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時,天空中幾道青芒閃過,一羣妖族的身影出現在了百里酒店門口。 (下一章預計會在九點半左右……)夜晚,開始飄起了濛濛細雨,將這燥熱的猶如火焰一般的空氣,給澆滅了去。

宰相府涼亭之中,夢天背靠欄杆,坐在長椅之上,靜靜的品味著杯中美酒,無比愜意。

在少年的對面,一名少女正在那裡打著哈欠,可愛的打著瞌睡的樣子,都是為著涼亭平添了一抹生氣。

在水中,小斯的身體已是化為了劍齒鯨,雖說現在比起以前百丈龐大的身軀來,已是縮小了數百倍。

此刻的小斯本體,體形就猶如正常成年人一般大,所以在這一池碧潭中,也是游得極為歡快。

雖說如今化為了人形,但是小斯還是比較喜歡呆在水中的。畢竟小斯不管再怎麼像人,其本體也是魚類啊。

要想適應陸地生活,估計沒個一兩年的過渡期,是不行了。

「哈……有點困了呢……」

夢天打了個哈欠,然後放下酒杯,便是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嗯……」

熟睡中的夢心晴嚶嚀一聲,便是翻了個身,直接面向了夢天。

夢天看著小丫頭可愛的樣子,不由得走到其身邊,伸手在其俏鼻上捏了下。

「嗯……」

少女晃了晃腦袋,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竟是還沒有醒來。

夢天搖了搖頭,直接便是將少女抱了起來。濃郁的空間之力在夢天的頭頂凝聚,直接便是將落下來的雨幕遮擋了去。

抱著夢心晴回到了房間,夢天便是將其放到了床上,為她輕輕捏好被子后,便是轉身出去了。

而熟睡中的少女摸了摸被夢天捏過的鼻子,然後緩緩睜開了雙眼。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少女又是熟睡了過去。

……

第二天,雖說細雨還在蒙蒙的下著,但是在外邊的校園內,一道身影已是開始了早練。

天地拳法和太極拳法相結合,夢天便是發現,這兩者竟然能夠互補不足,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而在夢天這般練習下,小院內瞬間颳起了呼呼的風聲,吹的雨幕都是無法靠近小院。

而小院內,也是在夢天的這般修鍊下,逐漸變得乾燥了起來,到的最後,乾燥的地面,竟是看不出一滴水漬。

「呼……」

一套拳法打完之後,夢天的身體之上,已是布滿了汗水。

雖說如今的夢天實力已經臻至至尊初期,但是在不動用任何能量的情況下,只是單純的使用肉體力量,天地拳法和太極拳法這兩套拳法結合下來,也是讓得夢天有些吃不消。

「夢天哥哥,給……」

就在夢天停下來之時,一條潔白的白巾,便是遞了上來。

此刻,夢心晴已是醒了過來。當她看到夢天在外修鍊之時,便是走了出來。在夢天停下時,小丫頭便是連忙跑了過去,這才遞上了白巾。

夢天微笑著接過白巾擦了一下裸露在外的上身和額頭之上的汗水,一條潔白的絲巾,已經變成了灰色。

夢天尷尬的將被汗水渲染成灰巾的白巾低了回去,然後乾咳了一聲。畢竟,把面前小丫頭的東西弄髒了,夢天心裡也是有些過意不去的。

然而小丫頭卻是嬉笑著接過白巾,跑到了一旁的水池邊輕輕的將白巾洗凈,然後揣入了懷中。

而這時,夢甜也是早已再次套上了長袍,微笑著看著夢心晴,「嘻嘻……夢天哥哥,我么去吃飯吧。」

夢心晴蹦蹦跳跳的來到了夢天的身邊,然後嘻嘻一笑,便是挽住了夢天的胳膊。

「嗯,走吧。」

說完,夢心晴便是挽著夢天的胳膊來到了客廳之中,加入了早餐的行列。

……

再回到皇宮,不知是不是西莫早就吩咐過了,還是他一早得到了消息。

當夢天帶著小斯和夢心晴來到了皇宮之時,已是有著一隊侍衛迎了出來。

「是夢天大人么?」

領頭之人對著夢天恭敬地一彎腰,然後便是問道。

「嗯……」夢天點了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對於夢天的回答,那名頭領便是立刻流露出了更為恭敬地神色。


「夢天大人,我家帝皇早已恭候多時,還請跟我前往御書閣。」

夢天點了點頭,然後便是跟在那人身後,走進了皇宮。

一進皇宮,夢天便是見到了一輛由八匹馬拉的馬車停留在門內,顯然是來接他們的。


一看這馬車的豪華便可知道,西莫和歐陽凌風在昨日,必定是討論了有關於夢天的條件。

「夢天大人,請上車。」

那名頭領恭敬地搬過來一張凳子,然後彎腰伸手做了個牽引狀。

夢天拉著夢心晴的小手便是爬上了車,而小斯也是緊隨其後的跟了上去。當三人全部進入到馬車內的時候,那名頭領也是坐上馬車,握起馬鞭,便是狠狠一抽。

皇宮深處,御書閣之內。

此刻,歐陽凌風和西莫早已坐在了那裡,靜靜的品著茶,等著夢天的到來。

夢天推門而入,然後帶著小斯和夢心晴便是直接拉過三把作為,然後做了上去。

「呵呵……怎樣,想好了么?」夢天微微一笑,然後便是問道。

西摩和歐陽凌風互相對視了一樣,然後便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不過,我們有一個要求。」

歐陽凌風緩緩起身,然後看著夢天,深吸了一口氣,便是緩緩的開口道。

「哦?要求?什麼要求?」

夢天眉頭一挑,不過並未感到什麼意外之色,因為這也在他的預料之內。

「我們可以為夢家證明清白和道歉,但是,你也必須加入我們皇室。」

「小斯,去將惡魔之眸成員全部叫過來,準備開戰!」

夢天聽他們這麼一說,微微一笑,然後直接轉身,對著小斯說道。

「額……」

不止是歐陽凌風和西莫,就連小斯和夢心晴也是愣住了。

夢天這也太果斷了吧?

人家不過是要提點要求,他就不幹了。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這羣妖族看似修爲甚高,後面的幾位霸氣外漏,不怒自威,爲首的一位更是了得,竟然隱隱約約有了返璞歸真的跡象,這可絕不是一般人可以達到的境界。

爲首那人是冰山雪豹一族的,模樣看起來頗爲和善,他此刻正笑眯眯看着打盹兒的老榔頭,這自然正是玄明子一行人無疑。

老榔頭本來就是在閉目養神,並未沉睡過去,此刻心裏一激靈,徹底地清醒過來。他忙不迭地從躺椅上爬了下來,扯着大嗓門衝屋內大聲地喊道:“小錘子,快點兒出來接客。”

他這一聲吆喝倒好,甚是中氣十足,可是玄明子與玄星子渾身的雞皮疙瘩抖露了一地,這吆喝聲也實在太彪悍了,怎麼聽都像是世俗界青樓裏的那些老鴇的臺詞,就差沒喊什麼“姑娘們”了。

“來了!”只聽屋內傳出一個清脆的聲音,一個賊眉鼠眼的小個子屁顛兒屁顛兒的跑出門來,殷勤地招呼着玄明子幾人進屋。

這個被老榔頭掌櫃稱之爲小錘子的小個子,乃是他前些年收養的一個孤兒,他當年在“百里坡”開設這家酒樓時,就他一個人在獨自運作,既當老闆,又當夥計,那時候客人也沒有這麼多,所以老榔頭倒也忙活的過來。

後來偶然的一次,老榔頭在外出採購給養時,碰到有一羣低階妖族在欺負一個小個子,出手甚是殘忍。那個小個子抱着頭,拼命地抵擋着來自衆人的欺凌。

老榔頭雖是大地蒼狼一族的,可其卻擁有一顆他人所不具備的善心,這也就是爲什麼老榔頭在大地蒼狼一族這麼受排斥,善心這種東西,可不是弱肉強食的大地蒼狼一族所應該擁有的,故而老榔頭身在其中看起來甚是另類。

老榔頭見那個小個子可憐,又對那羣修爲低下的低階妖族以衆凌寡甚是看不過,於是便跳將出來,仗着自己大地蒼狼的身份,以及比他們高出不少的鍛體期修爲,對那些人耀武揚威的恐嚇了一番,那羣妖族見狀,如鳥獸受驚般四散逃走。只剩下那個小個子蜷縮着身子躲在低下瑟瑟發抖。

老榔頭將小個子救下,細打聽之後才知道,這個小個子根本就無家可歸,甚至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老榔頭心中暗想,即使這次將他救下,恐怕憑藉他的修爲,以後也難在這裏繼續生存下去,還是得終日受人欺負,自己索性好人做到底,將其收爲義子,反正老榔頭也沒有兒子,而且日益興旺的店裏現在也缺一個夥計。

老榔頭特意地爲小個子取了一個名字,叫“小錘子”,和自己的綽號倒是挺般配的。

小錘子自從來到這酒樓以後,先前的那些人見到他之後便遠遠地躲開,再也不敢**於他,他們都知道,這個一向弱勢的小個子如今已經非比尋常了。他的身後可是有着大地蒼狼一族撐腰,那可是一羣吃人不吐骨頭的凶神惡煞。

小錘子的人生第一次過上了安穩的日子,他內心感激老榔頭的恩德,所以幹起活來也特別的勤力,將老榔頭那份兒工作也攬在了自己頭上,將小店兒收拾的妥妥當當。

老榔頭見狀很是高興,現在真的得意的做起了甩手掌櫃,他終日託着茶壺依靠在門口的躺椅上,愜意地曬着太陽,日子過得好不自在。反正酒樓有小錘子操持着,生意也不是太多,他一人足以應付,自己也不用太過於操心。

“幾位客官,這邊請,小店兒地方小,您老幾位原諒則個,先勉強將就一下,小的這就去準備酒菜。”小錘子在大廳內挑了一個相對比較寬大的桌子,點頭哈腰的對玄明子說道。別看這小錘子修爲不值一提,可其長了一張特別甜得嘴巴,一番話下來,說的玄明子等人甚是享受。

“嗯,好。”玄明子笑着微微頷首,只見他袖袍一揮,一塊兒雞蛋大小的妖晶憑空出現在小錘子手心。小錘子頓時吃了一驚,險些將妖晶掉在地上,他手忙腳亂的將妖晶握緊,低頭細細地打量了一番後,結結巴巴地對玄明子說道:“客官、這、這使不了這麼多。”

“其餘的打賞你,好酒好菜快點兒上,我的兄弟們都喜歡飲酒。”玄明子隨意地擺了擺手,非常豪氣的說道。

“好,客官您稍等,酒菜馬上就到。”小錘子聞言,喜得眉笑顏開,他心中暗道:“今天真是遇見貴人了,自己可得好好招待着。”

小錘子去忙活酒席,玄明子一行人在座位上坐定,玄明子衝着黑烈等人拱了拱手,面色和善的說道:“此次還要煩勞衆位前來相送,我們兄弟二人真是感激不盡!”

玄明子和玄星子此去前往蜃樓城,所說是讓黑烈引路便可,但幫中的其他弟兄聽說大長老與二長老欲離開一段時間,也爭先恐後的要來相送。玄明子二人對他們的大恩大德,黑煞幫的成員終身難忘,雖然幫主說了他們只是暫時離開一段時間,但是幫衆心中還是有些依依不捨。


最後在黑烈的嚴令禁止下,僅僅允許黑擎、梓火與赤魁三人跟隨其後,其他人盡皆留在黑煞總部,畢竟現在黑煞幫發展勢頭旺盛,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可不能這麼傾巢而出啊,不然會給敵人留下可趁之機。 (八更已畢,兩萬字奉上……睡覺睡覺……困死了,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好累……

)「額……」

歐陽凌風顯然是沒料到夢天竟是如此不給面子,當下也是愣在了那裡。

「夢天,你……」

夢天緩緩轉過身,淡笑著看著歐陽凌風和西莫。

「我最討厭別人跟我談條件了。因為,我只喜歡跟別人談條件,而不喜歡別人跟我談條件……」

夢天伸了個懶腰,然後淡淡的看著歐陽凌風,再看了一下西莫。

「我不會加入任何勢力,更不會做一國臣子。如果你們有那種想法的話,最好收回去。雖然我答應了幫你們平定西北叛亂和珈藍帝國的進攻,但是,我可沒答應過你們接受你們任何的封賞。」

夢天早便是將眼前兩人的心思猜測一空,想要藉此機會留住自己,那是沒有可能的。

夢天最討厭的,就是為不相干的勢力服務了。尤其是皇室,他最討厭這一方勢力了。

「你就不再考慮一下?」

歐陽凌風皺了皺眉頭,這夢天,是一點面子和一點情理都不給啊,他還從沒見過這種人呢。

放著那麼好的爵位俸祿不要,直接推拖了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