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沉橫了一眼聞屁,沒好氣的說道。

…… 265


聞屁慘兮兮的,只得乖乖照辦。

江沉沒再理會聞屁。

他看了一眼直挺挺躺在地上的宇舶,開口問道:“銘文系的?”

“是。”

宇舶開口答道。

此時,他的骨頭和經脈都斷了,如同一灘爛肉一樣躺在地上。

他雙目無神,整個人如同失了魂一樣。

在諸天萬界,他無敵路的勝者,鎮壓一個時代,踏上神界……但是到了神界諸神大學之後,他的無敵路便斷了。

不過宇舶心性非凡,無敵路斷了,他消沉了三年,才慢慢振作起來,繼續修行路。

這一次對他的打擊雖然很大,卻沒有當初斷掉無敵路那般致命。

“洗頭的那個,把他丟出去掛在樹上,看着礙眼。”

江沉擺了擺手。

“是!”

正在倒立洗頭的聞屁聞言,趕忙停下,頂着還冒着肥皂泡的腦袋屁顛屁顛的跑來,把宇舶拖走了。

宇舶張了張嘴,最終沒有再說話。

江沉可以收服秦天梭,蕭寶珀那樣的人,但宇舶這樣,江沉不要。

心氣太高,經受不起挫折。

明明已經從無敵路上掉下來了,還自命不凡。

掛在樹上當個擺設品就不錯。

……

很快,另外四個狗腿子也拖着十幾個武者屁顛屁顛的跑回來了。

這些武者都不是什麼絕世天才,就是普通的武者,沒有背景也沒有靠山,但卻僥倖得到信物,混跡諸神領域。

諸神領域的信物,在諸天萬界之中已經開始公開拍賣,不少普通武者都能得到信物進入諸神領域。

所以,諸天萬界之中,除了各大勢力外,更有大量普通武者來到了這裏。

其實,在後世之中,無論是神州還是神界,諸神領域的信物人手一個,諸神領域幾乎已經成爲所有武者的第二界。

神界與諸天萬界,因爲諸神領域的關係徹底交融。

當然,按照正常的軌跡,諸神領域開放的最初十年,這裏是諸天萬界各大巨頭勢力的禁臠,普通武者休想碰觸。

時空長河倒流之前,打破這個格局的是司馬御,她直接帥軍征戰諸神領域,橫掃諸天萬界,爲神州大地開闢出一方領土。

諸天萬界的五大世家,十大王朝不得已纔將諸神領域對普通武者開放。

而這一次,打破格局的是江大撲棱蛾子。

……

“吾等願爲沉大大效犬馬之勞,肝腦塗地也在所不惜!”


一共十三個武者,齊刷刷的跪在江沉面前。

江沉一臉懵逼。

“我就讓你們搭個房子……你們這是幹嘛?”

江沉有點懵逼。

十三個武者目不斜視,如同沒有看到神荒領之外的樹上掛着的一萬多武者一樣,他們都是一臉激動的看着江沉。

“主子……這些人和我一樣,都是您的粉絲。”

蕭寶珀小心翼翼的說道。

“粉絲是啥?好吃嗎?”

正在享受着廚子烹飪的蒜蓉粉絲扇貝的江沉,嗦了一口香噴噴的粉絲之後,下意識的說道。

“就是您的仰慕者……小迷弟!”

蕭寶珀尷尬的解釋道,這些新潮的詞兒在諸天萬界和神界常見,但是在神州那等原始的封建社會中並不流行。

“哦。”

江沉點了點頭,他審視着這十三人,而後說道:“在外面混得不如意吧?”

“……”

十三人沒有說話,確實不如意。

他們爲了得到諸神領域的信物,幾乎是花光了所有家產。

“行吧,留在這裏好好爲我辦事,虧待不了你們。”

江沉側了側臉,道:“廚子,每人賞一萬顆納氣丹。”

納氣丹可以快速的補充真氣,下到煉氣境,上到封號神武,都必不可少的輔助丹藥。

同樣也是諸天萬界的通用貨幣。

當然,納氣丹所需的材料並不複雜,但是煉製手法卻頗爲繁瑣,唯有專業的丹師纔可以煉製。

在諸神領域的打家劫舍,江沉的身上也積攢了諸多納氣丹。

一萬納氣丹,已經是一筆鉅富了。

這十三個武者之前的全部家產,加起來大約也就一萬納氣丹。

十三人聽到江沉隨手打賞一萬納氣丹,立刻感激涕零,再表忠心。

“好了,別浪費時間了,房子建的好了,再賞。”

江沉笑道:“若是這點小事都辦不好……看到神荒領外面的裝飾了嗎?也不介意再多十三個。”

“去吧。”

“吾等一定完成任務!”

十三人不敢怠慢,立刻動手建設神荒領。

建房子而已,若是讓蕭寶珀,秦天梭這些人去做,恐怕只能一臉懵逼,兩眼發直,不知所措了。

“十三個人……恐怕不夠啊。”

江沉看着那十三個武者的身影,對蕭寶璣說道:“你出去繼續抓人……不,不用抓了,就說神荒領招人!”

“多多益善。”

“是!”

蕭寶璣的眼睛一亮。


“主子……若是這般招人的話,恐怕會有五大世家,十大王朝的武者混進來的。”

秦天梭有些擔憂的說道。

“我還怕這個?”

江沉嗤笑道:“莫非你們就不是了?”

四人一臉狼狽。

“你是……蕭寶璣?”

葉斬煩聽到江沉說出蕭寶璣的名字,有些不可思議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蕭家寶璣!”

蕭寶璣點了點頭,反正江沉這裏都是自己人,報出自己的名字也無所謂。

甚至這個時候,蕭寶璣覺得,就算是外人知道自己成爲沉大大的人,也不丟人。

煉氣神武,你見過?

現在,就算是告訴別人,沉大大其實就是神州大地上的紈絝江沉,大約也沒人相信的。

在神界,也唯有最爲妖孽的神子,纔會擁有這般恐怖的戰力。

“還未請教你是……”

蕭寶璣看着葉斬煩,笑着問道。

“沉大大家狗子的鏟屎官。”

葉斬煩死也不肯報出自己的名字,他不想自己的形象在蘇愛彼的面前倒塌。

“切。”

蕭寶璣撇了撇嘴,然後轉身離去,去招人了。

“主子,要不我跟着寶璣一起去吧。”

秦天梭有些不放心,“若他被人圍攻,恐怕難以脫身。”

“你?”

江沉扯了扯嘴角,道:“現在一個他蕭寶璣,可以打五個秦天梭,你信不信?”

秦天梭張了張嘴,苦笑一聲。

確實……蕭寶璣已經將秦天梭遠遠摔在身後了。

“他是……諸天萬界年青一代第一人,秦天梭?”

這一下,正在哼哧哼哧洗衣服的蘇愛彼徹底傻眼了。

秦天梭和葉斬煩沒有打過,兩人孰強孰弱誰也說不清……但秦天梭這個諸天萬界第一俊才,卻是用戰績堆砌起來的。

…… 266

“戰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