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芸要帶孩子,不能像蘇薇冷鐵那樣,整天拚命修鍊。

這不。大家都外出修鍊了,武芸還在家裡帶孩子,教她讀書寫字。

武冰冰今年已經快六歲了。

但是,武芸還是沒讓她去上學。

畢竟,五毒門和天殘門還沒有徹底消滅,送武冰冰去上學,指不定會碰到什麼危險。

為了穩妥起見,武芸還是決定,先讓武冰冰在家裡待著。

反正武冰冰這個歲數,去上學,也只是去上幼兒園。

幼兒園教的東西,武芸都能教。

目前,武冰冰已經開始學習三年級的課程了。

沒辦法,這丫頭太妖孽了。

很多東西,一點就通,基本上不存在難度。

加上這丫頭非常早熟,什麼都懂,還不好糊弄。

武芸特意在網上找了課程,給武冰冰講課。

除了學習之外,武芸也給武冰冰買了許多課外書。

甚至,還給她買了一架鋼琴,讓她沒事的時候可以多學習。

陳墨剛進門的時候,就聽到武芸在教訓武冰冰。

「怎麼了?」陳墨忙上前,問道。

「我讓她練琴,她天天拿著你給的那個變身器,在那玩生肖騎士變身!」武芸說這話的時候,眼眸滿是埋怨之色。

要不是陳墨給的這些玩具,武冰冰會玩物喪志嗎?

「你不能光讓她學習,也得讓她好好玩耍,勞逸結合,才有助於成長嘛!」陳墨充當和事老。

武冰冰年紀還小,用不著這麼嚴苛。

再說了,以後她要是學習不好,找不到好工作,陳墨也完全有能力讓她衣食無憂。

讀書學習固然重要,但也不用太嚴格。

陳墨是這麼想的。

武芸生氣地說道:「她這麼懶散,絕對是跟你學的!」

陳墨叫道:「冰兒,爸爸口渴了,去冰箱給我拿瓶飲料。」

武冰冰立即道:「好嘞!」

然後,屁顛屁顛的去打開冰箱,給陳墨拿了一瓶飲料過來。

陳墨接過飲料,對武芸說道:「你看看你看看,她哪裡懶散了?我一說口渴,她立馬去幫我拿了飲料。這麼貼心的小棉襖,你說她懶散?」

「你……」

武芸氣的不行,「你們父女都一個衰樣,我懶得管你們。」

說罷,武芸就氣呼呼的回房間了。

陳墨對武冰冰說道:「快跟上去,好好安慰媽媽,多說點好話。」

武冰冰道:「沒問題,我肯定多說爸爸的好話。」

「去吧。」陳墨笑了笑。

武冰冰立即跟了上去。

這小丫頭,也是越來越懂事了。

就是不愛學習。

陳墨撇撇嘴。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武冰冰雖然不怎麼愛學習,但是她學東西很快。

跟她這般大小的孩子,連算數都不會呢!

但武冰冰已經學會加減乘除了。

這就是天賦。

武冰冰的起點,遠超同齡人。

而且,她還是一個內勁武者。

在張凝雪的指導下,武冰冰現在已經慢慢能夠控制體內的真力了。

並且,還能夠熟練的使用自己的超能。

只是,目前武冰冰的超能,還沒有什麼用武之地。

武冰冰的超能,是治療能力,治好了之後,不留傷疤,比什麼外傷葯都要管用。

但是,家裡也沒什麼人受傷。

蘇薇冷鐵她們受傷,一般不會勞煩武冰冰。

而且她們也是強大的武者,本身的自愈能力,就比普通人要強很多。

傷勢好了之後,也不會輕易留下傷疤。

這樣一來,武冰冰的超能,就顯得有些雞肋了。

再者,她的年紀太小,大家就是受了傷,也不想麻煩她。

所以,現在的武冰冰雖然很強,但還是像個普通小孩一樣生活著。

張凝雪也早就把控制真力的方法,教給了武冰冰,讓她慢慢練習。

只是,武冰冰體內的真力,還在不斷的壯大。

陳墨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武冰冰的體內,隱藏著磅礴的能量。

並且這股能量,日漸增強。

有朝一日,武冰冰一定可以突破到崩勁。

就是不知道,這小丫頭的體內,為什麼會源源不斷的產生能量。

這個陳墨也不清楚。

即便是以他化勁武者的眼光來看,也根本看不明白。

感覺武冰冰本身就好像是一座「核電站」,可以源源不斷的產生能量,產生真力,隨著時間過去,她也在一點點的變強。

就是不知道真力積攢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能不能順利完成突破。

陳墨將武冰冰現在的狀況記在心裡。

暗自計算著她體內的真力,什麼時候能夠達到崩勁武者的標準。

到時候看看,需不需要幫助她,完成突破。

陳墨也不禁在想,武冰冰是真的老天眷顧。

多少人想要進入武道之門而不可得,可她小小年紀,就已經是內勁武者了,並且,她體內的真力會隨著時間,一點點的增強。

即便不用刻意修鍊,她的修為也會不停增長。

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突破到崩勁,成為鳳毛麟角的崩勁武者。

這事要是讓林星娜知道,非得把她給氣吐血。

她每天辛辛苦苦的修鍊,就是為了能夠突破到崩勁。

可是,努力到現在,距離崩勁依舊遙遙無期。

現在你跟她說,武冰冰不用修鍊,每天吃喝玩樂,修為也會蹭蹭蹭的上漲,而且用不了多長時間,她就能夠突破到崩勁。

這……

林星娜會被當場氣死吧?

或者直接發狂?

陳墨想想林星娜知道這事的表情,都覺得有些好笑。

命運吶,有時候就是這麼不公平。

你想要的東西,努力了很久,都沒能得到手。

而別人輕輕鬆鬆,就能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這就是人比人,氣死人吶!

這時候,大門被打開,外頭走進來一人。 進來的人是蘇薇。

看到陳墨,她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然後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唯我正邪之路 「等等。」陳墨叫住了蘇薇。

蘇薇停住了腳步,看向陳墨。

陳墨早就習慣了她的不苟言笑,也不在意,說道:「你們去哪裡修鍊了?」

蘇薇道:「凈化道館。」

陳墨愣了一下,問道:「你們都是去的凈化道館修鍊?」

「嗯。」蘇薇點了點頭,說道:「林星娜說,她那邊設備齊全,可以讓我們敞開了修鍊。」

凈化道館那邊,確實設備齊全。

畢竟,這是花費了巨資才組建起來的道館。

讓幾個崩勁武者修鍊,還是可以的。

只是,林星娜不是一直對蘇薇冷鐵她們不感冒么?

怎麼會主動邀請她們過去凈化道館修鍊?

「林星娜有向你們提什麼要求嗎?」陳墨問道。

「她讓我們陪她對練。」蘇薇回答道。

「那你們答應了?」

「答應了。」

陳墨忙道:「你們沒傷著她吧?」

蘇薇抬頭看了陳墨一眼,語氣淡淡的說道:「我們都把修為壓制在內勁,和她打了個三七開。」

「她七?」

「我七。」

「……」

陳墨就知道是這個結果。

蘇薇和冷鐵都是崩勁武者,即便把修為壓制在內勁,但對於境界的理解,還是要遠超林星娜。

這樣一來,即便雙方的真力修為都在同一個境界,林星娜也很難打敗蘇薇和冷鐵。

這就是境界理解不同,所造成的差異。

好比你打遊戲,二周目的時候,表現的總是會比一周目要好。

這就是理解。

「林星娜的性子比較犟,加上這次五毒門的行動,犧牲了好多個同事,所以她急著提升修為,難免會瘋狂一些。你們注意分寸,讓她吃點苦頭可以,可千萬別把她給傷著了。」

陳墨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囑咐一下。

蘇薇和冷鐵兩人都是殺手,出手的時候簡單利落,直指要害,要是真用這些歹毒的招式對付林星娜,林星娜還真不一定扛得住。

「我知道。」蘇薇點點頭。

「你知道什麼。」陳墨隨口問了一句。

「她身上有你的真力氣息,而且修鍊的功法和梧桐一樣,都是玄陰訣,所以你們應該……」後面的事,蘇薇就沒有說下去了。

陳墨老臉微紅。

他怎麼感覺,自己那點破事,好像誰都知道啊!

「總之,你們別傷著林星娜吧。」陳墨只能這樣說道。

「嗯。」蘇薇點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

她從來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

現在已經算是話多了。

以前當殺手的時候,如果沒必要,她是不會開口說話的。

蘇薇說完,就徑直進了房間。

陳墨正想上樓,就見大門打開,冷鐵走了進來,在她的身後,還跟著滿臉疲累的冷清。

「老闆!」冷清見到陳墨,立即揮手打招呼。

陳墨笑了笑,將剛剛武冰冰拿給他的飲料,給冷清丟了過去,「請你的!」

冷清打開飲料喝了一口,嘴裡說道:「謝謝老闆!」

陳墨笑著搖頭,又對冷鐵道:「修鍊怎麼樣了?」

「效果還不錯,特別是那個重力室,很好。」冷鐵說道。

「重力室」是凈化道館的一個重點修鍊項目,可以增強地心引力,讓武者身上重若千鈞。

在重力室裡面修鍊,可以提升武者的抗壓能力,鍛煉力量,速度等。

一般的內勁武者,都不敢進去重力室。

因為在裡面待著,要承受的是非人的折磨。

感覺整個人都要被壓死。

兩倍重力,內勁武者就感覺難熬了。

婚令如山:契約萌妻,別想逃 三倍重力,內勁武者就渾身不舒服。

五倍重力,內勁武者基本扛不住。

蘇薇和冷鐵兩人,用的是五十倍重力。

假設一個人有55公斤,那十倍重力就是550公斤。

五十倍重力,那壓在身上的重量,非常恐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