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摩柯可不是普通的世家,他在蠻族可以說一呼百應,可是有舉兵作亂的潛力,因此,劉備對他的防範只能是更加嚴密。

沙摩柯雖然號稱蠻王,但並不是一個真正的統治者,也沒有自己的地盤和常備軍,因此,招撫他與一般的舉薦賢能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沙摩柯如果放不下蠻王的架子,無法接受低階官位,那劉備招撫他的時機未到,只能暫時擱置。

沙摩柯要想獲得理想的官位,只有兩條路可走:

第一條路,就是等待時機、雪中送炭,待到劉備與他人交戰相持,難以取勝之時,沙摩柯突然領兵出現,幫助劉備戰勝敵人,獲得首功,則劉備的封賞必然豐厚。

第二條路,就是突然起兵,佔領整個武陵郡,甚至威脅整個荊南,展示出自己強大的軍事實力,等劉備派人上門談判,通過雙方的討價還價,也能夠獲得理想的官位。

兩條路都不容易,第一條路機會太過難得,一旦成功,自然是順風順水,加官進爵。

我家萌寶黑化了 第二條路雖然見效快,但風險太大,搞不好就被劉備剿滅了,連累整個蠻族都一蹶不振!就算僥倖成功,因為有了反骨崽這個難聽的名頭,註定得不到重用,甚至可以說是前途渺茫!

馬謖是真心替劉備打工,自然不會慫恿沙摩柯走第二條路,那樣一來,他也摘不清,自己的前途也完了,他只能儘力說服沙摩柯蟄伏起來,待機而動。

婚前試愛 以沙摩柯對官位的執著,馬謖空口白牙的,肯定難以讓他心安,多少也要先給他一些甜頭才行。

石波的事情告一段落,沙摩柯辦理的相當漂亮,讓石波拿出了辰溪部落將近一半的積蓄賠償,馬謖的腰包一下子鼓了起來。

心情大好之下,馬謖把這些財物都存放在自家院子的庫房裡,整天與沙冬膩在一起。

雖然還沒有過門,沙冬看到庫房裡這麼多錢財,要說不眼紅是不可能的!

她每天陪同馬謖在沙家寨四周、雄溪河畔漫步,非常柔順,馬謖也因此享受到這種難得的寧靜和美人的溫柔。

已經是春暖花開的季節,雄溪部落的人,都忙於播種勞作,似乎對馬謖和沙冬花前月下的事情並不習慣。

雖然因為馬謖的身份特殊,他們不敢公然指責他有傷風化,但馬謖還是從他們異樣的眼光中,讀出了他們內心的抵觸。

尤其是那些少男少女,見了他們兩個過來,老遠就躲開了,一幅避之猶恐不及的樣子!

馬謖非常驚詫,讓沙冬悄悄的打聽了一下,原來,並不是她們不願意見到沙冬和馬謖,而是他們家裡的大人有過囑咐,說要是跟馬謖和沙冬走的太近,於自己的名聲有礙,恐怕不好找婆家。

馬謖畢竟在夢中世界生活一段時間,對男女之間的談情說愛習以為常,但在雄溪部落,男女公然成雙結對在外面遊玩,就有點驚世駭俗了。

馬謖雖然不怕,沙冬也不在乎,但馬謖可不敢做的太過分,他對被人當作異類的感覺並不享受,也與他一貫低調的做法不符,只得與沙冬躲在院子里。

病嬌來襲:少年,請滾 這次從辰溪部落獲得的意外之財,是馬謖的第一桶金,對怎麼處理這筆財富,他還沒有拿定主意。

不管是在夢中世界還是現實之中,馬謖對錢財都沒有概念,也不善理財,他這幾年的俸祿也算不少,但已經被他折騰光了。

他既然在這沙家寨有了自己的家,看到沙冬對這筆錢財很是在意,為了讓意中人高興,馬謖就把這筆錢財的管理,直接交給了沙冬。

馬謖來雄溪部落的時間不短了,事情已經辦的差不多了,準備挑一個時間,和沙摩柯商量一下,定下娶親的時間。

沙摩柯雖然對和馬謖結親非常在意,但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如何把郡兵中那兩個職位納入囊中。

每天沙摩柯過來,就是找馬謖軟磨硬泡,至少要把那兩個職位留在蠻族。

馬謖畢竟是沙家的女婿,如果真的把這兩個職位給了沙摩柯,也不是不行,至少明面上沒有人說什麼。

總裁大人愛無止盡 如果沙摩柯只是一個普通的世家,馬謖這麼就是人之常情,畢竟任人唯親,就是這個時代的特點。

但暗地裡,劉備就會對他大加戒備,畢竟蠻族的實力可不弱,劉備也怕馬謖用心不良!

馬謖被沙摩柯磨得沒有辦法,最後只得折中了一下,答應把官職留在蠻族,但雄溪部落不能再佔有職位,而是要求把這兩個職位,給樠溪部落和武溪部落。 因為招撫沙摩柯的時機未到,沙摩柯自己一時得不到官職,念念不忘馬謖手中的那兩個官位,不斷的許諾馬謖很多好處,讓他相當為難。

馬謖也不是想用這官位去換取錢財,主要是考慮如何向劉備交代!

胡班莫名其妙被調離,並沒有安排差事,要說與他賣官的事情沒有關係,馬謖肯定不會相信。

自古以來,上位者對手下掌管兵權的將領,監控手段眾多,這種事情,不可能瞞得過劉備的耳目。

如果胡班手下的官職,用幾個自己的親友,劉備不會在意,畢竟要想掌控好軍隊,還是需要幾個信得過的得力助手。

但胡班在軍隊賣官斂財,對軍隊的士氣和戰鬥力的影響很大,劉備心中肯定不樂意。

經過苦思以後,馬謖索性制定了一個收服蠻族的長遠計劃,堂而皇之上報劉備,主要手段就是用官位拉攏分化蠻族。

這樣一來,馬謖任用蠻族將官就合法化,他這麼做,雖不能掌控調用蠻族軍馬,但至少可以安撫他們不會作亂,等時機成熟,就可以把那些蠻族勇士納入軍中,調到戰場上使用。

馬謖索性好人做到底,把從樠溪部落、武溪部落挑選將官的權利,他全都交給沙摩柯這個蠻王去辦理。

這樣一來,沙摩柯雖然自己的部落沒有撈到官位,但因為在這次處理辰溪部落事情上,處處以蠻族大局為重,並沒有收取這兩個部落的好處費,他在整個蠻族中的威望大漲。

投桃報李,這兩個部落除了給辰溪部落一些補償以外,給沙摩柯的貢品也增加了不少份量。

辰溪部落經過這次事件以後,實力大幅度下降,加上其他部落不著痕迹的打壓,就算是江東出力扶持,在短期內已經不足為患,馬謖這才放下心來。

沙摩柯這次得到的好處可不小,對馬謖相當滿意,主動提出讓馬謖半年後迎娶沙冬的事情。

馬謖與沙冬的感情越來越深,自然沒有意見,準備讓三哥馬叔常出面操辦婚事。

這次事件,馬謖雖然處理的乾淨利落,並沒有走漏風聲,但畢竟殺了兩個將官,馬謖也不敢隱瞞,免得引起劉備的誤解。

馬謖親自寫下公文,把事情詳細寫下來,連同收復蠻族的計策,一起上報給劉備。

劉備本來就有心把蠻族收為己用,對馬謖的計策相當欣賞,自然不會幹涉。

至於迎娶沙冬的事情,馬謖並不是馬家的長子,本來不算什麼大事,但馬叔常還是大張旗鼓的操辦,消息很快就傳開了。

……

……

龐統在江東安排好族人以後,帶上一些心腹,悄悄離開江東,來到了荊州。

此時孔明按察荊南四郡未回,劉備親自坐鎮公安,忽然門吏傳報:

「江南名士龐統,特來相投。」

劉備久聞鳳雛龐統之名,不便怠慢,便教手下即刻請入相見。

龐統聽說劉備曾經三顧茅廬請好友諸葛亮出山,這次自己主動來投,不想太過自降身價,就沒有拿出孔明舉薦書投呈,見了劉備也做出一幅名士的派頭,只是長揖不拜。

劉備知道這是文人名士的通病,並沒有特別在意,但兩人相談之時,龐統自思,自己就算說道天花亂墜,也比不過孔明的隆中對,不如先不展現自己的才華,找機會一鳴驚人,只是說道:

「久聞劉皇叔招賢納士,特來相投。」

劉備因為有了諸葛亮這個軍師,對人才已經沒有以前的那種渴望,但對龐統還是不敢輕慢。

因為水鏡先生對龐統的評價很高,但劉備的手頭並沒有什麼實職可以安排龐統,又怕把他留在公安,會引起孔明的誤會,就決定先讓他先去做些實事,順便考察一番再說。

劉備沉思片刻以後,對龐統說道:

「荊楚平定未久,本當重用先生,苦無閑職。此去東北一百三十里,有一縣名耒陽縣,缺一縣令,屈公任之,如後有缺,卻當重用。」

龐統想起劉備三顧茅廬延請諸葛亮,自己主動來投,這待遇相差有點大,心中有點失落。

但對縣令的官職,他還是有些不太樂意,倒不是他嫌官小,而是覺得不能發揮自己擅長軍謀的長處。

龐統轉念一想,心中已有定計,決定先耒陽縣就職,然後用計引起劉備和諸葛亮的注意,到時再以才學折服劉備,達到自己的目的。

於是,龐統到耒陽上任,故意不理政事,終日飲酒為樂。

一月以後,是秋糧入庫的時間,這是一件大事,龐統只讓一般手下按例辦理,自己對一應錢糧詞訟,還是不理會。

這些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劉備耳中。

劉備聽了以後,非常奇怪,想要親自前去查處,但又不可輕離公安。

剛好快到馬謖娶親的日子了,張飛想要前往武陵參加他的婚禮,就找劉備前來辭行,剛好討了這個差使。

張飛順道與孫乾前至耒陽縣巡察,為了全面了解,索性使人提前通告,快到縣城之時,全縣軍民官吏,皆出郭迎接,獨不見縣令龐統。

張飛並不知龐統之名,心中微有不快,隨口問道:「縣令何在?」

龐統的副手,是一個叫呂偉的縣丞,在龐統來此之前,耒陽的事情都都是他說了算,本來想著可以順理成章成為縣令,現在被龐統搶了官位,心中不服。

呂偉本來就是耒陽的地頭蛇,他早就做好了安排。

就算龐統用心理事,他都想著要給動用自己的人脈,多找他一些麻煩,讓他在政事上出些差錯,趁機趕走龐統。

誰知道龐統來了以後,無所作為,呂偉心中暗喜,並沒有出手對付龐統。

他要摘清自己,也不敢私自謀取好處,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縣衙風氣為之一清,並不勸說龐統,等到縣裡積累下來的案件多了以後,才讓人到處傳說。

聽到張飛的問話,呂偉往前走了一步,先是恭恭敬敬行了一禮,才狀告道:

「龐縣令自到任及今,將近三個月,縣中之事,並不理問,每日飲酒,自旦及夜,只在醉鄉。今日宿酒未醒,猶卧不起。」 張飛看似魯莽,其實心細如髮,他觀言察色,從縣丞的話語中,知道所言不虛。

他是嫉惡如仇的性子,聞言大怒,就要派人把龐統抓來問罪,孫乾旁觀者清,在張飛發怒的一瞬間,看到縣丞面上的喜色一閃而逝,怕其中有什麼內情,留了個心眼,轉身勸張飛道:

「張將軍,龐士元在荊州有鳳雛之稱,與軍師諸葛亮齊名,乃高明之人,未可輕忽。不如先到縣衙當場責問於他,如果真的於理不當,治罪未晚。」

張飛行伍出身,但對文人雅士還是相當尊重的。

孫乾跟隨劉備已久,立下不少功勞,張飛對他很尊重,表現得從善如流,與孫乾一起來到縣衙,在正廳上坐定,教衙役到后衙尋龐統來見。

龐統雖然每天飲酒作樂,但那是做給人看的,他想要表現出自己的才幹,僅僅是依靠口才,恐怕難以達到目標。只能劍走偏鋒,在工作中顯示出自己過人的才幹,才能引起劉備的注意。

龐統就職以後,也是做了周密的安排,每一個部門,都安排了一到兩個小吏,他們以做實事為主,並沒有與他人爭權奪利,很得人心,雖然龐統不理政事,倒也沒有亂套。

本來,龐統是要自己派人的散布這些消息,讓劉備派人來巡查自己,誰知道縣丞願意配合,他當然不會揭破。

張飛他們來了,龐統早就知道,他故意衣冠不整,裝醉而出。

張飛自己經常喝酒誤事,雖然屢教不改,但最是見不得別人喝醉,看到龐統滿身酒氣,睡眼惺忪,心中不由大怒,但他素來尊敬儒生文士,並沒有動粗,強忍怒氣,文縐縐地問道:

「龐先生,吾兄以為先生是一個難得的大才,令作一縣之主宰,你為什麼這麼久不理政事?」

龐統聽到張飛的責問,並沒有舉止失措,反而笑著回答道:

「張將軍認為我荒廢了那些事情?」

張飛回答道:「剛才縣丞告訴我,你到任百餘日,終日在醉鄉,安得不廢政事?」

龐統表面上雖然不理政事,但他在縣衙安插的那些小吏,有他們充當耳目,對縣裡的大小事情,都是清清楚楚。

縣丞的心思,龐統看的很清楚,他在這裡等了三個月,就是要藉此事顯露自己的才學,一鳴驚人!

龐統索性借著酒勁,坦然對張飛說道:

「量百里小縣,些小公事,何難決斷!將軍少坐,待我發落。」

隨即喚自己的心腹小吏,將百餘日所積公務,都取來剖斷。

因為龐統早有準備,那些小吏,皆紛然齎抱案卷上廳,訴詞被告人等,早已帶到縣衙外等待。

龐統上堂就坐,張飛與孫乾高坐旁聽,當事人環跪階下。

龐統手中批判,口中發落,耳內聽詞,曲直分明,並無分毫差錯。民皆叩首拜伏。

全能監督 不到半日,龐統將百餘日之事,盡斷畢了,把筆放下,對張飛行了一禮,對張飛問道:

「張將軍,所廢之事何在!曹操、孫權,吾視之若掌上觀文,量此小縣,何足介意!」

張飛雖然是行伍出身,但久隨劉備,對治理地方並不陌生,當初自己獨自佔領古城的時候,因為政務繁忙,每天忙得不可開交,連喝酒的時間都沒有。

今天張飛看龐統判罰的這數十件案件,其中十餘件案子難度不小,張飛聽完以後覺得毫無頭緒,不知什麼時候能夠判罰清楚。

但見龐統如此輕描淡寫就判罰完畢,而且有理有據,當事人無有不服!

張飛大驚,站起來道歉道:

「先生大才,小子失敬。吾當於兄長處極力舉薦。」

龐統一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就不再隱瞞,拿出孔明的薦書給張飛,張飛有些迷惑地問龐統道:

「先生初見吾兄,何不將軍師薦書拿出?」

龐統笑著說道:

「我若是依靠孔明的薦書而出仕,似乎是憑著人情關係上位,顯示不出主公愛才若渴之心!」

張飛心裡明白,龐統嘴裡說的輕描淡寫,其實心裡也有去意。

如果張飛不問青紅皂白就問罪,不給他展示才幹的機會,他也沒有辦法,只能掛冠而去。

龐統當初不看好劉表,也沒有認可劉備,才前往江東投靠孫權,他要幫助孫權與曹操划江而治,心想憑自己的才學,不難得到孫權的賞識。

誰知道,龐統先遇到了周瑜,一談之下,他們的想法相近,因此與周瑜相知相惜,一直幫助周瑜在潘陽湖練兵,後來通過周瑜見識了魯肅,也因為知己。

後來魯肅推薦龐統,但因為龐統被當做是周瑜的人,引起孫權的猜忌,被孫權棄用。

在赤壁之戰時,龐統幫助周瑜給曹操獻連環計,害的曹操大敗,已經沒有臉面前往投奔了,他現在也只有投奔劉備這裡最合適了。

龐統心裡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在劉備這裡得不到賞識,就只能前往西川投奔劉璋了。

西川號稱天府之國,國險而民附,當初龐統也下了不少的功夫,他曾經在西川遊歷數月,與張松、法正相識相知,覺得劉璋並非明主,相約找到明主以後,與他們一起謀取西川。

龐統前來投靠劉備,實際上就是要幫他謀取西川,對治理地方政務,他沒有一點興趣。

西川是一個不錯的用武之地,如果得不到劉備的重用,龐統也只能選擇劉璋了。

劉璋雖然暗弱,那是沒有進取之心,但也因此蓄積了不少的財力,本身的實力可不弱,手下也不乏才智之士,自己與法正、張松等人聯手,或許也能有一番作為,至少劉備要想謀取西川,基本沒有了可能!

張飛看到龐統的才幹,非常感謝孫乾的及時提醒,才沒有得罪龐統,否則,以這些文臣名士的傲氣,肯定受不得委屈,立馬會投往他處。

他與孫乾商量以後,看時間也來得及,不會錯過馬謖的婚禮,就以公事為重,親自趕回公安。

張飛也先沒有拿出孔明的薦書,而是詳細地述說了事情的經過,言語之中,非常推崇龐統的過人才華。 劉備聽了張飛的彙報以後,登時明白了龐統如此做的用意,微笑對張飛說道:

「龐士元名不虛傳,非吾屈待大賢,正要看他如何施展才幹耳!」

張飛還是有些聽不明白,認為劉備是要讓龐統繼續當耒陽縣令發揮才幹,他覺得有些大材小用了,想起對龐統的承諾,心裡有些慚愧,覺得對不起他。

龐統是張飛出面推薦的第二個人才,他第一個極力推薦的是馬謖。

但事與願違,馬謖現在還是打醬油的角色,就連讓他給自己當助手都不可得!看樣子,龐統又要步馬謖的後塵,得不到大哥的重用。

張飛有些黯然,覺得自己在劉備心目中的份量有些不夠,只得把從龐統那裡拿來的孔明薦書遞給劉備。

劉備看了孔明的薦書,才知道諸葛亮對龐統的軍謀極為推崇,是推薦他擔任副軍師之職,而且是專職軍事謀划,就對張飛說道:

「原來龐先生是軍師舉薦的,他們兩人原是至交好友,我還害怕一山難容兩虎,兩人因此而不和,真是白擔心了!但也不算多此一舉了,好歹逼出了龐士元的真才實學,那就按軍師所說的安排吧!

雖然順利解決了龐統的事情,,但張飛認為與自己的舉薦並無關係,他心中非常失落,更加覺得對不起馬謖了。

張飛認為馬謖才華過人,他立下的功勞都算到了自己頭上,因此,他得不到重用,與自己推薦不力有些關係。

張飛覺得虧欠了馬謖,無論如何不能錯過他的婚禮,正要向劉備告辭,軍士忽報孔明回來了。

想起自己推薦龐統,可謂說破了口舌,大哥只是推諉!反觀孔明,只是一紙書信,就讓大哥重用龐統,軍師在大哥心目中的地位,真是無人能比,他的心中也有一股酸意!

想到這裡,張飛心中一動:馬謖才華過人,孔明似乎與他們兄弟的關係不錯,莫如我托軍師說情,出面推薦一下,就算不能給自己當助手,說不定也能得到大哥的重用!

張飛心裡有了這個想法,就決定先不離開,跟著劉備把諸葛亮接進來以後,坐在那裡聽他們的談話。

劉備對荊南幾郡的秋糧收成非常關心,那可是關係到軍糧是否充實的大事,親自把孔明迎接進來。

禮畢,劉備還沒有來得及動問,孔明首先問道:

「龐軍師近日無恙否?」

劉備笑著說:「近治耒陽縣,聞其好酒廢事。」

孔明聽說劉備把龐統派到了耒陽縣,也吃了一驚,害怕龐統心懷不滿而轉投他人,急急忙忙趕回來,但當他聽劉備聽說龐統好酒廢事以後,一顆心才放了下來,也笑著說道:

「士元非百里之才,胸中之學,勝亮十倍。亮曾有薦書在龐士元處,他沒有拿出來交給主公嗎?」

劉備說道:

「今日翼德從耒陽回來,才呈上軍師的薦書。龐先生初來來相投時,非但沒有出示軍師書信,相談之間,也沒有顯露胸中才學,故被我安排在耒陽任縣令,也是我有意考察,誰知道傳出了好酒廢事的名聲。」

孔明笑著說:「大賢若處小任,並不需要耗用多少時間和精力,為了打發閑得無聊的日子,往往以酒糊塗,僅僅用很少的時間處理政事就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