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這樣,孫雙着急。

“二哥和四弟,已經,已經…….”

聽着孫雙的話,孫斌心裏頓時一種不妙的感覺,併發而出,急忙問道:“怎麼回事?難不成?”

隨着孫雙的點頭,應證了孫斌心中的想法。

“是誰?是誰有那麼大的狗膽?”孫斌的面容頓時瑕疵欲裂,一臉猙獰。

“周陽!是那叫周陽的。”

孫雙瘋狂吼道!

“周陽?難不成就是我剛纔在路上,道聽途說的周陽?裴虎沒有一擊而死的周陽?”孫斌頓時因爲是周陽的名字,心中有些震撼!

要知道,周陽可是被裴虎全力一擊,都沒有擊殺的人!裴虎是什麼樣的人,在影衛,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具體怎麼回事,你且說來。”孫斌面色一冷,沉聲說道。

“你也知道,老四不是喜歡一個叫什麼王晴的女人麼,事情的經過是…….”孫雙隨即對自己的大哥,把事情一五一十,交代了清楚。

其間,多少有些誇大其詞,說周陽怎樣目中無人,等等等。

“玄妙初期就擊殺了老二?!你們管什麼吃的!”孫斌猙獰的盯着孫雙,大吼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竟然不把我們兄弟盟放在眼裏。”

“跟我走!”

看着自己的大哥滿臉的猙獰,孫雙低下頭來,沒有說話。聽到自己的大哥,讓自己跟着走,疑惑的輕聲問道:“去哪?”

“當然是挑戰周陽,看他敢接不敢接!”


“可是,周陽被裴虎全力一擊未死……”

孫雙皺眉說道。

“哈哈哈!笑話,裴虎只有一擊,稍有點防備未被擊殺,這是理所當然的!再者說,隨着雷鳴煉獄降下神雷,裴虎身死,這不能說裴虎不強,也不能說周陽很強!”

“我倒要看看,周陽能連番接住我幾次攻擊!”

聽着自己弟弟的話,孫斌冷笑說道。

“萬一他不接呢?”孫雙再次說道。

“不接?此時他的名氣那麼大,他不會不接,而且因爲裴虎擊殺未死的他,自大的也會認爲自己的實力不弱,相信不會不接自己的挑戰。”

“無論如何,先去看看!”

隨後,孫雙跟着自己憤怒的大哥孫斌,走出了房門,去尋找周陽。

······

“你看,這是你給的七萬積分,這是血旗盟的五萬,擊殺六級魔獸一萬,我通過幻靈塔和聚能塔,兩者都是十八層,總共積分76780,加上我零零散散擊殺魔獸、晶核,獲得越級擊殺積分等,總積分已經二十三萬之多了。”

“我想要,通過影衛的考覈。”

“王教官,成麼?”


在周陽看着影像珠不久後,王教官便來尋找自己。

他不知道,王教官尋找自己所爲何事,但是,周陽正好把自己要說的事,告訴了王教官。

看着周陽腕錶上的總積分,王教官點點頭。

“可以,我這次來,也就是想給你說,影衛內,你已經招惹了太多是非,而且營區外很多人在圍觀着你,因爲你,整個影衛都亂了套了。”

“所以還想告訴你,積分夠了,你要不要通過考覈呢。”

王教官微微一笑。

聽着王教官的話,周陽微微一怔。

“王教官是想叫自己離開影衛?巧了,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

周陽默默想到。

“那就好,我的想法和教官您的想法一樣。”

突兀。

“周陽小子,出來!”

“出來,出來,出來~~。”

夜深人靜,一句突兀震耳欲聾的話,在整個影衛內,不斷迴盪。

“嗯?竟然公然違抗影衛紀律!”王教官眉頭一皺,擡腿要走。

周陽也隨即跟了出去,他想看看,這麼公然違抗影衛紀律的牛人是誰。

“孫雙?那旁邊長相相似的,估摸着就是孫斌了!”周陽面色一怔,“看來,孫斌閉關出來了。那麼,定然是要來找自己,威脅自己的。”

想到這,周陽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教官也在?”孫斌看到教官之後,頓時一怔。深夜的大肆喧譁,他也知道是違反了紀律!不過,看着教官身後出來的人,他滿面猙獰的吼道:“你可是周陽?”

看着孫斌的猙獰,周陽毫不膽怯,也並未畏懼,從容的點點頭。

“我要挑戰你,你可敢接?”孫斌毫無顧忌的沉聲大喝。

“你可知道…..”

王教官正要說話,周陽拉了一下王教官,冷笑的對着孫斌說道:“我接了又如何?”

“狂妄,我定要你碎屍萬段,報殺我兄弟之仇!”

“我接是接了,不過我有個條件!”

周陽根本沒把孫斌的話,當成威脅,從容的對着孫斌說道。 “既然來挑戰自己,那麼就一併解決了!”

看着孫斌來挑戰自己,周陽心中大喜!也正好讓自己順水推舟,把孫家兄弟,一併擊殺!


周陽眸中精光一閃。

之前,因爲各種原因,未能實施!而這次,趁着自己馬上畢業離開,一併解決了孫家兄弟,自然讓周陽萬分欣喜。

“加上你兄弟,孫雙!你倆,一起上,如何?”

周陽的嘴角,帶着陰冷,帶着不屑,帶着嘲諷。

“哈哈哈······”

“好狂妄的小子!本來我一人就足以擊殺你,還要加上我的兄弟。”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小子,你作死!”

聽着周陽的話,孫斌第一感覺周陽狂妄,第二感覺,周陽呆傻,也不過如此!

“這事我答應了,不過你先提了一個條件,那麼我也提一個條件,倘若你不死,但是你只要敗了,那麼無條件貢獻兩份地龍根,給我兄弟二人,敢接?”孫斌的眸子陰晴不定,口氣陰冷。

周陽聽着孫斌的話,眸中寒光一閃,爽快道:“好,我答應了!”

“請!”

······

“周陽這麼容易接了孫斌的挑戰,而且還提出和孫斌、孫雙兩人的挑戰,二打一?!”

“我去,還有賭約,地龍根!”

“這小子傻X了,就即使孫家兄弟不能擊殺周陽,但是二打一,周陽完全沒有勝利的可能,地龍根啊!孫家兄弟要得到兩份地龍根了!”

“他孃的,我要知道周陽隨便接挑戰,老子也早去了,也簽下這地龍根的賭約,地龍根就有老子的一份了!”

聽着周陽和孫家兄弟的挑戰,一時間看守周陽的等人,眼圈紅了。

熾熱的紅!

因爲賭約,地龍根!

“走,我們去看看,周陽這小子如何狂妄!”

“對,這小子早死早好!”

“他孃的,希望周陽這小子不能輸了,那可是兩份地龍根那!誰知道,周陽這小子手裏地龍根還有多少?!”

“少一份,咱就少一份獲得的機率!”

對此,身在周陽身邊的王教官,卻是沒有說話,只是無奈的搖頭。他不是不相信孫斌,而是他更清楚周陽!

其實,對於身爲教官的他,怎能不着急!要知道,周陽所斬殺的,那都是國家的人才與棟樑。

可是,這又是國家所塑造的影衛,一將終成萬骨枯!

王教官內心充滿着無奈。

······

挑戰館,原本在深夜,本是黝黑無比的地方,此時卻燈火通明。

裏面有人。

只不過,並不如白天那樣,人數幾多!只是寥寥數百人。

一切的流程,周陽再熟悉不過,只不過,這次稍微有差別。那差別就是,一打二!還有賭注。

尋常之時,賭注是有,可沒聽聞過,一打二!

光是想想,也知道,一打二的難度,更何況,周陽自己,遠比孫家兄弟的境界要低!

最不可思議的是,這個條件是身爲境界低下的周陽,提出來的。

當三人,同時進入到那魔法陣包裹的戰臺上之後,下面爲之觀看的人,鴉雀無聲。

“周陽!”孫雙左手一握背後長弓,指着周陽猙獰道:“不知道你是狂妄自大的目中無人,還是天生愚蠢!”

“你當我兄弟,是泥人?你想捏就捏?”

“你當是1+1=2,那麼簡單之極?”

“今天,你必死無疑,我兄弟二人,會拿着你的頭顱,祭奠我已死的兩位兄弟!”

“從今以後,周陽不復存在!”

看着孫雙的狂妄,不屑以及冷笑,周陽嘴角一挑,淡淡的嘲諷道:“廢話真多,不過這也是我正要向你說的!”

“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