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仔細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擁有的可動用資源以及實力,他已經快要達到領主巔峰了,但是距離真正的高手還有不少的差距,尤其是法則領悟上的差距,這個暫時沒有什麼彌補的辦法。

本來焰是準備使用靈魂水晶的,但是每種使用一根以後,焰就放棄了繼續使用,他忽然意識到,到了他這種級別,這一點點的法則感悟度幾乎沒有任何用處了,有一點能夠用於觀察就夠了,即使所有靈魂水晶都用掉,也提高不了幾點,這也是為什麼死亡領主手裡面會積攢那麼多靈魂水晶的緣故。

發展勢力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所以靈魂水晶一直都只在很小的範圍內流通。

仙族、天堂還有深淵的戰爭,壓根就是一場精彩的表演,下面不知情的人打生打死,上面的人卻在一起打牌,甚至感情好得很,以哥弟相稱。

真是諷刺……焰自嘲一笑,當初他還擔憂深淵被仙族打敗了,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排練好了的,這壓根就是為了讓局勢變得混亂,擾亂現實命運的運行規律。

如果僅僅是不死者,恐怕還不至於讓這些法則掌控者們如此惶恐不安,後面一定有更大的威脅……焰忽然想到,主宰揮手之間,就可以殺死一個不死者,就算他們能夠復活又怎麼樣,完全可以囚禁他們起來,讓他們不生不死。

不死者一定有什麼手段互相聯繫,這會讓掌控者們也感到麻煩,所以他們試圖製造恐怖的世界線災難,驅趕開生活在這片區域的不死者,這樣就可以避免直接碰上不死者,不死者們似乎沒人稱霸世界,世界潮流的運轉他們一兩個人也無法扭轉,環境的改變或許讓他們喜歡,或者變得很不喜歡,這樣他們就會活動起來。

不死者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們擁有不死的特性,是他們弄出來的死亡詛咒么?剝奪了所有生靈永生的權力,自己卻獨享永生,他們的數量很少。

一個大型世界可能才一兩個不死者,這樣算起來,整個宇宙或許都沒有多少個不死者,不能夠生育?還是什麼原因呢……神座之上,焰一下一下的用手指敲著扶手,要是有什麼辦法能夠囚禁一個不死者就好了。

焰閉上眼睛,刺骨的危險似乎就在眼前,不睜開眼睛的話,焰甚至就會產生一把利劍就懸在頭頂的錯覺,有時候他都會忍不住的抬頭查看,這種危機感太過於真實,甚至讓他沒法安心的感悟法則。

雖然以他的天賦,也悟不出什麼大道來。

這件事情必須得到解決了……焰本來以為自己實力暴漲,不死者這種玩意不會再對他構成威脅了,沒想到威脅反而更大了,難道這還跟實力的增長有關?

焰忽然腦中靈光一閃,死亡星球這麼多年,產出的靈魂水晶呢?每一百年的產量根據焰的觀察,絕對不會少於上千根,這可是意味著上千個成長到大惡魔級別的潛力,為什麼深淵的實力沒有爆炸性的增長?

這一部分可以解釋為這些水晶分給天堂還有仙族了,或許還有更多的種族,但即使是這樣,上萬年來,強者的數目也對不上……焰眯起了眼睛,或許法則掌控者們在有意的控制強者的數量,這意味著什麼呢……

焰情不自禁的把這個和不死者聯繫起來,會不會和自己的這種危機感有關,難道實力越強,越能夠察覺到不死者的危險?反過來說,實力越強,越容易引起不死者的注意,尤其是和他們產生交集,發現他們的存在的時候?

斷點幸福 或許就像別人念誦焰的真名一樣,不管是自己越強大,還是對方越強大,都能夠讓接收到的信息越多。

思考一陣,焰覺得自己知道的太少了,能夠被證實的信息還不足以推斷,不管是倖存者還是主神等人,都隱瞞了一些事情……或許他們還在期待自己繼續和不死者產生衝突?

焰拿出戒指來,他要仔細的詢問主神了,這件事情已經關係到了他的性命,不能再拖延。

戒指拿在手裡面,焰忽然轉念一想,還是先問問倖存者比較好,他們實力更弱,知情人員也更多,恐怕更好交流,能夠敲詐、賄賂出一些消息,那就更好了。

「達納特斯,怎麼樣?忙完了么?我已經回了深淵,有時間的話,我想要拜訪一下你,作為我加入倖存者的引薦人,我十分感激,另外還有一些事情想要請教一下你。」

接著焰又發了信息給大天使:

「嘿泰瑞爾兄弟,我們倖存者十年一度的聚會快到了吧?我想提前熟悉一下,有時間么,我想要來拜訪一下你。」

死亡領主沒有回消息,大天使的消失卻是回來了,他已經回到了高階天堂,他在天堂山上的光明穹頂歡迎焰,焰隨時都可以前去參觀.

特別提醒,最好是使用一個弱小的分身,這樣才能夠避過大部分天使的耳目,因為除了大天使之外,別的天使都是不知情的,他們沉浸在刻意製造的仇恨之中,偶爾其中的一些會發現不合理之處,他們會因此背叛信仰,然後憤怒的離開天堂。

其中大部分都反叛到了深淵,他們就是墮落天使,事實上最初的很多墮落天使都是因為發現大天使們的一些反常行為,才墮落的,雖然他們沒有證據,但是很多時候,並不需要證據,到了高階以後,只要接近對方,強烈的直覺就足以表明一切。

焰化出一個分身,然後變化成一個天使的樣子,天使相對於人類反而更好偽裝,他們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天使是半血肉半能量化的物種,他們同時具有血肉生物的智慧,同事又有元素生物的天賦。

大部分情況之下,元素與血肉物質處於平衡之間,讓他們很好的避免了不必要的多餘情感,既不會過於情緒豐富,也不會顯得毫無情商,加上光系元素的影響,所以他們看起來總是比較神聖的,而且難以被引誘墮落,顯得意志堅定,這也導致了天使中盛行著教條主義,固執的人到處都是。 因為高階天堂的強大,加上聖光能量的強大傳播能力,導致大範圍的宇宙之內,都有生靈受到了夾雜其中的些許意識的映射。

傻王的庶妃 很多世界都會發展出類似於天使的形象特徵,對天使的崇拜也大範圍存在。

這種強大意識的衍射影響,被別的神靈加以利用,以高階天堂的天使們為模板,各路真假毛神們利用神力創造了很多的天使,用來蠱惑凡人,或者當做奴僕以及人形兵器。

焰變化的是一個單翼天使,這是天使的最低階形態,他們的大部分力量都匯聚的翅膀之中,所以翅膀越多,力量越強。

單翼天使只有聖域的力量,這在高階天堂很不起眼,正因為如此,負責接引焰的天使感到很奇怪,為什麼這樣一個不知道那個角落來的野生天使會得到大天使的青睞,並且親自召見?

焰的分身在一個小世界內,跟隨著接引使跨入了高階天堂。

這是一個充滿了「正能量」的地方。

到處都是洗滌心靈的一種恐怖光系能量,被稱為「聖光」,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的,就連世界都分正反兩面,這種聖光能量同樣如此。

和深淵一樣,強大的世界都有這樣一個共性,大型世界天然就具有同化周圍的世界群落,以及吞噬小世界的特點,要不然也不可能發展成為一個大型世界,和深淵的混沌相對應的,高階天堂的聖光就是在這樣一種力量,一種恐怖的洗腦力量。

一個凡人如果進入深淵,會馬上屍骨無存,然後屍體死而復生,化作混沌的怪物,來到天堂,就不一樣,他會感到暖洋洋的,也沒有死亡的痛苦,但是本質上其實和去往深淵沒有任何區別。

焰隨意的感受了一下天堂裡面聖光的濃度,幾乎化作實質的光芒,輕易的就能夠改變一個意志不夠堅定的靈魂,這種聖光的影響,最起碼也要聖域才能略作抵擋,最終也還是避免不了成為一個心靈坦蕩,「正直」的人,成為一個有別於過去自己的信徒。

完全與過去斬斷聯繫,光點概念全部改變,這和死亡輪迴無異。

人們都說地獄恐怖,我看天堂也不差啊,全部的思想、各種邪惡的念頭都被滌盪一空,這還是自己么?

變成一個跪倒在聖光低下,虔誠的信徒,這種潛移默化,像是徹底替換了一個靈魂的行為,比直接殺死一個人更加恐怖。

想到這裡,焰警惕的收攏自己的靈魂,聖光讓他感到不舒服,這種充滿凈化的能量遠比他的聖火要極端,這是一種極端排他的能量,信仰了聖光,就只能夠聽從七大代表聖光的大天使的領導,所以光明教派在各各世界都是以排他性以及殘酷鎮壓異教徒出名,這和他們信仰的本質不無關係。

經過幾個傳送陣以後,焰跟著接引使來到了天堂山的山腳,上面就不是接引使能夠前往的地方了,一道彩虹橋直接從山上落下,焰從那裡直接走了上去。

這裡的聖光更加恐怖了,聖光能量的同化是潛移默化的,不是說有智慧就能夠拒絕得了,就像是被刻上了靈魂刻痕的奴隸,他們會發自內心的替主人著想,根本就不會有自己是不是被控制了這種想法,焰都懷疑刻痕技術是不是根據聖光來研發的魔法。

除非自身擁有恐怖的意志,以及一段脫離聖光的環境,焰忽然想到,大天使們是不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離開天堂山呢,是打牌?還是逐漸脫離影響?

這玩意可比混沌能量難纏得多,幸好能量本身沒有意志,要不然天堂瞬間就得化作地獄。

「歡迎來到天堂山,這裡是世界之光的核心地點。」

正義大天使和上次見到的已然有所不同,他渾身穿著金燦燦的鎧甲,背後的翅膀像是隱匿在虛空之中,散發出恐怖的力量,這是他本體的真實形態。

兩個黃金神座直接升起,在一處高大的黃金穹頂下面,兩人交談了起來,焰沒有客套,直接開口道:「他們不能夠被提及,我們怎麼聚會,大規模的討論,這是找死,你們不可能不知道。」

這一點焰很確定,如果他們這點都沒有搞清楚的話,早就全部死掉了,不會發展到好幾個大型世界的成員。

焰以這個問題作為切入口,他要讓天使知道,自己也是了解一些不死者的情況的,不要試圖編造一些理由,用來糊弄他,這沒有用,因為他本身已經掌握了一些情報。

大天使看了焰一眼,似乎早有預料,他點了點頭:

「確實,為了知道這一點,我們付出了重大的代價,不過你是怎麼知道的,還有,你似乎很了解不死者?」

大天使也有自己的疑惑,難道還有一批類似於他們這樣的人,如果能夠聯合起來,那就再好不過了,不過他們倖存者可不是鐵板一塊,所以上次的時候,他沒有問出這個問題。

焰不滿的表情直接就掛在臉上:

「是我先問你的,我問你答,之後才是你問我答。」

這個傢伙太不實在了,居然還想套自己的話,這種消息可是很值錢的……焰頓時警惕起來。

倖存者們看來還是沒有準備好徹底合作,還在一些關鍵的問題上支支吾吾。

正義天使看到焰這麼堅決,而且他擺出一副等價交換的樣子,這很公平,作為一個正義大天使,這也符合他的行事規則,他不得不按照一問一達的遊戲規則來。

「我們只留下一點點的線索,重要的消息連著靈魂一起切割下來,然後封印起來,我只知道這麼多,具體的我沒有辦法告訴你,得等到十年聚會,封印鬆動,我才能知曉一些具體的事情,然後我們會根據這十年來的行動,制定下一個計劃,然後快速的互相封印記憶。」

大天使得意的一笑,表情誇張:「這樣我們就不會知曉過多,不會和不死者交織得越來越深,哦,該死,我又提起了這個名字,不過還好,只是一閃而過,我對這三個字,沒有任何具體的印象,就像是小孩口中隨意吐出的恰好這三個字,不會產生任何效用。」

焰眼睛一凝,大天使的這句話沒有明說,但是焰的內心卻是掀起滔天大浪,或許是有意,也可能是無意,大天使已經啟示了焰。 大天使的這句話已經特別說明了,不死者三個字沒有任何意義,有意義的是知曉其中代表的含義,這才會讓「不死者」發揮出作用,這和死亡詛咒非常的相似!

不死者或許也是一種類似於「死亡」的詛咒,只有知曉其中具體概念的人,才會受到影響,並且會引起不死者的注意!

不理解,不知曉,隨便怎麼說,都沒事,然而一旦理解,或者有了具體的形象,隨便你稱呼他們什麼,都會引起關注。這和死亡詛咒的原理極其相似。

這是一種基於意識還有命運的恐怖詛咒。

毫無疑問了,不死者和「死亡」詛咒一定有關係,說不定就是他們搞出來的東西,但是有什麼目的,卻是沒人知道。

下面輪到正義大天使提問了,他迫不及待的問出了焰的情報來源,焰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笑著說道:

「這個問題價值和你的差不多,但是回報卻可能更大,你需要額外付出一點代價。」

「先不忙著拒絕,這本來就是快要完成的事情了,我只是想讓這個成為我們之間長期合作的關係,你可能不知道,我的人已經和你們的基層搭上了關係,在一些戰爭中,你們會交易一些天使給我們,我不是說真的,是下界的那種,魔力池製造的那種。」

正義大天使恍然,搞半天是說這個啊,他大方的開口:

「沒問題,這個可以訂立契約,我們可以長期進行這種貿易,只要你們付出等價的物品就行,純粹的靈魂是最好不過了。」

靈魂是製造天使唯一需要的外界材料,純粹的靈魂製造的可是最真實的天使,都有晉級能力,經過聖光洗禮,都會留在高階天堂,而像是複製人一樣的下界天使,則是要多少有多少。

並且高階天堂暗中會給予她們一點聖光洗禮,然後通過戰爭讓她們被俘虜,當然,能夠抓到多少全看對方本事了,戰爭是殘酷的,每年失蹤或者戰死一些天使,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這一點聖光洗禮非常重要,要是沒有這個就和信仰神們的天使沒什麼區別了,有了這個,這才能體現出她們的高價值。

在外界,一個真正的天使非常的搶手,很多大人物都趨之若鶩,這能夠帶來非常多的收益,天堂這麼大的攤子,一切都按照光明的規則來辦事,怎麼可能?那樣早就維持不下去了,殺人的事情,總要有人干,收買人心,逼良為娼的事情說不得也得干一些。

天堂山也是一個管理眾多世界的權力機構,有權力,就會有黑暗的一面,黑手套總要有人帶。

但是問題來了,純粹的光明,並不能孕育出合理的智慧,高階天堂內部毫無人性,純粹的秩序,那就是純粹的地獄,平衡之道才是真的。

智慧大天使一直想要改革整個高階天堂,但是高層明白的問題在下層卻寸步難行,他們認為低階天使都是聖光影響下的傀儡,而如果下層的天使有所察覺,又會覺得高層背叛了他們。

事實上高階天堂內部已經根據聖光的影響程度不同,劃分為了三個階層。

長期在外作戰遠離聖光的天使會發現一個事實,他們正在慢慢的產生各種慾念,有一些會很驚恐,他們極力的控制慾望,認為這是混沌的誘惑,有一些則會反過來想,或許是聖光壓制了他們的人性,擁有各種慾望的才是真我。

這些外派的迷茫天使是上層大天使們想要拉攏控制的主要隊伍。

長期駐紮高階天堂的天使,則是很難撼動,甚至有好三位大天使長期駐紮在天堂山,他們深受聖光影響,起碼智慧天使是這麼認為的;她認為這些大天使已經實質上與聖光融為一體,不懂變通,毫無人性,與沒有和混沌分離的惡魔沒有任何區別,一個強調極端的秩序,一個強調極端的邪惡,無論哪種,都是不正常的。

但是誰知道呢,或許他們本性如此,和聖光一拍即合?

十年計劃按時召開了,地點就定在一處不知名的死亡世界上,看到這種死亡世界,焰瞬間就想到了主神,主神似乎很喜歡毀滅一些世界,然後收集它們的殘骸。

會議時間還沒有到,焰第一次參加,保險起見,他提前先到了會議坐標地點,沒有世界屏障,虛空能量直接和世界接觸,不停地滋生出各種稀奇古怪的玩意,要不了千年,這個世界殘骸就會徹底的消失,然後誕生出一大批的類虛空生物。

這些生物有些類似於天使,也是半物質半能量化的物種,不過他們大部分都思維混亂,除非運氣極好的晉級到高級,否則最後都會成為虛空生物的糧食,世界循環就是如此,物質歸於虛空,虛空又會在法則的影響之下,誕生出一些世界,世界成長,形成越來越多的物質,最後世界毀滅,又回到虛空,虛空生物在這中間就起到了清道夫的作用。

一個黑影出現,然後緩緩的凝實,是死亡領主,沒過幾分鐘,陸續的又有好幾道身影降臨的,全部都是本體,恐怖的能量讓這個世界殘骸正在加速分離,大家不得不屏蔽好自身氣息的泄露,要不然會議還沒開始,整個世界殘骸就已經消失了。

又是一陣空間扭曲,來的是五個人,焰認識其中一個,是白虎,剩下的那麼就很清楚了,他們以一個大長白鬍子為首,這五個應該就是仙域守護了,中間那個大白鬍子就是黃龍真君,剩下四個則是四方守護。

眾人禮貌的點頭,算是打招呼了。

時間跳動,正好到了約定的時間,另外兩方人馬也到了,一陣聖光掃過,四個大天使出現在了空中;一個黑洞出現,裡面出來兩個惡魔,其中一個穿著一身寒冰鎧甲,那是冰霜領主了,另外一個,身穿黑色鎧甲一樣的東西,上面還時不時的蒸騰起一些黑色的霧氣,是主宰!

主宰的氣勢反而沒有別人出場的時候那麼逼人,如果不觀察他那微微扭曲空間的鎧甲,估計都不會覺得這是一個法則掌控者。

焰暗暗羨慕,這厲害啊,永恆級別的鎧甲都有,哪像他這麼寒酸,只有一把鎚子而已。 主宰環顧一周,與眾人打招呼,然後緩緩開口:「這次的會議輪到我主持了,那麼,黃龍真君、秩序大天使,我們會議開始吧。」

主宰的聲音很清楚,在虛空之中傳播直達靈魂。

秩序大天使忽然開口:「主宰,還記得我上次和你說的那位么,他馬上就到。」

焰默默的看著兩方人馬,心中納悶,這些人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正義大天使似乎沒有和主宰還有黃龍說明情況啊……兩方看起來都不知情,而且現在大家站的位置,也是相對獨立的。

焰還是很有站隊意識的,他發現仙族的站在一塊,天堂的站在一起,深淵的三個又是站在一起,涇渭分明,這可不像是一個聯盟的樣子。

焰一個人站在天堂和深淵之間,這種情況下,他實在是不好站位置了,他既不想和死亡領主他們混一起,也不想站到天使他們那一邊,乾脆自己站角落裡好了。

忽然空間一陣扭曲,一個光團出現在原地,光團像是太陽一般,整個廢墟都開始急速坍塌。

焰眉頭一挑,居然是主神,沒想到天使這麼快就聯繫上了主神,看來他們對這個事情確實很上心啊。

大婚晚成:寶貝不要跑 主神收縮自身的氣息,然後讓自己黯淡的像是一個電燈泡一般。

這是?

主宰眉頭一皺,強大的氣息,非常的詭異,似乎不存在那裡一樣,要不是法則的擾動,他都不能確定這來的是不是本體……很強大。

他看看黃龍,黃龍正好也看了過來,兩個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凝重,這是有一個法則掌控者,他掌握的不知道是什麼?時間還是空間法則?

黃龍真君面帶微笑,但是內心也是相當不爽,這些鳥人這是什麼意思,拉來了一個強力的盟友?

什麼時候聯盟可以這麼隨意的拉人進入了,先是主宰,不聲不響的拉了一個奇特的惡魔進來,不過還好,那個惡魔似乎還和天堂有所聯繫,很有自己的想法,目前也沒有明確的要倒向哪一邊的傾向。

這個惡魔本事很大,這就算了,但是天使也學著,拉來了一個電燈泡,這算是什麼?

更加讓人不爽的是,這個光球還很強,出現的瞬間,那威能,已經和他不想上下了,這絕對也是一個法則強者,不知道他掌控的是哪些法則,氣息非常的詭異,飄忽不定,似乎是很善於隱藏的強者。

天使一方,四人則是內心嘿嘿一笑,主宰憑什麼隨意的拉人進入,沒有經過會議的審核,直接拉人?還好那個惡魔似乎更加傾向於他們這一邊,在加上這個神秘的主神,他們在聯盟中的話語權更多了。

這次計劃萬一成功,也不能全部把功勞算到主宰的頭上,他們天堂也要分得一些好處,他們幾個已經商量過了,這一次的計劃,要修改一下,讓主神也參與進來,這樣計劃就不會完全由那個奇怪的惡魔執行,一個能夠殺死不死者的惡魔,讓主宰拉攏的話,實在是讓他們感到不安。

秩序天使清了清嗓子,開口道:

「這是主神,一位法則掌控級別的強者,他憑藉超強的實力,早就已經觀察過不死者了,並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績,還為此制定了不少的計劃,我想主神閣下的加入,有助於我們倖存者聯盟將來的發展,讓我們歡迎主神閣下的加入。」

黃龍真人微微拱手,但是沒有說話,他對於天使的做法相當不滿,但是法則強者,還是值得尊敬的。

主宰也是點頭,和主神打了個招呼,既然已經成為事實,他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恨自己這邊招攬的是一個二五仔,居然這麼不識相,還私底下和天使有秘密交易。

「這位是黃龍真君,這位是主宰。」

秩序天使樂呵呵的笑著,一個個的介紹過去:

「這位是冰霜領主,一身威能通天徹地,這位死亡領主也是不俗,平時我們眾人都通過死亡領主互相交流聯繫,同時死亡領主還肩負著鎮守重要地點的責任,在聯盟內,他的作用不可取代。」

一個個的都要點評一兩句,天使不知怎麼的,站在一旁不起眼的焰也別他著重的介紹了起來,他指著焰:

「這位也是新加入的成員,你應該認識,這一次的會議,我們會商議他加入的相關事宜,當然,這肯定是會通過的,事實上,這位出生於深淵的阿斯塔閣下特立獨行,最最厲害的是,他能夠殺死不死者,因為他,我們的這一次計劃直接跳過了繼續觀察試探的階段,我們準備直接獵殺!」

「當然,這少不了主神閣下的配合支持。」

天使又補了一句。

主神忽然開口了,很是熟絡的和焰打招呼:

「焰,真是巧啊,我正打算聯繫你呢。」

焰呵呵一笑,打了個招呼。

這個電燈泡也不是省油的燈啊,別人不知道,他卻是很清楚,這種世界廢墟是什麼樣子他會不知道?穿梭各界的主神會肆意的釋放自身的氣勢?他一開始出場就是為了展現一下拳頭而已。

眾人都以為主神是要單獨站一邊的,沒想到主神卻是飛了過來,懸浮在焰的身邊:「我正好想要找你,聽說你也會來,我就正好這裡和你聊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