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上,花小寶頭上一片草原。

裏間浴室,豪華大浴缸里,兩個美人泡在裏面,正享受着浴缸按摩。

阿軻道:「桃花,你真的打算一直跟着那小子了?」

「對呀,他挺好的,雖然他的想法天真了一點,但人還是不錯的。」百里桃花道。

「你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百里桃花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阿軻有些氣。

百里桃花嘻嘻一笑,說道:「我知道你什麼意思,我現在還沒想好,看情況吧,順其自然。」

回味一下,又她說道:「其實他也挺帥的。」

「你想過沒有?他可能惹上大麻煩了,那個陳總,可不是什麼好人。」阿軻一臉嚴肅說道。

「有什麼辦法,誰讓咱們命苦呢,要不是遇見他,我父親欠的債我都還不了,說不準此時已經落在老鄭手裏了,唉!」

百里桃花一聲感嘆,其中間雜着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苦辣。

阿軻亦有所感,靠近百里桃花,將她摟進懷裏,說道:「不管如何,以後我都陪着你。」

百里桃花感受着好友的偉大胸襟,感嘆說道:「現在你的工作肯定也丟了,接下來怎麼辦?」

阿軻嘆道:「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百里桃花眼珠子一轉,說道:「要不,你也跟我老闆算了,他那麼帥,還有錢,很不錯的。」 葉秋提著大夏龍雀,剛從拍賣行出來,正準備上車,就看到張少帶著幾個小跟班來到了他面前。

那幾個小跟班手裡都拿著一根棒球棍。

來者不善!

「小子,你可算是出來了。」張少陰森地笑了笑,然後手一伸:「拿來。」

「拿什麼?」葉秋明知故問。

「你丫的是不是傻比?快把大夏龍雀和天師令給我。」張少喝道。

葉秋不屑一笑:「你算哪根蔥?說給你就給你?」

張少陰臉一沉:「小子,我奉勸最好馬上把天師令和大夏龍雀給我,否則,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就憑你也想對我不客氣?」葉秋笑了起來,「這個世界上,總有些不長眼的傢伙,喜歡自尋死路。」

「小子,你說誰自尋死路?」

「有種你再說一遍!」

「張少,這個王八蛋真是太囂張了,必須給他一點教訓!」

幾個小跟班怒道。

張少冷著臉對葉秋說道:「你知道嗎,囂張的人一般都沒有好下場,特別是在老子面前,下場就更慘。」

「你先前坑了我九千萬我還沒找你算賬呢,這會兒你還在我面前囂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過,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張少話鋒一轉,眼底出現了一縷殺機,笑著說道:「你把大夏龍雀和天師令給我。」

「另外賠償我九千萬的損失,然後自斷一隻手臂,那這件事情就算是結束了。」

「否則,我張家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嘿嘿……」

威脅意味十足。

「張少,你這麼欺負人不好吧?」葉秋神色平靜的說道。

「沒辦法,誰叫我比你牛嗶。」張少冷森森地笑道:「你要是比我牛嗶,也可以欺負我啊……」

啪!

葉秋一巴掌抽在張少的臉上。

「啊——」張少捂著臉慘叫。

「靠,敢打張少,兄弟們扁他。」那幾個小跟班看到張少被打,揮舞著棒球棍,砸向葉秋。

砰!

葉秋一腳踹飛一個小跟班,跟著一個旋風腿,將另外四個小跟班踢翻在地。

隨後,又是一記右勾拳,將最後一名小跟班擊倒。

一眨眼的功夫,幾個小跟班就全部倒在了地上。

張少傻眼了。

「這怎麼可能?」

「這小子什麼來頭?」

「他怎麼那麼能打?」

張少也顧不上臉上的疼痛了,快速從兜里掏出一把摺疊刀,直接向葉秋的心臟捅去。

這一刀要是刺中了,葉秋必死無疑。

事實上,張少也是這麼想的。

只要殺死了葉秋,他就能得到大夏龍雀和天師令。他還不知道,天師令已經被長眉真人帶走了。

反正對張少這種豪門子弟來說,搞死個把人不算什麼大事。

眼看著,摺疊刀距離葉秋心臟只剩十厘米了。

「王八蛋,敢打我,你去死吧!」

張少臉上出現了猙獰的笑容,彷彿已經看到葉秋被弄死的場面。

可是下一秒。

「啪!」

他的手腕突然被葉秋的手抓住了。

張少用力掙扎了一下,可是葉秋的手就像是鐵鉗一般,怎麼都掙脫不開。

「張少,像你手中的這種摺疊刀都是街頭小混混嚇唬人用的,一點意思都沒有,玩刀就要玩這樣的。」

葉秋舉起了大夏龍雀。

瞬間,殺氣撲面,刀身上寒光閃閃。

張少差點嚇尿了,驚慌地說道:「你要幹什麼?我告訴你,你敢動我,我就讓你把牢底坐穿。」

「至於坐不坐牢,那是以後的事情,以後的事情就以後再說,現在我們還是做點有趣的事情吧。」

明明葉秋臉上笑容燦爛,卻讓人心驚膽戰。

「我警告你,你敢動我,我家裡是不會放過你的,你不要亂來……」

咔嚓!

張少的話還沒說完,手腕就被葉秋折斷了。

「啊……」張少發出一聲慘叫,痛得差點暈死過去。

他這樣的豪門公子,小時候有保姆看著,長大後有保鏢跟著,連磕磕碰碰都沒有遇到過,忍痛能力遠不如普通人。

「說實話,如果你只是一般的紈絝子弟,那我還真沒興趣動你,既然你是張家的人,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葉秋說完,往前一步。

張少嚇得往後退了兩步,怒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你不是說了嗎,只要比你牛嗶,就可以欺負你,所以,我現在正在按照你的要求——欺負你!」

啪!

張少又挨了一耳光。

隨後,葉秋舉起了大夏龍雀,猛然劈下,在刀鋒快要落在張少身上的時候,他手一轉,用刀背拍在張少的手臂上。

「咔嚓!」

張少右臂斷裂。

「啊……」張少倒在地上,疼得滿地打滾。

葉秋的眼神又落在了那幾個小跟班的身上。

「先前拍賣會的時候,就屬你們幾個叫得最歡,跟狗似的,我忍你們很久了。」

葉秋話音落下的時候,就出手了。

咔嚓!

咔嚓!

咔嚓!

「啊……」

現場一片慘叫。

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幾個小跟班的右臂,全都被葉秋廢掉了。

這裡的動靜太大,把張少的保鏢們吸引過來了。

很快,十幾個保鏢將葉秋團團圍住。

每個人手裡都拿著甩棍。

張少被一個保鏢從地上扶起來,然後盯著葉秋惡狠狠地說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能打?」

「你居然敢動我?哼,老子是不會放過你的。」

「兄弟們,都給我上,只要弄死他,晚上我請你們去盛世名流瀟洒……」

然而,張少的話還沒說完,現場就響起「砰砰」的聲音。

不絕於耳。

不到兩分鐘,十幾個保鏢就全部倒在了地上,昏死過去。

「這……」張少驚得直咽口水。

他的這些保鏢都是家裡花重金請來保護他的,都很能打,卻沒想到,在葉秋的面前如此不堪一擊。

葉秋上前一步,又一耳光抽在張少臉上。

「啪!」

這一巴掌打得張少滿嘴流血。

「張少,給你個機會,打電話叫人吧!」

「記住,一定要把你們張家最牛嗶的人叫來。」

「不然的話,我今天會弄死你。」

葉秋眼中寒光閃爍,既然決定收利息了,那就多收點吧。

【作者有話說】

再說一遍,大家七夕快樂哈!

。 反正還有一隻野兔呢,穀苗兒的飯量確實是大,不過早上吃得飽啊,不像好幾餐都沒吃的茯苓等人。

飯做好了,白雲子與司南也走了出來,穀苗兒用木頭做了兩個簡易的木碗,四人一起吃正好。

吃完了飯,穀苗兒看了眼帳篷,司南已經端著放溫的粥走了進去,又疼又餓,司北也睡不着,之前那是昏迷,喝了簡易版的葡萄糖水又含了人蔘片,這會倒是清醒。

穀苗兒:「師傅,要留在這裏過夜嗎?」

現在才中午呢,過夜的話也太早了,可是傷員剛固定好的斷骨,總不能現在就挪,畢竟沒有馬車。

白雲子:「你帶着這個小丫頭直接去醫谷,趕着點時間,天黑應該也能到了,然後讓人趕馬車來拉人,你的疾風速度快,又有大白跟着,不怕走也路。」

穀苗兒聞言點點頭:「那行,晚飯師傅就自己準備一下,東西我給您放好。」

白雲子點點頭,轉身進了帳篷又給司北把了脈,脈象還算不錯,熱已經退了不少,心疼得白雲子將裝酒精的水囊蓋好了貼身掛着。

白雲子:「貧道行囊中有大襖,取了來給他蓋上,熱退了一會別凍著了。」

司南:「多謝白雲子道長。」

司南此時已經認出白雲子的身份了,倒是比之前要放鬆了許多,三師弟的腿絕對是抱住了,只要這多注意一些,安全回到谷里靜養,以後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