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不該問的,你打聽那麼多幹什麼?”冰雅閣的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推開夢道臣往前方走去

“喂,不說就不說嘛,推我幹啥呢。”夢道臣揉了揉肩膀,跟了上去

“少爺,雅閣小姐他們出城去了。”來人急忙地從門外走了進來,

“嗯?他們出城了,也好,回去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王虎放下手中的書,說道

“少爺,雅閣小姐他們不是回去,他們往相反的方向去了,應該是去…”剩下的來人沒說,但也知道去哪了

“亂叢?”王虎眉目間流露出擔憂的神色,又回想了起了那晚那個自稱林小天的人,應該是他教唆冰雅閣去那裏的,真該那晚就把你給打殘廢,王虎心裏暗道

“派幾個好手,去亂叢那邊看看能不能照料得上吧。”

突然其來的變故讓王虎覺得腦殼有點痛

“還….還有一件事,少爺。”來人吞吞吐吐地不太敢說,自從冰雅閣來了之後,他都不記得這種情況多少次了

“又怎麼了?有什麼事就直說,別在這裏支支吾吾的,是不是要向村子裏的醫師,相士那般,給錢你才說啊。”王虎不耐煩地沉聲道

“不是的,少爺,不是的,黑蛇那邊傳來消息,說他們少主章強的黃鱗蟒死在了雅閣的村子附近,現在要報復。”

“媽的,給臉不要臉了嗎?”王虎怒極之至,武者五層的氣息瞬間爆發,雅閣的村子可是他護着的,黑蛇的膽子竟然這麼大“你派人給我去告訴他們,要是你們敢動,那就直接開戰。”他的語氣十分堅決,沒有一絲保留,他是王家最有前途的天才,有權調動王家的大部分力量,況且,這是在踩王家的臉

隨即,他又忽然想到了什麼,得意地笑了笑,“只要他們安分些,我王虎必定會有重謝的,不過還要讓他們時不時的搞些動靜出來。這個也告訴他們。”

“是,少爺。”來人一臉疑惑,真不知道少爺的葫蘆裏是賣的什麼藥 五天後,夢道臣,冰雅閣二人終於來到了亂叢


這幾天,他們把其餘的金幣都換成了馬匹和糧食,連兵器都沒買,就馬不停蹄地趕到了這裏,來到這也就天大地大任他們行了,即便是青幫那些人過來也不太敢隨意亂闖

亂叢這裏的環境完全就是另一番天地,樹木出奇的大,茂盛的枝葉遮天蔽日,林中黑壓壓一片,隔着不遠處僅有些幾束光,似乎極爲的幽暗,陰寒

有一些奇異的花草散發着光亮,很是神奇,偶爾還傳出幾起聲響,還有不時的獸吼,讓人感到裏邊蘊含着無限的殺機

“小心點。”夢道臣下馬,回頭說了一聲後,慢慢地走進亂叢中

冰雅閣點了點頭,也跟了進去,大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不過更多的是好奇

“哼哼。”突然間,草叢騷動,幾聲“哼哼”的響聲越來越近

夢道臣,冰雅閣立馬間警惕起來,擺出戰鬥的姿勢,緊緊地盯着那裏,兩匹馬頓時間不安地嘶吼着,因爲隨着那東西越來越近,血腥的氣味也隨之而來

“哼哼”那東西衝出了草叢,那是一頭豬,但這頭豬卻醜得出奇,更讓人驚奇地是,這頭豬通體通紅,宛如浴血一般,兩顆獠牙至少半米長,上面還在滴着血,它的牙齒也鋒利地驚人,張開血盆大口往他們而來,很明顯這頭豬是食肉的

“血牙豬。”夢道臣一個靈巧的閃身躲過,他一眼便認出了這傢伙,好在這血牙豬的修爲不是很強,與他們差不多,從氣息上看,最多武者九層

冰雅閣也腳尖輕點躲開了


馬匹哪能躲過血牙豬的突襲,咔嚓一聲,脖子直接被咬斷

“我的馬兒。”冰雅閣有些心疼,這馬一路陪着她,現在就這麼死了,她沉聲一喝,向血牙豬衝了過去,一腳猛地踹出

血牙豬明顯也沒有放過他們的想法,一個轉身後,再次向他們襲來

“哼,畜生。”夢道臣怒哼一聲,也是一拳砸去

血牙豬相當的有野性,它突然前蹄彎曲,化作一個巨大的肉球滾衝過來

冰雅閣,夢道臣兩人一擊得手,卻是飛快地退了回去,血牙豬滾一團亂,卸去了大多數力量,他們根本不可能攻進去

血牙豬撞到了一顆大樹,站了起來,它看着夢道臣二人,露出了嘲諷的神色

“媽的,要是有刀的話,我一定宰了這個畜生。”夢道臣看着這頭大豬,狠狠地說道

“對了,它身上不就有嗎?”夢道臣突然眼前一亮

“小子,你這腦袋在想些什麼啊?怎麼這麼笨,現在你們是倆個人,知道嗎?”龍莫敵知道了夢道臣的打算,沒好氣地提醒了一句

“嗯?”夢道臣頓時醒悟,對着冰雅閣說道,“我引開它的注意力,你趁機攻擊。”說罷,夢道臣撿起一截斷木,狠狠地揮了過去

血牙豬很是靈活,輕輕一躍躲過了斷木,別看它腳短,這一躍足足有四米高,

“砰”血牙豬如同一顆炮彈似的落地,隨即它的眸子掃向夢道臣,對着他衝了過去,再次化爲肉球

“哼,畜生。”夢道臣看着血牙豬來也不慌張,甚至連動都不動,當血牙豬幾乎到達他身前的時候,他才一扭身躲到了大樹後邊,同時抵住了大樹

“砰。”血牙豬根本躲閃不及,再一次撞到了樹上,以它的肉身根本就不會有什麼事,不過這次夢道臣在後邊,它直接被彈飛了出來

冰雅閣見時機剛好,從樹上衝了下來,一拳推出,砸向豬的側肋,“嘎嘎嘎。”三聲骨響,冰雅閣打出來她現在的全力一擊


“哼哼。”血牙豬也感受到了危險,身子不斷地晃動,獠牙胡亂地刺出,保護着身體


“哼,今天你逃不掉的。”夢道臣拿着一根粗大地枝幹捅了過來,直接將血牙豬的身體捅飛,再次撞在樹上

“看你還有什麼花樣。”冰雅閣收回了拳頭,隨後再次向血牙豬衝了過去

“讓我來,讓我來。”夢道臣的速度更快,他一下就到了血牙豬的身旁,一拳快狠準地砸向豬的脊椎骨

血牙豬頓時間發出了哀嚎之聲

“現在可沒的後悔了。”夢道臣一拳得手,恐怖的氣力直接打得血牙豬喪失了大半的行動能力,沒有任何停留,一拳一拳的不斷打出,血牙豬像是一個打沙袋,打到最後,這頭豬的背部都癟了下去,嘴裏的血只能用噴來形容了


這頭豬還是沒死,它突然猛地一扭頭,鋒利的獠牙刺向夢道臣的頭頂

“小心。”冰雅閣急喊了一聲

夢道臣早有提防,不過血牙豬的攻勢很快,他的手拍向獠牙側面,險而又險地退開來,要是再慢半分,可能就要重傷了

血牙豬後蹄猛然間提起,全力踹向夢道臣,別看它的腳短,爆發出來的力量足足將夢道臣踹出去七八米遠

“好險。”夢道臣站了起來暗道,剛剛要是反應慢一點的話,必定是重傷的局面,它那一腳也不是很好受,他感覺腹部像是被大柱子狠狠地撞了一下似的

“沒事吧。“冰雅閣焦急地跑了過來,關切地說道

“沒事.”夢道臣搖了搖頭,說道

血牙豬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扭頭看向夢道臣他們,大吼了一聲後,立即跑向林中

“想跑。”冰雅閣腳掌一蹬,追了上去,手裏還拿着一根粗壯的枝幹,

“小心啊。”夢道臣對着她的背影喊道,隨即追了上去

林中,冰雅閣高高地一躍而起,手中的枝幹在隨之甩手而出,夢道臣見機也全力將手中的枝幹甩了出去

“砰砰。”血牙豬胖大的身子靈活的躲過了倆次攻勢,不過它的速度也在瞬間慢了下來

“就是現在。”夢道臣攔在了血牙豬前邊,一把沙子隨之用力地灑向血牙豬的眼睛,冰雅閣則是一計飛腳踢來

血牙豬故技重施,又再次甩起了身子,這次它聰明多了,沒有滾成肉球

“要不是沒有兵器,你在就死了。”夢道臣腳尖一點退開了,現在他們不急了,反正這血牙豬是早晚的事

血牙豬見敵人退開,撒腿再次想跑,這次可就由不得它了,夢道臣一拳再次殺來,冰雅閣也是一腳,踢在了它傷口處

兩人一擊得手,連連出擊,最後,直接把血牙豬打得倒在了地上,還怕這血牙豬裝死,又再次不了十多拳,打到最後,連手都有點顫抖

“應該是死了,沒件兵器真是麻煩。”夢道臣唸叨着,來到了豬頭的地方,對着獠牙猛着砸了幾拳,

“咔。”獠牙斷開

“以後,這就是我們的兵器了。”夢道臣拿了一根交給冰雅閣,這半米長的獠牙很是堅硬,關鍵是它比一般的兵器都鋒利

“走,幫忙把這頭豬拖上山上。”夢道臣拉着一隻豬蹄說道

“嗯。” 亂叢的早晨,淡淡的霧氣環繞山上,清涼的氣息讓人感覺十分的舒爽,遠遠望去還有着雲霧在亂叢深處沉浮,滾動,似一條雲龍在遊行,如同天上之境

亂叢的一處山上,一處洞穴外,擺放着好幾種妖獸的屍骨,讓人產生一種裏面住着強大的存在一般,震懾力十足,有的妖獸遠遠地望着這個洞穴便悄悄地走開了

而洞穴再入內的地方,卻是被一顆巨石堵住了洞口,十分的詭異,在巨石的下邊則是一個隱祕的地洞,這纔是通向洞內的入口

不一會兒後,一男一女從洞內鑽出,身上都是裹着獸皮,手裏還抓着半米長的獠牙,像是原始人類一般,可不正是夢道臣和冰雅閣二人嗎?

這十多天裏,二人佔山爲王,白天就去獵殺妖獸,晚上就住在這兒修煉

他們的修爲也提升了不少,夢道臣踏入了武者九層,冰雅閣的修爲也精進了一層,武者八層

他們最近的收藏也放在了裏邊,等日後來取,裏邊都是一些獸皮,獸牙的,總的加起來足足有百斤重,看得出他們的收穫很大

不過,這裏只是亂叢的外圍,根本就沒什麼厲害的妖獸,對於他們來說,已經算不上歷練了

今天,他們打算再深入亂叢

“小天,看那邊有人。”居高臨下,冰雅閣一眼便發現了前發現有着一羣人,看似是傭兵打扮,最關鍵是他們還就地在招募隊員

“走,我們過去看看。”夢道臣也看到了,身子一閃,往坡下奔去

“來來來,大家看過來,我們是狂犬傭兵團的人,現在我們要進入山內尋找一隻受傷的妖獸,相當於人類武士七層的冰鱗蛇,我們的團長傳來消息,這條蛇是剛蛻皮不久,有加之重傷,必定跑不了多遠。”自稱狂犬傭兵團的男子喊道,臉上有着一處刀疤,特別顯眼

“嗯?以你們的實力,難道不足以對付這條冰鱗蛇?”有人疑惑地問道

“當然可以,不過我們狂犬還有別的事情,而且我們的團長愛民如子,他曾說道,一定要再找些人,花點錢沒關係,別因此而喪了兄弟們的性命就好。”刀疤男深情並茂地說着,一臉推崇

“這麼說,這次一定是個美差吧,我報名。”站最前的那人隨即舉起了手,走了過去

“好,這位兄弟,你先到後邊等一下,找我的一個兄弟拿一下這次的贖金。”刀疤男哈哈一笑,對着他點了點頭

“什麼,現在就有贖金拿了?”圍觀的人瞬間火熱起來,立馬涌了過去,來這的哪一個不是爲了錢,而且這等美差,誰要不要呢?

“大夥兒,先等等,第一個兄弟呢,我就給他優惠,接下來的可都要考覈的。”刀疤男擺了擺手,人羣停止了騷動,他的目光向着四周掃過,最後停留在外邊圍觀的夢道臣和冰雅閣身上

“兩位一看就是天才少年,可否屈身加入我們傭兵團?”

“嗯?我們?”冰雅閣頓時傻眼了,這人的運氣能這麼好?

“對,就是你們,”刀疤男點了點頭

“憑什麼啊,憑什麼啊。”人羣再次騷亂,不甘地說着,“就這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我一個能頂得上他們兩個。”

“就憑他們是天才少年,我們團長可是常說,結交一些天才是沒壞處的。”刀疤男一嘴一個團長,看得出應該是對狂犬的這位團長相當的崇拜,不過,此時他的目光掃向了夢道臣二人,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得逞意味

“我們也正愁沒人組隊進山了。”夢道臣應聲道,走入了狂犬傭兵團,冰雅閣見狀也緊隨其後,絲毫沒發現什麼不妥

“哇,這錢來得這麼快啊。”冰雅閣拿到了錢,笑嘻嘻地說着,這一人便是五十金幣,兩人便是一百,比得上他們在山上打柴好多個月

“大驚小怪的,這可是賣命錢啊。”夢道臣不以爲意,輕輕地晃了晃冰雅閣的腦袋提醒道,“你這一副死財迷的樣子,總有一天會吃虧的。”

“哼,要是我有錢,那還去在乎這個。”冰雅閣義正言辭地說着

“哥不也沒有嗎?”夢道臣無奈地翻了翻褲袋,這比臉還乾淨

“切,你這就是不服我把你的錢收起來咯。”冰雅閣語氣一變,笑眯眯地說着

夢道臣知道,此時的冰雅閣不是真正的開心,他要是敢多說半個是字,多半就被一腳踹開好幾米,

“哪能啊,這錢放你那,我踏實着呢。”其實對於錢的事,夢道臣沒什麼怨言,只是偶爾還是會耐不住想買點東西,囊中羞澀而已

“這還差不多。”

夢道臣和冰雅閣所在的這隻隊伍很快便進更深的森林走去,狂犬傭兵團這人也也不着急,一路上還嘻嘻哈哈的,氣氛十分不錯,走了還不到一個時辰,他們二人就已經算是融入了這個隊伍了,而且沿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妖獸,看來是提前清理過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