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埋頭研究那些丹藥的周霜霜:……???

“一介凡人,看到丹藥還知道自己去翻去找,去闖!想要快點把丹藥拿到手……”

“你們呢!”

丹師盯着面紅耳赤的幾個人的後脖頸,終於一甩衣袖——

“廢物!”

“白長腦子的蠢貨!”

他大步遠去,道袍翻卷間,簡直如同一巴掌抽在這加起來幾百歲的外門弟子身上。

“丹藥賞你們了。”

“周霜霜,你收丹有功,獨得三分之一。”

周霜霜:……

——勉強算是人在職場,就想問一下各位,頂頭上司這麼處理,她會不會被排擠?

在線等。

……………

她尷尬的回頭。

身後,幾個百十歲的外門子弟看着她,居然齊齊鬆了口氣。

“看來,丹師真的很喜歡你,你在,他對我們都溫柔好多啊!”

“真是……”

其中一人搓搓手:“有點怪不好意思的。” 幾個外門弟子殷殷切切的看着周霜霜,彷彿她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至於她之前擔心的、關於丹藥分配引起大家心中不滿的問題,此刻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多慮了。

她看着這幾個在丹師口中形如廢物的百歲老人,瞧着他們從剛纔大氣也不敢出的鵪鶉樣,變成如今跳脫的年輕人,有點無語。

所以說……所謂修真,修的也只是身體不是腦子吧!

瞧他們這樣,確實跟丹師說的一樣,沒啥長進。

不是說修真者與天爭壽?她還以爲有多勵志、多激情昂揚呢!

沒想到啊沒想到……

周霜霜嘖嘖搖頭。

………………

碧靈丹的分配很簡單。

一共十二顆丹藥,周霜霜獨得三分之一,也就是四顆。

而在場外門子弟四人,則一人兩顆的分了剩下的八顆。

他們能跟在丹師身邊這麼多年,雖說常被罵的狗血淋頭不知今夕何夕,但實際上,得到的也遠比付出的要更加豐厚。

只是有時候,這個精神鞭撻實在太厲害了一點,以至於每有新人分擔火力,他們就覺得彷彿能鬆口氣。

雖說之前來的那些外門子弟或者是凡人雜工不太爭氣,但皇天不負苦心人!

如今,可不就來了一個能讓丹師說話都那麼緩和的人嗎?

哥兒幾個對視一眼,總覺得前途一片光明。

至於那些才經歷過一兩分……好吧是五六七八分丹師降下的狂風暴雨,然後就哭哭啼啼幹不下去的外門子弟,連這些都承受不了,他們幾個敢在這裏放話出去——有出息纔怪呢!

………………

不過,丹藥是到手了……

“碧靈丹,是幹嘛用的啊?”

這是碧靈丹第二次成功收丹了,但之前周霜霜並不在,也根本不曉得它究竟有什麼用處——但看能叫丹師出手親自煉製,想必也不是什麼普通的丹藥吧?

“這個啊……”其中一個外門弟子笑着給她解釋:

“碧靈丹是用來拓寬靈路的。”

這個丹藥看似不起眼,使用靈材也都稀鬆平常,可一旦能夠穩定配方,憑丹師的手段,想必又能替他、替宗門賺上大筆錢財了!

宗門財力雄厚,到頭來得益的,不還是他們這些弟子嗎?

哎呦……

真是想想就覺得開心啊!

………………

外表如同二三十歲年輕人的外門弟子說道:

“像我們修真者,靈路越寬,就如同凡間界的江河湖海,所容納的靈力也是不一樣的。”

“而碧靈丹的作用,就是將原本是溪流的小小溝壑,一點點潛移默化,開拓成江河。”

“只不過,萬物都有一定限制——像這樣的丹藥,築基期以前吃效果纔是最大的,我們如今都已經進入築基階段,再服食這個,首先必須要大量。同時還得想辦法,不要因爲量大沖擊而導致靈路失去韌性才行。”

嗯……

周霜霜琢磨着他們這樣輕描淡寫的語氣,心中尋思着——這碧靈丹,似乎雖然有些用處,但應該也不是怎麼了不得的丹藥吧?

倒是明鵲……

她想起來明鵲之前說的,因爲靈路狹窄,所以才修煉進度緩慢的事,這碧靈丹,應該有用吧?

………………

周霜霜到底缺乏常識。

我的姐姐–有毒 她是不知道,修真界一切憑靠天資與努力。而在丹師煉製許多種丹藥之前,天資是不可更改的。

——靈源如果不夠純,那一輩子也都如此。靈路如果不夠寬,那後期修煉就將永遠艱難。

碧靈丹,這幾個外門子弟說起來輕描淡寫,那是因爲他們用不着。

但若放在煉氣期使用,將是不可多得的上好靈丹。

不過,他們這些弟子拿着這個,雖然吃起來沒什麼效果,可一旦交易出去,又將是大筆靈石入賬。

所以說,跟在丹師身邊,雖然時不時要接受一些精神打擊,可是不經歷風雨,怎麼能見彩虹呢?!

…………………

“你啊。”

另一名弟子看出了周霜霜的不以爲然:“你可不要小看碧靈丹。”

“上一爐我們嘗試過了,倘若在築基期以前,配合洗心丹一起服用的話,只要天資不是太差,它們其實是可以淨化靈源,拓寬靈路的。”

“只要服用得當,那麼資質向上一個臺階,根本不是問題。”

咦?

周霜霜瞪大眼睛。

——這不就相當於另類的洗髓嗎?

“那……”她滿含期待的問道:“那是不是有種什麼洗髓丹服下去之後,會排盡身體所有的污穢與陳毒,讓人內外通透,淨無瑕穢?”

如果有,她可不可以來一顆啊!要多少靈石,她先攢着嘛……

這話說完,幾名弟子齊齊盯着她。

半晌,終於有人忍不住撲哧笑了起來——

“你是不是在凡間看那些志怪小說看多了呀!真有這樣的好丹藥的話,我們個個豈不是都可以修成佛宗琉璃身了?”

“洗髓類的丹藥是有,但效果,絕不像是你說的那樣。”

“它們頂多是在練氣期幫忙換一下體內的沉痾罷了,而且也只針對於一些小毛病。”

“例如什麼肢體不舒服啊,腰腹疼痛之類的……再多的就沒有了。”

“哦……”

周霜霜受教的點點頭。

“那……像這種丹藥,我們這些沒開靈源的,能不能吃呢?”

“這個啊……”

幾個外門子弟琢磨着:“應該是可以的。畢竟像我們這些人,從小離開家中,築基之前斷塵緣。”

“等到修煉小有所成,然後再回家時,家人就都已經老去……這時候,總該備些延年益壽的丹藥的……那些丹藥他們都能吃,你這個的話,應該也可以吧。”

應該也可以……

周霜霜對這模棱兩可的話語表示不信任。

“算了,我還是去問問丹師吧。”

她這麼感嘆着,渾沒見幾個師兄弟瞅她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勇士。

…………………

周霜霜攥緊手中的玉瓶,想起還在珠璣小鎮打工的明鵲,以及還沒從天門中出來的小胖子,心中已經爲那些丹藥找到了歸宿。”

不過……闖天門這麼難嗎?這麼久了還不出來? “你問闖天門的具體過程?”

丹師看着殷切期盼的瞅着自己的周霜霜,神色莫名。

周霜霜點了點頭。

小胖子在裏面好久都沒出來,她聽說,許多闖天門的人都已經出來了。想起之前他信誓旦旦要拜個最好的老師,來內門給她撐腰的豪言壯語……

周霜霜很難將他忽略。

小胖子那麼驕傲,闖天門不是說是看時間長短還有具體表現的嗎?他這次就算出來了,估計也是墊底兒的,到時候再哭出來……

哎呦想想就心痛!

所以,周霜霜這才鼓起勇氣,想要問清楚到底闖天門,是個什麼“闖”法。

…………………

“裏頭的人看起來對你很重要。”

丹師語音平淡,敘述着他所看到的事實。

周霜霜點點頭:“嗯。”

小胖子一片赤子之心,很珍貴的。

“你一介凡人……”

丹師好奇的打量着她。

先是跟闖天門的弟子感情深厚,同時,在她被帶上山門時,還有外門女修跪在前頭,願意替她承擔任務,以及未知的懲罰……

要知道,他名聲在外,暴脾氣整個玄天宗都是知道的。

在這種情況下,只短短接觸一會兒的修真者和凡人,居然都能有這樣的情感……

“稀奇。”

他意味不明的看着周霜霜:“你既然這麼擔心,不如我送你進去?”

“你要有本事,可以自己把你的朋友帶出來。”

“這樣的話,內門弟子的名額,還有一線機會。”

周霜霜一愣:“我可以進去嗎?”

不是說,沒開靈源的人,進去也沒用嗎?

丹師淺淡的瞳孔注視着她:“我自然有辦法。就看你這個凡人,願不願意了。”

“畢竟,你沒有接觸過任何靈法,也非本門弟子,更加沒有天資。萬一出了事,恐怕就只有殞命這一條……。”

“我去!”

他話還沒說完,周霜霜就已經答應了。

——早知道她能進去,還擱這裏磨磨唧唧幹什麼?!

…………………

周霜霜在胸前掛了一顆火紅的珠子,這才站到了天門邊上。

說起來,丹師這麼多年的成功與失敗,成功固有作品,但失敗也並不是一無所獲。

他研究了許許多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一時半會兒都沒有拿出來。

——例如這顆珠子,就是可以僞造靈源的存在。

將它佩戴在身上,別人就會直接感應到,會誤以爲佩戴者身懷靈源。

不過,作用也就僅此而已,沒有半點實質性的作用,一度被認爲是相當雞肋的作品。

丹師每天要研究的東西有許多,這種成品,他連探究的慾望都沒有。只大概記得有這麼個東西,剛好可以給周霜霜用。

…………………

這麼一來,天門就可以闖一闖了。

只不過,她的靈源是假的,身體裏好像也沒什麼靈氣,又沒有接觸過靈法……除了一身大力氣重傷,似乎沒有什麼別的可以依靠的了。

而天門中雖是幻境,可有時候,幻境太過真實,也是能要命的。

就算沒有致命危險,可天門中時間流逝自有規律,且各處都不相同。時間拖的久了,缺了糧食……恐怕她這樣的肉體凡胎,承受不住。

但周霜霜可不管這麼多。

——她有開元通寶在,本來就什麼都不怕。就算如果動用,在這個不知道有什麼靈法的世界很容易暴露,可是小胖子一片赤誠之心,遠比這些外物更加珍貴。

如果爲了保守自己的祕密,就將朋友棄之一邊,那未免本末倒置了。

………………

倒是丹師……

進入天門之前,周霜霜看着他嘆氣:

“丹師啊,你心地不錯,可就是這個嘴呀,太欠了。”

丹師:…?!!!!

周霜霜想說這話很久了。

“我不就是沒開靈源?你天天‘一介凡人、肉體凡胎’什麼的說我……”

她絮絮叨叨,把丹師當成曾經的陳伯倫,直抒胸臆:“你說你,你對我也挺好的,非要把話說的這麼難聽。再說了,怎麼就瞧不起凡人了?凡人怎麼了?你信不信我是凡人,照樣能把修真者打趴下!”

她想起新丹閣那個倒黴的不斷被拿出來溜的女修,心中安慰自己——

那也是個女修,雖然廢柴了點,可自己沒說謊啊!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