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低着頭,心中也在罵娘,說話啊!大男的婆婆媽媽的,你要是想要,我能不賣你嗎!傻逼啊你! 而且,主要是這靈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都是一階靈草,用來煉還靈丹的。

也就勁兒大了點而已,紅塔山名副其實。

不坑他一筆那能是自己的性格?只是讓人家穿着內褲出去,那太誇張了。

起碼也得把他這個小戒指弄過來吧!儲物袋什麼的可是看着就就低端的很。

半晌,在江北期待之中,這林天陽終於開口了。

“滅霸兄弟……我知道我這麼說可能是不太好,但是我還是得說,希望你能把這些靈煙都賣給我,以後你有什麼幫助,我林家肯定也能幫得上你。”林天陽一臉真誠的說道。

江北擡起頭,露出一個若有所思的表情。

林天陽當時就激動了,這是,有戲!

現在,得讓他來做點比較有誠意的舉動了。

有點羞愧,主動取下自己的小儲物戒指,開口說道:“滅霸兄弟,這裏是三萬塊靈石,還有一百餘塊中品靈石,雖說無法購買你這些靈煙,但是這戒指也送給你了。”

江北趕緊擺了擺手,太多了,這真是太多了,他是真怕這林天陽回家了直接瘋掉。

“林兄弟,真的不行,這太多了,滅霸受之有愧啊。”

哪知這林天陽當時臉色就變了,這是不想賣啊!這是嫌自己給的不夠多!

“滅霸兄弟!林某這次出來的匆忙,也只有這麼多了,雖說無法和你如此多的靈煙作比,但是還望你能成全林某。”

“林兄,不是我不成全你,可是我這些煙……”

“滅霸兄!沒什麼可是的!你就說一句,賣還是不賣!我林天陽想交你這個兄弟!今天你要是賣給我,以後你有什麼吩咐,林某自當竭盡全力!”

江北一時間語塞了。

他覺得他要是不賣,那就是不給人家面子。

人家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只能微微點了點頭,嘆了口氣,算是同意了這幢買賣。

很煩啊,真不是我想坑人家的!

見狀,林天陽頓時一喜!這滅霸是同意了!

“滅霸兄弟!林某再次多謝了!”

說着,一把接過江北手中的煙盒,跟搶沒什麼區別,今天爲了這靈煙,他算是豁出去老臉了。

隨後,又不由分說的把自己的小戒指塞在江北的手中。

江北微微張了張嘴,沒說出來話,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小戒指,看起來就很華麗。

探查一下,裏面還真是三萬多塊靈石,只是這中品的有點少,就一百一十多塊……合着這一共才四萬多啊!


而自己給了他那麼多的煙,算了,不虧。

倒是這個小戒指,纔是自己真想要的,老爹都有,現在,他也有了。

шωш◆ Tтka n◆ CO

嘆了口氣,一臉惋惜的說道:“林兄,既然如此,你這個朋友我滅霸交了!”

“好!滅霸兄!以後有什麼事,直接來城東林家,林某自當竭盡全力!”林天陽一臉激動的說道。

說着,頭也不回的跑了。手中拿着江北的五根菸,還有那一盒的紅塔山……

心情那叫一個好啊!

甚至走出去的時候,自己還點上了一根天星草的。

像模像樣的吸了一口,嗆得直接是讓他想死。

自學抽菸,可真是要了命,不過強者就是強在這了,一邊流着淚一邊在拐角處抽着。

大半根下去,終於學明白這玩意怎麼抽了,一口,吸乾淨了!臥槽?好像,真的很刺激啊!

合計合計,反正還有那麼多,盤坐在地上,也不着急回家了,再來一根!感悟一下天地大道,是不是真的有那麼神奇!

一根,接着又是一根。

林天陽走路都飄了,感覺像是喝了酒一樣,有點醉,感覺天地都被他抓在了手裏,這個感覺,此生絕無!

江北的神識自然沒放過這小子,傻愣愣的觀察着角落裏的林天陽。

半晌,狠狠地嚥了口唾沫。

他發誓,他真不是故意要坑這小子的,要是丹術強一點,五根靈煙裏的天星草,可能真能煉製出一顆合谷丹。

但是……這小子現在剩了兩根?大羅神仙來了也煉不出來吧?

“弟弟,你在想什麼?”江南也走了過來,看着傻愣愣的江北問道。

江北嘴角抽了兩下,看了眼老哥,微微搖了搖頭。

這話不知道該怎麼說。

主動走到坐在太師椅上的老爹身旁,一臉笑意的搖了搖手裏的小戒指,點上一根菸,二階的,肉疼。

“爹,剛賺的。”江北笑着說道。

“哼!不學無術!坑蒙拐騙!”江萬貫冷哼一聲,不過臉上的笑容卻是出賣了他。

畢竟這林家可是他的仇家,雖說沒直接給這林天陽弄了,但是坑了他這麼一大筆,也絕對是夠他喝一壺的了。

這是個大家都很開心的時刻,林天陽知道了靈煙竟然這麼刺激,江北因爲自己坑了人家這麼多錢,江萬貫呢則是因爲仇家的兒子智商沒自己兒子的高。

這可是太值得驕傲了。

此時,江北也趕緊繼續了自己的工作,接待一下新來的客人。

不過能來這裏的,基本都是購買一些還靈丹,因爲聽說了這滅霸煉製還靈丹強的一批,基本都是極品的還靈丹,而且價格很低!

慕名而來。

江北也沒讓他們失望,有好東西自然就都拿出來。

到了最後,乾脆直接開爐煉丹!這幫人也樂得在這一邊看一邊等,能看到丹賽第一的強者親自煉丹,這可是太讓人享受了。

一爐接着一爐的丹藥從江北的丹爐中生成。


江北和小魔靈的交替進行,也讓他賺了個盆滿鉢滿。

就算是打特價,這一顆極品還靈丹打了折還能賣到了五百靈石一枚!

而且一爐基本就是七八顆極品!甚至丹閣裏還被好事人擺起了盤口,賭這滅霸一爐丹能出幾顆極品!

時間緩緩流逝着。

江北也終於煉的累了,賣沒了,想買明天再來吧!

剛關了店,腦海中便傳來了一道聲響。

來自林天陽的怒氣值+222+333+444+555+666

臥槽!這一連串的數字,可是讓江北下了一跳,這小夥子是怎麼了?這麼猛的?

再看看自己的小面板,三萬二了,很開心。

此時。

林天陽雙眼噴火的坐在家中,盯着自己面前的煙盒,還有那僅剩一根的天星草靈煙。

一肚子的委屈,可是他又不知道怎麼說,畢竟當時這滅霸也是說了這盒煙不值這麼多,可是,他還是不分青紅皁白的買了。

本以爲是人家的客氣話,不想賣,沒想到啊,沒想到是真的不值那麼多靈石!

他就是再傻也看出來了,這特麼就是平時煉還靈丹用的辣雞靈草而已!

半晌,終於,怒吼了出來。

“滅霸!我要殺了你!此生不殺你,我林天陽誓不爲人!”

門外的侍從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放在往常,絕對就是讓大少爺自己在裏面難受了。

但是現在不行啊!一臉甘願赴死的擡手,敲了敲門。 “砰!砰!砰!”

清脆的敲門聲突然響起,也打斷了林天陽憤怒的思緒。


在這個時候,來一個背鍋俠可是很好的,只是林天陽還是有點煩。

“進來!要是沒什麼重要的事,你就可以去死了!”林天陽看着走進來的侍從,一臉冰冷的低吼道。

難受,剛被那滅霸坑了這麼多靈石,又沒個地方說理去,人家也提前說了這些靈煙不值錢……

自己怎麼就沒檢查檢查啊!真踏馬是日了狗一樣的腦子!

現在剛要緩緩發泄一下,就有這種不開眼的來打擾自己!他媽的!正好,拿你開到了!

怒氣值+666

再來一波。

侍從猛然打了個激靈,大少爺好可怕,今天不是出去了嗎?這到底是碰到誰了,能給氣成這樣,可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最爲致命的是,現在的大少爺怎麼在家裏無能狂怒起來了?好嚇人。

你這麼牛逼怎麼不跟把你氣成這樣的大神使去?跟我們小人物咋呼什麼!

“撲通!”侍從當時就跪下了。

雖然心中各種麻賣批,但是實際行動一點都不含糊,這是要被幹翻的節奏。

“大少爺,是,是老爺,老爺回來了。”侍從顫抖着說道。

別的不說,在自己的小命前,什麼都是可以拋在腦後的,先保命!

“什麼!父親回來了!”林天陽頓時站了起來,表情很激動。

他得去告狀!

有人欺負我!這滅家都不是人!得讓父親去放挺他們!

“是,大少爺,老爺說要見你……”侍從顫抖着答道。

“行了,滾吧!”林天陽擺了擺手,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侍從趕緊作了一揖隨後告退,慌不擇路,差點還被臺階絆了個狗吃屎。

等侍從離開,林天陽更是坐在屋裏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趕緊收拾收拾自己的衣服,毫無褶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