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麗亞衝他咧嘴一笑。

這是艾澤拉斯鍊金師們偉大的發明,有着各種神奇增益效果,比普通增強藥劑效力更強,持續時間更久的合劑!

當然,其價格也十分昂貴就是了。

就好像一個移動交易行一樣,洛麗亞不斷從裙子上的小口袋中摸出亂七八糟的東西:各種各樣的增益食品以及稀奇古怪的機關。

在數個選定爲埋伏地點的洞穴中做了最後一次移動後,洛麗亞摸出懷錶看時間——過去了多長時間?她花費了很久也依舊沒有做出這道簡單的算術題。

“差不多了……”粉毛蘿莉喃喃自語道,差不多到崩潰的邊緣了。

一直不睡覺的人類在度過睏意之後就會進入亢奮的狀態,隨後會越來越疲勞,直到精神和體力崩潰。

摸摸阿狸,洛麗亞說道:“如果有東西靠近了,就吱一聲。”

“喵嗚!”

聽到阿狸的回答後,洛麗亞朝克萊門特點了點頭,後者立刻以一個很假的動作扔掉了唯一一支燃燒着的火把。

“哎呀,我怎麼把火把弄掉了呢……快,快!”克萊門特焦急地喊了起來,因爲頑強的火把居然沒有熄滅。

衆人手忙腳亂的開始衝着火把亂踩,不時有人因爲被別人踩到而大聲呼痛,還有人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居然真的慌亂起來了。

阿狸低聲地打起呼嚕,那些看不見的怪物似乎有了異動——它們或許在判斷這是否真的是個機會。

“吱!”

片刻後,阿狸吱了一聲。 幽深的洞穴,再加上漫長而唯一的通路,沒有比這裏更適合進行殲滅戰的地方了……或許怪物們也是這樣想的,所以纔會急不可耐地發動攻擊,洛麗亞本以爲會在黑暗中展開的漫長對峙並未出現。

明顯比其他洞窟更爲平整的地面和廣闊的空間,這個洞窟有着更多人工的痕跡,在它沒有被遺棄之前,或許是舉行某種重要儀式的地點。

洛麗亞一行人處在遠離唯一通道的位置,而不可視物的黑暗中,有幾個奇怪的罐子打開了閥門,無形的氣體從中噴涌而出。

“我在一次旨在改進冶煉燃料的試驗中發現了它,原本以爲只是無用的副產品,卻沒想到能釋放出如此多的熱值!”洛麗亞的諾莫瑞根大學化學系後輩梅爾道克在向她推銷自己新發明的時候說道:“我把它們壓縮成液體,密封進了帶有自動閥門的高壓罐內……您可以通過調節閥門來控制出氣的大小,這是一種安全、持久和可控的燃料。”

讚美科學!

帶着大工程師的自豪和從容,洛麗亞舉起了手中的火槍,朝着洞窟入口處扣動扳機……一切都將按照她的預想進行,瑟銀子彈會點燃甬道中的‘梅爾道克氣體’,形成穩定持久的火幕……斷絕那些怪物退路的同時爲血色騎士們提供照明。

瑟銀子彈在黑暗中急速推進,撞擊洞壁的時候彈出了一星火花。

洛麗亞小姐準備露出一個雲淡風輕天下在握的笑容,當她微微翹起嘴角的那一刻,兇猛的火焰暴虐地席捲開來。

等等,形容詞好像有些微妙的錯誤。

震耳欲聾地爆炸聲受到封閉空間的加成,幾乎要將雙方的耳膜震破——位置更近、聽力更敏銳的怪物們耳朵裏真的流出了奇怪的紅色液體。

這就是安全、持久和可控的燃料麼!洛麗亞在心中咆哮着,她決定再也不相信侏儒科技了。

被爆炸氣浪推得東倒西歪的血色騎士們顧不上疲勞與眩暈,急忙爬起來做好戰鬥準備……果然發現了那些怪物的身影,它們在突如其來的爆炸中顯得驚慌失措,紛紛用角質化的爪子捂着耳朵發出無聲的嘶嚎……或許不是無聲的,只是大家聽力下降了而已。

克萊門特擋在洛麗亞身前觀察着局勢,十二……十三隻怪物。

較小的爆炸聲還在不斷響起,洛麗亞投放的易燃物顯然不止一種。而在最初的慌亂過後,被疼痛激起兇性的怪物魯莽地朝着人類們衝了過來。

身穿加厚重甲的聖騎士米爾斯站在最前面,帶着頭盔的他發出了沉悶又粗放的大笑。

“我喜歡這個戰場。”說着,他握緊雙手錘扭腰蓄力,藉助全身的肌肉將巨大的錘頭向前揮舞出去。

“致我們的牧師兄弟!”

伴隨着壯漢米爾斯的怒吼聲,跑在最前面的、身上還燃着火的那隻怪物在一連串骨骼和肌肉的碎裂聲中被擊飛出去,重重落在地上滾了幾圈,然後便不動了。

那看起來有一整個成年矮人大小的錘頭部分還在燃燒,應該是沾染上了某種燃料的關係……只用了一瞬間,米爾斯就決定了自己以後的稱號——火錘。

帶着對新稱號的喜悅,他狂笑着向前突進,更多的血色騎士興奮地向前衝去,這就是血色十字軍的戰鬥方式,狂暴但缺乏紀律。

在面對大片亡靈的時候,傳統的隊列戰鬥方式已經不太管用,不會疲倦不會疼痛沒有恐懼不需補給很難殺死的亡靈難以敵對,唯有更瘋狂地用一連串的狂暴打擊徹底粉碎其身軀方爲上策。

雖然如此的戰鬥方式其結果往往是同歸於盡,但血色十字軍還是前赴後繼地執行着它。

從地上爬起來的洛麗亞用力揉着雙眼——她的眼睛進沙子了。

不知從何時起,地上均勻地鋪就起一層黑色的沙子。

被烈焰填滿的通道中不時地發出沉悶的爆炸聲,一團團火焰被濺射得到處都是,他們粘附在石壁和地上,頑強地燃燒着。

火勢越來越大,整座洞窟都被照亮了……洛麗亞在投放燃料的時候並未經過精確地計算,現在看來顯然太多了……她只能祈禱戰鬥在氧氣耗盡或自己被薰死之前結束。

“開爆發!”她推着擋在自己身前的克萊門特喊道:“別管我,時間不多了!”

女騎士猶豫着向前走了幾步又停下來,她始終在距離洛麗亞不遠的地方來回走位,防備着可能會突破的怪物。

一個‘梅爾道克氣罐’噴吐着火焰飛了出來,在地上打了幾個轉後以遠超生物反應的速度撞上了一隻怪物,就這樣像石壁飛去……那隻可憐的怪物被巨大的推力整個嵌進了牆中。

看着就很疼,不等衆人反應過來,氣罐就好像冬幕節的煙火一樣爆炸了。

接下來的戰鬥僵持了數分鐘。

在見識過米爾斯的巨錘之後,這些怪物面對聖騎士的攻擊時進行了更多的躲閃,他們想繞過前方的聖騎士去攻擊三名看起來弱得多的牧師,但總被遍地的火焰和補位的多多及另一位女騎士沙利亞攔住。

而聖光對怪物們並沒有明顯的剋制作用,再加上身披重甲的聖騎士總是難以擊中長得很像食屍鬼的敏捷怪物,於是雙方都沒有什麼進展。

然而很快,牧師們便發現了它們的弱點——明顯的畏懼火焰。

三名牧師很快就默契地停止使用真言術·盾掩護騎士,轉而吟唱起神聖之火。

突然從天而降的聖焰顯然更難躲避,即使堪堪躲過,還有聖騎士們的劍刃在等待着……沙利亞很快就找到了機會,她用手中的輕劍突刺一隻失去平衡的怪物,原本以爲能夠造成穿刺的攻擊卻只劃破了對方的表皮。

怪物乾癟的皮膚有着驚人的防禦力……但真正讓她驚訝的是:輕劍留下的創口中流出了紅色的血液。

它們不是亡靈?

****************************************************************************************************************************************

快來只油膩的小夥伴幫我蓋個評論樓~~~~(>_

我自己蓋的從來沒人回覆啊qaq

順便一說,我換了一組完全沒聯繫的作者自定義標籤,不知能不能騙到不明真相的羣衆。 另一個世界的幾天前。

伊克西絲在心裏咒罵着洛麗亞,那個該死的粉毛小魂淡盡然留下了威脅自己的後手。

不甘心地縮到椅子上,她儘量讓自己的注意力從那些鋒利的弩箭上離開。

“你在看什麼?”她像安妮搭話到。

“一個人從未來回到了過去,他有着一個記載着過去所有事件的魔法道具。”安妮的目光並未離開書本,她簡單的介紹着內容:“然後他通過誘導人們的選擇而掌握了所有人的命運。”

“真傻。”

伊克西絲撇撇嘴嘲諷道,沒有得到迴應的她開始撥弄起手中的木盤,上面釘着十三個白色的紙人,其上分別用惡魔語書寫着不同的名字。

魅魔用手指來回戳着那些紙人,尤其在寫有洛麗亞名字的那個上用力摁了幾下。

安妮唰唰的翻書聲讓她感到十分心煩,被迫的等待總顯得漫長且讓人焦慮。

再次詛咒所有人後,伊克西絲隨手將木盤扔到了房間中凌亂堆放着魔法材料的角落,她並未看到寫有迪雷克名字的紙人變成了黑色。

……

被牧師召來的聖焰擊中,全身燃着火焰的怪物們癲狂了,他們嘶叫着到處亂竄,卻只加快了死亡的到來。

既然不是亡靈,那就有着非常簡便的擊殺方法。

里奧圖斯把戰錘仍在腳下,從腰間抽出了打磨鋒利的瑟銀劍,雙手握着它用力斬向身邊怪物的頸部。

失去頭顱的怪物身體在噴射出大量血液後倒在地上,抽搐幾下便一動不動了。

“頸部是弱點!”里奧圖斯大聲地通知着同伴們。

有着血液循環的生物,頭顱和心臟總會是弱點。

乒乒乓乓的撞擊聲中,長於對付亡靈的鈍器紛紛被扔到了地上,利器出鞘的金屬摩擦聲則伴隨着血色騎士們的獰笑在洞穴中反覆迴盪。

中場很快被清理乾淨,殘存的幾隻怪物在騎士們的圍堵下,發瘋般地怪叫着衝向洞口躍進火海,隨後被燒成焦炭。

整個洞穴中只剩下一隻怪物了,它體型明顯更大,背部有着奇怪的骨質增生……從一開始就蹲在洞口附近沒動,現在一副想要離開,卻又畏懼着火焰的樣子。

如此反常的行爲一時間讓血色騎士們愣住了,倒是洛麗亞毫不猶豫地發動了攻擊,火槍準確的命中了目標,但卻什麼都沒發生——怪物摸了摸被子彈打中的手臂部位,朝着洛麗亞露出了一個頗爲委屈的眼神。

它朝着着衆人再次蹲下身去,雙手放到頭頂,明確地表達着不想戰鬥的意思。

洛麗亞朝着不遠處的克萊門特吐槽道:“那一臉複雜的表情是怎麼回事……既爲同伴的死亡而哀傷,又不願意將仇恨延續下去的沉痛覺悟……我下不去手了呀!”

克萊門特用力地盯着怪物的臉一陣猛瞧,始終沒能看出哀傷或者覺悟,隨後沒有猶豫地說道:“動手吧。”

“好的,大姐。”

米爾斯迴應道,說着便將巨錘抗到肩膀上,朝着最後的怪物走去。

“我們……殺死了……你們的一個同伴,你們……殺死了我,全部的,同伴……還不夠麼?”

怪物開口說話了,用磕磕絆絆的帶口音的通用語。

衆人楞了一下,實在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有語言能力……可是太晚了,單純的邏輯在此刻顯得如此可悲。

“去死吧,怪物。”

米爾斯朝着那顆醜陋的腦袋揮動起巨錘。

驟變突生,原本已經放棄抵抗的怪物整個撞入米爾斯的懷中,在後者想要嘲笑對方的不自量力時,一拳打向了壯漢的臉頰。

讓人牙酸的骨骼斷裂聲後,米爾斯無力地癱倒在地。

它躍向里奧圖斯,徒手抓住了中年騎士斬向它的利劍,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再次出拳……里奧圖斯遠沒有米爾斯那麼重,身上也只穿着輕型板甲……向後倒去的他至少有了卸力的機會,看起來傷得不重。

怪物突然四肢着地,彎腰躲過了憑空出現的聖光懲擊後彈跳起來,朝着發出攻擊的克勞迪婭跳去。

“聖療!”

“保護祝福!”

大明都督 克萊門特將緊急狀況下的超強治療技能聖療施放在米爾斯身上,而沙利亞則對克勞迪婭發動了極短時間內免疫一切傷害的保護祝福。

聖光賜予了克勞迪婭無懈可擊的防禦,怪物的利爪無論如何也穿透不了那一層薄薄的光幕……反而折斷了一小截爪子。

贅婿神醫 它繼而轉向了多多,將前來圍剿的幾名聖騎士遠遠甩在了身後……一開始反應不及的衆人此刻反應明顯過度了,多多直接使用了‘無敵’——聖盾術。

渙散的精神再次被迫集中起來,有了防備的衆人在一時間沒有繼續減員,一個個的聖盾術和保護祝福總在最關鍵的時刻幫助他們度過危機,偶爾受到不那麼嚴重的攻擊時,牧師們也能快速的治癒傷痛……由多名聖騎士和牧師組成的隊伍顯現出了其強大之處,擁有着強大的防禦、續航和容錯能力

……

洞口處刮來了大風,一度將火牆都壓倒下去。

騎士與牧師們每一個應急技能都處於暫時無法使用的狀態,而怪物的身上也燃燒着聖火、流淌着鮮血……最危險的時刻來臨了。

怪物繞到沙利亞的身後,固定住她的雙手後用尖利的牙齒咬向她的頸部。女騎士用力掙扎,這一下啃在了她的肩甲上。

藉助着沙利亞身體的掩護,狂性大發的怪物直接開始撕扯女騎士的手臂……成詭異角度彎曲着的手臂眼看就要被巨大的力量扯下。

洛麗亞操作着不知何時組裝好的武器——用兩部支架固定在地上的反蒸汽坦克槍。半蹲在地上的她扣動扳機,在一聲清脆的卡塔聲後,怪物的整個左肩便神奇地炸裂開來,如果再精準一點,想必能直接解決掉怪物。

將女騎士整個拋開,痛吼着的怪物撲向了洛麗亞。

距離怪物最近的多多想要撲上去用身體阻擋,卻莫名其妙地滑倒了。

作爲最後的防線,克萊門特向着洛麗亞身前跑去,卻和躍起的巨大狐狸撞在了一起。

因爲後坐力坐倒在地的洛麗亞只是本能的擡起左手抵擋。

怪物的利爪一揮而下。

……

黑色的沙粒被風捲起。

手臂處涼涼的,洛麗亞感覺到衣袖被抓破了。

猙獰的怪物就這樣靜靜站在她身前保持着向前揮爪的動作,隨後化作黑色的沙塵崩塌四散。 那些突然出現的詭異黑色沙粒是洞窟中某種物質遇熱後產生的化學反應麼?

還是說那是我們所有人的幻覺?

但那也無法解釋最後的現象——千鈞一髮之際,怪物就那樣毀滅了……

洛麗亞背靠在石壁上思索着。在戰鬥結束之後,血色十字軍一行就攙扶着傷員轉移到了事先勘察好的地方,一個面積不大卻很平整和乾爽的小石窟中。

大堆的篝火完全驅散黑暗的同時還帶來了舒適的溫暖,身後厚重的石壁更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洛麗亞那死裏逃生之後悸動的心終於得以安寧。

“傷得很輕。”名爲卡娜的女牧師在查看洛麗亞左臂上的傷口,她有些激動地看着洛麗亞說道:“殿下,請放心,只需要幾天就會完全癒合,不會留下疤痕。”

殿下?

這稱呼很奇怪。

看到洛麗亞疑惑的眼神,卡娜用興奮中夾雜着不可思議自豪的語氣解釋道:“我是斯坦恩布萊德人,能和您一起冒險真是太榮幸了。”她接着低聲呢喃道:“……小公主的女兒……聖光保佑斯坦恩布萊德。”

原來如此。

儘管手中只有毫無修飾的簡易棉布繃帶,女牧師依然十分認真地、小心地幫洛麗亞包紮傷口,彷彿面前之人就是那再也回不去的故國一樣。

克萊門特的情緒有些低落,她絮絮叨叨地不斷責怪自己沒有保護好洛麗亞,隨後便狠狠地瞪着阿狸。

脫下了輕甲的沙利亞用完好的那隻手臂拍拍自己脫臼的肩膀,朝洛麗亞微微點頭致謝。

“我只是滑到了。”、“那麼軟弱的拳頭怎麼可能擊倒聖騎士火錘。”歪着脖子的米爾斯含混不清的大喊着,看起來少了幾顆牙齒。

火光的映照下,里奧圖斯的兩鬢更顯斑白,趴在地上的他放聲嘲笑着米爾斯,在牽動受傷的腰椎後又痛得嘶嘶吸氣。

於是所有人都大笑起來。

克勞迪婭趁人不注意時偷偷喝了幾口酒,身材矮小的多多手舞足蹈地敘述着洛麗亞是如何的勇敢。

大家點頭應是,粉毛蘿莉那層出不窮的道具及勇敢的態度超乎了他們原本的想象。

想到自己多年前在提瑞斯法林地面對一隻6級惡魔獵犬時的窘態,洛麗亞噗嗤一聲笑了。

就算失去了力量,她現在也能毫不膽怯的炸飛那隻惡魔獵犬了……用至少一百種方法。

持續過載的精神放鬆下來,幾天沒睡的洛麗亞倚着石壁沉睡過去。

……

那一天,人偶們回想起……

在她控制之下的恐懼……

以及被囚禁在鳥籠之中的屈辱……

眼前的石質圍牆比自己高了一頭,洛麗亞在附近找了很久也沒發現什麼能夠墊腳的東西。

一、二、三,助跑,起跳。

半掛在石牆上的粉毛蘿莉雙腿亂踢着想要尋找支點,雙臂用力想要將自己撐起來……毛茸茸的粉色腦袋剛剛越過石牆,其下便傳來了無數細小的尖叫聲。

映入眼簾的是一整座城市模型,其間有無數的人偶在驚恐的亂跑。

終於翻越過石牆的洛麗亞沒有掌握好平衡,摔倒的她壓塌了無數做精巧的模型建築。

“哈哈哈!終於找到了,傳說中人偶的避難所!”

大笑着的洛麗亞歡快地跑了起來,一路上踩碎了無數建築,當見到那些巴掌大的人偶時,她就把它們拿起來完全拆散。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找到了!小愛麗絲。”

手中的銀髮人偶哆嗦着嗚嗚哭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