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雨煙也一陣後怕,躲到藍海辰身後複雜的看着中二女。

中二女身體一縮不敢看藍海辰,但下一秒中二女就注意到厲鬼已經越來越近,再不行動就晚了!

於是她大吼一聲,突然出手抓住藍海辰的腿,用力向下拽去!

“啊!”中二女這一拽力量奇大,藍海辰反應不及居然被她拽倒,進而向樓下滑去!

“海辰!”江雨煙頓時面色慘白,但卻根本來不及反應。

藍海辰向樓下墜去,情急之下他雙手亂抓,居然正好抓住中二女的胳膊!中二女嚇得大叫,但根本無法掙脫。

於是兩人就這麼向下墜去,途中正好砸在厲鬼身上,兩人一鬼一起摔在地上!

江雨煙面如死灰的看着樓下,只見藍海辰拼命掙扎,但中二女死死抓着前者不放,雙目圓瞪瘋狂的大喊大叫。

厲鬼已經猛地從地上站起,衝着藍海辰二人撲將過去。情急之下藍海辰掏出手槍,但卻因爲中二女無法瞄準射擊!

“不要!”江雨煙情急之下也從二樓一躍而下。她剛剛落地就見厲鬼已然撲在藍海辰二人身上,緊接着就是一聲槍響!

槍聲過後只聽一聲慘叫,緊接着血花四濺,伴隨着濃烈的血腥味,周圍一切都安靜下來……

江雨煙看着扭在一起的兩人一鬼,顫抖着慢慢走近。她生怕藍海辰就這麼死了,要是真這樣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下一秒就聽得一聲痛呼響起,藍海辰推開厲鬼,緩緩從地上坐起。厲鬼也不阻攔,呆呆的任藍海辰擺弄。

“海辰!”江雨煙連忙過去查看,見藍海辰毫髮無傷這才放下心來。

“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死了!”江雨煙帶着哭腔說。

“死不了,我命大的很呢。”藍海辰搖頭笑道,“只是這個張莉莉算是栽在這裏了。”

江雨煙聽後看向中二女,只見她渾身上下沒有半點生氣,顯然已經死亡。她渾身焦黑,無數頭髮從眼眶與嘴中伸出,死狀悽慘。

最嚇人的是其腹部的一個大洞,頭髮從這裏穿入體內,周圍血跡斑斑。

“這厲鬼居然會用頭髮刺入人體,破壞裏面所有器官後,再從口鼻等處鑽出。這種死法不知道會有多痛苦。”藍海辰搖頭說。

“我們最終還是沒能保住她。”江雨煙悲從心來,轉過臉不忍再看。

“你也不要難過,走到這一步也是她咎由自取。”藍海辰說。

“剛纔我聽到一聲槍響,是打到哪裏了?”江雨煙又問。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打空了,飛到天上去了。”藍海辰搖頭說。

“沒傷到你就好,來,我扶你起來。不要再坐在這裏了。”

此刻江雨煙只覺得藍海辰沒事就好,沒有多想。但藍海辰看了看自己的手裏的槍,又看了看中二女腹部那個大洞,眉頭微微皺了皺。

“真實情況到底如何,恐怕沒人搞得清楚了吧……”藍海辰心想。

江雨煙將藍海辰扶到一旁,剛坐下沒多久,就聽見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

兩人擡頭看去,見一個黑袍人遠遠向這裏跑來,正是高大殺手!

“是殺手!”江雨煙心頭一驚,連忙站起身來,殺手的恐怖讓她下意識想跑。

“不用慌,你忘了嗎?殺手每晚只能殺一!個!人!”藍海辰越說越用力,到最後他站起身來冷冷的看着高大殺手,槍對準了對方!

祕密規則:若確定殺手已經殺人,剩下的時間將成爲平民的狩獵時間。平民可以毫無顧慮的追查殺手,獲得其身份。

高大殺手見到中二女的屍體也意識到了不對,連忙轉身就跑。就在這時藍海辰扣動了扳機,高大殺手身側的牆壁上爆出一片火花。

藍海辰險些擊中!

這會輪到高大殺手魂飛魄散,他知道如果被蒙面抓住,那身份肯定會暴露。到時候自己必死無疑!所以高大殺手邁開步子拼命狂奔,想甩開藍海辰。

但藍海辰哪能讓他這麼簡單跑掉,立刻快步跟上,同時手中的槍再次響起!

追逐戰在這片低矮的房屋中展開,不過這次雙方交換了角色。

高大殺手拼命逃跑,藍海辰則緊隨其後。江雨煙也快步跟上,配合藍海辰不時從一旁包抄,一時間高大殺手險象環生!

子彈很快打光,移動中射擊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準頭,藍海辰乾脆扔掉手槍繼續追擊,一定要將高大殺手攔下。

“別跑啊,有本事咱們來一對一,我沒有厲鬼,你怕什麼!”藍海辰邊跑邊喊,但高大殺手根本不爲所動。

又追了一會兒,高大殺手突然停下。因爲他發現自己已經進了死衚衕,藍海辰個江雨煙已經將他堵住。

“不跑了?那就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吧!”藍海辰一步步向高大殺手走去。

“誰看誰還不一定呢!”高大殺手見逃走無望乾脆摩拳擦掌,打算與藍海辰對決一番!此刻藍海辰也蒙着面,高大殺手很好奇蒙面會是誰!

雙方針鋒相對,高大殺手快步上前,一拳就往藍海辰臉上揮去!

單看體型高大殺手要比藍海辰魁梧不少,力量也似乎要佔上風。正是因爲如此,高大殺手認爲自己不會輸。

但誰也沒想到藍海辰面對揮來的拳頭居然面不改色,他冷笑一聲也不閃躲,同樣一拳揮向高大殺手!

碰!

雙方第一次交鋒,結果令人震驚。藍海辰的拳頭居然後發先至,率先落到高大殺手臉上!

高大殺手被打的眼冒金星,舉拳還想還擊,結果藍海辰又是一拳上去徹底斷絕了高大殺手這個想法。

接下來在江雨煙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藍海辰一邊倒的狂虐高大殺手。高大殺手看似威猛,居然被玩弄於股掌之間。

而藍海辰明顯是練過的,舉手投足間遊刃有餘,完全掌握了戰鬥節奏!

“這傢伙這麼能打?”江雨煙怎麼也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她原本還想着怎麼幫藍海辰,現在看來她多慮了。

“看來你也不是很厲害嘛,白白長了這麼大個!”藍海辰冷笑着說。

雖然不喜歡打鬥,但藍海辰從小就被藍嶽之逼着練習各種格鬥術。藍嶽的要求極爲嚴格,有時甚至會讓七八個大漢一起羣毆藍海辰。

但也正因爲如此藍海辰極爲能打,所用的招數也都是最實用的。高大殺手這個空有體格的新手面對藍海辰,當然討不了一點好。

對於藍嶽之的行爲藍海辰以前不理解,現在想想那就是在爲殺人遊戲做準備!

所以高大殺手敗得不冤。

“現在讓我看看你到底是誰吧!”藍海辰走到已經毫無反抗能力的高大殺手身邊,伸手就要揪下他的兜帽。

就在這時一堆重物突然從天而降,藍海辰後退閃躲向上看去,見一個身影出現在屋頂。

那身影同樣身穿黑袍,正是先前昏迷的年輕殺手!

“快上來!”年輕殺手說着對高大殺手伸出手。

“別跑!”藍海辰連忙上前阻攔,但高大殺手的行動更快。

這裏的房屋只有一層,高大殺手一個助跑握住伸來的手,年輕殺手用力將高大殺手拽了上去!

他們不敢多耽擱,站起身來立刻就跑。

“想跑沒那麼容易!”藍海辰上不到屋頂,只能在下面繼續追擊。 追逐再次展開,殺手們在屋頂狂奔,藍海辰和江雨煙則在地面緊緊跟隨。

豪門盜情:她來自古代 殺手們已經知厲害,無論如何不敢再讓藍海辰追上,因此拼命想將藍海辰甩開。但藍海辰跟的很緊,始終沒有讓殺手們得逞。

突然年輕殺手發現前方有一個院子,從屋頂可以直接跳入,但院子的大門卻需要再拐過一條小巷才能到達。

“太好了,咱們往那裏走!”年輕殺手心中大喜,連忙叫上同伴跳入院中。

藍海辰暗叫不好,他身在地面,必須從院門才能進入。但如此一來路程卻多了不少,這很可能給殺手逃跑的機會!

“咱們快跟上!”藍海辰說着拼命往院門趕去,江雨煙也緊隨其後。

很快到達院門,藍海辰一腳將門踹開,發現殺手早已不見,而院中不同方向卻分別有三扇小門,各自通往不同的屋子!

“切,居然用這種辦法!”藍海辰咒罵道。

“看那扇門!”江雨煙指向最遠處的一扇門。那門雖然離他們最遠,但距離剛纔殺手跳下的位置卻最近。而且這扇門此時已經被打開,正忽悠悠的前後晃動。

“不是那一扇!”藍海辰搖搖頭直接否定了那扇門。

“爲什麼?”江雨煙問。

“那屋子最多隻是個大點的倉庫,這種房屋的窗戶通常又高又小,他們進去就是死路一條!”藍海辰冷笑道。

“所以那扇門只是用來迷惑我們的。這種伎倆太簡單了,是不可能騙過我的!”說着藍海辰向最中間那扇門走去,“而這扇門通向的房間最大,距離他們跳下的位置也不遠,因此……”

藍海辰又一腳把那扇門踹開進入屋內,江雨煙也快步跟上,果然沒走幾步就看到兩個黑影正偷偷摸摸往窗外爬。他們輕手輕腳,像是在演啞劇,樣子極其好笑。

“不好,這麼快就追上來了!”見到藍海辰兩名殺手嚇得半死,趕緊加快動作鑽到窗外。藍海辰二人也緊隨其後,跳出窗外繼續追擊!

此時殺手們已經接近崩潰,從來都是殺手追殺別人,誰能想到今天居然落到這種下場。

他們繼續逃跑,不斷尋找拜託藍海辰的機會。

突然前方出現一大片建築,似乎是學校一類的地方,一堵高高的圍牆將建築與外面隔開,只有中間一扇鐵藝門可以方便進出!

年前殺手暗叫天不絕我,忙示意高大殺手快些過去。但藍海辰追的極緊,他們剛一過去藍海辰就緊隨着跟上,眼看也要越過鐵藝門!

年輕殺手連忙將門關上,卻發現這門居然沒有鎖。藍海辰在門外使勁向外拉,年輕殺手只得反方向用力,不讓藍海辰打開門。

這鐵藝門就像個大柵欄,門裏面有什麼看得一清二楚,但就是進不去。藍海辰擡頭向上看,見門上面居然也有圍牆,根本越不過去!

雙方就這麼僵持起來,一個使勁想打開門,另兩個則想關上。

江雨煙也上來幫忙,但她畢竟是女孩子,力氣敵不過男人,所以一時間門怎麼也打不開。

“咱們就這麼耗着,等天亮了看誰完蛋!”藍海辰邊用力邊威脅說。

年輕殺手也知道這樣下去對己方不利,他使勁想辦法,想怎麼樣才能擺脫藍海辰。

“用厲鬼!”高大殺手這時突然說。年輕殺手心想對啊,忙召喚出那個短髮厲鬼。

厲鬼一出現就撲到鐵藝門上,用力抱住大門成了一把人型門鎖。這厲鬼力氣極大,雖然此時不能殺人但藍海辰想要打開門卻是萬萬不能。

年輕殺手心中大喜,連忙抽身想要逃開。但不想藍海辰突然伸手抓住年輕殺手的手臂,讓他無法逃脫。

藍海辰一個用力將年輕殺手拽到門前,伸手想要掀開年輕殺手的兜帽。年輕殺手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向後仰頭,不讓藍海辰碰到,雙方又僵持起來!

藍海辰觀察四周,突然發現地上有一把鏈子鎖,忙向江雨煙示意。

“快,把那把鎖拿來!”

江雨煙立刻會意,拿起鎖走到年輕殺手面前,三下兩下就將年輕殺手的手與門纏在一起。然後就見江雨煙把鎖一扣,鑰匙一拔,年輕殺手再也動彈不得!

“哈哈哈哈,這下我看你還怎麼逃!”藍海辰開懷大笑,江雨煙也得意洋洋的看着年輕殺手。

年輕殺手哭的心都有了,這麼下去他必死無疑,但卻偏偏跑不掉。

想到自己身份泄露的後果,年輕殺手眼中閃過一絲決然,轉頭向高大殺手喊道:

“刀,我腰間有刀!”

高大殺手伸手去摸,果然從年輕殺手身上摸出一把刀身寬厚的廚刀,也不知年輕殺手是從哪找來的,剁骨頭也足夠了。

“砍,快點砍!”年輕殺手再次喊道。高大殺手一驚,年輕殺手這是要砍掉他自己的手!

“快點啊!”高大殺手猶豫之際,年輕殺手再次催促。高大殺手沒辦法只得大吼着揮刀向年輕殺手手腕斬去!

“啊!!!”手腕應聲而斷,年輕殺手發出淒厲的慘叫。高大殺手砍斷同伴手腕後立刻彎腰,將年輕殺手的斷手收起。手上線索太多,不能留給別人。

藍海辰和江雨煙都看呆了,沒想到這個殺手爲了保命居然這麼狠,連自己的手都能斬下來!

年輕殺手抱着自己的手臂不斷後退,他形若瘋癲,用怨毒的眼神看着藍海辰與江雨煙。

“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高大殺手知道不能再拖,拉着年輕殺手遠遠逃開。只留下厲鬼獨自抱着大門,阻擋藍海辰與江雨煙進入。

“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江雨煙還沒從方纔的驚愕中醒來,看着遠去的黑影喃喃地方說。

“這個傢伙很可怕,普通人絕不能對自己下這種狠手。”藍海辰則評價道。

“他的手已經斷了,我們是不是找到斷手的人就能確定誰是殺手?”江雨煙問。

“沒這麼簡單,一旦天亮所有的傷勢應該都會恢復。想要找出他只能在今晚。我想這不太可能了。”藍海辰搖頭說。

“傷勢會恢復?”

“對,畢竟如果一直保持傷勢遊戲就沒意思了,遊戲絕對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好可惜。”江雨煙說。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你的身份已經暴露,以後恐怕會很危險。”藍海辰皺眉說。

“該來的總會來,我們再想辦法就是。”江雨煙回答說。

藍海辰看向江雨煙,心想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死在殺手手中! 忙活了大半個夜晚,藍海辰和江雨煙終於有時間好好休息一番。

他們隨便找了個角落,坐到地上仰望着天空,許久都沒有說話。此時沒有殺手的追殺,就連這陰暗的天空都多了一番寧靜。

“謝謝你今晚幫我。”藍海辰還是先開口了。

“沒關係,我們都是困在這遊戲裏的可憐人而已。”江雨煙苦笑着回答說,“而且我覺得我似乎太心軟了,以前我總覺得人應該盡力往好的方面去做,現在看來我是我太幼稚。”

“我說過,張莉莉的事你不要太放在心上。”藍海辰搖頭說,“這個遊戲本身就很殘酷,進入其中的玩家往往會走入兩種極端。要麼徹底化身魔鬼,要麼被自己的善良害死,成爲死去的天使。”

藍海辰說的是實話,按照江臨笙的經歷,大多數人都會進入這兩種極端的一種。當然,魔鬼要多些。

“從某種情況下來講你還是天使呢。”藍海辰看着江雨煙笑道。江雨煙很美,倒是很符合天使的形象。

“我不想被我自己害死,更不想害死我的同伴。”江雨煙卻說。

“或許唯一的方法就是掌握好分寸,不要去害人,但也要自保。”藍海辰說。

“要掌握好分寸何等困難,害人和自保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又有誰能完全分得清。就像今晚的張莉莉,你能分清咱們是在自保還是在害人嗎?”江雨煙眼中閃過一絲悲哀。

“是啊,要區分是有多難。”藍海辰點頭道。

就像今晚原本只是想解開中二女的誤會,但藍海辰爲了保險在包裏放了炸藥。後來中二女要將祕密泄露,炸藥果然起了作用。也因爲如此中二女徹底瘋狂想讓別人替死,卻最終死於厲鬼手下。

他們到底誰在害人誰是被害,又有誰能說的清楚?

“我不想害人,也不想看到別人變成魔鬼。”雙方又沉默了片刻,江雨煙又開口說。

“爲什麼?在這個遊戲裏明明大家都想着自保。”藍海辰問道。

“我的姐姐,她當年在參加這個遊戲時就變了。變得我越來越不認識,最終甚至成爲一個陌生人。我感受過那種痛苦,所以不想在這裏面迷失自己。”江雨煙說。

“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遊戲裏保存自己,但你必須做到,因爲你要查出遊戲的真相。”藍海辰說。

“嗯,我不會迷失的,我要查出真相!”江雨煙點頭道。

“這次我的身份已經暴露,所以我想最大程度利用這點。”江雨煙忽然又說。

“什麼意思,難道你想公開自己的共有者身份?”藍海辰問道。雖然我不知道江雨煙具體想幹什麼,但藍海辰還是猜到了大方向。

“對,反正無論我是否公開,殺手都會以我爲目標。”江雨煙說,“我要把身份公開給所有人,然後以蒙面代理人的身份影響投票!這樣多少可以讓投票結果往我們設想的方向走。”

“投票時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一開始最好是低調一點。你這麼高調很可能讓自己陷入危險中。”藍海辰皺眉說。

其實藍海辰也覺得,江雨煙的提議是比較理智的做法。但藍海辰還是不想讓一個女孩子爲自己衝鋒陷陣,自己則躲在後面。

“你不要有所顧慮,儘快找出殺手也是在提升生存率。”江雨煙看着藍海辰說,表情很是堅決。

“好吧,不過你一定要小心。”藍海辰點頭說。不知爲什麼,面對江雨煙的眼睛,藍海辰總有種無法招架的感覺。

“還有,在目前的所有人裏,你覺得誰最有嫌疑?”江雨煙又問。

“我現在也不好判斷,所以只能見機行事進行試探。”藍海辰回答說。

“試探?”

“對,今晚有一個殺手斷了手,這正好是一個機會。”藍海辰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