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莉珥」其實正林若抵達前台,切換了模擬的能力后,就一直陷在林若為她編織的夢中沒有醒來。

之前她認為的所謂掙脫夢境,只是林若順著她的思維安排的夢中夢情節而已。

黑夜途徑半神的看家本領,哪有那麼容易破解。

看了一眼自戰鬥發生後人就跑光的餐廳,林若隨後掏出了利用原主渠道重新購置的左輪手槍,抵在了「莉珥」的額頭。

他確實有很多疑問,但作為一個真實實力只有序列九的獵人,林若不打算給自己留下風險,而打算先滅口再通靈。

反正看對方這一言不合就殺人的架勢,也不會是什麼好人,林若可不會對這種人手軟。

「砰——」 藍星勳章不僅僅是榮譽的象徵,而且還有非常實際的好處。

除了那把三級魂兵外,一枚藍星勳章每個月可以給陳克帶來50點功勛點。

因為魂兵和魂甲稀缺,演武司不可能讓每個戰士都擁有高級魂兵,也沒法給每個戰士都配備魂甲,所以就只能靠戰士們用功勛點去換。

而功勛點除了靠戰場殺敵和完成任務,還有就是靠各種勳章換取。

一枚藍星勳章每個月可以給陳克帶來50點功勛點,湊夠100點差不多就能換取一件一級魂兵了。

這就意味著陳克就算什麼都不做,一年也能憑藉藍星勳章到手一件三級魂兵!

現在陳克已經充分認識到了裝備的重要性,在作戰時如果他有全套的魂甲和一把足夠鋒利的魂兵,那戰鬥力絕對能提升不止一個檔次!

現在陳克剛入伍一個月就到手一枚藍星勳章,功勛點的累計速度已經遠超絕大多數人了。

……

授勛儀式結束后,那名將軍帶著戰士們離開,而新兵們沒有得到解散的命令,只能繼續在雨中站立。

半個小時后,一個魁梧的身影快步從遠處走來。

陳克第一時間注意到來人,因為來人的意志力波動很強,壓迫感甚至比昨天陳武帶給他的還要強烈!

對方就像是一把嗜血的刀,讓人只是看上一眼都會覺得身心俱寒。

啪!啪!啪!

黑色的軍鞋重重地踩在積有雨水的操場地面上,濺起大片的水花,聲勢驚人,就像一輛坦克車高速行駛而來。

對方人還沒走到,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

「所有人都有,向右轉!」

「目標,作訓操場,跑步前進!!」

炸雷般的聲音在所有人耳邊響起,讓眾人下意識轉身,然後開始奔跑。

幾分鐘后,作訓操場的高台上,男子手裡拿了一把突擊步槍,突然舉槍對準下方的一幫新兵們!

經過了之前地獄般的一個月,再加上兩天前的突發事件,新兵們的心理素質已經比以前強出很多,哪怕心中驚慌,但還是強忍住躲避的衝動,硬生生站在了原地。

男子嘴角張開,惡作劇一般地不斷轉移槍口,從左指到右,又從右指到左,然後突然抬槍對準天空。

砰砰砰!

突如其來的槍聲嚇得不少人直哆嗦。

「哈哈哈哈!」

男子一臉得逞地笑了起來,然後猛地收斂笑意:

「我叫張峰,是你們新的總教官!」

儘管心中早有猜測,但此時聽到張峰這麼說,不少人心中都哀嚎一聲。

和之前的齊麟相比,這個張峰看上去就是個不好相處的主兒。

果然,張峰接下來的話就如刀子一般直戳人心:

「剛才我一直在遠處看著你們,看到你們很多人在哭,真是廢物!」

他整個人的氣勢勃然一變,驚人的殺氣瀰漫開來,在場的新兵除了陳克,其餘人全都臉色一白,有一種被人用刀子抵住喉嚨的驚悚感。

張峰目光冷厲如刀,大聲咆哮道:

「你們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以為自己將來要去的是什麼地方?我告訴你們,你們要去的地方就是煉獄!那裡容不得任何的脆弱和怯弱,那裡也不需要眼淚和軟弱!所有不明白這一點的人都是廢物!

看看你們的樣子!

你們的齊教官戰死了,他需要你們站在那裡為他哭嗎?不,他需要你們將來能拿起武器在戰場上去替他殺敵!殺敵——」

砰砰砰砰!

張峰一邊怒吼,一邊朝天開槍,槍聲響徹操場。

「從今天開始,我不希望我帶的兵里有廢物存在,聽明白了嗎?」

「明白!」

砰砰砰砰!

「大點兒聲!」

「明白——」

「好,開始上課!第一課,我教你們如何進入意志體狀態。所有人,用意志力遍布全身……」

張峰一番訓話結束后竟然直接開始教學,絲毫沒有要讓眾人避雨的想法。

不過面對這樣一個教官,新兵們也無人敢提出反對意見,紛紛按照張峰教的內容練習。

想要進入意志體狀態,只需要將意志力遍布全身,然後按照一種特定的頻率運轉就行了。

陳克發現當他的意志力積累到一定程度后,這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他特意去控制,心念一動就能完成。

但這種技巧對於其餘這些剛達到入劫,意志力積累還不夠多的新兵們來說還是有一定難度的,不少人都控制地磕磕絆絆,不太順利。

不過張峰在這個過程中顯得很有耐心,不斷重複著控制技巧,並且詳細地講解其中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除陳克之外,梅墨寒,李依依和董一山,他們三人是最先成功進入意志體狀態的,擁有特殊天賦的他們在意志力控制上也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然後一百多名新兵陸續進入意志體狀態,不少人還嘗試著往地下『潛』,半邊身體都潛了下去。

確定所有人都進入意志體狀態后,張峰開口道:

「現在你們應該能明顯感覺到,意志體狀態下的身體更加輕盈,各方面的身體素質也比常態下更強一些,所以在作戰時我們都會進入這種狀態。

另外,意志體狀態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穿越各種物質,只不過需要消耗自身的意志力,不同的物質消耗的意志力也不同,一旦意志力消耗太多,無法維持意志體狀態,你們的身體就會和正在穿越的物質融合在一起,那樣一來神仙都救不回來,所以在嘗試物質穿越時一定要注意自己意志力的消耗。」

說到這裡,張峰突然用槍對著新兵們一陣掃射。

砰砰砰砰!

「啊——」

不少人下意識地躲避,還有人尖叫出聲。

「哈哈哈哈!」

張峰再次大笑起來,然後立刻吼道:「立正——」

「所有人,退出意志體狀態!」

所有人照做了,結果槍聲再次響起。

這一次子彈幾乎是貼著新兵們的身體劃過,有不少人的衣服被劃破,身上留下了彈痕。

「啊啊啊啊!」

新兵們再次亂成一團,誰也沒想到張峰竟然敢這樣開槍。

「哈哈哈哈!」

大雨中,張峰像個瘋子一般站在高台上大笑。

7017k 叮。

手機界面亮起,陸諶立馬下意識的低頭,看見宋晚舟的頭像,他嘴角牽起了一抹淺淺的弧度。

點開,幾個碩大的字鑽進眼帘。

渣渣,看你妹!!!

陸諶愣了一秒鐘,隨即又笑了。

原來她讀大學的時候這麼暴躁,這麼可愛,想到那幾年她唯唯諾諾待在自己身邊的樣子,陸諶心裏又多了幾分心疼。

【你想看我妹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很遺憾,我媽沒給我生。】

宋晚舟收到消息之後,切了一聲。

都這樣了還嬉皮笑臉,果然是渣男。

陪你的林亦柔好妹妹去吧。

混蛋。

宋晚舟鎖上屏幕心情還是很不爽,她又打開微信,直接把陸諶給拉黑了。

其實在裴菀菀拍照之前林亦柔就看見了她,所以她也是故意趁著裴菀菀拿手機的時候撞進了陸諶的懷抱。

裴菀菀看見她和陸諶在一起百分之百的會把這照片發給宋晚舟。

果不其然,她剛才離開的時候餘光瞥見了宋晚舟給陸諶發過來的消息。

林亦柔心情十分舒暢的回到了宿舍,她故意繞到宋晚舟的宿舍門口轉了一圈,看見宋晚舟滿臉憤怒的樣子,林亦柔的心情就更好了。

「宋晚舟,你這麼想贏我,這次的話劇女主選票可要加油哦。」

說完,她還把自己手裏的點心拿進去放在了宋晚舟的桌子上,「送給你吃的,陸諶買了太多,我也吃不完,你可以跟你的小姐妹一起吃,拜拜。」

宋晚舟呵呵一聲,把桌子上的點心拿起來,「不好意思,我對垃圾食品不敢興趣。」

說着直接扔進了腳邊的垃圾桶。

林亦柔眉頭輕輕一挑,笑道:「你生氣了?是因為陸諶給我買點心嗎?」

宋晚舟其實忍耐力還是挺好的,以前林亦柔在她面前陰陽怪氣,她都能直接風輕雲淡的毒舌KO,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聽到陸諶的名字,她就是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洪荒之力,想直接撕爛她這張臉。

「你想多了,沒事的話麻煩出去,免得我一會還得給宿舍消毒。」

林亦柔看着她的表情,不痛不癢的說道「也是,你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他給我送東西你也沒必要生氣對吧。

他還真的挺體貼的,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口味,還特意跑那麼遠給我買。」

「林亦柔,如果你是想過來炫耀的話,沒這個必要。第一,我跟陸諶沒關係,第二,我也不想跟他有任何關係。

所以,現在麻煩你,出去!」

林亦柔不動聲色的摁了手機錄音鍵,錄下了剛才宋晚舟說的話。

笑了笑,「是嗎?那我們決賽見,宋晚舟,這次你可別又輸給我哦。」

學校裏面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比賽,什麼最美校花比賽,什麼最具代表人物比賽,宋晚舟年年沒報名,可每一次都被人拉出來溜一圈。

因為她沒有關注過這些,也沒有拉票,沒有宣傳,所以每次林亦柔都壓她一頭。

林亦柔每次都拿這些榮譽來諷刺她,她也沒覺得有什麼。

不過是幾個無關痛癢的頭銜罷了,她從來不都在乎,她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成為娛樂圈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超級巨星。

至於林亦柔這種小角色,她完全不CARE。

可是現在,人家都舞到她面前來了,她再不迎戰,多少顯得有點慫了。

宋晚舟打開手機問百曉生裴菀菀。

「寶貝兒,那個什麼話劇女主的選票,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你怎麼關心起這個來了,不是對這個沒興趣的嗎?」

「以前是沒興趣,從今天開始,但凡是林亦柔參加的活動我都有興趣了,並且是對第一名有興趣。」

裴菀菀興奮了,「粥粥,你早該這樣了!林亦柔這女的次次針對你,你還次次佛系不跟她比,你要真在意這些,那些第一哪裏還輪得到她。

我去看看排行榜哈。」

一分鐘之後,裴菀菀的視頻消息彈了過來,「咳咳,粥粥,這個比賽咱們的票數有點拉胯。畢竟林亦柔每天都在論壇上拉票,拉胯也挺正常的。」

「多少啊。」

裴菀菀怕宋晚舟聽到後過於震驚,又鋪墊道:「這個投票都是真金白銀的,一塊錢一張票,估計林亦柔自己也沒少花錢,要不咱們這次就別比了。」

「好啦,心理建設已經做好了,你現在可以放心大膽的告訴我,多少?」

「林亦柔有……三十萬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