?

怎麼雷老虎不去罵林天恆和程思玥,反倒指責起了他這個功臣?

還沒等滿臉麻子的男生反應過來,雷老虎已經拽著他的耳朵,準備帶他去辦公室寫檢討。

臨走之前,雷老虎還向林天恆尷尬的道歉道:

「不好意思林同學,我剛才不知道是你……」

校長大人最喜愛的學生,而且還是整個學校創校以來,成績最逆天的學生。

雷老虎非常清楚。

要是讓校長和學校高層,在她和林天恆之間進行選擇,二者只能留一個。

校長和學校高層,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林天恆。

沒辦法。

成績好,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太解氣了!這個更年期發作的老女人,不知道收了我們班多少個手機。看她吃癟,我今天中午高興的,能多加吃一碗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