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眾人徹底的放下心來,有了天道在前面頂著冥河的壓力,他們只需要面對天外魔族,而大乾對於天外魔族的戰爭,可是一次都沒有輸過。

諸葛亮面露思索,拱手道:「敢問皇上,此次任務幾時開始,又需要動用多少大軍?敵人的數量又有多少?」

王鈞沉吟良久,緩緩的道:「這一次的任務三日之後開啟,朕準備動用五千萬大軍,張遼,狄青,徐晃,盧俊義,常遇春,岳飛等人為將。」

文武百官沉思了一會兒,眼眸深處劃過一絲精光,他們發現王鈞所點的將領皆是帥才,只怕這一次的任務王鈞是想要培養他們的統兵能力。

一眾文武百官齊聲高喊道:「皇上聖明。」

包拯一臉嚴肅的走出,慷慨激昂的道:「臣以為,我大乾不能一心培養各位名傳天下的將軍,還需要培養新人,因此臣建議可以從幼獅堂帶領一些學生,上陣歷練。」

這話頓時說進了眾人心裡,雖說他們承認大乾的將軍們個個實力非比尋常,但不能培育新的人才,豈不是會陷入青黃不接的尷尬局面。

「可。」王鈞點點頭,道:「蔡邕,百家學宮裡面的學生願意上戰場為國效力,也可以選擇一部分。」

「老臣遵旨。」蔡邕拱手道。

王鈞轉頭把視線看向了關羽等人,道:「責令幼獅堂排出一些學生進入軍中歷練,隨機抽取學生,畢竟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輕輕「唔」了一聲,道:「就讓這些抽中的學生擔任行軍參軍,做一些出謀劃策的事情,學習一下管理軍中後勤事宜。」

「臣遵旨。」關羽等人抱拳道。

劉伯溫再次問道:「還請皇上告知天外魔族的數量。」

王鈞一聽搖搖頭,道:「關於天外魔族的數量,朕就不得所知了,只不過數量一定不會稀少,畢竟天道的要求是覆滅一座魔窟,一條冥河支流。」

「嘶」眾人聞言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儘管他們不知道魔窟的概念,既然敢以魔窟為名,最少不下於上萬,更不用說還有一條冥河支流。

諸葛亮等人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他們可是見過冥河的恐怖,沒想到這麼快大乾就需要直面冥河,道:「皇上,此次天道任務不如派一些頂級戰兵,城外的八支一流戰兵只怕不是天外魔族的對手。」

王鈞微微搖頭,道:「頂級戰兵不是練出來的,而是一戰又一戰打出來的,這次任務剛好可以作為他們的磨刀石,不過朕會帶一些頂級戰將上陣,負責那些天外魔族的高手。」

頓了頓,道:「而冥河支流的話,只能交給天道擺平了,哪怕只是一條支流,我大乾還是力有不足。」

眾人一聽頓時沒有了意見,王鈞都說了會安排一些大將上場,再說什麼就是得罪軍方了,道:「皇上聖明。」

隨即王鈞轉頭看向荀彧,道:「戶部做好大軍箭矢,糧草,護甲的準備,這一次足足需要八千萬的裝備,別到時候手忙腳亂。」

身為戶部尚書荀彧對於大乾國庫的情況了解的一清二楚,拱手道:「回皇上沒有問題,只不過箭矢,肉類這些消耗品可能需要一些時間。」

「如今戶部能夠拿出來多少物資?」王鈞不由的問道。

「回皇上,糧草的話不成問題,只不過那些箭矢,肉類只能拿出來一個月的量,不過可以一邊製造,一邊運往前線。」荀彧抱拳道。

「可以,就按你說的辦。」王鈞點點頭,道。

話畢,王鈞朝著蘇賢使了一個眼神,蘇賢上前一步,朗聲喊道:「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臣等恭送皇上,吾皇仙福永享壽與天齊。」文武百官齊聲高喊道。

王鈞回到了坤平宮,在大廳中的椅子上一坐,一眾宮女端茶倒水,送上瓜果點心。

甄宓看著大口喝水的王鈞,小心的問道:「皇上,臣妾聽聞你又要出征了?」

王鈞不著痕迹的瞥眼甄宓,點點頭道:「不錯,怎麼你有什麼事嗎?」

甄宓搖搖頭道:「臣妾無事,只不過想舉薦一人為國出力而已。」

王鈞聞言眉頭一條,轉頭好奇的看著甄宓,心道:「難不成甄宓的哥哥找她做說客,想要去混一些戰功?不是朕看不起他們,就憑他們連一般的都頭都比不上。」

「你想要舉薦誰?甄儼?」王鈞疑惑的問道。

甄宓連忙擺擺手,道:「皇上誤會了,不是臣妾看不起哥哥,哥哥讓他作為一府府尹勉強還行,說到打戰他是七竅通六竅,一竅不通。」

甄宓一臉忐忑的盯著王鈞的表情,小心的道:「臣妾說的是靈兒妹妹,她一身法術在洛陽一帶無人可擋,因此希望皇上帶上靈兒妹妹上陣殺敵,讓她保護你的安全。」

王鈞聞言微微頷首,好奇的問道:「你為什麼希望朕帶上靈兒呢?」

甄宓溫婉的一笑,道:「由於皇上御駕親征,臣妾需要坐鎮朝廷不能陪同皇上外出,因此希望皇上能夠帶上靈兒妹妹,讓靈兒妹妹代替臣妾從旁照顧皇上。」

王鈞聞言長嘆一口氣,頓時心裡升起一絲歉意,拍著甄宓的手,輕聲道:「朕最近一段時間忽視了你們,等待這一次御駕親徵結束,朕好好陪陪你們在大乾逛一逛。」

聽到這話甄宓眼眸一亮,要不是由王鈞帶著她出門,她就連皇宮也不能隨意外出,畢竟碩大的皇宮還需要有人坐鎮,因此對於外界的生活還是有一些想念,道:「皇上你說的是真的嗎?」

「恩,到時候我們一家人一起出去逛逛,朕帶著你們一起出去微服私訪。」王鈞笑道。 田弘毅這麼說並非無的放矢,甚至他說的主動和談是在撒謊,因爲這個時候,當日軍敗勢已成,中國方面將要去的勝利的時候,作爲國民政府腦的蔣介石,心中考慮的東西卻遠比一般人要多得多!

廣田弘毅睿智滿眼,自信的說道:“諸位,戰爭打到這個時候,日支雙方之間都沒有宣稱開戰,這本身就是一件很耐人尋味的事情。嚴格來說,在我們與支那之間是存在某種默契的,這中默契極可能在必要的時候產生重要作用。現在,是揮他作用的時候了!”

杉山元聽得眼睛瞪得溜圓,臉面漲紅,脖子都迸出大筋,憤然說道:“照你這麼說,數十萬帝國士兵的血就白流了?明明可以一舉征服支那,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退縮?”

米內光政也頗爲不滿的叫道:“廣田閣下不要忘記了,海軍部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主力旗艦被支那人陰謀擊沉的恥辱,是一定要討還回來的!談和這樣的話,我沒辦法跟忠勇的士兵們交代!”

廣田弘毅婉言勸道:“兩位難道還沒有看明白麼?以今日支那的實力,就算我們動員所有預備役力量,全部賭上帝國未來百年的國運,傾盡所有財富去全面開戰,支那人已經積累起來的勝利民氣會鼓動更多的人站到對立面去!到時候,就算我們可以打贏,那也是一個筋疲力盡兩敗俱傷的局面!這樣的後果,只會讓西方列強趁勢削弱我們大日本帝國的力量,減少他們的威脅,我們跟支那打得越狠,他們越開心!唯有徹底消除我們在東方的威脅,他們纔可以放心地在歐洲對付德國人!這是相互牽制的事情。

我們,不可以白白去做調整西人國際力量的棋子,我們應該有更遠大的目標!”

“什麼遠大目標!難道又是石原莞爾地那一套?不征服支那,沒有足夠大的市場和資源,我們的國力就不可能快速增長,帝國宏圖大業就不可能在我們手中實現,這使必然要走的路!”杉山元用力拍着桌子喝道。

“如果十年前徹底開戰的話或許還可以,但是現在,我們失去了最有利的時機,支那人已經擁有了抵抗的力量,繼續戰鬥下去只會把帝國扯下戰爭的泥沼!我認爲,我們應該把目光放在東南亞。只要繼續保證滿洲和熱河的統治,我們還是可以繼續完成未來至關重要地‘重要產業五年計劃要綱’,到時候,我國就徹底擁有了與任何力量作戰並且取得勝利的能力!帝國的未來基業,將可一舉肇造!”

廣田弘毅用力的解釋道,他的眼睛裏,閃爍着異樣的光彩。

“重要產業五年計劃要綱”?這個曾經是石原莞爾一手提出並製造地東西,真得那麼管用麼?儘管對那個人很不以爲然,杉山元和米內光政的心裏頭,卻一下子掠過那份經過參謀部認真審覈以及參謀總長載仁親王的同意的重要國防綱要。

www ⊙ttКan ⊙¢〇

在五年時間內。 冷魅老公小嬌妻 投資25元。對東北進行大力開。形成包括一系列地兵器工業。和飛機1萬架、汽車1C萬輛、機牀30萬臺、鋼1萬噸、生鐵1150萬噸、汽油330萬噸、酒精50萬噸、苯20萬噸、重油235萬噸、煤炭111億噸、鋁1噸、9000:、造船93萬噸等等。遍及各個主要行業和產業地巨大工業體系。以這樣地年產量。來打造一個完全可以支撐世界最高等級軍事行動烈度地強大經濟體。屆時可以輕鬆地橫掃亞洲。擊敗美國。成爲世界第一流地強國!

這是一份偉大地構想。更是一份非常穩妥地計劃!他不僅可以讓日本在短時間內完成從農業國到工業國地轉變。更可以徹底地完成日本重工業體系地各部分缺失。以東北地龐大資源加上日本地優秀人口和技術。這將是一個至關重要地巨大轉變!

基於此。石原莞爾從一開始就極力反對對華作戰地擴大化。更反對全面戰爭地作法。他認爲。日本並沒有準備好這樣地作戰。這樣耗盡國力地做法。指揮讓英美和俄國得逞!一個耗乾淨力量地中國。一個充滿了四億仇人地中國。對日本一點好處沒有!

“可是。就算這樣。那麼已經付出了巨大犧牲地帝國。怎麼能輕易辛苦戰鬥卻不能得到任何地好處呢?如果就這樣停止作戰開始談判地話。我們這些人都是要承擔責任地!這也是說不過去地!”杉山元不敢把話說滿了!他現在看地出來。相、外相和大藏相都站在另一邊了。單純他和海相地堅持。很難將戰爭繼續下去。並且他們說地。並不是沒有一點道理。

近衛文閃爍着目光。淡淡地說道:“即便是要堅持打下去。等再次動員起來新地部隊運到支那。已經登陸地部隊也會被消耗乾淨地!這場戰爭我們準備地非常不充分。搞成這個樣子。歸根結底還是一些人過於急躁了。責任是一定要追究一下。對國民地解釋也要想辦法做好。我想。如果天皇陛下也認可地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關於談判地事情。就拜託廣田君多多費心了!能夠早一些中止這場誤會。保全更多忠勇軍人地生命。更好一些!”

廣田弘毅躬身應道:“請相閣下放心!外務省一定會盡全力做好這件事!也希望杉山閣下和米內閣下儘量約束下屬。爲這場談判製造較好地輿論氛圍!”

杉山元與米內光政哼一聲,勉強答應下來。約束下屬?說得輕巧!那些軍人什麼樣子,誰不知道啊!

大藏相賀屋興宣最後愁眉苦臉的說:“我必須提醒廣田閣下,在談判中,絕對不能涉及任何賠款的可能,我們的財政已經不足以支撐這樣的波動,並且如果可能的話,希望閣下考慮對德國或美國方面地金融支援。否則的話,五年計劃極可能沒有餘力進行下去!”

廣田弘毅腦袋頓時一沉,面色立刻變得不大自然。這個問題的確要命,明明是日本挑起戰爭,卻要想辦法去弄點錢來支持經濟,這事情不是一般的難辦!他毫不懷地設想到,一旦談判的結果不順利,等待他的,絕不會少了那些瘋狂傢伙的太刀和黑槍!

最終,廣田弘毅還是勉強點頭答應。近衛文欣然點頭:“那就這樣決定了!我馬上把決議結果向天皇陛下呈報上去,諸位都立刻行動起來,我們的時間是很緊迫的!”

五相會議草草結束,日本開戰以來的第二次求和,再一次傳到中國方面。

接到日本託德國轉來的談判請求之後,蔣介石的胸中猶如大石落地,當即下令陳誠立刻停止攻擊戰鬥,甚至還把他從前線召了回來,共同商議談判細節。

陳誠眼瞅着

左翼日軍全都收拾掉了,突然接到委員長鈞令,頓不着頭腦。心說這算哪門子命令!眼看就要大獲全勝地節骨眼上不讓打了,這不明白着是要放小鬼子一馬麼?一百步都走了九十九,就差最後一哆嗦了,他老人家這算搞得嘛一套啊!

他十分萬分的想不通,但委員長的命令又不敢違背,無奈之下他命令部隊就地防禦,只要日軍主動出擊就給以顏色,但主動進攻就暫時停止,自己則風塵僕僕的直奔南京,趕到大本營作戰部去面見老蔣。

此時,蔣介石已經召集何應欽、顧祝同、陳果夫與孔祥熙、宋子文等人,加上宋美齡和一種黨國核心要人濟濟一堂,討論這一次的日軍求和問題。之所以搞得這麼興師動衆,是蔣委員長覺得,這一次極可能日本人要來真的了!

陳誠先拜見蔣介石後,非常不解地問:“委員長!我軍眼看即將獲勝,一舉蕩平上海日寇可期,爲何要在這個時候跟他們談判?這豈不是平白無故漲了他們的威風,突然浪費了數十萬兄弟們的愛國之心麼?”

陳誠骨子裏的話說不出來,他身爲軍人,眼看就要鑄造一生中至爲重要的軍事榮耀,卻在緊要關頭生生給掐掉了,這樣的結果放在誰身上也是受不了地!何況心高氣傲如他!

蔣介石並沒有因爲他的話裏有怨憤之氣就擺出臉色,而是呵呵笑着對在場其他人說:“你看看,我就說辭修一定會這麼問,果然如此。也好,就藉着這個機會,我們好好的論道明白!”

何應欽笑道:“辭修不必焦躁,且聽委員長的高瞻遠矚之宏論。你自然就能清楚其中關竅所在!”

陳誠不冷不熱的應一聲,滿是疲憊地臉上很明顯帶有不耐不悅之色,很不情願的坐在自己位子上,將軍帽擺在臉前,兩眼盯着蔣介石看。

蔣介石並無不悅,安然坐在主位環視一圈,溫言說道:“諸位,今日叫大家來一起討論日軍求和地議題,其中重要性我要講一講。想必很多人都跟辭修想得一樣,是不是一定要對侵略我國的日本軍人趕盡殺絕,才能彰顯我們戰爭地勝利角色呢?我以爲,不必!戰爭之目的,以贏得勝利爲至上,日軍既已求和,則少耗費軍人生命,與國家財政資源,這是好事啊!”

陳誠聽得不大以爲然,不過也沒有自作聰明地去打斷蔣介石的言,他心中清楚得很,既然老蔣上來就擺明立場,這是絕對被辦法該變得事情。他只能聽着看,到底怎麼個解釋法。

蔣介石繼續說道:“相信也一定有人懷,此番是否又是日軍援兵之計?假借和談之名,行增兵之實,待到生力軍到來之後,再次起攻擊?呵呵,這次,不會再生這樣的事情了!通過多方面反饋意見我們可以清楚得知,這一場仗,日本人是打不下去了!若然再糾纏不休,他們就要破產!在我們億兆國民同心協力抗爭之下,日本人獲勝無望,要知難而退!”

他故意將話音拖得很長,何應欽頓時知機的接茬讚道:“這都要靠委員長的英明領導,才能令全國上下團結一心,各方力量同仇敵愾,才能一舉蕩平日寇兇頑侵犯,此乃百世難尋之偉大功績,當永載史冊,以供後人景仰!”

這馬屁似乎拍的比較舒坦,蔣介微笑點頭,呵呵笑着擺擺手說:“這個功勞就先不要表了!其實現在跟日軍停戰談判,對我們還是有很大好處的。不光日軍打不下去,便是我們也打不動了,若在持續一半個月,中央財政也要面臨破產的危機!到時候連買子彈地錢都拿不出來,這仗怎麼打?若是連陣亡將士的撫卹金都佈下去,國人怎麼看?軍人的心也是要涼透的!”

“再,這一場戰爭原本就不該打起來!若不是某些日軍地擅自胡爲,加上我們有些人任性胡來,斷不至於將兩國矛盾激化到這般程度,說到底,都是誤會啊!雖說四十年前日本人打敗了大清國,可對我國黨而言,日本確實大有幫助的!從先總理開始到今日,中日關係始終是矛盾的!兩國之間,也是相互依存,衝突中蘊含着無法解脫的協同利益,爭鬥到現在,也該是一體解決的時候了!”

說到這裏,蔣介石有意的看了看陳誠。

陳誠見狀趕緊表態道:“我本人是絕對服從委員長您的命令。涉及中央大計的決策,我不會隨意摻假個人情緒。”

“嗯,很好!你能如此識大體,是黨國之幸運!”蔣介石滿意的點點頭說,“當然,此時停戰地好處還不止於此。通過三個多月來的艱苦戰鬥,我中國向世界展示了不屈的精神和鬥志,也顯示出能夠遏制日本擴張稱霸之野心的能力。西方列強對我們的倚重必然要加強,則中央統一和強大的動力也必定要獲得極大提高!對於中國在世界地地位,是極爲有利的!”

對此陳誠也聽得明白,一直以來,英美德等國都對中央口頭上表示出無數次的支持,但在實際上卻一直不夠爽快!特別是,中央被陳曉奇勢力從經濟、金融、軍事等各個方面不斷緊逼,搞得捉襟見肘進退兩難的時候,他們是光耍嘴皮子不幹實事,宋美齡多次到美國尋求支援,得到的東西都稀鬆,這一次,通過中日一場大戰,想必他們能夠體會到日本人的威脅有多大,而中國人在牽制日本人力量上能夠揮多麼大地作用,他們應該會考慮加大投資力度,加強中央力量。有了這些外來支持的話,中央在其後的一統國內各方力量,與陳曉奇對抗上面,將有更大的勝算。

“即然這樣,跟日本談判就不會存在什麼問題。特別是能夠讓四國代表參與進來的話,他們應該會很高興可以揮重要作用地。不過,這一次的談判,我們必須要獲得相應地好處才行,否則沒辦法對國民交代。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體諒委員長的良苦用心,那些唯恐天下不亂地傢伙,可是會以此爲藉口興風作浪的!”陳果夫從一旁笑吟吟地提醒道。

與會衆人心中明瞭,“那些人”指的是誰,一個肯定是陳曉奇,另一個必然也少不了陝北方面的紅色派系。這兩方面都不是省油的燈,都是中央的大敵,若是談判的事情不能有個圓滿的解釋,這幫人不鬧騰起來纔怪,反正耽誤了的也不是他們的大計!

蔣介石悠然笑道:“日本人主動求和,那就一定要拿出應有的誠意來。我們可以在戰場上擊敗他們,那麼以前一些歷史遺留問題也應該一體解決!沒有像樣的成績,我們可不會輕易讓他們矇混過關!我想,最後的結果一定會堵住那些人的嘴的!”

“停戰之外,我們是

該多考慮一下軍事整頓問題?因爲爆的戰爭被軍問題,一定要進行下去纔可以,否則十年來經營的大局不免要功虧一簣!特別是某些還沒有納入中央統一體系的力量。再怎麼說,中國還是一個完整的主權,不能有兩個對外的口徑!”何應欽貌似提示的說道。

開戰以前,中央一直在進行編練軍隊的重要行動,以訓練德械師爲核心,對全隊重新編組,明確中央師和地方不對,區分嫡系部隊和雜牌軍,以分別管理,區別對待,爲了是更好的由中央掌握軍事力量,鞏固統一的政權。這一次對日戰爭,突擊搞了那麼多的集團軍編制,結束之後,自然要裁撤下去的,否則搞不好又是一輪新的軍閥爭霸,那纔是真得麻煩。

說到這個,蔣介石心頭微微一沉。其他地力量他並不擔憂,整個江南地區,包括兩廣雲貴川等地,已經被他順勢整頓,翻不起大浪的。但是在江北,陳曉奇此次冒出來的力量,和沒有清理乾淨的其他各大派系力量削弱地不夠,這仍舊是心腹大患。戰後再次執行削藩,只怕這些人不服啊!

“相信他們一定會識大體,重全局的!國事紛繁如此,若還有人不識時務,那就是要跟全國人民爲敵,必然不會有好下場的!”蔣介石似是而非的這麼斷語,實則,他心裏也是沒底。

陳誠總算也弄明白了,把他從戰場上拖回來,一則是避免他一根筋的打下去,把日軍徹底幹挺了,打瘋了,壞了和談大計,再一個便是即將面臨的國內均是力量重新洗牌,他極可能要承擔很重要的任務,這既是委員長的器重,也是一種沉甸甸的壓力!中國這個複雜地軍事局面,可不是誰都能擺得平的啊!

0月25日,上海中日大戰再次陷入停頓狀態,在德國大使陶德曼的牽線搭橋之下,在英美德意四國大使的共同調停見證下,中日雙方再次展開談判。這一次,中國方面不單純是中央政府的外交人員出席,在陳曉奇的強烈要求下,他派出地代表作爲談判副使加入其中,在上海展開新一輪的停戰協定商談。

日本方面,派出以外向廣田弘毅爲的代表團,中國方面,則是顧維鈞大使和年輕的參謀官莫風爲主。在四國大使的主持下,在槍炮硝煙還未散去的時候,拉開帷幕。

儘管日本不佔正理,而有着豐富談判訛詐經驗地日本人仍舊擺出一副勉爲其難的架勢,愛答不理、趾高氣揚的拿捏着腔調,企圖先給中國人來一個下馬威。

但是,廣田弘毅想不到的是,中國派出的這兩個人,沒有一個是吃他們這套地。

顧維鈞大使跟日本人打交道多了去了,在國聯期間,光跟廣田弘毅、重光葵等人的掰扯不知凡幾,每一次地日本人信口雌黃胡言亂語,他都要針鋒相對誓死反詰,儘管因爲國力支撐不夠,一次次的無功而返,以他地能力而言,卻是做到仁至義盡。

莫風呢?表面上還是個無名小卒,本身作爲一方軍閥勢力的代表,說話沒有多大分量。但是整個談判隊伍中卻沒人敢小瞧了他,關鍵在於他代表地人,現在炙手可熱,得罪不起!

雙方拉開架勢之後,作爲中間調停代表,陶德曼大使一副懇切的表情,對雙方說:“中日之間的這次戰爭,完全是出於一場不必要的誤會,造成今日這樣損傷幾十萬軍人,損失無法計算的巨量財富,是所有文明國度的人都不樂意見到的。今日,雙方可以坐在一起,以談判的方式解決紛爭,這是人類文明世界種非常合適的做法,希望雙方能夠放下仇怨,理性對待。下面,請雙方各自陳述條件。”

本來,作爲戰爭挑起方和談判申請方,日本人都是理虧並且處在下風的。但廣田弘毅老到之極,當陶德曼說完的時候,他就搶先言:“日本人是愛好和平的!日本對中國幾十年來的幫助也是有目共睹的。但遺憾的是,中國人似乎並不懂得感恩,面對曾經全力支持國黨和中國政府建立的恩人,始終懷有敵意,並且在近年來大肆宣傳各類詆譭、反對日本的口號,縱容反日份子的肆意妄行,最終導致這場誰都不願意看到的戰爭生。歸根結底,是因爲中國的不作爲,不檢點,不夠文明和謹慎,而令日本國民無法忍受。作爲帝國的保護,日本軍人無法忽視這種極其不高尚的做法,他們有些衝動過激的膺懲行爲,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們認爲,中國對戰爭的生,應負有重要責任!”

顧維鈞大使當即拍案而起,怒聲叱道:“顛倒黑白,信口雌黃,無恥之尤!日本人愛好和平,爲什麼三番五次的無視中國主權尊嚴,擅自派兵侵入我國?日本人對中國有幫助,爲何在兩次北伐之時,派出部隊阻撓革命軍隊的正義舉動?日本人攻擊傷害,搶佔東北,侵略熱河,橫行華北種種劣行罄竹難書,你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是文明國家?試問,世界上還有比侵佔他國領土,干涉他國內政,殺戮他國民衆,還不允許人家反抗的人更加無恥,更加不要臉的麼?你們居然把這個當作正義之舉,可見其國家道德之敗壞,人民之墮落!”

上來就爆的火藥味令四大領事措手不及,而顧維鈞地話裏,更是令他們都狼狽不堪!這樣的勾當,但凡有侵略行徑的殖民國家誰沒幹過?只不過沒有人跟日本人一樣把無恥當有理,裸的宣揚出來而已。

陶德曼大使咳嗽一聲站起來拉架道:“剛纔我們說地很清楚了,不論誰是誰非,這場戰爭都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我們認爲,中日雙方都不是蓄意要進行一場這樣的殘酷戰爭的,所以,現在追究到底是誰的責任,無助於解決最後的爭端。建議兩方代表,請將言迴歸到實質問題上來。”

廣田弘毅仍舊搶着說道:“既然是談判,就應該雙方都拿出誠意來。我們注意到,就在剛纔開始之前,上海的中攻擊行動仍舊沒有停止,這不太符合談判的條件。我認爲,中國應該馬上停止對日本軍人的攻擊行爲,這樣才能保證談判結果地公正合理!”

莫風冷笑一聲道:“我倒認爲,日軍應該馬上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既然侵略我們的國土,殺戮我們的人民,要祈求我們的原諒和和平,就要先做出應有的姿態!讓我們主動停止進攻?你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和談,是你們要求起地!不樂意,我們打完了再談!”

廣田弘毅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說:“日本軍人是驕傲的,優秀的!他們可以戰鬥到最後一刻,爲了帝國的榮譽不惜流盡最後一滴血,讓他們放下武器,這絕對不可能

果能夠雙方停止戰鬥各退一步,這還是比較容易接

顧維鈞反駁道:“我們中人保家衛國,向來不顧惜生死!他們雖然裝備差一點,訓練少一點,彈藥缺一點,但是,他們始終都是合格的人,而不是那些除了殺戮不知所謂的畜生!他們深明大義懂得廉恥,不會在欺凌他人不過的時候立刻擺出另一幅嘴臉,突然惹人恥笑而已!”

莫風板着臉道:“驕傲與否,我沒見過,我們的戰車下面碾死地沒有一個不慘叫的!不願意放下槍也可以,都從中國滾出去,那時再談也不遲!”

美國大使詹森聽得眼睛閃爍着,脣角微微翹起,想笑又不好意思。這樣地吵鬧進行多久,對美國而言都沒什麼影響,反正這次戰爭到最後,美國人都會是勝利,這一點毫無問。

英國大使許閣森可不這麼看!日本人跟德國祕密締結合作協議,他們是知道的,對於這個在亞洲無人能治地戰爭狂人國家,這個曾經被他們一手捧起來的有着強烈擴張意識地帝國,對於遠東的威脅無是很大的,他們的強大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大英帝國的利益,對中國的戰爭獲勝,不符合他們的長遠需要。

因此,看看雙方繼續在這樣的問題上爭吵,他趕緊下場干涉:“請雙方代表注意!此次和談的基礎已經確定,這樣的細枝末節就不必多爭執了!我建議還是提出細節性的條款,大家來具體議定比較好。”

陶德曼也頭疼得很,這兩方面無論哪一邊被徹底搞垮,都不符合德國的需要,此時已經打到差不多的地步,可以收手了,吵鬧無濟於事。所以英國人幫腔,他非常高興,同樣出言奉勸。

廣田弘毅的前戲已經鋪陳完畢,嘴上的便宜該佔的都說了,成不成其實無關緊要,此刻順坡下驢,當下拿出條件來:“鑑於中日雙方在戰爭中都有較大的損失,且戰爭的生又出於一場誤會,我方決定慷慨處之,不追究造成衝突升級的中國方面責任。並主動將華北派遣軍和上海派遣軍撤出中國,但要保留對上海僑民,以及平津僑民的保護。此外,中國方面必須將山東被拘押虐待的僑民釋放,並給以若干賠償損失,我國也應該有權在山東派駐武裝人員善加保護,防止此類事件再次生。”

顧維鈞幾乎氣的出離憤怒!這樣的條件也叫談判?合轍折騰了幾個月,死了幾十萬人,拍拍屁股一點事都沒有,該幹嘛幹嘛去,還擺出一副吃了大虧的樣子,真不要臉!

莫風更乾脆一推桌子站起來,冷然說道:“看樣子,日本方面是以爲自己打贏了戰爭?又或把我們當大清國了?你們既然不想談,又何必浪費這麼多重要人士地時間?我看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我會建議我方軍隊,考慮加大對侵略軍的剿殺力度!”

廣田弘毅“騰”的站起來,怒喝道:“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外交談判,需要地是和平妥協!這樣意氣用事,只會壞了大事。我強烈要求對方更換代表!這使嚴重的不尊重!”

顧維鈞也推桌子說道:“我看不出日本方面有妥協的意向!無論如何,我國是絕不可能再允許中國國內有任何日本的特權力量存在,這一點無可讓步。如果日本代表覺得不可接受,那就不要談了!”

廣田弘毅悶哼一聲坐下來,陰沉着臉聽英德大使的調解,死死盯着莫風一言不。

兩輪試探,他已經確定,中國方面儘管歡迎和談,但意見並不一致,而代表北方陳曉奇的意見更趨向於強硬。代表中央政府的要求也有分寸,沒有最後談崩的條件提出來,這算很不錯!

不過,馬上就表示妥協似乎不妥。廣田弘毅沒有立即進行退讓諒解。雙方在日軍停駐護的問題上開始扯皮,第一天地談判就不歡而散。

談判桌上的脣槍舌劍,對上海戰區的戰鬥是有影響的。爲了保證和談成功,蔣介石嚴令陳誠約束軍隊不再進行全面剿殺戰鬥,但日軍各股部隊意圖匯合突圍的打算卻沒能得逞,因此,上海的槍炮聲仍舊沒有息止。

而在山西河北戰場,事情就沒有這麼簡單了儘管陳曉奇已經非常清楚老蔣地妥協態度,手底下並沒有絲毫的放鬆。盡全力剿殺日軍有生力量的大計沒有絲毫改變,華北作戰的攻勢不但沒有減弱,反倒更加的激烈起來!

就在談判開始的當日,攻佔天津之後地主力部隊兜過北平一舉攻下密雲、懷柔,徹底截斷華北方面軍與東北日軍之間的聯繫,前鋒與包頭方面軍一起匯合,對昌平日軍之鈴木重康殘部包圍剿殺,一點餘地都不留。

津浦路上,掃蕩完第1團後的第一裝甲集團軍甩開守禦,全軍拉出裝甲兵團來橫行切斷平漢線,從房山以南地區將華北方面軍司令部團團包圍,與保定、石家莊日軍主力割裂開來,其中兩個師的主力開始順着鐵路平推下來,與河間出擊之第九軍部隊隔斷保定日軍,總數達兩百架的戰鬥機一天到晚在腦袋頂上不停地轟炸折騰,缺乏補給彈藥的日軍傷亡直線上升,合圍態勢越見險惡!

被困在石家莊地土肥原賢二第1團和1師團一部在將近十萬人的優勢兵力羣體猛攻下芶延殘喘,損傷大半,打光了炮彈地重炮部隊被空軍炸成破爛,平日裏龜縮在戰壕內硬挨山東軍的重炮晝夜不停地轟炸,四面包抄之後的他們不但起不到對第一軍支持作用,自身難保,進退兩難!

山西境內,香月青司指揮20師團和1師團殘部經過兩天兩夜鏖戰,終於衝破衛立煌和馮治安部隊的層層堵截,繞過榆次殺到太谷,把停駐平遙的閻錫山嚇的差點瘋掉! 獨佔愛妻,葉少的心尖寵 他以爲日軍知道他躲在這裏,要過來擒賊先擒王!

閻錫山不顧一切要求自己的體己部隊玩命支援過來,並令守禦這一片的陳長捷等人無論如何也要死守住這個巢穴,不能讓日軍得償所望!

萬幸的是,香月青司根本不知道閻錫山的真身在平遙,也沒興趣在這條重要陣線上過多糾纏,他很清楚,在這樣重要的鐵路沿線一定會有大量駐軍把守,糾纏太過的話,後面的主力一定會趕上來前後夾擊的,到時候纔是大麻煩!因此,他毫不猶的帶着部隊直下長治方向,試圖從那裏找到一條比較順利的突破口。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帶領兩個師團殘部倉惶進的同時,有兩支部隊也從昔陽方向一路南行,試圖在半道上截住他們,打一場規模空前的伏擊戰! 王鈞望著桌上閃爍著淡紫色光芒的令牌,心中不由的露出一絲感嘆,想來是胡一菲等人遇到了危險。

「皇上,戲大人,郭大人等人求見。」蘇賢推門而入,看了一眼桌上的令牌,躬身說道。

王鈞伸手在桌上揮過,收起桌上的令牌,淡淡地說道:「宣。」

「說,皇上。」蘇賢只當沒有看到這一幕,拱手道。

戲志才幾人個個身著軟甲,腰佩寶劍,一臉的殺機,拱手道:「臣等參見皇上,吾皇仙福永享壽於天齊。」

王鈞一臉淡漠的點點頭,道:「大軍準備好了沒有?」

「皇上,大軍準備就緒,就等您的旨意了。」戲志才立即道。

「出發。」王鈞剛一起身,身上的萬龍袍就變成了金黃的甲胄,右手扶著天帝劍邁出,道。

龍攆懸於祭壇附近,王鈞站在車頭俯視著下方的士卒,沒有多說什麼,心中暗道:「領取任務,天道的懲罰。」

「轟。」

霎時狂風怒號,飛沙走石,天上的烏雲滾滾而來,讓人無法睜眼。

只見天上的烏雲緩緩旋轉起來,中間位置卻是風平浪靜,好似一個大漏斗,一陣白光落下,王鈞拔出天帝劍,一指怒吼道:「陷陣營出發。」

「踏踏踏踏」在高順的帶領下,陷陣營踏著整齊的步伐走進了白光之中,身影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隨後一隊隊士卒跨入白光之中,僅僅八千萬士卒進入的時間就用了一個多星期時間,落在最後的龍攆則在天龍衛的保護下沖入其中。

一進入新的世界,眾人的就注意到天空一片昏黃,七八個黑褐色的水柱貫通天地,不時有長相怪異的天外魔族從中飛出,摧毀著四周的一切建築。

雖然眾人也不確定是不是天外魔族,但心底深處會生出一種它們就是天外魔族的感覺,而且一股冥冥之意識告知他們那些「水柱」就是所謂的魔窟,他們的任務就是摧毀水柱。

大街上到處都是廢棄的車輛,鮮血淋淋的街道,塌方的房屋,半殘的高樓大廈和不遠處的余煙訴說著末世的殘酷。

一桿「乾」字大旗迎風飄揚,周圍的垃圾已經被士卒們堆在最外面充當圍牆的材料,一個個冰系法術,配合著土系法術,一道堅固的城牆立起,城牆上面畫滿了堅固,結實,自愈等符籙。

最早和陷陣營進來的諸葛亮,獨自一人站在光柱口,一見龍攆到來,立即迎了上來,拱手道:「皇上,高將軍等人本來想要過來接駕,被臣拒絕了,我們剛來這一方世界,就遇到了大量的天外魔族進攻,因此為了大軍的安全,前線所在不能離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