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無際的上蒼之上上,某個犄角旮旯里。

腳下是一望無際的黑土,沒有白雲。

整個世界陰暗而寒冷。

恐怖濃郁的詭異黑氣充斥在天地之間,這裡的黑氣每一縷都能污染未成仙的凡人。

葉紀一出現,就有幾隻氣息弱小的恐怖詭異瞳孔冒著黑光,嘶啞著撲了上來。

《開局幕後簽到》第一百五十章勝獸 二食堂,林可頌跟徐牧南到的時候蘇騰已經點好了餐就等著兩人來。

二食堂的紅燒排骨是出了名的色香味俱全,林可頌吃過幾次,後來因為每次都要排隊,有時候甚至排隊也買不到時便懶得折騰了!

林可頌是個對吃的不挑剔的人!

「怎麼樣?我這個朋友夠義氣了吧?」蘇騰拍著徐牧南肩膀,再看林可頌,嘚瑟的笑容收斂了些,關切道,「可頌,文心好點了嗎?」

林可頌抬眸,對上蘇騰笑嘻嘻的臉,再想到那日籃球場他一翻『女孩難伺候』的話,是瞬間冷臉:「死不了!」

「……」蘇騰啞言,疑惑的視線看向徐牧南?

他怎麼覺得這兩天自己特別不受林可頌待見?就那種隨時可能被她一拳打死那種?

然而,對面徐牧南壓根就沒打算接收蘇騰的信號,夾起一塊紅燒排骨,眾目睽睽之下那是笑得一個如沐春風,旁若無人道:「來,多吃點!」

「……」林可頌看着碗裏的紅燒排骨,再看徐牧南,心存疑惑,他難不成沒留意到周圍或羨或嫉的目光已經將她篩成刺蝟了?

「學長學姐!」就在林可頌嚼著排骨,想着怎麼才能有效澄清自己跟徐牧南的緋聞時,桌子旁突然出現三個一看就是大一的女生,整齊劃一地站着,跟堵牆似地。

「?」林可頌排骨也不嚼了,滿臉疑惑!

女生們看了看林可頌,再看旁邊面容俊逸的徐牧南,雖然害羞,卻還是整整齊齊伸手舉過頭頂比了一個大大的愛心。

三個人,異口同聲,一樣的手勢一樣的話語。

「一眼見你,滿是歡喜,你們要永遠在一起喲!

「……」什麼鬼?

林可頌這邊還沒反應過來,那邊徐牧南已經溫和沖幾個女生道了一句『謝謝!,幾個女孩也真是好哄,就這麼你推我我推你,臉紅心跳走遠了!

顧為謙跟林可意上來時正好看到這一幕,顧不上林可意的驚訝,顧為謙是重重擱下餐盤轉身便走了。

「為謙哥哥!」林可意驚呼,本想嘲諷林可頌幾句的,然而待觸及徐牧南那笑不及眼底的冷冽目光時,只憤憤跺腳,便轉身追着顧為謙的身影去了。

「怎麼了?」林可頌背對着樓梯,故等她轉身的時候,哪裏已經沒有人影。

徐牧南眸底冷冽斂了斂,沖她笑:「沒什麼!」

林可頌剛從二食堂出來,就有一名女同學來到她跟前,女同學說話的同時,眼睛還不時往徐牧南身上瞥,臉紅撲撲的:「林同學,老師讓等會排練室集合!」

「話劇?」林可頌凝眉,似對這個女孩有了點印象。

女孩紅著臉,最後也沒再多說便離開了。

「那個……」林可頌仰頭,準備跟徐牧南道別。

「我送你過去!」徐牧南說話的同時已經打開了傘,並招呼她,「快點!」

「……」林可頌默默打量著傘下的他,唇紅齒白,眉飛入鬢,確實是少有的英俊,也難怪剛才的女孩一直在偷看他。

不過,林可頌似乎也看懂了,徐牧南是那種看似溫和,實際上卻非常不容易靠近的人!

「愣著做什麼?」傘下,徐牧南又催促了她一句。

「哦,好的!」林可頌從思緒中回神,鑽到了他的傘下,頓時,地上的影子擁擠起來。。 「我叫喬安夏,是他姐姐。」

「原來是他姐姐,沐南這回打傷的是凌家公子,我們也無能為力,除非,凌家撤銷對他的控訴。」

「凌家?」喬安夏明白了,這件事很有可能是凌若冰搞出來的!

楚瀾說道,「要不,給凌禹辰打電話吧?他肯定有辦法。」

喬安夏很泄氣,給龍夜擎打了兩次電話他都沒接,為什麼?她也不想直接去找凌家,思來想去,還是打給了謝黎墨。

謝黎墨接到電話便以最快的速度匆匆趕了過來,了解情況后說道,「你先別著急,我來處理,放心,沒有人敢動沐南。」

喬安夏眼眶泛紅,淚水都快出來了,「學校說要開除他,這件事跟凌家有關,凌家肯定給教育局施壓了。」

謝黎墨正好英雄救美,越難辦才越能顯示出他的本事,「交給我就好,別擔心。」

楚瀾扶著喬安夏回到警局坐著。

謝黎墨跟警方交涉過後,警方說,打傷的是凌家人,他們也很為難,至於學校,應該是葉教授在施壓。

喬安夏明白了,葉佳倩!那個女人一直看她不順眼,這回,居然把手伸到了她弟弟頭上!

手機響起,是張博年打來的,跟她解釋了下,這件事和張雨無關,肯定不是張雨做的。

喬安夏沒多說,把電話掛了,這件事應該跟凌若冰脫不了干係,張雨經常跟凌若冰混在一起,能跟張雨無關嗎?

謝黎墨只好給凌禹辰打了電話,這關係到凌家,也許只有凌禹辰才有辦法。

凌禹辰很快便趕了過來,了解情況后,跟警方交涉了一番,先讓喬沐南回學校去,又交了保釋金。

喬安夏心裡卻依然沒放鬆,「禹辰哥,謝謝你,可學校那邊怎麼辦?葉教授她不會放過我弟弟的。」

凌禹辰說道,「你別擔心,我會處理的,先送你弟弟回學校去,其他的交給我。」

喬沐南對著他鞠了一躬,「謝謝你,凌總。」

凌禹辰說道,「先回去吧。」

謝黎墨倚著門笑,「就顧著謝你去了,怎麼忘了我才是大功臣?」

凌禹辰說道,「為什麼是你在這兒?夜擎呢?」

謝黎墨聳聳肩,「我哪知道,也許安夏覺得我更靠得住,所以把我找了過來啊,聽說萬秀雲回來了,估計夜擎跑她那去了。」

凌禹辰說道,「夜擎跟她只是好朋友,別想歪了,走吧。」

喬安夏和楚瀾把喬沐南送回學校宿舍樓,「凌總說了會幫你的,不用擔心了。」

喬沐南問了句,「為什麼不是龍夜擎過來?」 剛剛過去的1994年,烏克蘭的年度GDP再次暴跌了20%,從1993年的656億美元下降至525億美元,距離解體前的827億美元巔峰,總體跌幅更是達到37%。

唯一好過難兄難弟俄羅斯的,或許就是烏克蘭糧食生產的恢復。

依靠歐洲最肥沃的大片黑土地,1994年度,烏克蘭全年糧食產量為2700萬噸,距離1991年最低谷的1100萬噸上漲了145%,不過,這一數據依舊只是勉強超過解體之前最高5200萬噸糧食產量的一半。

嚴重的經濟衰退,使得烏克蘭國民除了勉強能夠填飽肚子,其他所有生活物資都嚴重匱乏,整個國家,哪怕是首都基輔都是一片蕭條,商店貨架空蕩紛紛關門,街道車輛行人寥寥無幾,舊貨市場上擺滿了居民家中能夠出售的所有物件,書籍、唱片、餐具、相機、鋼琴……只是為了在這個隆冬換取一些昂貴的生活物資。

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時節,這種蕭條越發顯得觸目驚心。

西莉亞·米勒在當地時間1月10日上午離開基輔,沿著蘇聯時代修建的寬闊國道趕往羅夫諾州,一路上被白雪覆蓋的大片城市村莊都是這種凋敝景象,甚至給人一種死寂之感。

作為美國政府曾經直接對抗前蘇聯的五角大樓公職人員,面對這種場景,西莉亞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憐憫。

中午時分,抵達羅夫諾州首府里夫尼市,正是一個大好晴天。

相比從基輔開始一路所見的衰敗場景,陽光下這座烏克蘭西北邊州首府的街道上,無論是行人還是車輛都明顯多了不是,即使正午時分氣溫依舊零下,裹在厚厚衣物里的公眾臉龐上卻沒有基輔那種對現狀與未來的麻木與冷漠,反而帶著某種可以讓人輕易感受到的活力。

這是一座存在希望的城市。

……

……

剛剛過去的1994年,烏克蘭的年度GDP再次暴跌了20%,從1993年的656億美元下降至525億美元,距離解體前的827億美元巔峰,總體跌幅更是達到37%。

唯一好過難兄難弟俄羅斯的,或許就是烏克蘭糧食生產的恢復。

依靠歐洲最肥沃的大片黑土地,1994年度,烏克蘭全年糧食產量為2700萬噸,距離1991年最低谷的1100萬噸上漲了145%,不過,這一數據依舊只是勉強超過解體之前最高5200萬噸糧食產量的一半。

嚴重的經濟衰退,使得烏克蘭國民除了勉強能夠填飽肚子,其他所有生活物資都嚴重匱乏,整個國家,哪怕是首都基輔都是一片蕭條,商店貨架空蕩紛紛關門,街道車輛行人寥寥無幾,舊貨市場上擺滿了居民家中能夠出售的所有物件,書籍、唱片、餐具、相機、鋼琴……只是為了在這個隆冬換取一些昂貴的生活物資。

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時節,這種蕭條越發顯得觸目驚心。

西莉亞·米勒在當地時間1月10日上午離開基輔,沿著蘇聯時代修建的寬闊國道趕往羅夫諾州,一路上被白雪覆蓋的大片城市村莊都是這種凋敝景象,甚至給人一種死寂之感。

作為美國政府曾經直接對抗前蘇聯的五角大樓公職人員,面對這種場景,西莉亞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憐憫。

中午時分,抵達羅夫諾州首府里夫尼市,正是一個大好晴天。

相比從基輔開始一路所見的衰敗場景,陽光下這座烏克蘭西北邊州首府的街道上,無論是行人還是車輛都明顯多了不是,即使正午時分氣溫依舊零下,裹在厚厚衣物里的公眾臉龐上卻沒有基輔那種對現狀與未來的麻木與冷漠,反而帶著某種可以讓人輕易感受到的活力。

這是一座存在希望的城市。

剛剛過去的1994年,烏克蘭的年度GDP再次暴跌了20%,從1993年的656億美元下降至525億美元,距離解體前的827億美元巔峰,總體跌幅更是達到37%。

唯一好過難兄難弟俄羅斯的,或許就是烏克蘭糧食生產的恢復。

依靠歐洲最肥沃的大片黑土地,1994年度,烏克蘭全年糧食產量為2700萬噸,距離1991年最低谷的1100萬噸上漲了145%,不過,這一數據依舊只是勉強超過解體之前最高5200萬噸糧食產量的一半。

嚴重的經濟衰退,使得烏克蘭國民除了勉強能夠填飽肚子,其他所有生活物資都嚴重匱乏,整個國家,哪怕是首都基輔都是一片蕭條,商店貨架空蕩紛紛關門,街道車輛行人寥寥無幾,舊貨市場上擺滿了居民家中能夠出售的所有物件,書籍、唱片、餐具、相機、鋼琴……只是為了在這個隆冬換取一些昂貴的生活物資。

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時節,這種蕭條越發顯得觸目驚心。

西莉亞·米勒在當地時間1月10日上午離開基輔,沿著蘇聯時代修建的寬闊國道趕往羅夫諾州,一路上被白雪覆蓋的大片城市村莊都是這種凋敝景象,甚至給人一種死寂之感。

作為美國政府曾經直接對抗前蘇聯的五角大樓公職人員,面對這種場景,西莉亞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憐憫。

中午時分,抵達羅夫諾州首府里夫尼市,正是一個大好晴天。

相比從基輔開始一路所見的衰敗場景,陽光下這座烏克蘭西北邊州首府的街道上,無論是行人還是車輛都明顯多了不是,即使正午時分氣溫依舊零下,裹在厚厚衣物里的公眾臉龐上卻沒有基輔那種對現狀與未來的麻木與冷漠,反而帶著某種可以讓人輕易感受到的活力。

這是一座存在希望的城市。

剛剛過去的1994年,烏克蘭的年度GDP再次暴跌了20%,從1993年的656億美元下降至525億美元,距離解體前的827億美元巔峰,總體跌幅更是達到37%。

唯一好過難兄難弟俄羅斯的,或許就是烏克蘭糧食生產的恢復。

依靠歐洲最肥沃的大片黑土地,1994年度,烏克蘭全年糧食產量為2700萬噸,距離1991年最低谷的1100萬噸上漲了145%,不過,這一數據依舊只是勉強超過解體之前最高5200萬噸糧食產量的一半。

嚴重的經濟衰退,使得烏克蘭國民除了勉強能夠填飽肚子,其他所有生活物資都嚴重匱乏,整個國家,哪怕是首都基輔都是一片蕭條,商店貨架空蕩紛紛關門,街道車輛行人寥寥無幾,舊貨市場上擺滿了居民家中能夠出售的所有物件,書籍、唱片、餐具、相機、鋼琴……只是為了在這個隆冬換取一些昂貴的生活物資。

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時節,這種蕭條越發顯得觸目驚心。

西莉亞·米勒在當地時間1月10日上午離開基輔,沿著蘇聯時代修建的寬闊國道趕往羅夫諾州,一路上被白雪覆蓋的大片城市村莊都是這種凋敝景象,甚至給人一種死寂之感。

作為美國政府曾經直接對抗前蘇聯的五角大樓公職人員,面對這種場景,西莉亞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憐憫。

中午時分,抵達羅夫諾州首府里夫尼市,正是一個大好晴天。

相比從基輔開始一路所見的衰敗場景,陽光下這座烏克蘭西北邊州首府的街道上,無論是行人還是車輛都明顯多了不是,即使正午時分氣溫依舊零下,裹在厚厚衣物里的公眾臉龐上卻沒有基輔那種對現狀與未來的麻木與冷漠,反而帶著某種可以讓人輕易感受到的活力。

這是一座存在希望的城市。

剛剛過去的1994年,烏克蘭的年度GDP再次暴跌了20%,從1993年的656億美元下降至525億美元,距離解體前的827億美元巔峰,總體跌幅更是達到3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