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疑問,好似一柄柄重錘,不斷的捶打着我的大腦和靈魂,甚至,讓我在這一瞬間,有一種窒息的錯覺!

沒錯!

就是窒息,被懸念和困惑,死死扼住咽喉的窒息! 我強壓下了心頭的震撼,幾乎是強制控制起了我那接近僵硬的身體,隨後,我猛的轉頭,朝着我身後的方向望去……

空無一人,整個後堂,除了我和已經死去的獵人之外,並沒有任何人在場,換而言之,剛剛那兩道一模一樣的拘魂符出現的事件,除了我之外,並沒有其他人知曉……

我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心中也不由的暗暗慶幸了起來……

還好,這件事沒有暴露,如果讓大家知道,殺了獵人,並且毀滅他靈魂的兇手,是我二叔楚青雲,那麼,對於尚未出徵疆省的我們來說,在士氣上,絕對是毀滅一般的打擊!

我定了定神,走到了獵人的屍體旁邊,無比悲涼的擡起了手掌,將獵人那雙瞪得老大的雙眼,抹至閉合,這纔在心中,默默的對死去的獵人呢喃自語的暗道:“獵人前輩,你放心,我一定會還你公道的,其實,我並不相信殺死你的人,是二叔,所以,我一定會將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一定!”

在屍骨未寒的獵人面前,我默默的許下了這個承諾,隨後,我便轉身,毅然走出了後堂……

楚氏古玩店的前廳,本就不大,尤其是此時,更是顯得尤爲擁擠……

胡墨,陸茗軒,石乾坤,石毅,嚴雷,張儒,李東和羽超,大家都等在前廳,相互聊着一些比較輕鬆的話題,似乎,大家都在刻意的避免讓氣氛變得尷尬和緊張,直到我的身影出現在前廳之後,衆人才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無數雙眼瞳,全部聚集到了我的身上!

“獵人前輩,去了!”我嘆了一口氣,語氣低落的說了一聲。

聽了我的話之後,衆人的臉上,也是立刻浮上了一抹悲涼,尤其是獵人的徒弟羽超,這七尺男兒,竟然直接嚎啕大哭了起來,由此可見,他與獵人之間的感情,是多麼的深厚!

我走到了羽超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獵人前輩的後事,就交給你去辦了,也許,獵人前輩出殯那天,我們都已經離開這裏了……去幫獵人前輩整理一下遺容吧!”

“嗯!”羽超虎目含淚,朝着我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後便一個箭步,奔進了後堂。

羽超離開之後,我默默的揚起了頭,大腦彷彿完全放空一般,盯着古玩店上方的黑色棚頂,我足足在原地發呆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忽的,我猛的瞪起了雙眼,眼瞳之中,一抹精光,爆閃而出,當即,我停止了仰頭的動作,而是無比正色的一一掃過了衆人的臉頰,沉聲冷喝道:“各位,我們不能再等了,馬上出發,去疆省!”

衆人聞言,紛紛露出了遲疑的表情,大家都沒想到,我竟然會這麼快就出發,前往疆省……

“楚風,發生了什麼事?”胡墨不解的出言問了我一聲。

隨後,我便將獵人對我說的那些話,包括沙漠,火山,冰川等區域的消息,盡數說給了衆人聽,當然,獵人被二叔殺死,並且佈下了拘魂符的事情,我並沒有說出來,只是扯了個謊,說我將獵人的靈魂渡化了……

然而,胡墨等衆人聽了我的轉述之後,一個個也是目瞪口呆,彷彿陷入到了石化的狀態之中……

誠然,疆省羅區的一切,都充滿了神祕,尤其是進入龍捲風之後的奇幻空間外圍,更是充滿了數不盡的變數和危機,任何一件事,一幕場景,都足以稱之爲,顛覆人類世界觀的大事件,哪怕是我們這些術人,都有些無法接受,所以,胡墨等人會露出這種表情,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足足過了半晌,最終,由胡墨出言,打破了古玩店內的詭異沉寂……

“楚風,我們這次去疆省,尋找奇幻空間中的大虞王朝寶藏,可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不然的話,就像獵人前輩所說那般,一旦有某些地方,我們準備不充足,那麼,我們就有可能全軍覆沒!”胡墨收起了往昔的撫媚,鄭重的沉聲說道;“我建議,我們在石市休整一段時間,將裝備準備齊全之後,再出發!”

“胡姐姐說的不錯,我們應該先做好完全的準備,再去疆省尋找奇幻空間!”陸茗軒也出言,贊同胡墨的說法。

我的團隊之中,陸茗軒最爲冷靜,胡墨見識最廣,這二人紛紛出言,勸阻我不要衝動行事,待到我們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之後,在出發……

當然,我承認,陸茗軒和胡墨說的都很有道理,我們,的確應該先做好充分的準備,再出發,前往疆省,可是,時間不等人,我不能在浪費時間了,必須要馬上動身才行,因爲……

我深吸了一口氣,便沉聲對衆人說道:“各位,我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情報,陳泰,已經出現在黃山區域,距離大虞王朝的寶藏,十分接近,我們,必須要儘快動身,爭取趕在陳泰之前,找到大虞王朝的寶藏!”

陳泰這件事,是大殿中的神祕人,用影像的方式,告訴我的,自然不會有假,而衆人,對於我的話,也是深信不疑!

“楚風,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胡墨提出了她的疑問。

憑心而論,我這次的舉動,很反常,很衝動,也很魯莽,胡墨很瞭解我,所以,她認爲,我一定是事出有因,纔會如此急切的想要立刻動身,前往疆省,這纔會有此一問。

我看了胡墨一眼,轉而,我重重的點了點頭,“你們有沒有發現,獵人前輩所經歷的三個場景,與陳泰經歷的場景,包括最後的大虞王朝寶藏,有某種特定的聯繫?”

“特定的聯繫?”陸茗軒緊鎖秀眉,茫然的搖了搖頭。

“各位,你們聽聽我的分析,也許就會明白,我爲什麼這麼急切的想要儘快出發了……”我頓了頓,便繼續說道:“我們進入疆省羅區之後,首先經歷的,是沙漠區域,尋找到龍捲風之後,會進入火山區域,在火山的半山腰上,會有冰門,我們走進冰門,便會進入冰川區域,而這三種區域,分別代表了土,火和水……”

“還有陳泰所經歷的荒山,我依稀記得,荒山中,有成片的樹木,我們可以將那片區域,看成木,而大虞王朝的寶藏,毫無疑問,以寶藏命名,那就是金了!”

“將這五大區域,連起來,那就是五行之中的土,火,水,木和金,與我們所接觸的金,木,水,火,土,乃是相反的關係,所以,我大膽的推斷,通過了獵人前輩所說的三處區域之後,我們會進入到陳泰目前所在的木區,也就是荒山區域,而通過了荒山區域,便是真正的大虞王朝寶藏了!”

“陳泰,在木區,而且,龍虎山等勢力,也紛紛進入了疆省,我相信,以張道一的手段,他絕對會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二叔他們走過的三大區域,進入木區,甚至,會和陳泰一起到達金區!”

“而陳泰,這傢伙太神祕,他能通過教廷的沙漠,去往奇幻空間,那就說明,這傢伙心中,一定還藏着許多的祕密,雖然,白天虹和陳泰都說過,只有我和二叔,有能力打開大虞王朝寶藏的大門,並且,八塊白玉牌,有七塊都在我的身上,但是,對於陳泰,我們不得不防,這傢伙,說不定真的有其他的方法,能夠打開大虞王朝寶藏的大門呢?” 我這番話音落地之後,胡墨等衆人,也紛紛陷入到了思索的狀態之中了……

毫無疑問,我所說的分析,雖然只是我的猜測,但是,根據我們現在所掌握的線索來分析,我的分析和猜測,應該是最接近事實的!

爲了避免讓陳泰,或者張道一等人捷足先登,所以,我們必須要儘快出發,進入疆省羅區,尋找龍捲風!

畢竟,龍捲風不是自來水,說有就有,能否遇見龍捲風,還是一大變數,如果我們運氣不好,十天半月也遇不到龍捲風,那麼,情況就不妙了,所以,早一秒鐘進入羅區,我們便多一秒鐘尋找龍捲風,等待龍捲風,將錯過龍捲風的機率,降到最低點!

“我懂了!”胡墨聞言,便決然的說道:“那我們就儘快出發,去往疆省吧!”

“羅藝!”我朝着胡墨點了點頭,隨後,便扭頭,望向了駭色爲褪的羅藝。

被我這麼一喊,羅藝也從驚愕之中回過了神來,連忙應了我一身。

“幫我聯繫龍星夜,我想和他借一架飛機,直升飛機也行,越快越好!”我對羅藝說道。

“好!”羅藝言罷,一邊摸出了手機,一邊走出了古玩店,應該是去聯絡龍星夜了。

待到羅藝走後,我便繼續部署後續事宜,當即,我又對李東和張儒說道:“胖子,羽超現在的狀態,不適合執行任務,所以,就由你負責,弄一些非常規武器,什麼手雷炸藥,五四AK,能搞到多少,就準備多少,還有飲用水,取暖設備,避暑裝備,藥品,食物等等……黑市已經併入了錦繡,弄這些,應該不難吧?還有張儒大哥,馬上着手準備,以錦繡的名義,在神州各地,開辦學校醫院等公共設施,記住,我們寧可賠錢,也要把神州的建設搞上去,這是爲國爲民的百年大計!”

“我這就去辦!”

“你放心吧,學校和醫院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李東和張儒分別應了我一聲,隨後,二人便匆匆走出了古玩店,不多時,古玩店外,便響起了汽車發動的轟鳴聲,李東和張儒,應該是立刻去準備我交代的事情了,他們辦事,我還是很放心的。

待到張儒和李東離開之後,古玩店的前廳,也只剩下了我,胡墨,陸茗軒,石乾坤和石毅了!

我凝重的看了每個人一眼,最後,我低聲說道:“各位,你們都是我楚風生死與共的好兄弟,這次的疆省之行,兇險萬分,你們,還是不要去了……”

“陸茗軒和石乾坤,你們兩個,也差不多應該準備婚禮了……還有胡墨,疆省,似乎並沒有出現九尾仙狐傳承的線索……石毅,你姐姐還在湘西,你沒必要跟着我去疆省冒險了……”

我的話還沒說完,那幾個傢伙,便紛紛對我怒目而視,胡墨和陸茗軒倒是還好,畢竟二女是那種沉得住氣的女子,可石乾坤和石毅,就不同了,這兩個傢伙,幾乎就在我話音落地的同時,從太師椅上跳了下來!

“楚風,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俺說過,你是俺最珍視的人之一,俺怎麼能讓你自己去疆省?俺還是那句話,就算死,俺也要死在你的前面!”憨厚的石毅暴跳如雷的低吼了起來。

“石毅兄弟說的對,我們可都是同生共死的夥伴,疆省之行,怎麼能少了我們呢?你是不是害怕,找到大虞王朝的寶藏之後,我們黑吃黑,在背後捅刀子,把你幹掉啊?”石乾坤半開玩笑的說了一句,隨後,還遞給了我一道鄙夷的目光,“我和茗軒的婚禮,將會在我們大家平安從疆省歸來之後舉辦,這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陸茗軒倒是沒說話,只不過,胡墨卻在這時候插了一句話……

“楚風,很不巧,其實,我從獵人的身上,已經感覺到了傳承的氣息!”胡墨嬌媚一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錯,在冰川區域,將獵人打傷的妖女,很有可能就是我要尋找的最後傳承,九尾的傳承!” 胡墨話音落地,這次,輪到我們震驚了!

冰川區域的妖女,難道就是胡墨苦苦追尋的最後傳承?

畢竟,胡墨現在已經是八尾之體了,如果能融合最後的傳承,那麼,胡墨便會成爲真正的九尾仙狐!

而且,被胡墨這麼一說,我的內心,也產生了疑惑……我之前說過,獵人身上的陰氣,那是不弱於東獄沼澤的陰氣,在陽間,根本不可能有這種陰氣存在,而且,這種陰氣,也絕對不可能是二叔釋放的,那麼,可疑的人,就只有守在冰川區域的妖女了!

這樣的話,胡墨,還真是非去不可了!

包括石毅,石乾坤和陸茗軒,也大有不去疆省不罷休的勢頭!

我深深的看了每個人一眼,忽的,我的嘴角,揚起了一抹驕傲的笑容,沒錯,就是驕傲,我爲我自己,擁有這羣願意陪我一起赴死的夥伴,而驕傲,自豪!

“既然如此,那我們神州隊,可就要再次啓程了,只不過,我們這次的目標,不是教廷,不是世界靈戰,而是疆省羅區,而是大虞王朝的寶藏,而是,龍虎山,陳泰,妖女,以及無數無法預知的危機……”說到這裏,我的神色不由一黯,“而且,我們神州隊這次,恐怕不會有李靈兒這名成員了!”

“那可不一定!”胡墨揚起了嘴角,勾勒出一抹絕美的笑顏,神神祕祕的說道:“我瞭解你,也瞭解李家妹子,我猜,李家妹子就算不和我們一起去疆省,她也會自己前往疆省的,所以,我們神州隊,還是一個整體,一個都不少!”

我深深的看了胡墨一眼,隨後,便沉聲冷喝道:“去的時候,我們神州隊是整體,那麼,和上次一樣,回來的時候,我們也一個都不能少!”

就在這時候,羅藝,緩步走進了古玩店。

“算上我一個,這次,我也要去!”羅藝一邊緊盯着我,一邊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對我說道。

“我們剛纔的對話,你也聽到了,這次去疆省羅區,我們要面對的,是前所未有的危機,以及恐怖無比的敵人,羅藝,你是普通人,所以,你還是不要去了……”我連忙擺手,拒絕起了羅藝。

沙漠,火山,冰川,荒山,古殿,這一列的場景之中,充滿着無數未知的危機,別說羅藝只是個身手不錯的普通人,就算是我們這羣身懷異術的術人,都沒有活着回來的把握,所以,我自然不可能帶羅藝一起去疆省!

“沒有我,你們絕對無法順利的找到龍捲風,因爲,憑藉我對沙漠的瞭解,我可以根據氣候和天氣,來判斷龍捲風出現的位置,所以,你必須帶上我!”羅藝的俏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但語氣,卻充滿了堅定,就好像,這次疆省之行,我讓不讓她去,她都會去一般。

我準備再次出言拒絕羅藝,可就在這時候,胡墨卻出言說道:“楚風,我認爲,讓羅姑娘和我們一起去,也有好處,而且,我們的團隊,也的確需要羅姑娘的幫助……”

胡墨一眼,立刻將我們衆人的注意力,吸引力過去……

這次的疆省之行,非同一般,身手強如獵人,都免不了喪命,那羅藝,又能幫上我們什麼呢? 胡墨見我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當即,胡墨便嬌媚一笑,道:“大家想一想,我們上次進入祖乙大墓的時候,遇到了內勁和道術被壓制的封印,所以,我們這次的疆省之行,我猜,也絕對少不了這種莫名其妙的封印,到時候,我們也只是身體強於普通人的高手而已,我們如此,那張道一等人,自然也如此,真的到了那時候,可就是槍械發揮威力的時候了!”

“而我們的團隊之中,又有誰擅長玩槍呢?”胡墨繼續說道:“上一次,我們隊伍之中,有張銘,有周濟,有三熊,可是,他們都死在祖乙大墓之中,所以,這一次,我們需要羅姑娘的幫助,一個擅於玩槍的高手,在沒有了內勁和道術的環境中,戰鬥力,並不弱於我們,甚至,還要強於我們!”

最後的尾音 被胡墨這麼一說,我們衆人立刻恍然大悟!

的確,我們隊伍之中,真的沒有擅於玩槍的高手,羅藝的加入,可以填補我們團隊的短處,況且,曾經代表龍軍前往疆省執行祕密任務的羅藝,在野外求生方面的經驗,也是我們團隊不可或缺的力量之一!

這麼說來,我還真無法拒絕羅藝與我們一起去疆省的提議了!

我盯着羅藝,似乎還抱着最後一絲僥倖的心理,對她出言問道:“你應該不會玩槍吧?”

其實,我知道,我完全是多此一問,不久之前羅藝還對我說過,她從小就被她父親送去了軍隊,軍隊出身的羅藝,怎麼可能不會玩槍?如果她不會玩槍,又怎麼可能會被派去疆省與軍情六處的特工對峙?

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羅藝的回答,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

“我在軍隊的時候,奪過燕京軍區射擊冠軍,後來從離開軍隊,去了大學讀書,我開始學習狙擊槍,被免職的這段時間,我還參加了燕京軍區狙擊手射擊比賽,拿了第一……”羅藝好像在述說一件平常事那般,無比平靜的簡單講述起了她在槍械方面的造詣。

燕京軍區射擊冠軍!

不久之前,因爲港島事件和羅家隕落而被免職的羅藝,又拿狙擊手射擊比賽的冠軍!

現在,我是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絕羅藝與我們一起出徵疆省了!

“那個……”我不想低頭,畢竟,這是我和羅藝在朦朧中確定關係的第一次交鋒,我要是低頭了,那以後的日子,再想翻身,可就困難了,所以,我果斷的岔開了話題,對羅藝問道:“龍星夜那邊怎麼回事?”

“老龍幫我們聯繫了燕京航空公司的高層,硬要來了一架小型客機,燕京飛往疆省省會烏木市,飛機將會在十個小時之後起飛,而且飛機上只有我們幾個人,沒有其他人,到了烏木市之後,老龍會安排龍軍的人來接應我們,送我們去羅區!”羅藝的語氣依舊平靜,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

“龍星夜特意爲我們準備了一架小型客機?這不是龍星夜的辦事風格啊!難道他就沒提什麼條件?”我狐疑的嘀咕了一聲。

按照我對龍星夜的瞭解,那傢伙肯定會趁着我有求於他的時候,給我安排一些非常棘手的任務,這纔是那老狐狸的辦事風格纔對,而這次,他居然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不免讓我產生懷疑!

“老龍答應的很爽快,因爲,我把你要將葉家半數產業,全部用於建設偏遠地區的教育和醫療方面的事情,和他說了,然後老龍就很爽快的答應了你的要求,並且還刻意告訴我,這架飛機只有我們幾個人,沒有其他人,而且他還刻意和有關部門打了招呼,許多不可能過安檢的東西,我們都能帶上飛機,只不過,他不方便直接提供給我們,讓我們自己想辦法去弄那些東西……”羅藝繼續說道。 聽了羅藝的話之後,我不由的笑出了聲,看來,羅藝這招借花獻佛,玩的是恰到好處,直接打在了龍星夜的死穴上……

龍星夜這傢伙所說的,那些不可能過安檢的東西,就是我讓李東準備的那些東西,而那些東西,龍星夜自然不方便提供給我們,但哥們我卻能自己搞到!

這樣的話,我們就省下了許多時間和麻煩,龍星夜這次,還真是體貼的很!

“既然所有事情已經準備完畢,那我們就出發吧!”我一揮手,目光一一掃過了衆人的臉頰,最後,我的雙眼,停留在羅藝那張絕美俏顏之上,“各位,我們這次要面對的危險和敵人,遠要強於世界靈戰之中的對手,所以,我還是那句話,我們一起去,就要一起回來,誰都不能死在那裏,如果,真的要死人的話,那麼,只能是我第一個去死!”

“我們又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了!”胡墨一邊朝着古玩店外走了去,一邊用輕緩的語氣說道:“祖乙大墓,宇宙國,港島,教廷,哪次事件,我們最後都平安的化險爲夷,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一旦我們成功了,恐怕,我們以後也不會再有機會再去創造奇蹟了……我們還是先抓緊時間,去燕京吧!”

聲音落地,胡墨便已經走出了古玩店,隨後,汽車發動的馬達聲,便傳入了古玩店之中。

“楚風,俺經過了教廷的修行之後,道行提升了很多,這一次,俺一定會爲你提供更多的幫助!”石毅咧嘴大笑了起來,隨後,他也追隨着胡墨的腳步,走出了古玩店。

石毅之後,石乾坤和陸茗軒倒是沒多說什麼,只是遞給了我一道堅決的眼神,然後,二人也走出了古玩店。

這時候,後堂的羽超走了出言,低聲對我說道:“小風爺,這邊的事情你放心,我會處理好一切的!”

我回過身,看了一眼淚痕未消的羽超,鄭重的朝着他點了點頭,隨後,我便一言不發的朝着古玩店外,走了去……

這一次,也許,真的是我們大家最後一次行動了……

如果順利,我解開了楚家的詛咒,那麼,我也就沒有必要再去冒險了,到時候,我會考慮,和羅藝一起,平平凡凡的過完一生,畢竟,我想成爲一名普通人!

而胡墨呢?

如果冰川區域中的大妖,真的是最後的九尾傳承,那麼,擁有了完整的九尾傳承之後,胡墨會怎麼樣?

是繼續存在於世間?

還是去往另外一個我所不瞭解的世界?

或者,再次轉生?

我不知道!

而石毅,他應該會返回湘西,照顧他的姐姐,支撐他的部落,畢竟,那裏,纔是他的根!

至於陸茗軒和石乾坤,我想,他們心中,應該和我一樣,也很嚮往普通人的生活吧?

李靈兒……我不知道!

至死不渝 我一邊思索着大家各自的歸處,一邊緩步朝着古玩店外走了去,也就在這時候,一隻溫熱的小手,突然從我的身後,溫柔的攥住了我的手指,霎時間,一股滲人心扉的淡淡幽香,便瘋狂的涌入了我的鼻息……

“我們一定會成功解開你身上的詛咒……放心吧!”羅藝輕吟一聲,言罷,她還用力的捏了捏我的手指,彷彿是在給我打氣加油似的。

結婚,不可能 可是,我還沒來得及仔細感覺手指上傳來的柔軟與滑膩,她便已經將那纖纖玉手,鬆開了……

我有些意猶未盡的扭頭,看了羅藝一眼,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竟然會用戲謔的語氣,完全是下意識的對羅藝說道:“其實,你可以一直牽着我的手!” 羅藝沒說話,只是嬌嗔的瞪了我一眼,隨後,她便打開了甲殼蟲的車門,並且將汽車發動了起來。

當然,對於羅藝的嬌嗔模樣,我已經完全看傻了,雖然她的嬌嗔,只是保持了一瞬間而已,可是,對於羅藝這種高冷女神來說,能夠露出這種模樣,其震撼程度,絕對不弱於大地震的效果,我看傻了,也在情理之中!

“快上車!抓緊時間去燕京!”羅藝放下了車窗,朝着呆若木雞一般傻站在原地的我,輕喊了一聲。

“哦!好!”我被羅藝的聲音喚醒了,當即,我便直接跑上了羅藝的甲殼蟲。

而此時,胡墨等人,所乘坐那輛車,已經開始啓動,並且朝着燕京的方向,行駛而去了!

羅藝駕駛着甲殼蟲,緊跟在了胡墨那輛車的後面,兩輛車,一前一後的駛出了道村……

車內,我有些擔憂的盯着那張近乎於完美的高冷側顏,有些擔憂的問道:“你行嗎?要不,我來開吧!”

畢竟,我們纔剛剛從燕京來到道村,而且,全程都是由羅藝在開車,可現在,我們又要從道村返航回燕京,我真有些擔心羅藝,畢竟,連續開這麼久的長途車,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住的!

全才高手 “被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些累,那就由你來開吧!”羅藝倒是沒和我客氣,直接將車停在了路邊,並且打開了車門,直接走下了車。

我見狀,便立刻從副駕駛的位置走了下去,轉而,坐到了駕駛位置上,只不過,我在開車之前,給李東發了一條短信,讓他把我們想要的東西直接送到燕京機場,在那裏等我們!

做完這些事之後,我便嫺熟的發動了汽車,緊跟上了前面胡墨的那輛車,兩輛汽車,風馳電掣的駛上了高速公路,朝着燕京方向,疾馳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剛上高速公路沒多久,羅藝便睡去了,我倒是抽空瞄了她幾眼,恬靜的俏臉上,早已沒有了往昔的冰霜和高冷,取而代之的,是疲倦與滿足……

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是很無聊的,尤其是,我的副駕駛,還坐着那麼以爲秀色可餐的美女,最關鍵的是,這美女還偏偏就睡着了……

我駕駛汽車,沿着枯燥高速公路,麻木的行駛着,逐漸的,天已經亮了,但羅藝,還沒醒,看得出,她真的很累……不僅僅是因爲她駕車,陪着我從燕京來到了河省,我想,主要還是那場婚禮,以及婚禮之前的一段時間,她應該都沒有好好的休息,甚至是沒休息,也直到此時,她纔會覺得真正的放鬆下來了吧?

就在這時候,一直行駛在我前面,由胡墨駕駛的那輛車,開始放慢速度,隨後,駛離了高速公路……

當即,我的心頭不由一震,終於要擺脫這枯燥的高速公路了!

我與胡墨的兩輛車,一前一後的駛離了高速公路,又經過了一段國道的行駛,最終,我們終於達到了目的地,燕京機場,恰好,這時候,羅藝也醒了過來……嗯,很巧,我現在有點懷疑,這小姐姐一路上有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裝睡!

我和胡墨分別將兩輛汽車停到了機場停車場之後,我們衆人便匯聚到了一起,能夠看得出來,大家的精神狀態都很好,,最重要的是,我們氣勢如虹!

“走吧!我們疆省之行,開始了!”我的目光,一一掃過了衆人,淡淡的笑了一聲。

衆人倒是沒說什麼,只是跟隨着我的腳步,離開了停車場,朝着候機樓的方向走了去…… 當我們大家走出停車場,走到了候機樓之前的時候,一輛掛着特殊車牌的奧迪A6,本來是很低調的停在了候機樓的某處角落中,可當我們出現之後,那輛車便直接朝着我們開了過來!

吱呀!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剎車聲響起,汽車,穩穩的橫在了我們衆人的身前,隨後,車門被打開了,凌雲一臉媚笑的從車上走了下來……

“楚少!”凌雲低眉順眼的和我打了一聲招呼,忽的,這傢伙的目光直接定格在了羅藝的身上,頓時,臉上的笑容堆的也更滿了,“嫂子好!”

凌雲這一聲“嫂子”,倒是把羅藝那萬年不變的冰山容顏融化了,頓時,一抹紅暈,便悄然爬上了羅藝的俏臉……

“你想死嗎?”羅藝冷冷的對凌雲低喝了一聲,嚇的凌雲連忙縮了縮脖子。

“那個……楚少,東哥準備的東西,剛纔有人送到了我的車上,正好,我連東西,還有你們,一起送上飛機!”凌雲訕訕的笑了一聲,旋即,便低聲對我說道:“爲了不出現紕漏,龍老特意派我來護送你們上飛機的!”

“嗯!”我輕輕的點了點頭,又拍了拍凌雲的肩膀,說實話,這傢伙剛纔那聲“嫂子”,叫的很合我意,不由的,我看這傢伙,也越來越順眼了!

“走吧!”凌雲笑嘻嘻的打開了汽車的後備箱。

頓時,將後備箱塞滿的各種黑袋子,便映入了我的眼中。

貌似,強壯的胖子這次辦事效率還不錯,竟然搞了這麼多東西!

“女士不用動手,我們幾個男的每人拎幾包!”我一揮手,便率先拎起了四個大黑袋子,我掂了掂份量,還挺重。

隨後,石毅一把攬過了六大包,而凌雲和石乾坤則是每人四包,陸茗軒,羅藝和正在接電話的胡墨,則是無包一身輕的跟在了我們的身後,就這樣,我們一衆人,浩浩蕩蕩的從候機樓的側門走了進去,沿着工作人員的專屬通道,直接進入了停機場之中……

看來,龍星夜這傢伙辦事的效率也不差,他肯定已經視線打好了招呼,而且這裏的工作人員都認識凌雲,我們這才能一路綠燈,直接進入停機場!

最後,在凌雲的引路之下,我們衆人,走到了一架寫着“燕京航空”字樣的小型客機之前,當即,凌雲便招呼起了飛機上的工作人員,幫我們把行李運到了飛機上,做完這一切之後,凌雲便賤賤的湊到了我的身邊,一邊搓手,一邊媚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