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麒麟搖頭道:「不能帶人,人多人反而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魔鏡對於他顧家來說並無用處,咱們先是用利益交換吧,如果實在不行,再想搶奪的對策。陳風,等會我會助你接受福降,咱們明天就出發。另外,告訴獸域的人,就說咱們處於閉關狀態,不許任何人打擾,這樣七大家族的人就不敢造次了。」

嗡~

正午十分,天地境奔雷滾滾,一道道強大的天罰之雷轟擊而下,但是在面對白澤的防禦屏障,卻顯得尤其無力。


陳風在接受到焰麒麟的福降以後,實力暴漲,本來按照他的預期,自己頂多也就只升一級,能達到天地境大成就不錯了。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這一次福降,竟然讓他直接突破到了天地境巔峰。

兩級的跳躍,要說起功勞,卻還是玲瓏神塔的玄妙,自從突破第五層以後,陳風就獲得了操控神塔的力量,而且還能施展強大的玲瓏傘。這一次突破第六層,玲瓏神塔顯然更加的急迫,那聲音不斷的在塔內回蕩,弄的陳風一陣反感。

第六層,火焰之力,成功開啟,陳風突破天地境巔峰,這無疑是個好消息。

在接下來的大半天時間裡,陳風閉門苦修,之前一直在領悟掌控的紫家秘技,紫宙劫殺,雖然領悟了法門,但卻總是覺得實力差了那麼一點。現在實力提升,他自然要抓緊時間好好嘗試一下,若是成功,他將會多一個保命的技能。

翌日。

一大清早,白澤,焰麒麟,陳風三人,就悄然的離開了大殿。

這片區域劃分在嘉王朝的地盤,由於之前陳風跟王凱秘密交代過,三人走後,如果碰到七大家族的詢問,要如何應對,王凱都心中有數。

在高高的雲朵之上,陳風坐在白澤的頭頂,一蛇一麒麟瘋狂竄行,速度快若閃電。

很快,他們便出離了獸域的地界,往北穿梭,卻是一片黑漆漆的陰邪地帶。

「這裡怎麼回事?怎麼黑氣繚繞的,看上去很古怪啊?」陳風望著下面如墨般浩瀚的區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這裡是魔域,陳風,魔皇的故事,你可聽過?」白澤一邊行一邊道。

「魔皇?沒聽過。」陳風搖頭道。

白澤緩緩講道:「曾經的這個世界,分為天神界和諸凡界,那時天神界並未高高在上,因為在諸凡界里,同樣有一位超級強大的存在,那就是武帝。而天神界,則是天帝掌控。顧名思義,天帝和武帝,就是達到了武道一途最高點的存在,他們二人曾經在獸域中打過一仗,但不分高下,而後就各自掌控各自的未免,井水不犯河水了。」

「後來,變故發生,天神界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實力莫名恐怖的魔皇,這魔皇不僅實力恐怖,而且還帶了諸多魔兵,一來到天神界就大開殺戒,弄的天神界瞬間死傷大半。這個消息很快傳進了武帝的耳朵里,本來安然在諸凡界的武帝,完全可以不插手此時,但他想到這裡的芸芸眾生,最終還是選擇踏入天神界,和天帝聯手,共同對抗魔皇。」

「那一場大戰,可謂驚天動地。據傳說,魔皇節節敗退,但二人也同樣受到了魔氣的侵蝕,戰鬥很快就到了分出生死高低的地步。本來只要武帝和天帝再多頂一陣,就可以將魔皇擊殺。但關鍵時刻,天帝卻為了保命,而選擇了撤退。武帝為了蒼生,則選擇了以命搏命。最終武帝死了,但他卻沒能將魔皇幹掉,只不過是將其牢牢的封印住了,就在這魔域之中。」

陳風仔細的聽著,時不時的心中觸動一下,原來這個世界之出現了兩位帝王境強者,武帝天帝,兩個帝王境強者,卻有著截然不懂的性格。

武帝可以為了天下蒼生而死,而天帝,卻在關鍵時刻明哲保身。

「魔皇被禁錮以後,那些魔兵盡皆自爆而亡,他們身體爆裂,形成了強大的魔氣氣場,恆古繚繞在這片浩瀚的地界之中,似是在保護魔皇的禁錮之地。」

「現在天帝還活著嗎?」陳風忍不住問道。

「天帝雖然當初在關鍵時刻逃離,但他自身已經被魔氣侵蝕,據說抵抗了幾百年以後,也是發瘋而終了。天帝的這般結果,可謂是罪有應得,不過後人也沒有資格去評價他,畢竟若是沒有他的話,憑武帝一個人也戰勝不了魔皇。天帝雖然死了,但天神界卻在那場大戰以後,武元力變得極為濃郁,導致後來強大武者橫生。而諸凡界,在武帝死去以後,修武一途漸漸沒落,直至今日。」白澤有些感慨的說道。

… 陳風也是不由得苦笑,諸凡界十八個小王朝的人要是聽到這件事情,必然會異常驚訝。那高高在上的天神界,當初也不過是和諸凡界齊名的地方。而且那場抗魔大戰,反而是諸凡界的武帝居功至偉,這一點,是足矣令他們驕傲的。

嗖~

就在陳風和白澤都稍稍分神的時候,突兀地,在那茫茫黑霧的下方,一道能量黑手破雲而出,直接抓向白澤。

「小心!」

焰麒麟提醒一聲,口吐劇烈火焰,前一步擋在了那能量黑手的前面。

轟隆~

天際一聲爆響,能量黑手驟然消散,反觀焰麒麟,則是在天際倒飛了出去,顎

下的鱗片都碎裂了許多。

「老焰,你沒事吧?」

突然間發生這種變故,白澤和陳風當即警覺了起來,側目看向焰麒麟,驚愕的看到,強大的焰麒麟,竟然都在這一擊之下受了傷。

「那力量好強,這麼遠的距離,都能有如此強大力量,這魔域,有些詭異。」焰麒麟嘴角流出一絲血跡,被他用舌頭舔掉。

白澤疑惑的看向下方的浩瀚黑氣,自從那一擊被抵擋下來以後,黑氣並沒有再出現異狀。

「奇怪,且不說咱們沉寂了千年,但以前在這魔域的上空,也有諸多武者行走啊,從來名說過魔域下面的魔氣會主動攻擊武者的。」

焰麒麟也是奇怪道:「確實沒聽說過,莫非最近魔域異常。你說這會不會跟小黃說的那件事有關聯,我覺得這肯定不是巧合。」

「算了,趕緊走吧,要提高警覺了,等到了水域再說。」

白澤心念一動,周身上下凝練起一道防禦屏障,同時身形驟然加速,快速的朝水域位置行去。

陳風端坐白澤頭頂,就在剛才,他莫名其妙的又進入到了黑塔之中。黑塔第六層,再度想起了那神秘的聲音。

還是那一句話,說等他開啟第十層,將會獲得無盡的力量。

只不過,這一次,那道聲音顯得有些急促了,接連說了好多遍,弄的陳風心中一陣反感。

在兩名化神境強者全力的奔行中,在趕了一天的路以後,在第二天清晨,陳風三人來到了一個巨大秀麗的海島上。

這海島,很是巨大,感覺像一個小陸地一樣,只不過三人站得很高,所以才面前看到海島的輪廓,以及四周茫茫碧藍色的海域。

砰~

隨著兩聲悶響,陳風左右一瞧,發現白澤和焰麒麟同時變化成了人形。

白澤一身白衣,俊美異常,眨眼看上去,竟然分辨不出男女。而那焰麒麟,則是化身為一個中年男子,人高馬大,霸氣異常。

「變成人類總是感覺不舒服。」白澤忍不住抱怨道。

「為了行事方便,還是將就將就吧。」焰麒麟瞪了他一眼,旋即三人緩緩朝下方飛過。

在這小島的中心位置,有一座浩瀚的城池,陳風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大的城池。

南天城已經算很大的城池了,但是和這個城池想必,簡直就算是個小門小戶一般。

三人落在街道上,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為來這裡的武者,大多都能夠破空飛行,所以並沒有什麼好稀奇的。

乾淨明亮的大街,舒適的氣候,清爽的空氣,以及諸多美酒美味飄散的香氣,這裡簡直就是人間桃園一般。

陳風在進入天神界以後,就一直對天神界很排斥,因為這裡雖然武元力要濃郁很多,但總是感覺很怪異。

獸域的荒蠻,鬼域的邪異,魔域的驚悚。

直到來了這裡以後,陳風方才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人類武者終究還是習慣這種美麗怡然的環境。

「我們之前約定在街心酒樓碰頭,不知小黃來了沒有。」

焰麒麟分辯了一下方位,然後頭前帶路,很快三人就來到了所謂的街心酒樓。

這裡是一個十字路口,街心酒樓很大,而且看那招牌,就是個百年老店,往來進出的客人也是尤其的多。

焰麒麟走進去,對迎來的一個店小二問道:「可有一個姓黃的人來了?」

說話的同時,焰麒麟掏出了一個小玉佩,意思是以玉認人。

那店小二經常面對這種事情,仔細的看了看那玉佩,搖頭笑道:「客官可能是先到了,本店並未有人持有這樣的玉佩,客官可以先住下來,等有人找您,我會稟報。」

焰麒麟點了點頭,直接將那玉佩仍給了店小二,然後道:「開三間上房,等人來了,第一時間通知我。」

「好嘞,上房三間。」

很快三間緊挨著的上房就開好了,陳風三人各自選了一間,陳風在店小二走後,問焰麒麟道:「小黃和我師父去哪了,按理說他們應該先到吧?」

「當然是找幫手了。」

「幫手,什麼幫手?」陳風啞然,沒想到還有幫手。

「墨鏡志在必得,那顧家識相還好說,要是死活不交出來,那戰鬥也是不可避免的。顧家以前就很強,現在又經歷了千年的發展,至於現在實力如何,誰也不知道。小黃和你師父去找青鸞了,他們三個可能會晚一些過來。」

「青鸞!青家的上古凶獸,青鸞?」陳風詫然道,沒想到小黃來到天神界以後,竟然這幾隻上古凶獸都找到了。

「沒錯,我們上古七凶獸,彼此間都是有感應的,只要不是在特別的地方,都能夠大致感知到彼此的位置。」


陳風聞言點了點頭,這一次,還真是要拼一把。

如果小黃成功的說服青鸞加入,那出了紫電禺疆分不開身以外,上古七凶獸僅剩的六個,他們就能聚集五個。

白澤,焰麒麟,黃巾獬豸,青鸞,八斗。

這樣的話,就僅剩下一個藍家的蜚,就能聚齊七凶獸了。

噼里啪啦~

轟轟……

就在這時,外面的街道上忽然想起了震天的鞭炮聲,陳風三人皆是一愣,旋即將窗戶打開,發現諸多手持彩色綾羅的年輕女子,正在街上遊動。

嗖嗖~

半空中,一道道身穿顧家米藍色衣服的強大武者,對著西方拱手微笑,似乎是在迎接什麼重要的客人。

… 三人透過窗戶,看著顧家的諸多強者在那裡列隊迎接客人,城內熱鬧非凡,似乎是什麼慶典一般。

「兄弟,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啊,這顧家擺如此大排場?」陳風對著酒樓下方的行人問道。

「你們不知道啊,過兩天是顧老太爺的一千二百歲生日,顧家廣納好友,很多大勢力都紛紛來慶賀,這不,肯定是又有大勢力的人來了。」街道上,一名嘴快的男子,仰頭說道。

「哦,謝謝啊。」

陳風朝他拱了拱手,然後與白澤和焰麒麟對視一眼,想要看看他們有何意見。

「此事也好,過兩天咱們也去登門拜訪,到時候趁那老頭高興,沒準能給咱們個面子。」白澤對焰麒麟說道:「老焰,你那有什麼寶貝沒有?」

焰麒麟聞言,眼睛一瞪, 總裁的天價逃妻 ,喏喏的說道:「這可是我好不容易煉製的炎之精華,不過,這東西要是和墨鏡相比,可是有點小巫見大巫了。顧家是商人出身,一旦他們知道墨鏡的價值,必然會獅子大開口,就算是咱們,他也未必會給面子啊。」

白澤一把將其搶過來,撞進了自己的吞納戒里,正色說道:「到時候再說,這要換做一年前,他一個顧家,還敢招惹咱們上古七凶獸?世事變遷,反而讓這些傢伙有了資本,但我相信,咱們的名氣,也沒有降低。」

「名氣有沒有降低,你得去問顧老太爺。」焰麒麟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兩人鬥了番嘴,旋即又是將目光落向了天際,逐個的查探實力以後,面色凝重了下來。

「為首的那個中年男子是化神境巔峰,在他身後和他長得很像的一男一女,分別是化神境大成和化神境小成。除此之外,生死境也是有不少,這顧家,真的是強者如雲啊。」白澤苦笑說道。

「顧老太爺大典,此刻的顧家不知匯聚了多少勢力的強者,咱們就算要強行搶奪,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必須等人都走了才行。」焰麒麟聚音成線,將此話悄悄傳遞給了二人。

陳風二人聞言,也是沒說什麼,這顯而易見,在這種時候,他們不可能傻到去和顧家正面交鋒。

「恭迎北冥家!!!」

就在這時,天際中矗立的諸多顧家武者,以為首的那個四方大臉,濃眉闊目的中年男子為首,同時朝西方抱拳拱手。

嗖嗖嗖~

西方天際, 妻約33天 ,很快,便來到了這邊。

陳風定睛觀瞧,此番來人有六個,身著祥雲金烏袍,四男兩女,為首的是一名年過古稀的老者。

老者鬢髮烏黑,但臉上滿是皺紋,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給人感覺很老練,而且很強悍。

老人身後的兩男兩女,實力都在生死境大成,年紀也是從二十多到四十多不等,沒什麼出奇。


但是另外一個男子,卻是很快吸引了陳風的注意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