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我,已經有些撐不住了。

不行……

再這樣下去我真的要被掐暈了。

怎麼辦?

我到底該怎麼辦?

恍惚間,一個念頭在腦海裏一閃而過。

對了,玉鐲!

之前鄒行的鬼魂會害怕手鐲,說不定這個小鬼也會!

想到這裏,我使出吃奶的力氣,想要擡起手。 身體彷彿有千斤重,一個擡手的動作,我已經滿頭大汗。

我咬着牙,一把將我的手腕,朝着那個小鬼甩去。

譁!

那玉鐲突然閃起耀眼的紅光!

“啊!”

那小鬼尖叫一聲,臉上突然燒起一片焦黑,迅速地放開了我。

身體一獲得自由,我迅速地轉頭。

只見我身後空蕩蕩,哪裏有什麼男人?

我覺得脊背發寒,可根本顧不得想那麼多,擡腿就趕緊朝祠堂外跑去。

可就在我撞上門的時候,身後突然響起一個女人淒厲的慘叫聲。

“舒淺!救救我!”

我轉過頭,就看見容巧巧渾身是血地趴在祠堂的地上,正朝着我掙扎地擡起手,一臉的乞求。

容巧巧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

我心亂如麻,想要衝出祠堂,可看着容巧巧痛苦的臉,我的腳卻邁不開了。

該死的!

猶豫了一秒後,我還是咬了咬牙,轉頭又跑回祠堂裏。

不是我聖母,只是我做不到見死不救。雖然我很討厭容巧巧,但如果她今天死在這裏,我恐怕一輩子都心裏有愧。

此時那小鬼還在地上痛苦地打滾,我迅速地拉起容巧巧的手,就想往外跑。

可這一拉,我才發現容巧巧好沉。

“嘿嘿嘿。”

耳邊突然想起一個女人的陰笑聲。

我的心,一下子跌落了谷底。

這個聲音,不是容巧巧的。

倒是更像,那個女鬼的……

我迅速地低下頭,就看見“容巧巧”坐在地上,正擡頭看着我笑。

那笑容,陰冷無比。

我迅速地想要甩開她的手,可她死死地抓住了我。

我趕緊擡起左手,想用手鐲保護自己。

頓時,“容巧巧”笑得更大聲。

“你以爲我會怕這個?”

陰測測的聲音響起,“容巧巧”突然抓着我的胳膊,跟水蛇一樣,朝着我身上爬來。

血腥味撲鼻而來,讓我幾乎作嘔!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容巧巧”慘白的臉,就已經逼近了我眼前,

“乖,來,幫我的兒子孕育肉身吧……”

女鬼的聲音近在咫尺,我突然看見容巧巧的身上飄出一道白色的影子,纏繞住我的身體。

與此同時,容巧巧的身體軟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我猛地反應過來!

那女鬼是想捨棄容巧巧的身體附到我身上!

我拼了命地想要掙扎,可身體彷彿被冰凍住一般,根本動彈不得!

那女鬼透明的身體,一點點地靠近我。

身體,越來越冷。

就在那女鬼的白影快要和我重疊的時候,旁邊突然響起一聲尖叫。

“啊!”

是那個小鬼的聲音!

聽見兒子的叫聲,那女鬼身形頓時僵住了,迅速地鬆開了我。

身體一獲得自由,我立馬站起身,迅速地想要後退。

可由於走得太急,我腳步一個不穩,身體頓時失去了平衡,朝着後面倒去。

我以爲迎接我的會是硬邦邦的大地,可不想,一個冰冷的懷抱接住了我。

我擡起頭,就看見一張俊美異常的臉,近在咫尺。

是容祁。

我愣住,不知如何形容我看見他的心情——

驚訝之餘,還有那突然安穩下來的心。

好像我知道,容祁在這裏,我便不會再有危險了。

容祁低下頭看向臉色蒼白的我,皺起好看的眉頭,問:“你沒事吧?”

簡單的四個字,卻讓我的鼻頭突然有點發酸。

“我沒事……”我剛開口,容祁的目光突然落在我脖子上,頓時他眼色一冷。

我這才意識到,我脖子上被那小鬼掐過的地方,已經紅腫了。

“找死。”

容祁冷冷吐出兩個字,那小鬼和女鬼的四周突然燃燒起熊熊鬼火。

那女鬼和小鬼,明明就是沒有實體的鬼魂,但在這火焰的燒灼下,竟然開始魂魄發黑。

那小鬼疼得哇哇大哭起來。

那女鬼拼命想要護住小鬼,可她自己也很快不堪鬼火,痛苦地蜷縮作一團。

最後,那女鬼放棄掙扎,朝着容祁跪下來,不斷地磕頭。

“大人,求求你放過我兒子,我真的不知道這姑娘是您的人,如果我知道,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絕對不敢動她一根毫毛……”

看着這女鬼害怕得渾身發抖的樣子,我再次意識到,容祁有多強大。

這女鬼和小鬼,有本事將容家上下攪得不得安寧,但他們一看見容祁,就跟耗子遇見貓一樣,竟如此畏懼。

對於女鬼的乞求,容祁臉上沒有一絲動容。

“說,是誰在幕後幫你們?”他冷冷開口。

我看見那女鬼的身體僵了一下。

“大、大人……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那女鬼不敢去看容祁的眼睛,哆嗦地答道。

容祁冷笑一聲。

“就憑你這點道行,怎麼可能能夠逃出我的結界,還能夠在我眼皮子底下藏匿身形?說,到底是誰在幫你們?”

“大人,真的沒有人在幫我們,真的沒有……”那女鬼雖然很害怕,但依舊不肯鬆口。

這下,容祁最後一點耐心也沒了。

“既然不肯說,就乖乖受死吧。”他面無表情地說道,驀地擡手,女鬼和小鬼身邊的火勢就突然暴漲。

只聽見兩聲淒厲的慘叫聲,那女鬼和小鬼,在剎那間就被燃成了灰燼。

灰燼之中,兩道黃符,緩緩落下。

容祁一擡手,那兩道黃符就落在他手裏,他低頭看着黃符,若有所思。

“你把他們怎麼了?”我忍不住問。

“魂飛魄散而已。”容祁將黃符收入袖子裏,神色漠然。

開局就是一只廢仙女了 我的心裏一陣發冷。

舉手間就讓別人魂飛魄散,我該感嘆容祁的強大,還是害怕他的無情?

這時,容祁低頭看了一眼懷裏瑟瑟發抖的我,微微蹙眉。

“你很怕?”

聽見這廢話一樣的問題,我恨不得翻他一記白眼。

但我不敢,只能老實道:“沒錯。”

容祁好看的眉頭皺的更緊。

“我既然讓你當餌,便是有十足的把握護你周全,你怕什麼?”容祁低聲道。

我一愣。

既然讓我當餌,便是有十足的把握,護我周全。

我原以爲,那男鬼同意讓我作餌,是不顧我死活。但沒想到,他心裏,竟是那麼想的。

見我不說話,容祁突然挑起了眉毛,又道:“還是你是以爲,我知道了你和那個男人的事,便不管你了?”

那個男人的事?

我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容祁說的是劉子皓。

鬼使神差地,我開口:“我沒有和劉子皓髮生過關係。”

容祁一挑眉。

“我和他以前的確是戀人關係,但我們沒有上過牀……”我尷尬地又解釋了一句。

或許是因爲容祁又救了我一命,讓我不想再故意騙他。

“我知道。”不想,容祁道。 我訝然,擡頭就看見容祁正低眸看我,笑容玩味。

“你是否是處子之身,你以爲洞房花燭夜那天,我感受不出來?”容祁湊到我耳邊低聲道,語氣曖昧。

我的臉騰地就紅了。

就在這尷尬的時刻,祠堂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門砰的被打開,容家人慌張地走進來。

看見地上的一片焦黑和容巧巧,容家人臉色微變。

“容祁大人,那兩隻鬼呢?”

“已經解決了。”容祁淡淡說了一句,驀地彎下腰。

我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反應過來時,自己已經被容祁給橫抱起來。

“找一間房間給她休息。”容祁道。

容家人趕緊帶着我倆離開祠堂。

“我可以自己走。”路上,我掙扎着試圖從容祁的懷抱裏下來。

可容祁只是冷冷地看着我,開口:“別亂動。”

於是我就很沒出息地真的不敢動了。

帶着我和容祁到一間客房之後,容家人就出去了。

容祁將我在牀上放下,我有點尷尬道:“謝謝。”

容祁沒有理會我,只是伸手撫過我的脖子。

隨着那冰冷的觸感,我原本有些紅腫的脖子一下子就不疼了。

“你在這裏休息一會兒。”容祁突然開口,“我去查些事情。”

“什麼事?那女鬼和小鬼不是都抓住了嗎?”

容祁挑了挑眉。

“怎麼娘子,你是捨不得夫君我?”他的語氣裏帶着幾分戲謔。

我頓時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

“沒有,就是好奇心旺盛。”我否認。

容祁沒有繼續逗我,正色道:“這女鬼時隔十年突然出現,其中必有蹊蹺。而且你剛纔也看見了,那女鬼和小鬼身上帶着符。就是那兩張符咒,讓他們能夠在我眼皮子底下藏匿身形,還逃離我的結界。他們背後肯定有人幫他們。”

我腦子還有點昏昏沉沉,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容祁見我如此,便不再多說什麼,丟下一句“好好休息”,就離開了房間。

目送容祁離開後,我在柔軟的被褥中躺下,才突然想起來,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忘了和他說——

在祠堂裏我被那小鬼掐着的時候,我聽見的那個聲音,還有那個影子。

從聲音和身形來看,對方應該是個成年男人,不可能是小鬼或女鬼。

而且既然對方有影子,就代表他不是鬼魂,而是人或者殭屍之類有實體的東西。

容祁說有人在幕後幫那女鬼和小鬼,難道就是祠堂裏的那個男人?

還有,他說終於找到我了,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想了很久都沒有答案。

算了,等容祁回來告訴他就好了。

我正準備閉眼睡一會,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我以爲是容祁回來了,便坐起身。

“請進。”

門吱呀一聲打開,看見進來的人時,我不由愣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