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影強者,就算在偌大的清風鎮,也只是各大宗門中存在着寥寥幾人而已!

由此可知,這荒蕪峽谷,是一處多麼險惡之地!

陸離的爺爺,打通武靈脈八道的強者,三年前都是差點丟掉性命,可想而知,這山林中的妖獸是多麼的強悍!

陸離此次進山,所要找的那株落雪紅,正是在荒蕪峽谷的邊緣地帶。

不過縱使是邊緣地帶,也是異常兇險!

若是不幸碰到了妖獸,那基本上就小命留下,屍體吃掉。

不過,爲了治好哥哥的病症,陸離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第二章 遭遇毒打

在厚厚的積雪中,陸離艱難地邁着雙腿,由於被積雪覆蓋,根本看不見下方的岩石,所以一個不小心,便會摔倒,弄得滿身是雪。

此時的陸離,也是不出意外地摔倒了幾次,身上的積雪化成了水,瞬間凍成了冰凌。

“呼——”

陸離吐着白氣,一張稚嫩卻也俊俏的小臉凍得通紅,但卻仍然掛着義無反顧的神色。

約莫走了半個時辰,便進入了蟒山腳下的松林。要想爬上蟒山,必須穿過這片松林。

進得林中,陸離發現雪層倒是並不厚,遮天的松木將漫天風雪蓬在了樹幹,使得這林中比其它地方好走一些,視線也放遠了許多。

只是在這林中,要十分小心頭頂樹幹上的積雪,否則因爲樹幹承受不住沉重的壓力,一個塌方下來,便能將人活埋了!

藉着松木的遮蔽,陸離很快地在一顆參天松木下的根窩裏,發現了一株泛着瑩白色光澤的雪地參。

“雪地參!”

陸離見到雪地參,頓時欣喜若狂,這可是一株凡品靈草!

靈草靈藥,以及靈石,也是有着等級劃分的,次品、凡品、極品、黃品、玄品、地品、天品,不過玄級以上那等寶物,也只是存在於傳說當中。

“這株雪地參可以給爺爺泡酒喝,這樣的話,他受傷的手臂就不會在陰天的時候疼痛了…”

陸離小心翼翼地將這株靈草挖了起來,收進了一個隨身的袋子。

在這片山林,有不少的靈草都會隨着大雪的降臨而快速生長出來,顯然,這雪地參算是一種。

每到大雪放晴,都會有不少村人前來挖掘靈草,自己家人服用或者拿到集市上兌換,實在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陸離很慶幸自己大雪天跑了出來,否則等到雪晴了,這株雪地參還說不定會到誰手裏呢。

正當陸離樂得不亦說乎之時,一道白色的影子跳了出來。

“雪兔!”

陸離拔腿就追,這隻雪兔十分肥碩,若是逮到,足夠爺三個吃上一段時間!

“別跑!”

也是少年心性,陸離一路追着雪兔,在松林中飛快奔跑着,打通三道武脈,他的氣力也算不小,不過那隻雪兔卻也不含糊,眨眼間,便是一路上坡,跑出了松林。

松林外,大雪一如既往地大,雪層十分厚實,這對雪兔來說,卻是一場災難。

這麼厚的雪層,直接將雪兔的速度給降了下來。

“看你還跑!”

陸離興起,雖然同樣看不見腳下路況,速度受限,但是眼看雪兔越來越近,雙腿用力,便衝了上去!

可是,正當陸離距離雪兔只有半米距離時,“嘭”地一聲,雪兔消失了。

一個深坑在眼前急劇放大,又是一聲悶響,陸離來不及收步,一頭扎進了深坑當中。

“鈴鈴鈴——”

掉進坑中,一連串的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誰挖的陷阱?!”

陸離瞬間明白過來,那鈴聲,是通知獵人前來收取獵物的,無疑,自己是掉進了獵人的陷阱當中了。

這陷阱不大,也不是很深,沒過陸離一個半的身高,不過這對於三重武脈境的陸離來說,要想出去簡直輕鬆寫意。


地方狹窄,陸離伸手便將一旁亂竄的雪兔逮住,“小畜生,你還跑,害的本小爺我掉進陷阱,看我不生吃了你!”

雪兔掙扎着,樣子十分害怕。

“嘿嘿…”

陸離憨厚一笑,腳下發力,一個旱地拔蔥,便從陷阱中竄了出來!

出了陷阱,陸離頓時發現,氣氛不對。

“呦呵,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廢物啊!”

出得陷阱,一陣嘲笑聲傳來,出乎陸離意料。

定睛看去,卻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經被一羣少年圍住,那爲首的一人,赫然便是自己的死敵,武陽村村長的兒子,孫乾。

武陽村,這孫乾仗着當村長的老爹,幹着這小年齡段不該乾的壞事,仗勢欺人,打瞎子罵聾子挖絕戶墳,做壞事堪稱天才。

陸離和他的哥哥陸戰天,經常就被這孫乾欺負。

孫乾,因爲家境殷實,靠着足夠的靈藥靈石,早就突破了五重武脈境,這番修爲,倒是讓陸離平日裏吃了不少虧。

三道武靈脈與五道武靈脈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什麼能夠彌補的!那可是足足多了兩個人的戰鬥力!

不過縱使如此,陸離並不懼怕他,因爲在他心中,正義永遠戰勝不了邪惡。

男子漢,一定要一身正氣,傲然天地!

這是他爺爺從小就教育他的。

看着從陷阱中出來的陸離,一羣少年皆是發出嘲笑之聲。

“老大,這抓畜生的陷阱,怎麼進去個人呢?”

一羣子弟皆是滿臉壞樣,看着被圍住的陸離,得意洋洋。

這些少年子弟,家裏也都算富裕,平時仗着孫乾狐假虎威,到處惹是生非。


在武陽村,陸離家境窮苦,自然拿不出靈藥修煉,不過一些富裕人家的孩子,卻是擁有靈草來修煉,這樣,他們的修煉速度自然要強上一分,所以就算陸離十分努力,也只是打通了三道武脈,而這羣子弟中,最差的都已是三道武靈脈的境界!

隨便一人,都是陸離的對手!

不過面對這羣人,陸離卻怡然不懼!

“是你挖的陷阱?”

陸離看着孫乾,一字一頓問道。

“不錯,知道是本少挖的,就乖乖地把那隻雪兔交出來吧!”孫乾手一伸,就索要陸離的雪兔。

這時,一個跟隨在孫乾身後的子弟走上來,下巴一撅,伸手就搶。“拿來吧你!”

“這雪兔是我抓到的,憑什麼給你?”

陸離有些氣憤,這雪兔明明是自己辛苦追趕逮到的,縱使沒有陷阱,自己也是能夠將其抓住,而現在孫乾竟然強行向自己索要,簡直氣人。

“憑什麼?你從我挖的陷阱中偷得雪兔,難道還想抵賴不成?”

“你!血口噴人!這雪兔明明是我追趕至此,才掉進你這陷阱中的。”聽到孫乾說是自己偷雪兔,陸離頓時怒了。

“哈哈,誰看見了?你們誰看見了?”孫乾一臉流氓相。

衆子弟皆是搖頭,“沒看見!”

“你…您們是一夥的!您們…憑什麼血口噴人!”被人誣賴,陸離氣得肺都要炸了。

“憑什麼?就憑我武脈比你多打通兩道,憑這羣人隨便一個就能打得你滿地找牙!”孫乾哈哈大笑,鄙視地看着陸離,眼中盡是不屑神情。

在他眼中,陸離的家境,出身,修爲,皆是卑微如螻蟻。

而這樣的小螻蟻,只有受欺辱的份。

“我不給!”陸離眼神堅定。

“呦呵,偷了本少的雪兔,還在本少跟前冒充漢子,哈哈,你是知道後果的!”孫乾不屑一笑,“兄弟們,上!”

一聲令下,周圍五六個孫乾的小弟皆是朝着陸離圍了過來,也不廢話,上來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在這羣人的羣毆下,陸離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他們每個人都有着三重武脈境的實力,陸離雙拳難敵衆手。

一陣狂毆之後,陸離嘴角溢出鮮血,鼻青臉腫,雪兔也被搶了去。

“孫乾,你別欺人太甚!”

陸離從雪地上爬起來,嘴角的鮮血凍成了紅色的冰凌,一雙眸子中,滿是憤怒。

“我就過分了,你能奈我何?”孫乾輕蔑地道,“難道你要叫你那廢物哥哥來打我不成?”

周圍又是一陣鬨笑。

陸離的哥哥劉戰天,飽受熱症煎熬,至今爲止,一道武靈脈都沒有突破,在武陽村,任何一個子弟,都能輕易將他擊敗。

聽到孫乾這麼說,陸離怒氣瞬間竄了上來,面紅耳赤!

哥哥從小就疼他,在外面受欺負都是哥哥一人扛着,雖然打不通武靈脈,可是他對陸離的疼愛義無反顧。


那份深情,不似同胞,勝似同胞!

“說我可以,別說我哥!”

一聲咆哮,讓得周圍的子弟皆是一怔。在這麼多人的圍攏下,陸離竟然還敢對孫乾如此說話,這份勇氣,一時讓衆人沒反應過來。

“呦呵,難道不是嗎?你那廢物哥哥,簡直是個天生的笨蛋!還有你那殘廢的爺爺,就是個老不死的!”

“你們哥倆,都是沒爹沒孃的野種!”

看着陸離的怒氣沖天的樣子,孫乾頗爲享受的樣子。

“孫乾!”

辱罵自己的爺爺和哥哥,陸離滿胸怒火,終於承受不住了!體內靈氣一運轉,三道武靈脈瞬間張開,陸離手握雙拳,直接衝向了孫乾!

“辱罵我的家人,我打死你!”

“呵呵,欠揍!”孫乾仍舊是一副蔑視的樣子,見到陸離衝上來,五道武靈脈開啓,擁有五人之力的一腳,迎面就朝陸離踢來。

不出所料地,在境界的差距下,陸離根本就沒有優勢,一腳就被踢出去三四米遠,狼狽地倒在地上。

“弟兄們,打這小子,順便搜搜他身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一羣人聽到指揮,又是圍攏而來,起先陸離還是苦苦支撐,可是到了後來,連抵抗的力氣都沒有了,不過雙手卻是緊緊抱着懷中的雪地參不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