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義攤攤手,道:“當然,不然我怎麼會讓你簽字呢?”

“真的?!”

謝靈薇頓時興起,直接站了起來。

沈義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這事兒我想辦法!別忘了,電商平臺的事情是我提出來的,總不能讓我只當一個投資顧問吧?”

聽到這話,謝靈薇苦苦的笑了,繼而點了點頭。

沈義說道:“你就在家安心等着就行!把他們各自的股份佔有比例,以及集團總資產數額兩天內報給我就行。”


謝靈薇聞聲迴應:“那些東西我早就統計出來了。”

說着,她便是拿出了一個牛皮紙袋,將一張集團股份比例佔有統計表遞給了沈義。

沈義接過掃了一眼,然後便是揮揮手離去。

沈義走後,謝靈薇直接倒在了椅子上,全身無力。

她上次已經見識過沈義的資產了,動輒花了幾千萬買房子,買禮物。

這一次的事情,雖然她很感動。

但是她已然不能信服沈義能一次性拿出半個華融集團的資產出來收購他們的股份。

那可是將近五個億啊!

半年前沈義還是個連八十萬都拿不出來的窮困潦倒的少年。

這半年後,拿出五個億,想想都感覺不可能。

她之所以簽字,之所以答應,完全就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即便她現在不簽字,過後在那些股東的法律程序走完後,她還是要籤。

與其拖沓,不如早點簽下,這樣也好沒有夜長夢境。

沈義走後便是騎着一輛電動車來到了銀行。

剛把車停下,就聽到耳邊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哎呦呦,這不是沈義嗎?”

“嗯?”

沈義回頭一看,從寶馬車上下來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

沈義仔細觀摩了一下,來人居然是自己初中時候的同學“馬強”。

當初在學校裏馬強就是混混一類的人物,那個時候沈義沒少受他的欺負。

高中連一所職業高中都沒有考上,最後聽說出去跟着親戚打工了。

沒想到在這裏遇到。

“哎呦,沈義,現在混的不咋地啊!聽說你考上大學了?這未來的準大學生怎麼會騎電動車呢?”

馬強望着沈義那輛老款電動車就是嘲諷味十足的搖了搖頭。

他的寶馬車上下來了一個身材火辣,衣着很少的美女。

美女走到馬強面前,就是抱住了她的腰,顯然是剛剛和馬強在車上經歷了一場大戰。

她迷離的說道:“強哥,這個叫花子是誰啊?是你朋友嗎?”

馬強聞聲一笑,道:“呵呵,親愛的,我怎麼會有這種朋友?一個初中同學罷了。”

“噢,真是寒酸,連輛電動車都是舊的,我還沒見夠這麼窮的男人。”

那女人說着,朝地上唾了一口,一臉的嫌棄。

“呵呵,沈義,現在幹什麼呢?怎麼混成現在這個樣子了?”馬強很是不懷好意的說道。

沈義呵呵一笑,道:“沒什麼,隨便打打工。”

“噢?打工啊。”

馬強眼珠子一轉,道:“打工的話不如來我這裏打工吧!我現在開了一家工廠,一年的淨利潤也在二十萬上下!到時候你來我這兒,我一個月給你一千塊錢,你看怎麼樣?”

沈義頓時被氣笑了。

這擺明了就是在嘲弄自己。


“不用了!我現在也不缺錢。”沈義道。

這話一出,讓二人都是楞了一下。

“啊?不缺錢?”

二人驚呼,隨即便是捧腹大笑,“哈哈哈,不缺錢?你糊弄傻子呢?騎着這破電動車,跟我說你不缺錢?”

“這樣,你來我這兒,我再給你加二百塊錢!你應該也會開車吧?再給我當個專職司機,你看怎麼樣?”

馬強陰笑的說道。

沈義又是搖了搖頭,“不用了,我真的不缺錢,你要是沒什麼事,我先進銀行取錢了,回見。”

說完,沈義便是擺擺手走進了銀行。


“親愛的,這個窮鬼好囂張哦,你快收拾收拾他!”

那個妖豔的女人趴在馬強身邊挑唆。

馬強哪能咽得下這口氣?

被一個窮鬼拒絕,對他來說是莫大的侮辱!

“好!那我就看看你到底取多少錢!”

說着便是抱着那女人的腰,二人跟沈義走了進去。

沈義走進銀行以後,便是見到幾個銀行女靠在一邊玩手機,見到沈義進來也是不情願來伺候。

“您好,我來取錢。”

沈義四處喊了一聲,見這個時候,纔有一個女人嗑着瓜子,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進來。

但見沈義這副窮酸打扮,一看就不是有錢的主,所以她也不怎麼願意伺候。

“您好,您是這兒的VIP嗎?”

那銀行女很是不屑的打量着沈義。

“VIP?”

沈義很是不解,對於這個銀行的情況他還不太了結。

他當初是讓這個銀行的總經理給操辦的,將幾張卡的錢都匯聚到了這一張卡中,至於是不是會員,沈義還真是忘記了。

“不好意思,我們銀行只對會員開放!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幫您開通。”

“存款五萬,開通青銅會員。”

“存款十萬,開通白銀會員。”

“存款二十萬,開通黃金會員。”

“存款五十萬,開通鉑金會員。”

“存款一百萬,開通鑽石會員。”

“存款兩百萬,開通至尊會員。”

“請問您想開通哪種會員?”

說着那銀行女露出了一個戲謔的笑容,對於沈義很是不屑。

沈義這種打扮,一看就不是個有錢的主,恐怕連最低級的青銅會員都開不了。

她這樣跟沈義說,完全就是爲了從窮人身上找點樂趣罷了。

“兩百萬就是至尊會員了。”


沈義在心裏納悶,那五個億應該是什麼會員呢? 正在沈義思索之際,銀行的門又開了。

馬強摟着那個妖豔的女人走了進來。

“啊哈哈,沈義,你要來這兒取錢,請問你是什麼會員啊?”

馬強一進來便是吸引了銀行女的目光。

這可是常客啊!

“尊貴的黃金會員馬先生您好!請您要辦理什麼業務?”

銀行女一件馬強便是立馬變了一副面孔,朝着馬強又是鞠躬又是問好的那叫一個親切。

“哈哈,給我取五萬塊錢!”

馬強大手一揮,一派土大款的樣子。

“好的!您稍等!”

說着,那個銀行女便是接過馬強的卡熱情的走進了後臺,立馬辦起了業務。

馬強則是悠閒的躺倒在了會員專用的沙發上,一眼鄙夷的望着沈義,道:“沈義,你還沒跟我說呢,你到底是什麼會員啊?”

他冷笑,沈義這種窮逼別說是這裏的會員了,恐怕連會員的門檻都摸不到。

“我也不知道我是這裏的什麼會員。”沈義如實回答道。

這話一出,頓時引起馬強鬨堂大笑,“哈哈哈,不知道什麼會員?那就是沒有會員咯?哈哈哈。”

“他一個窮屌絲,怎麼可能知道什麼是大華銀行的貴賓VIP啊!還是強哥你好,我簡直愛死你啦。”

那女人說着便是噘着嘴在馬強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對於這個女人,沈義先前還沒有認出,這人不正是當時和他們 一個班級的女神“劉麗”嗎?

當初劉麗在學校裏還算是長得有點姿色的。

那個時候她仗着自己有點姿色,整天心高氣傲,看不上任何人!

當然也包括馬強!

可是後來馬強發達了以後,她很快就找到了馬強的聯繫方式,並以閃電的速度爬上了馬強的牀。

現在看來,當初的女神可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