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了片刻之後,打頭的黑衣男子連忙搖了搖頭,他看起來非常的煩躁,好像根本都沒有繼續和於樑廢話下去的意思了。

“你最好趕緊給我滾蛋,這件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如果你要是非得往上湊的話,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這件事情的後果你是絕對沒有辦法承擔的!而且你也承擔不起。”

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今天有我在這裏,你們就別想進去!現在趕緊給我滾蛋,要不然就別怪我報警了。”

打頭的黑衣男子聽到於樑這句話之後,笑呵呵地搖了搖頭。

“我說哥們兒你就別逗了吧,這是個什麼社會,難道你不知道嗎?這個社會是講究證據的,今天老子就是進去了又能怎麼樣?你又不是這個家的主人,你問問林藝聰敢報警嗎?”

當這個黑衣男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於樑微微皺了皺眉頭。

因爲他下意識能夠感覺到,剛剛這句話似乎略微有些不太對勁。

只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但是裏面卻隱藏着一些不爲人知的東西,這一點於樑自己的心裏還是非常清楚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我現在不管什麼其他的,你們趕緊給我離開這裏!多餘的我一句都不想跟你們繼續廢話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打頭的黑衣男子終於有些忍不住了。

也就在這時,黑衣男子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一把拽住了於樑的脖領子,狠狠一下子就把於樑給推到了後面!

只不過當他動手的那一瞬間,馬提咪和林藝聰兩個人也站了起,來此時此刻馬提咪整個人直接就急了。

“你到底要幹什麼?你是不是真的感覺無法無天了?今天你動我男人試一下!”

那打頭的黑衣男子呵呵一笑。

“我說小妹妹看你長得這麼漂亮,我也懶得跟你說這麼多了,反正你最好還是管好這個男人吧,林總啊,你說你有意思嗎?讓兩個小年輕來給你擋槍,難道你真的以爲這樣子可以嗎?”

打頭的黑衣男子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林藝聰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看來我還真的是有些想看你們了,原本我以爲你們只不過是監控了我的公司,鬧了半天原來連我的私人住宅都已經監控了!你們這些畜生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

此時此刻,林藝聰就這樣一字一頓的說完了這句話。

當林藝聰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打頭的黑衣男子雙手環抱在胸前,此時此刻他也不着急着帶林藝聰離開了,反正這幾個人肯定都是跑不了的。

“你是真的有點傻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兩個人應該就是你平臺裏面的大主播了吧?看來你是想要解散你的平臺,可是哪有這麼簡單呀?還能讓你賺了錢之後就走嗎?”

此時此刻,黑衣男子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黑衣男子講完了這番話之後,林藝聰微微皺了皺眉頭。

能夠看得出來,林藝聰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好像突然之間就變得嚴肅了不少。

“你剛剛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當林藝聰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黑衣男子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我想之前我們boss已經跟你說的非常清楚了吧,爲什麼你到現在還是這麼天真呢?在我眼裏看來你只不過是個不折不扣的傻女人罷了!”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

打頭的黑衣男子笑呵呵地長嘆了一口氣。

“難道我們boss之前沒有跟你說過嗎?他要把你趕盡殺絕,並不是爲了讓你的平臺倒閉,而是讓你身無分文並且負債累累,這才叫做真正的趕盡殺絕,這只不過是我們的第一步,而已後面咱們對手戲還多着呢,所以我今天過來就是爲了給你提醒一句,最好記住我的臉,要不然你都不知道是誰搞的你!”

此時此刻,對面這傢伙就這樣一臉肆無忌憚的說出來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林藝聰好像突然之間渾身上下就沒有了任何力氣一樣。

撲通一聲就坐在了對面的椅子上。

也就在這時,打頭的男子轉過頭看着對面的於樑,整個人的嘴角勾勒起一絲詭異的微笑。 “這樣一來的話,你還要再繼續管下去嗎?我說小兄弟呀,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這件事情你根本就管不了,因爲你完全沒有這個能力,明白了嗎?”

此時此刻對面這傢伙也沒有什麼猶豫,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於樑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接着於樑使勁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我還真的就得跟你好好的說道說道了,畢竟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而且我確實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但是這位女士是我的老闆!所以我是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着你們在我的面前帶走她的!”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從於樑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他剛剛這句話到底得有多麼的自信了。

打頭的黑衣男子聽到這句話之後,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如果說剛剛他還是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因爲他覺得於樑這傢伙肯定會乖乖就範,那麼到了現在這傢伙就已經有些很不爽的樣子了。

打頭的黑衣男子猛然間推了於樑一把。

“你他媽算個什麼東西?你也好意思在這裏給老子囂張,我他媽怎麼現在越來越看你不爽了呢?兄弟們,直接把他給我帶走吧,待會老子得好好的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身後的幾個黑衣壯漢直接來到了於樑的面前,一個個架起來了於樑的胳膊。


從這些傢伙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他們現在的表情到底得有多麼囂張了。

於樑微微皺了皺眉頭。

“我他媽見過囂張的,還沒有見過像你們這麼囂張的!我看你們是真的感覺自己行了,對不對?”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黑衣男子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此時此刻就這樣冷冷地看着他。


“老子他媽現在突然之間不想跟你多說其他的了!既然你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裏,那接下來我就得好好的收拾你一下了!”

當他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根本就不給於樑反應過來的時間,只見這傢伙猛然間攥緊了自己的拳頭,就這樣狠狠一下朝着於樑砸了上去。

照理來說於樑也不是什麼善茬。

所以當於樑看到這傢伙動手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先發制人了。

此時此刻,看到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攥緊了自己的拳頭,就這樣狠狠一下,朝着這傢伙的鼻樑骨砸了上去!

頓時只聽到咣噹一陣巨響,下一秒鐘就聽到了一陣劇烈的慘叫聲。

“啊!……”

此時此刻能夠十分清楚地看得出來,對面這傢伙整個人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痛苦了。

“啊!……”

接着他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尤其是臉上的表情,那樣子看起來別提多麼痛苦了!

對面的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的嘴角勾勒起一絲詭異的微笑,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臉上的表情充斥着一絲奇怪的味道。

“你這個可惡的傢伙!還真以爲我不敢收拾你對嗎?”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這傢伙整個人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再加上這傢伙長得原本就比較兇殘,畢竟再怎麼說也是個光頭大漢。

而且身後還跟着這麼多人。

“給老子收拾他……”

這裏的空間原本就比較狹窄,於樑對付這幾個傢伙其實還是比較自信的,衆人直接就扭打到了一起。

林藝聰和馬提咪兩個姑娘也不敢近身,但是林藝聰果斷的報警了。

因爲這件事情都已經發展到了現在這個地步,誰也沒有辦法就這樣徹底讓這件事情結束。

短短兩三分鐘左右之後,於樑拍了拍自己的手掌,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鄙視之色。

此時此刻,從於樑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他現在整個人到底有多麼的無所謂了。

“就你們這些傢伙也好意思在這裏囂張,也不知道一天天到底是誰給你們的勇氣。”

原本於樑就沒有把剛剛這件事情放在眼裏,雖然說這些傢伙人數挺多的,但是對於於樑來講,似乎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一樣。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於樑長出了一口氣,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這幾個傢伙。

“你們就說能不能行就完事兒了唄,這傢伙一天天給你們囂張的,這要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們得有多麼厲害呢!”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衆人一個個嘴角抽動了一下,此時此刻竟然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是的。

尤其是到了現在這一地步之後,他們是真的感覺自己的智商彷彿受到了碾壓一樣。

沒想到這麼幾個黑衣大漢竟然就被人家這傢伙如此淡定的就給解決了,他們的老臉到底該往哪裏放呀!

只不過就在這時,於樑卻輕輕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轉過頭看着林藝聰和馬提咪。

“老闆,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一地步,我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林藝聰。

當林藝聰聽到於樑這句話之後,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此時竟然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沉默了片刻之後,林藝聰長出了一口氣,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於樑。

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也就在這時,林藝聰輕輕搖了搖頭,此時此刻林藝聰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難受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林藝聰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無奈之色。

“有些時候我是真的覺得挺無奈的!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啊?你說呢?可能就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當林藝聰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直接愣在了原地,此是竟然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尤其是看着林藝聰的表情……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林藝聰。

“我說老闆,雖然可能我並不瞭解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不瞭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能夠如實的告訴我!因爲我覺得我和馬提咪兩個不僅僅是你手底下的人,相反我們還是你的朋友,對不對?”

馬提咪也輕輕點了點頭。


“是啊老闆,我和於樑兩個人都把你真正當成我們知心的朋友,所以如果要是有什麼困難的話,你一定要告訴我,還有這些黑衣人是不是就是你前男友的人?……”

其實馬提咪問出來這句話可以說有點廢話了。

但是馬提咪卻依然問了出來,至於原因非常簡單,因爲馬提咪確實也在考慮着這些事情。

林藝聰當然知道誰是真正對自己好的。

當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整個人的嘴角蠕動了一下。

接着對着馬提咪輕輕點了點頭。

“你們兩個人說的不錯,可能我現在周圍也已經沒有什麼真正的好朋友了,你們兩個人應該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林藝聰突然之間自嘲地笑了起來,也不知道此時此刻林藝聰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