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保護着女警不受傷害,可是沙皇的手太長了,饒是這樣也被點的很疼!

只是,女警也打的到他!

忽然……

“砰!”

一槍暴擊!

沙皇被打的血量掉下一大截,當即有些扛不住女警的傷害。

“AD!AD!”吳大秀瘋狂的點着信號。

“明白!”錘石一馬當先的走在前面,爲沙皇創造輸出環境,但是女警不貪心,僅僅打站在自己最近的人,此時的錘石就林天的出氣筒。

一搶,兩槍,走位,再一槍!暴擊!

錘石只剩下三分之一血了!

錘石下了一跳,趕緊後撤,但是女警跟着輸出,不過金克斯因爲助攻被動跑的飛快,衝了上來打女警,但是被泰坦給定住了!女警再次打金克斯!

四槍,又是暴擊!

女警的攻速怎麼那麼快啊?

金克斯一看,電刀加反曲之弓!媽蛋,這個女警這是要逆天?

金克斯自覺有些抵擋不住傷害,自己的傷害也沒女警高,又先撤了一下。

就在這時泰坦E技能減速,讓風女W給上,金克斯的移動速度太慢了,這在擁有手長優勢的女警面前簡直就是活靶子啊!

金克斯被打的有些受不了,逃走的時候又被挖掘機黏住,女警再次平A,收下了金克斯的人頭。

這個人頭完全是拿命拼出來的,因爲風女,挖掘機,和泰坦的血量都不是很高。

沙皇一直在打輸出,站的又遠,沒人打的到他,實在是有些氣人。

林天面色一愣,必須要殺了這個沙皇啊。

看着還有三分之一血量的沙皇,林天目光一凝,看着自己女警E技能的刷新時間,果斷的按下E技能!

“女警在幹什麼?爲什麼要反向E啊?”

“不知道啊,難道是被打懵了?不可能啊,林天不會犯這樣的失誤的。”

“我去,看這個位置,難道要去打沙皇嗎?”

“不會吧,沙皇的傷害實在是太高了,女警一個脆皮ADC過去不是送死嗎?”

在平常的RANK當中,經常有一些玩家玩EZ和盧錫安玩多了,E技能習慣性的就按了下去,但是女警的E位移是反向的啊!

有些就搞錯了,直接E到了人羣裏去,被圍毆致死。

此時看着林天這樣的操作大家都是有些不理解,可是下一秒。

女警在E到了左側靠近沙皇的位置時,拉開一發Q技能,穿透!

點人!走位!點人!暴擊!

“西巴!”吳大秀咒罵一聲,趕緊後撤,交出位移技能,但是緊接着……

“咔擦!”

夾子,沙皇踩中了!

吳大秀心裏一‘咯噔’,暗道一聲玩了。

林天眼睛清亮無比,快速平A出一槍,暴擊!

再次平A!

沙皇的身體怒吼一聲,幻化成了一堆沙子。

沙皇陣亡!

“哈哈,踩夾子了!踩夾子啦!”

“臥槽,這個女警的夾子放的真有藝術,什麼時候放的?”

“不知道啊,難道是剛纔E上來的時候放的?”

“一定是,這個地方剛纔都沒有夾子的。”

“6666,這個夾子我給滿分。”

隨着雙C的陣亡,KG戰隊本應該是車撤退的,但是人馬在!

後者惱怒的踢上去,風女弱小的身軀陣亡!

挖掘機的血量一直不是很好,也是被人馬踢死了,傷!真的是傷!

團戰末尾,豬女一直追着女警打,但是後者也一直在點他,沒有什麼特備好的機會,忘塵也就放棄了。

只是錘石一直在點着信號:“殺啊,殺啊!”

忘塵眉頭一皺:“不能追了,女警傷害太高,我們很賺了,先後撤。”

錘石嘀咕一句,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是肯定是表達的不滿。

雙方開始後撤,這波團戰KG打了一個二換三,還拿下了小龍,很賺。

但是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殺掉女警,眼看着女警5-0的數據了,實在是有些令人擔憂。

清風說道:“前期LTA戰隊能夠定住壓力先秒掉了金克斯是很正確的,也爲女警創造了輸出環境,十分難得。”

“是的,相比這下,KG戰隊做的要更好一些,尤其是他們的中單沙皇,輸出打的非常滿。”小欣也不得不承認的的說。

“但是我覺得最精彩的是剛纔女警E過來,點沙皇,用夾子封走位,殺掉了沙皇,這波真的很關鍵!”

“對啊,我也覺得十分精彩,沒有這個擊殺,這波團戰LTA可以說是大敗!”目標編號004 鳥哥接着說道:“小龍圈的這波團戰,如果處理好的話,KG戰隊是可以拿到團滅的,但是女警的發揮實在是亮眼。”

“率先發難配合隊友秒殺了金克斯,又在團戰後期,誰都沒有想到的情況下直接E上來打沙皇,那個夾子放的也是非常精準,直接讓沙皇踩住一槍爆頭殺死了沙皇。”

小欣點點頭:“的確,女警的這波可以說是拯救了LTA戰隊,這波團戰還不至於虧的太多。”

“不過小龍也已經被KG戰隊拿下來了,而人馬也收穫了兩個人頭,就KG戰隊的陣容來說,可能到了後期,最可怕的不是C位,而是這個人馬。”

衆人也是點點頭,不得不承認的是在人馬搬上職業賽場後,這個擁有着快速踢翻所有人的半人半馬怪物成爲了現在上單最大熱門。

carry性上單的代表,不僅肉而且還有足夠的輸出,是後期ADC和AP最頭痛的角色,KG戰隊的人馬已經發育起來了,如果不想辦法阻止的話,恐怕人馬起來之後,沒有人能夠對他造成威脅。

郭仁微微皺眉:“現在對線真的打不過,上路一塔還沒破掉,怎麼辦?”

“我過去的話,也只是送人頭啊。”趙玉波苦笑一聲,他現在的挖掘機一點傷害也沒有,只是肉了一點。

謝華也是有些無奈,他面對的可是發育超好的沙皇,實在是有些無力去支援。

吳建也說道:“鍋盔,沒辦法,你猥瑣一點吧。”

“等天哥的裝備起來,現在天哥已經快四件套了。”

衆人有些一愣,隨即看了看林天的裝備,好嘛,無盡,電刀,輕語,最後還有一個反曲之弓?這是要出盧安娜的颶風嗎?

“我去,再加上攻速鞋,天哥你這是要逆天啊。”謝華有些震驚的說。

就全場的經濟來說,林天的女警是發育的最好的,但是AD和AP的傷害不是用經濟來衡量的,所以在面對沙皇的時候,女警還是繞着走最好,不過林天的女警可就不一樣了。

林天淡淡的說:“對面人馬必須要防,吳建,一塔推掉後回城去上路。”

“好。”吳建答應的說。

“砰!”

下路一塔推掉了,此時LTA戰隊的塔數只落後一個了,經濟也差的不多,三千,這個時間點也還可以接受。

可以說,雙方仍然是焦灼狀態。

接下來幾分鐘,林天在四處打錢,不過這把並不是拿到隊友的資源,而是去入侵對面的野區。

路過中路的時候,順便去F4轉一下也是常有的事情,而且女警的傷害賊高,Q加四下平A就直接完了。

每次忘塵過來的時候,看着空空的F4就有種無力之感,等他在去大龍圈打河道蟹時,卻發現河道蟹也沒了,於是又是一怒。

於是大家看着女警的補兵數量在飛速的增加,跳躍的數字直接是讓大家震驚!

最後回城後定格在三比三十五這個數字!

再看度對面金克斯的補兵數量,二百五十七!

補兵超了八十個!這在職業賽場上是很少看到的,而且現在才三十分鐘,這要是到了四十分鐘,那豈不是要逆天?

“女警的補兵有點多啊,難道是搶了三路的資源?”

“沒有啊,我一直看到他在野區轉悠,哦,是對面的野區。”

“實在是強,就衝這個補兵數超過了時間,金克斯怎麼和他打?”

“傻啊,現在KG戰隊已經基本上放棄下路了,把重心放在中上,女警發育的再好,到時候面對沙皇和人馬的時候就倒黴了。”

“你說的也對,KG戰隊的中上發育的太好了。”

林天也是知道這個隱患,因爲在回城後,直接來到了上路,此時風女在大龍圈做視野,一轉眼就看見同樣做視野的錘石,趕緊回撤。

兩人互相排了視野,僅僅只是保留了一個假眼。

林天操縱着女警來到上路,石頭人那裏的草叢蹲着。

“對面不在上路,可以打。”

趙玉波來到藍色方的藍BUFF區域,隔着牆放下一個眼。

“我在家裏傳送。”郭仁說道。

正說着,LTA戰隊行動了,人馬把兵線帶到了河道之後邊往大龍圈的方向走去,但是此時挖掘機早就等了好久,直接鑽地道把人馬頂了起來。

“恩?就你還想跟我打?”人馬冷笑一聲,隨即揮舞着砍刀向着挖掘機砍去,但是剛打沒幾下,卻發現前方有女警!

人馬微微一愣,女警積攢好的一槍爆頭就打在了人馬身上,很疼!

女警手很長,基本上是挖掘機牽扯,然後女警在後方不緊不慢的點着,出了兩攻速裝備的女警攻速快的嚇人。

一槍!一槍!再一槍!

爆頭!

人馬已經是半血了,而此時一個傳送斷絕了人馬向自己家後撤的想法,於是憤怒的開啓大招朝着女警奔過去!

“唰!”

人馬的大招壓的女警血量有點低,不過女警一個E技能拉開距離,並且再次觸發爆頭!

人馬還有三分之一血量!

這時泰坦也已經傳送過來了,致命的一勾再加平A定住!

挖掘機在一旁側應,女警瘋狂的點他!

即使是皮糙肉厚的人馬也是死在女警的槍下,這波有LTA戰隊發起的進攻取得了優勢。

但是幾乎是同時在中路的發條造次遭遇到了豬女和沙皇兩人的GANK,發條陣亡。

兩邊都是不虧,林天淡淡的道:“沒事,遏制了人馬的發育,他們賺了。”

的確是這樣,人馬在被擊殺了之後女警拿到了鉅額的賞金,現在的經濟已經是領先全場了,但是LTA戰隊就一個女警肥一點,其他的人都不是很好。

兩邊戰隊在接下來的幾分鐘裏,一直是在相互焦灼的打小規模的團戰,不過好像每次但是LAT這邊小虧一些,累積起來之後,衆人發現KG戰隊已經領先很多了,至少在小龍和塔數上面是領先的。

逼退了LTA戰隊衆人,金克斯快速把中路二塔推掉,藉着被動跑的飛快,這下LTA佔地的外塔已經全部沒有了。

差距終於是展現出來了!

“我說吧,跟KG戰隊打比賽,LTA總是會在後期崩盤,前面好幾次都是這樣。”

“現在還不好說吧,女警的裝備很好啊。”

“再好也只是一個ADC啊,沙皇和人馬兩個隨便一個都可以切死女警的。”

“說的也是,LTA戰隊現在的情況不是很好啊,要是還沒穩住的話,這波團戰真的是要被KG戰隊GG了。”

現在林天他們的表情也是十分凝重,打到了現在已經是後期了,只要自己一個小的失誤,就會被忘塵抓住機會,一個大招就可能團滅自己。

決賽B05第四局了,要是被團滅,就直接輸了,與冠軍無緣了。

因此謝華他們都十分的小心,進入野區都是三三兩兩的一起去。

“他們要去打龍了。”吳建插的一個眼看到了對面的行動,至少有三個人在向大龍圈跑去。

LTA戰隊五個人也在向大龍圈趕去,到了三十五分鐘纔開始打大龍,這在職業賽場上都有些太遲了。

現在KG戰隊全員集中在這裏,LTA戰隊慢了一步,那裏的視野被排乾淨了,風女還想去做視野,但是被林天叫住。

林天目光凝重,看着河道那個草叢,人在哪裏嗎?

還是這裏……?

林天目光帶着疑惑,身上沒有眼,女警站在大龍圈上方朝着裏面放下了一個夾子!

也就是這一剎那,W夾子一點視野照出了三個人!

人馬,豬女衝鋒上來!

林天反應超快,E技能先躲開,但是兩人交出閃現也要追!

速度太快!

血量下降太快了!

女警,要陣亡了!目標編號004 如果這個時候女警死了的話,少了最大輸出的LTA戰隊怎麼打的過KG戰隊?

吳建很自責自己沒有做好大龍圈的視野,看着女警被打,急忙開啓加速球衝了上去!

閃現大招!

“滋滋……”

回覆的血量暫時保住了女警的生命,但是此時人馬又衝了過來,看着後方還有一個沙皇也位移了上來,沙皇的傷害只要兩下自己就死了。

也就是這種情況下,林天目光一凝,做出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

閃現!

居然是閃進了大龍圈裏,那裏有一個林天眼中的美餐,金克斯!

此時的金克斯剛開始是跟人馬和豬女一起埋伏在這裏的,人馬和豬女兩人上去追殺女警,但是金克斯沒有,準備繞到後方去殺。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女警居然會閃現下來,怎麼搞?難道還要殺自己嗎?

金克斯憤怒的想着,於是拿起了手中的槍炮開始打女警!

“哇,兩個ADC這是要對決了嗎?”

“女警的血量只有一半啊,這怎麼打啊?”

“可是金克斯的裝備沒有女警的好啊,兩人差不多吧。”

“哈哈,王城PK!刺激!刺激!”

正說着,兩個ADC已經開始了對打,只是兩人的攻擊傷害明顯的不在一個檔次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