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在殖民時代任務一位演變軍官帶領自己的民族用最先進的騎兵戰術征服了自由資本主義萌芽,實際上卻效率低下對一個整體龐大治理低下的龐大國家進行了武力征服,然自己的民族在這個國家中成爲最高貴的一羣,享受龐大國家的供養。這樣的歷史線走到了工業時代,當戰區晉級後,也會挑選演變軍官。

演變軍官自己評判的強勢弱勢歷史線,完全是該節點出生的演變軍官自己評判的。歷史是曲折的,就連演變空間都不敢做判斷,因爲有着無限的可能,所以演變的策略是多撒網。只要該民族還存在於歷史線上,那就是撒網的目標。

說不定下一輪晉級該歷史線從挫折中走出來,等到戰區晉級後,就變成了強勢歷史線。歷史的屬性是跌宕起伏的,在一個節點看是否勝利是取決於該歷史線是否能夠走到這個節點。

一條條歷史線被演變軍官干涉,被演變軍官弄潮,然而演變軍官呢?也是被演變催促着。不可能有活過四十場任務的上尉。上尉二十場任務不晉級少校,一場比一場難。不可能有六百四十場任務沒有出現上將的戰區被同一羣演變軍官把持。如果戰區不能晉級,那就清洗一批將官,讓下一波上校晉級的將官繼續完成任務。

從宏觀視角來看,演變空間不比第一代穿越空間淘汰率要低。嗯,不對演變空間沒有淘汰率,演變軍官是用一批死一批,前仆後繼,將541298戰區從原始社會開闢到今天從核能出現的時代招新兵的那些演變至今在541298戰區的痕跡都沒留下。

想要逃離最高任務只有只有這麼幾條。要麼換了戰區,要麼退役。要麼把最高任務解決了。演變空間不抹殺,抹殺這種催促手段,根本不適合出現。所有演變軍官的死亡都是在任務世界被砍死,然後沒有道具復活。

在得知最高任務突然降臨的時候,這五位軍官是一臉鬱悶。他們也是沒有得到消息,但是在此之前演變空間各種徵兆,現在回想起來,就是提示。

那就是連續五場中將晉級上將的任務安排,連續五場任務,以此是在座的五位中將,演變依次爲他們安排了晉級任務。爲了防止演變軍官在一起串科技,要麼安排兩位正式軍官進行對手戰。要麼就根本不安排在一起。串通科技最大衆的方式就是預備役,預備役從一個任務中存活跑到另一個演變軍官的任務中合作在合作的過程中瞭解科技樹。這就是校官中預備役吃香的原因。

而將官中沒有潤滑機制的預備役。這就是雷姆特人他們戰區在將官這一塊比541298戰區將官區要強大的原因。

當然如果孫馳勇上個任務晉級了中將,演變空間推遲一場,爲孫馳勇安排一場晉級上將的任務。如果孫馳勇拒絕,那麼直接開啓最高任務。如果孫馳勇接受最後沒成功。那麼很好這個戰區一個能打的都沒有,也要開啓最高任務。

核鋼位面的情況是孫馳勇沒能完成任務。孫馳勇接到了最高任務的安排。最高任務,這對孫馳勇這個精打細算安排自己晉級規劃的少將來說,是何等操蛋的設定。

當然現在幾位中將已經沒力氣罵演變了,用現在的話來說,一個能打都沒有,演變已經安排了所有中將晉級任務了。演變不是針對哪一個中將,而是針對這一片規定任務數沒有誕生上將的戰區。

周清琪看了看在座的諸位演變軍官說道:“各位這是一個合作任務,現在的情況我們要放下各自的矛盾。如果繼續鬥爭的話,這一場任務後,就沒有我們了。”

作爲整個中將中唯一走納米科技的晉級中將的存在,周清琪的意思是在這個任務中開放自己的科技。頓了頓弗裏德說道:“周,我有一個消息,在上一場少將晉級任務中,出現了一個異數。”

修越彬立刻迴應道:“我覺得不必要了,預備役最大的價值在於在一個個正式軍官的流動,充當交流媒介。下一場任務中爲我們在一起的任務。”

蒙克達說道:“那一位預備役走了納米基因雙重道路。多一份助力是好的。”

周清琪說道:“此事休得再議。一枚大領袖已經那一位了。”

最高任務誰都沒有信心,將幾位中將聚集在一起的任務,中將們的科技可以一起溝通,可以相互合作交流,那麼對手是什麼級別?一位位中將心裏已經有了猜測。那麼這場任務後戰區的格局?幾位演變中將開始考慮了。畢竟有破壞平衡的存在出現了。 當一位大領袖送到任迪手上的時候,任迪笑了笑。而一旁的孫冰慧將頭扭到一邊,對任迪相當有意見。同時對這個大領袖哼了一聲。因爲在此之前,任迪還了一枚大領袖給了孫冰慧。現在這一枚大領袖是上面給的。

而對於任迪來說,在少尉的時候,剛剛入場的時候這個大領袖道具是值得仰望的,畢竟是最高級別的道具。看起來根本得不到的樣子。但是幾場任務過後,任迪經手的滿分道具種類繁多,現在看來,大領袖道具是對自己的絕妙的諷刺。

現在天子盟中來了另外將官,看了看兩位將官交付的大領袖,任迪將這個道具推到了桌子中央。說道:“此物與我無緣。”至今任迪依舊是沒有對任何人說演變對自己的終極安排——蓋棺論定,永不轉正。

這時候孫鼎創身邊的一位少將韓濱河看到了這一幕地說道:“嚮往者,這個道具,必須接受,因爲根據上峯討論,你不適合充當預備役了。”

韓濱河一字一頓地說道:“你擁有的科技,通過你預備役入場的身份擴散開來。對該戰區來說是破壞性的。”

任迪說道:“明白。下一場任務將會跟隨孫馳勇進入任務。能告訴我孫馳勇下一場任務到底是什麼嗎?”

韓濱河看了看任迪一眼,露出一絲讚賞,然而搖了搖頭說道:“你的選擇,我們不願意看見。”

而另一邊那位看似十六歲的少女的西方少將,注意西方的十六歲少女概念是什麼,身高一米八,身材窈窕,童顏,因爲本身皮膚就沒有老化,至於身材,這個年齡階段和東方人是不同的,青春洋溢,上馬就能變成貞德身披十幾公斤鎧甲砍人的那種。這位少將擡起頭,兩邊的金色長髮晃了晃,看了看任迪露出了莫測的笑容說道:“很有自信。”

對於任迪安排,五位中將已經安排好了。西方是決不允許任迪當預備役了。想象一下核武在東方派系的演變上校中擴散的場面,想象一下,基因技術掌握絕對優勢一方對另一方進行攻擊。

任迪現在的基因技術完全可以針對性製造對特定種羣殺傷的病毒。通過病毒在數代人之間對一個民族實施殺傷。基因技術的代差是非常恐怖的。

基因武器的對峙,是比核武器還穩定的存在,核武器的誕生後,雙方都明白那一方先按下核按鈕,另一方也必然按下核按鈕。但是任何一方按下核按鈕,都能在短期內城市進行大規模殺傷。至於基因武器,殺傷不像核武器那麼劇烈。因爲需要分多批次釋放對特定人種殺傷的病毒。

殺是可以比核武器殺的更加絕,但是時間太漫長了。如果白人要對東方人釋放滅絕病毒,那麼絕不是一種病毒。一種病毒只能針對一種東方人基因上的缺陷,用結構最簡單的有機物複製體,殺傷這個世界最複雜的高等生命。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而是今天放一種針對東方人的流感病毒,明天放一種腸道感染的病毒。因爲是基因武器,而不是同歸於盡的炸藥包,必須要精準的鎖定一羣人,先保證鎖定這個特性,然後再談殺傷。否則病毒在對手民族氾濫,然後突然變異把自己民族也滅了,這恐怕就是超級冷笑話了。

所以基因武器,絕不是高致死優先的,而是精準優先的,而且一個龐大的民族有着強大的基因多樣性,以中國爲例,控制範圍從溫暖的東南沿海到乾燥的大西北。從冰凍三尺的東三省,到一年汗衫的海南。基因絕對有差異。如果要針對中國人進行殺傷,沒有任何一種基因武器能鎖定所有的中國人。因爲基因多樣性太強了。

所以基因武器必須是一場接着一場釋放,才能達到滅絕人種的效果。但是敢做嗎?現代國家的動員能力何等恐怖,一聲令下全民衛生,清理垃圾戴口罩,公共區域走道一天三次的消毒,就能杜絕大部分病毒的傳播媒介。最最重要的是,在這種慢性殺傷過程中另一方工業國並非毫無還手之力,在這個漫長的攻擊過程中,被攻擊的民族完全可以反制,可以進行核武反制,同樣可以動用基因病毒進行反制。

二十一世紀,各個科技大國之間都掌握了對手人種的基因缺陷,各大國誰都不敢對掐,基因滅絕戰只能對那些毫無反抗的民族進行殺傷。比如說二十一世紀黑叔叔那地方,南美那地方。各種身上噴血的病毒,孕婦生小頭孩子各種奇奇怪怪的病毒經常會爆發。當然爆發後所有有作爲的國家都會以人道主義非常積極的進行疫苗研製。嗯這可不是做慈善,而是防範於未然。

現在任迪的基因科技對上校都是有代差優勢的,在校官階段,嗯尤其是任迪現在的軍銜是少校,做的沒底線一點,完全能做到世界上只有一個民族。做的更加狠一點,甚至能將在任務中的演變軍官直接滅掉。真的要殺,能殺的上帝騎士團這地方直接斷代。當然這種情況上帝騎士團知道基本不可能發生。因爲上一場任務中卡維斯和米哈伊爾知道任迪是B類民族主義者,堅定站在自己這一方且不極端。證明了任迪是這樣的人,但是不代表上面就不防範。一旦技術擴散到A類民族主義者手上。呵呵那場面簡直是恐怖。

弗雷特和蒙克達兩方堅持讓任迪變成正式軍官,這樣強勢,只能作爲一位演變軍官強勢。而作爲預備役,以任迪現在的經歷任務的場次來看,完全能夠在進入少將之前,連帶一大批校官飛躍。這是白人演變軍官一方不允許的。而商談後妥協結果就是,任迪將領導天子盟,但是任迪不能作爲預備役。

看了看這位金髮少女的少將,任迪眉心的寶石亮了一下。立刻將剛剛的畫面畫面回放了一下,當這位少將說道孫馳勇的任務的時候,嘴角露出的笑容,似乎有些不對。而韓濱河眼睛中似乎有一瞬間無奈的神色。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看來孫馳勇的下一場任務應該很難。”

韓濱河點了點頭說道:“是的。”這時候孫冰慧扭過頭來,睜大了眼睛將擋住耳朵的髮絲捋到了後面。

阿娜斯塔西婭是在場女性演變少將的名字,簡稱塔西婭。她擡起了露出了潔白的脖頸,仰起頭對韓濱河說道:“我想你應該尊重一下這位預備役,畢竟在能力上,他是有資格的。”

韓濱河嘆了一口氣對天子盟的校官們說道:“你們先退場吧。”韓濱河之所以這麼做,是希望自己說過這場任務後,任迪能夠退卻。如果這些人的在場,任迪或許會要在意他人的目光,在衆目睽睽之下退卻,很顯然是傷臉面的。至於所有人都不知道場面下,就有自己的選擇餘地。

韓濱河用心良苦,塔西婭淡淡的笑着看着韓濱河的安排。很快一位位演變軍官退卻,而孫冰慧想要留下來,韓濱河冷漠地說道:“孫上校,我知道你關心你哥哥下一場任務,但是現在你不夠格。你沒有將官資格。”聽到這,孫冰慧點了點頭,然後幽幽的看了任迪一眼,離開了。

看到這一幕,韓濱河笑了笑略有感慨地說道:“令人懷念的校官時代。”

然後韓濱河看了看任迪說道:“你該用心體會你該體會的。”

任迪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地說道:“說吧,到底是什麼任務。”

塔西婭說道:“下一場任務,我們可能會遇到上將。”

韓濱河說道:“所有將官都共同面對。無論是中將還是少將。”

經過韓濱河的敘述後,任迪明白了,聯想到以前聽說過的一種任務,那就是本位面戰區的軍官碾壓多位低等戰區的任務。以絕對的生產力立足於世界一地火槍大炮開闢全球。領土日月不落。碾壓的落後自己時代的低等戰區演變軍官一點脾氣都沒有。

作爲碾壓的一方當然沒話可說,輕而易舉的用全球資源發展了科技。而被碾壓的一方到底是什麼感覺,爲什麼會被演變安排到這種碾壓的位置上呢?

現在看來有答案了。

韓濱河說完這一切說道:“這個任務不該你來,雖然你能力很強,遠勝過我,但是自始至終,你好像只經歷了五個任務。令人駭然的成長速度。有朝一日你到達中將,應該是很有希望的晉級上將的,但是現在對你來說太早了。你該領導天子盟。”

說道天子盟,韓濱河絲毫沒有顧忌到一旁塔西婭的感受,東方演變中將的妥協是有底線的。任迪不能是預備役,但是領導天子盟挑戰超難度團戰任務。交流科技也是可以的。

任迪默不作聲,看了看迷航燈塔這個道具,作用依然是未知,然而道具後面的解釋是(也許你很快就會用到,或許你很久纔會用到。)令人好奇的道具。很顯然面前的這個選擇,演變似乎已經料到了。

任迪看了看韓濱河說道:“這樣說來我可能這場任務後再也見不到孫馳勇了?”

韓濱河說道:“是的,戰爭是慘烈的。在這種任務中就算有道具,演變也絕對會施加使用限制。對於尉官校官來說道具是難得的。但是對於將官來說,有着大量的紫金在低級區域收購將官來說。道具太頻繁了。 懷念那逝去的青春 一個個將官都能全身而退。所以有些演變的規則你現在是校官,沒看到。但是演變的混賬性格你是懂得。”

任迪深呼吸了一下,最難還的人情。也就是說,孫馳勇的人情,錯過了這場任務很難還。或許還有一種還的方式,那就是替個孫馳勇帶妹妹。或許孫馳勇就是看到了任迪的好性格纔會這麼做的。

任迪擡起頭看了看韓濱河說道:“你們的安排很好,但是可能估計錯了一個要素。”

韓濱河說道:“什麼要素。”任迪回想到上一個任務中,一位位次人類無所畏懼的對蛻變的堅持。縱然自己是死亡,也是堅持了自我的那種堅持。

一路走來,每一場任務對任迪影響都很大。尤其是在上個任務中任迪已經不知不覺到達了一代穿越系統的二階水平。這個二階不是說晉級就晉級的。晉級後,代表的自我人格棱角分明無法磨滅。

爹地,媽咪又逃了 任迪說道:“我討厭自己的膽怯。這一場任務,我早有決定隨着孫馳勇進入,如果是其他原因,我可以推一推。但是我現在心裏有一個誘惑力十足,卻讓我討厭我自己的聲音在勸說我留下來。早已想做,卻又在不得已的因素要放棄。這種感覺很熟悉。太熟悉了。曾自認爲不凡,卻被事實按在地下承認自己的平凡。差距到在那裏呢?”

話音剛落,任迪在演變光幕上把自己嚮往者的代號改成了無畏者。這是任迪第三個代號,一路走來任迪的代號不是給別人看的。最大的意義可能就是提醒自己的。

韓濱河聽完了任迪這麼說後,剛想勸說然而看到接下來任迪動作,霍的站立起來。

在韓濱河眼中這個演變預備役少校就在此之前就如同普通的砂石一樣看起來與凡人無疑。默不作聲的表現就和手下的徵召兵類似。至於爲什麼會在將官任務中取勝,據說碾壓了十幾位少將。

然而砂石和金沙的差別是在水流中。金沙在水流中沉下來。作爲一位強大的演變軍官,任迪的棱角只有在時間的磨動下,或者是在這種時刻才能看得到。

任迪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但是任迪明白現在是自己的選擇。將一份契約遞交給,韓濱河,說道:“既然下一個任務是集體進入,和你簽訂契約也是一樣的。”這場談判中任迪佔據了主動,反正都是和孫馳勇進入一場任務。那麼只要站在孫馳勇這一方進入就行了。和韓濱河簽訂是一樣的。

在一旁的塔西婭看了到這一幕,嘴角囁嚅了兩下,最終沒有說出口。將無畏死亡英雄的守護說成愚昧下的蠢行,是最無恥的行爲。對天子盟出場的強大演變軍官,塔西婭是心裏不平衡的。但是現在卻無法指責。能進入將官的演變軍官多少都有一份英雄氣,與小人無恥並不沾邊。 孫馳勇看了看到來的任迪無奈地說道:“你很蠢?如果我是你我不會像你這麼做……”看了看通明大廈外面穿行的飛行器,整個將官區域遍佈着城市,非常光怪陸離的城市。到處都是在光輝下閃爍的玻璃大廈。大廈之間,猶如蜂巢一樣各種各樣的飛信機器人猶如候鳥歇息一樣在充電平臺上停泊。然後充電進行物資運抵。

這些科技在任迪眼中並不高,但是建設的非常繁華,這是核鋼位面那種戰爭威脅的城市無法出現的,任迪盤算着如果用自己現有高標準的科技對這個城市進行改造,那會變成什麼樣子。

傲嬌甜妻哪裏逃 聽到了孫馳勇的問話,任迪扭頭說道:“我蠢,你要是死了,我哭都沒處哭。人情債券轉移到你那妹妹身上。這種理不清的人情債務再經過糾纏。這種利滾利恐怕要伴隨我在演變戰場就要一直揹着。”

孫馳勇挑了挑眉說道:“這麼說,我的妹妹倒賠都送不出去?”

任迪搖了搖頭道:“你太關心你妹妹了,我做不到,或許我能做到,但是太累了。她需要自己成長。我做不到當她的哥哥。”

對於任迪這樣的回答。孫馳勇沒有再說話。頓了一會說道:“我明白了,即使如此,我依然不希望你進入這樣的任務。那個趙璟雯則麼樣?心動過嗎?”

任迪說道:“你認爲她的哪一點會值得我心動了。”

孫馳勇咳嗽了一下貌似嚴肅的扳起手指列舉出來:“比如說出生名門,舉手之間如皓月當空。”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我四代以前黃土背朝天。你說的貴族,在現在的我眼中,只不過遵循着一套多餘的體系展現在即的與衆不同。”

孫馳勇接着掰了一下手指說道:“那麼那種統領四海的女皇風範呢?”

任迪笑了笑:“那個世界,權利終究是交給誰,是我選擇的。”

孫馳勇還想接着再說,任迪答道:“還有堅韌不拔的品質。嗯,那是我看着成長的。雖然還有所不足,但是我很欣慰。嗯,怎麼了。”

孫馳勇愣了一下,說道:“徹底被你戰倒了。你把她當女兒嗎?”

任迪:“算不上,但是一位懵懂無知的少女,你好意思用一根棒棒糖欺騙嗎?”

孫馳勇嘴角抽了抽,想到了在上個任務趙璟雯,在任迪用看蘿莉的眼神看着。呃這場面。孫馳勇把這個畫面丟了出去。低聲說道:“這解釋,算是我這輩子奇怪的解釋。”

任迪笑了笑說道:“記住,這場任務後,你我兩不相欠。”

聽到這,孫馳勇嘆了一口氣說道:“明白了。你本來就不欠我什麼。”

在平臺上一架直運輸機出現在平臺上。任迪和孫馳勇走上了這架飛機,飛機掠過高樓大廈。很快從孫馳勇的城市地區中飛過,到達了另一個區域,這個區域前方是更加先進,巨大的尖銳高塔上,定這個一個猶如巨型陀螺的建築物。從地面拔地而起的尖塔高度就已經是五百米高,而塔尖的塔樓上陀螺一樣的建築直徑五十米。有磁力託舉。

在高塔周圍一排排高樓大廈之間,重型飛艇懸空飛行,飛艇下方一個個重量七八噸的無人機在高樓上空飛翔,而一個個螺旋槳無人機在底部高度飛翔。懸空的光幕在大樓之間拉開。播放的是都是科學知識,有機化學的合成,有微型機械的組裝拼接。這種在城市中播放這些畫面的場面,就像任迪響起來小時候將冰箱家電全部都貼上英語單詞標籤的趣味。

孫馳勇對任迪解釋道:“這是本戰區周清琪中將的區域。他是本站區中唯一走成功納米道路的中將。”

任迪吸了一口氣看了看這個宏偉的城市說道:“很強大。”

對於這個城市任迪看到了極高的電磁運用水平,極高的材料生產加工水平。雖然都是中將科技,任迪感覺到這位中將的技術積累要比自己身後,同等人口較量下,自己這裏將要落下風。

很快螺旋槳戰機緩緩的在高空的平臺落下,平臺上三條水銀一樣流動的液態金屬手,穩穩的接住了飛機,飛機的螺旋槳強大的風壓,液態金屬表面吹出了銀色的波紋。

跳下飛機後,任迪的手上戰服中流動的一些納米機械分離出來,與之觸碰,撈出一團銀色的液態金屬。在掌心觀察着。這時候後面有一個聲音說道:“原本聽說有一位預備役少校擁有了中將的級別。我還有些將信將疑。”

一位劍眉星眸的演變軍官站着了任迪背後,看着任迪手臂上猶如流動線條的納米顆粒金屬。點頭說道:“原來是陶瓷外殼的高能納米高能量道路。”

任迪戰服中流動納米顆粒是白色的,而這個承接住戰機液態金屬是銀色的,而且任迪發現裏面有水,幾乎是三分之一是水,三分之二是納米顆粒機械。水作爲緩衝,納米顆粒在水的浮力下換面連接。就像生命體一樣具有柔韌性。減少了納米顆粒之間相互的硬摩擦硬碰撞。受到衝擊力的時候,外殼與外殼之間不會直接承受衝擊力,而是納米顆粒縫隙之間的液體承受。

很顯然這種技術更加成熟,任迪的那種只是小規模運用,這種能化爲不定性金屬液體手的技術完全能用在大規模工業上。任迪回頭對周清琪說道:“很長見識了。”

周清琪露出了笑容說道:“走這條路的人很少,但是隻要有基礎,將科技轉變成實用化技術,會很容易的。”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在此之前,我一直爲納米顆粒機械幾乎一盤散沙的狀態很無語,相對於基因細胞拼接的生命體。納米微機械組合怎麼看都沒有鋼板堅硬,電磁力相互結合怎麼看都沒有生物柔韌。中將,你是不是已經造出類似於生物一樣靈活的機械戰士。嗯也就是用這種納米顆粒進行組合的?”

周清琪笑了笑說道:“我的現役主基地是,一個叫做灰蠱世界的中的蠱族。要論暴兵能力。”

周清琪語氣中帶着幾分絕對自信地說道:“和生化培養槽的兵力拼一拼無所謂。”

周清琪指了指這個銀白色液態的觸手,周清琪對任迪說道:“你還看出什麼了嗎?”

任迪看了看這個觸手擺動不確定說道:“裏面有管子。”

周清琪打了一個響指說道:“聰明,就是有類似血管的東西在裏面,納米機器的電磁力負責類似肌肉收縮拉伸的做工作用。而類似於血管的東西,可以隨時將液氮運送到各個部位,比如說這樣。”

盲妃難為:王爺,輕輕寵 咔嚓一下,整個銀白色的液體下半部分迅速凍成了硬塊,然而硬塊的上端,就像巴掌一樣開始靈活。變成了類似筆直的手臂,柔軟的手指一樣的效果。然而隨着命令接觸,大量的納米顆粒放熱瞬間將凍結的硬塊融化,又變成類似於柔韌的液態。也就是說這個觸手可以硬可以軟,可以靈活變向。

孫馳勇咳嗽了一聲,周清琪看了看孫馳勇,笑着說道:“哦,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嗯,無畏者,對無畏者是吧,你和孫馳勇隨我來。”

說完周清琪從戶外平臺走進了大門中,緊隨其後的孫馳勇對任迪說道:“要是真要你兩談技術,真不知道會談到什麼時候。”

鏡頭切換。

進入了房間內部,五位中將十四位少將已經在場了。當任迪和孫馳勇進入後,這些胸口上動態電子環繞原子核的符號的少將們,以及幾位螺旋基因的中將們齊刷刷的看着入場的任迪和孫馳勇,確切的說應該是掃了一眼孫馳勇然後看到任迪胸前的火炮風帆船隻符號,目光一凝。

一雙雙眼睛似乎是想把任迪穿透似得。然而任迪掃過了每一個人,將每一個人的反應看了一遍,然後將目光投射在上座的五位,這是演變中最強的三位演變軍官。

那幾位走納米科技將官身上穿着緊貼着身軀的動力服。在腿上和背部有對接口。這些對接口,走過生化科技的任迪明白這是外接神經系統對大片生化兵器進行控制的裝置。

生化將官科技的人類,絕不是改造的一拳操天的級別,碳基生命有極限,甚至無機材料都有極限,大型生化兵器數十噸肌肉依附在金屬骨骼上。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比機械更加靈活的控制火炮機槍等重武器,在空間上的掃射。然而這些巨型兵種的碳基大腦必須接受絕對命令。如何將絕對命令清楚的傳遞到生化兵器的腦海中,絕不是靠着吼。而最好是人體大腦信號直接控制。

任迪看了看這一衆走基因道路的將官很快有了自己的評判。如果說生物技術任迪是比周清琪要明顯的弱勢,但是在基因道路的生化科技上,任迪在關鍵標準上應該算上上游。基因科技已經不是看能造什麼兵種,如果輪兵種的話,任迪掌握的那幾個兵種不能和這些中將比。

所謂的關鍵科技,也就是人體基因科技,現在在做的諸位中,只有一位和自己比肩西方的陣營的弗裏德。甚至弗裏德要比任迪弱一點。上一個任務,任迪見證了基因科技對一個種族的補全,龐大的基因技術運用,每一段基因的確認,其背後都是大量的使用該段基因的人類實際情案例總結。

幾人呢的基因技術,蒙克達最弱,霍恩斯稍強一點,修越彬比這兩位強,距離弗雷德有差距。任迪就這樣按照從弱到強的順序看下來,最後目光停留在了弗雷德這裏。幾位基因道路的中將思維速度何等快,任迪這種強弱判斷,在短時間內一眼看出來。頓時讓這幫人明白了任迪的級別。進來的這位預備役,對人類基因科技理解理解極強。短短的一眼就能看出來身上傳輸配件位置分配體系在傳輸對生化兵器的控制命令效率高低。身體安裝掛件對身軀運動配件的影響優劣。這些優劣程度,往往是在生化兵種大規模對抗演習之間可以看出來,生化科技越高,單人控制的生化軍團數量多越強。

確切的說,現在基因科技看的不是一個個兵種多強,而是看着控制者多強。對人類身軀有多麼瞭解。任迪並沒有看大規模生化兵種的對戰,至於對戰的結果,也是中將們相互之間心裏有數,而現在任迪就是看着這些中將身上的細節,判定強弱。

當任迪目光最後停留在弗雷德身上,是因爲弗雷德的手神經那外聯設備的非常靈巧,而且位置也很準確,喉嚨下面的沒有銀白色。並非靠着聲帶震動來獲取聲控聲音傳輸,而是找到了控制聲帶的神經,頭部發絲那些混在頭髮中的金屬絲或許不起眼,但是對對應着一個個腦區,達成腦控的技術水平。

當任迪的目光最後停留在弗雷德身上的時候,弗雷德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當然很快任迪就停止了觀察。任迪低調的坐在了孫馳勇旁邊的位置上。

當然任迪選在了這個位置上,修越彬開口說道:“無畏者,你的位置在這裏……”

說完在上面中將這裏抽出了一個位置。修越彬對任迪笑了笑說道:“預備役中將,我總算是見到了。”

預備役中將,修越彬說出了這個軍銜,而任迪的實際軍銜是少校。此時在場沒有一位中將反駁。而一位位少將看了看,也默不作聲。沒有傻瓜跳出來質疑,很顯然在剛剛的照面下。一位位演變中將已經對任迪進行了評價。少將們活了上百場任務都有了,這點眼力都沒有,還要跳出來,憤怒任迪位置壓在自己頭上,那麼上百場任務算是白打了。預備役中將,在場將官聽到這個事情,嘴角抽了抽。納米機械科技和生物基因科技同時開線。這還真具備了預備役中將的資格。

聽到中將們的承認,任迪自然也沒矯情,步履鏗然的走向了中將席的第六位位置。541298戰區的最頂層。就如同一位王來到了早已爲他準備好的位置。 戰區最高任務到底是什麼任務?一位位演變軍官目前不知道情況,但是可知的是作爲弱勢的一方,戰場依舊是地球,確切主基地應該是在地球上,至於威脅很可能是星空。

巨大的地球投影出現在星球上。中將們在地球上劃點。一位位少將將被分配到各個戰區上。然而六個點將由中將們親自坐鎮,東歐莫斯科——蒙克達的,西歐法國區弗雷德的。美洲五大湖區域到紐約那一塊,霍恩斯的。東方渤海灣京津區域周清琪的。廣州能在艦隊輻射整個南洋羣島由修越彬控制。至於其他南洋小島啊。南美洲啊。非洲的據點都是少將們開基地的位置。

每一個演變軍官展開基地必須要在自己基地展開,以便於將全球控制住。至於任迪任迪代孫馳勇挑了陝西這個位置。看到任迪挑的這個位置,孫馳勇想要說什麼。任迪說道:“科技完全展開,我能在亞洲中央大量蓄積人口。”

周清琪對任迪問道:“你確定這個位子?這裏沒有大型河流也沒有海洋,有點保守。”

任迪說道:“就這裏。我喜歡這裏。我擅長陸地作戰!”

孫馳勇對任迪悄悄說道:“我擅長海戰。”

在旁邊的卡維斯聽到了後,對孫馳勇說道:“相同兵力,海戰你打不過我。”

“嘶,沃日。”孫馳勇對卡維斯的插嘴極其不爽。然而礙於凝重的氣氛孫馳勇只是瞪了卡維斯一眼。

商量完畢後,周清琪說道:“既然各位佈置陣位,各位就要儘可能的融入該地區人類環境。請各位注意,這是戰區最高任務,這場任務和以前所有任務截然不同。無論我們如何解釋,在六百四十場任務時間段內沒有人晉級中將,這是事實。如此看來,我們應該是受限於我們的時代了。就像我們戰區中的某些人到達低級戰區,那些低級戰區的人遲遲擺脫不了帝王制的誘惑,受限於中校時代一樣。他們不知道錯誤在那裏,我們也不知道錯誤在那裏。但是我們可以猜測一下,是不是我們更加缺乏團結呢?本場任務所有人無條件交換科技。無論你們每個人的看家科技是怎麼困難才獲取的。無論你們各位看另一個白皮黃皮不順眼。最好都要將這些偏見自私放在一旁。很顯然,演變的在這場任務是想清洗掉一批人。科技捂在手裏很可能會帶到地獄去。黃皮或者白皮再討厭,很可能都要死在一塊。”

一位位演變軍官相互看了看,相互點了點頭。最終周清琪將目光放在了任迪身上,任迪點了點頭。任迪爲了大局在第一場任務和日本人都保持了和平,很何況現在還沒有日本人。現在晉級到少將,無一例外都是人類大洪水紀元以來,強大民族所出。強大的民族因爲爭奪地球或許會相互爭鬥,但是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在一次次對抗中均會給予強大對手尊重。

任迪說道:“這一場任務我會通力與各位合作,在上個任務中,我對人類基因進行了詳盡的實驗,該任務中我會公佈數據。”

弗雷德說道:“很期待與你的交流,在人種多樣性上我做的實驗較多。我們之間可以進行互補。”在這裏任迪看了看弗雷德點了點頭,雙方心領意會。

任迪的人類基因重塑實驗僅限於東亞人種。整個實驗過程,就是東亞大陸的上遭到核輻射污染的基因補全過程,任迪研究的非常深入。但是在人口多樣性,比如說白人,黑人,拉丁美亞馬遜原始人的基因,弗雷德做了大量的實驗。弗雷德這麼提出,意思就是讓任迪吧不用擔心暴露東亞人的基因弱點。弗雷德這裏全球人種的基因研究將全部對任迪公開。不用擔心而藏私。

基因技術這東西很顯然最最忌諱的科技。用玄幻一點的說法,就是被人看透跟腳。如果基因中將一方無法在這方達成大一統的協議。周清琪所說的科技共享就是一句空話,要知道現在有中將級別納米機械科技都在東方人這一方。東方人主動願意合作。那麼至於基因技術這一塊,要是不展示誠意。那就是不識好歹了。現在的局面很清晰,繼續在這個戰區最高任務胡鬧,很可能是團滅的結局。

這種團滅的場面,可以從541298戰區中一位中校的經歷可以借鑑一二。這個中校直接到達了工業明,蒸汽鐵甲艦的時代,直接立足於東方。將低等戰區,在北美的演變軍官,俄羅斯的演變軍官,中東奧斯曼地區的演變軍官,英倫三島的演變軍官,法國的,神聖羅馬帝國的演變軍官所在的世界一頓胖揍,直接在東方定了個皇帝的稱號僞裝,搞共和制度,將赤旗插了個寰宇。那是一場碾壓,高等戰區對低等戰區的碾壓。碾壓過後,現在自己想到這種場面,將官們覺得心有餘悸了。

安排就這麼定下了。

很快散會了。鏡頭切換到將官區域。

孫冰慧憂眉如新月的望着上方的井口。孫冰慧依稀記得和任迪見過的最後一面。從將官商談的後,任迪走出來,給了自己一個消息——“我下一個任務,和你哥一起。你自己隨意。早點晉級正式軍官。”至於別的什麼都沒說,就進入了將官戰區,孫冰慧在這一過程中低着頭,額頭前的劉海遮住了複雜神色的眼睛。

在那次之後,整個無論是自己哥哥還是任迪都沒有和自己聯繫過了。這二人不約而同的在隱瞞下一個任務究竟是什麼。孫冰慧幾次想進入將官區域,但是無論哪一個少將都將自己拒絕了。

“壞蛋,壞蛋,你們都是大壞蛋!”孫冰慧突然跳了起來,纖細的腰肢因爲激動而顫抖。孫冰慧指着上方的井口突然破口大罵着。卻不知道在罵誰。

鏡頭切回任迪這裏,這已經是所有將官集結準備上方光柱召喚的時候了,任迪對孫馳勇說道:“你不回去看一看你的那個妹妹。”

孫馳勇搖了搖頭說道:“徒增傷感罷了,而且你說得對,她該自立了。”

卡維斯看了看孫馳勇,又看了看任迪說道:“她其實是該嫁人了,可惜啊,可惜啊……”

任迪瞄了卡維斯一眼說道:“你很懂女人嗎?”

卡維斯看了看周圍,不懷好意的對任迪笑了笑說道:“在這裏的人,恐怕就你一個是處男。”

卡維斯自顧自的結說道:“你的第一場任務傳奇延續任務,擅長於打炮,但是一句話就把任務的女主得罪了。第二場任務,貌似直接將一位公主推走了。到手的肉都沒吃,你就對核彈感興趣了。第三個任務,魔法位面,據說天天在覈武試驗中爭分奪秒。至於第四個任務,你帶來的那個在任務世界地位中近乎於女皇的新兵,憑藉我多年的經驗,還是個雛,被她盯着,你要能搞出點什麼那就奇怪了。”

任迪問道:“你怎麼這麼清楚?”

卡維斯說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嗎?只要哦你的任務世界中有人,我們都能查得到。這用你們東方人的話來說叫做……”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哦。”

“轟!”一聲劇烈的出拳聲音,外帶着胸膛骨骼碎裂的聲音,任迪一拳,僅僅一拳重擊了卡維斯,力道之大,直接將卡維斯在戰區中的保護光幕都打出來了。被打在地上的卡維斯猛烈咳嗽着,大量的血液浸染在氣管中從鼻腔中都咳出來。

任迪看着自己的拳頭鬆開成手掌淡淡地說道:“叫做,言多必失……”任迪指了一下光幕,用自己的紫金,給卡維斯做了全身恢復。然後轉身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