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到現在,並沒有紅山老魔的消息,葉知秋幾乎忘了還有這個潛在威脅。

葉知秋問道:“青丘狐國現在的狀況,是不是很危險?這麼說,我們先去青丘國救火?”

蘇珍連連點頭:“這還用說,我就是從青丘狐國突圍出來,準備向師父求援的。誰知道,師父又被十二妖靈困在這裏!唉,真是內憂外患,按下葫蘆起了瓢!”

葉知秋也沒了主意,看着柳雪問道:“雪兒,我們現在怎麼辦?先顧這邊,還是先顧青丘狐國!?”

“當然是兩邊兼顧,兩邊都要保住。我繼續留守這裏,阻擋十二神女打開通道的計劃。知秋,你去青丘狐國,對付紅山老魔。”柳雪說道。

葉知秋搖頭:“可是你這邊形勢兇險,我怎麼放心離開?”

剛剛見到妻子,葉知秋自然不忍分離。

更何況,雪兒還面臨着十二神女的圍攻。

“所以,我們要有妥善的佈置。”柳雪點點頭,說道:“現在你來了,我可以趁機佈置一個陣法,利用陣法阻擋十二神女。然後,等你收拾了紅山老魔,再來會合我,剿滅十二神女。”

“我就是不明白,這十二神女有多麼厲害?爲什麼我們不能消滅她們,再去青丘狐國?”葉知秋問道。

如果一步一步來,勝算更大。

首先,葉知秋和柳雪夫妻同心,對付十二神女的勝算,就會大大提高。

然後再去對付紅山老魔,也是如此。

如果夫妻倆分開,各自爲戰,力量分散,勝率就會大打折扣。

“我也希望如此,可是實現不了。”柳雪搖搖頭,說道:“因爲這十二神女,屬性奇特,不是尋常的妖靈。”

“她們什麼屬性?”葉知秋問道。

“還記得胭脂和七哥吧?”柳雪一笑,說道:

“十二神女,其實和胭脂七哥的情況差不多,是被打生樁,定在巫峽十二峯下面的,和巫峽十二峯,息息相關,存亡一體。所以,想剿滅她們,非常困難。”

葉知秋大吃一驚:“西王母這麼殘忍,利用自己的徒弟來打生樁?”

“那倒不是,是十二神女自願的,潛伏在人間道,等候這次斗轉星移的到來。”柳雪說道。

蘇珍皺眉,說道:“師父師公,既然是這樣,也好辦啊,我們直接摧毀巫峽十二峯,讓那些妖靈成爲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不就得了?”

柳雪搖頭:“這麼簡單的方法,難道我沒想到?如果摧毀巫峽十二峯,必定造成江水氾濫,下流變成一片澤國,生靈塗炭啊。”

葉知秋愕然不已,說道:“原來如此,這麼說,我們要在不動十二峯的情況下,收拾十二神女才行……”

巫峽十二峯,化作童子樁,這情況可不是一般的棘手。

上次解救胭脂和小七,在兩個小鬼配合的情況下,都費了一番手腳。

現在想把十二神女趕出來,難度比上次大了一萬倍啊!

果然,柳雪繼續說道:“巫峽十二峯,又不比胭脂和小七了。十二神女的道行,遠勝於胭脂小七,而且,這裏又有陣法,十二神女連成一體,幾乎牢不可破。”

葉知秋點點頭:“如此看來,收拾這十二神女,不是朝夕之間可以完成的事,還要從長計議。”

柳雪點頭:“所以,我們目前只守不攻,佔住通道的核心位置就行。現在,我要在這裏佈置一個陣法,以保萬全。”

“那就事不宜遲,雪兒趕緊佈陣吧。等這邊佈置好了,我就去青丘狐國!”葉知秋說道。

情況緊急,不能久等。

柳煙和幼藍等人,都還在青丘狐國,假如那邊守不住,情況不堪設想。

柳雪站起身,說道:“知秋,你沒來的時候,我就想了很久,爲了保證萬全的效果,我需要你的乾坤膽。在這裏佈置刀兵殺陣,利用乾坤膽的殺氣,可以將十二神女萬全隔絕在外。”

“乾坤膽?”葉知秋一愣,急忙將乾坤膽遞過去:“行,你拿去吧。”

乾坤膽是葉知秋的大殺器,但是爲了人間道的太平,也只好忍痛割愛了。

柳雪接過乾坤膽,說道:“知秋,麻煩你和蘇珍在外圍護法,我來佈陣。”

葉知秋點頭,帶着蘇珍,在外圍警戒護法。

柳雪在亂石之間測定方位,開始佈陣。

“九天妖女,我看你還是投降吧,我們可以向金母元君求情,饒你一命……”

忽然間,四面八方都傳來細細悠悠的聲音,絲絲縷縷鑽進耳中。

但是葉知秋只能聽見聲音,卻看不見鬼影。

不用說,這就是十二神女了,她們躲在十二峯中裝神弄鬼,給柳雪施加壓力。

葉知秋施展神通,向着四周催發赤元劍氣,喝道:“何方魑魅魍魎,藏頭露尾,敢不敢現身一戰!?”

“呵呵……”四周響起輕蔑的冷笑,緊接着,便有飄渺的鬼影,在江水中次第閃現。

說是鬼影,其實都很好看,全部是天女下凡的模樣,長裙曳地雲鬢高挽,明眸皓齒國色天香。

葉知秋惱怒,向着那些鬼影遁去,試圖活捉她們。

可是鬼影一閃即逝,虛虛實實,根本就抓不住。

蘇珍不敢冒險,只是手持雙劍,嚴陣以待。

“曾步淨壇訪集仙,朝雲深處起雲連。上升峯頂望霞遠,月照翠屏聚鶴還。才睹登龍騰漢宇,遙瞻飛鳳弄晴川。兩岸不住鬆巒嘯,料是呼朋飲聖泉……”

忽然間,四面八方又傳來悠悠吟誦之聲。

這些詩句裏面,恰恰包括了十二峯的名字,登龍、聖泉、朝雲、望霞、鬆巒、集仙、飛鳳、翠屏、聚鶴、淨壇、起雲、上升,一個不差。

柳雪正在佈陣,出言提醒道:“知秋,蘇珍,注意她們的劍陣!”

話音剛落,四周嗖嗖聲響,有色彩各異的劍氣,長虹貫日一般,向着葉知秋和蘇珍射到。(7.27日,第一更。)

晚上還有。 葉知秋有天罡紫氣護體,自然不懼。

可是蘇珍不行,左擋右遮,險象環生。

葉知秋見狀,急忙遁向蘇珍,將她護在自己的身邊。

劍氣不絕,從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地射來。

蘇珍嘆息,說道:“師公,我是不是很無能啊?西王母的徒弟,可以幫着西王母做事,而我卻……是個累贅,不能幫忙,還給你們添麻煩。”

其實蘇珍最近的修爲進展很快,已經恢復了當初的道行。

只是在十二神女的妖靈陣中,她無能爲力罷了。

“別這麼說,就算是一張衛生紙,也有派上用場的時候。說不定哪一天,我和你師父,也可以利用你和幼藍王晗杜月娥,來打幾個童子樁。”葉知秋笑道。

“師公,你好毒辣。”蘇珍翻了個白眼。

葉知秋嘿嘿一笑,帶着蘇珍,四處遮擋劍氣,讓雪兒安心佈陣。

十二神女似乎知道了柳雪的目的,攻擊更加猛烈。

愛你在離別時 而且這些傢伙躲在暗處,劍氣飄忽不定,葉知秋也無從反擊。

而且葉知秋目前在爲雪兒護法,也不能離開此地去尋找十二神女的藏匿之處。

好在葉知秋有五行大遁之術,行動迅速,圍着柳雪轉動,將十二神女的所有攻擊,全部盪開。

忽然間,柳雪閃身來到葉知秋的身邊,看着四周,笑道:“登龍聖泉,你們十二個小孩子,也實在調皮。我勸你們立刻住手,否則,師叔我生氣了,難免要給你們一點教訓。”

十二神女是西王母的弟子,以輩分論起來,柳雪是貨真價實的師叔。

葉知秋一喜,扭頭問道:“雪兒,陣法已經佈置好了嗎?”

柳雪點頭:“是的,已經不止妥當了,我藉助陣法,守在這裏,可保萬無一失。”

“萬無一失?妖女,你就吹牛吧,呵呵!”四處傳來十二神女的譏諷冷笑。

柳雪沉下臉來,說道:“你們越來越放肆了,再不給你們一點顏色,你們還當真以爲師叔好欺負?!”

“來呀妖女,我們看看你是什麼顏色,哈哈!”

四面八方,一片陰森森的大笑。

葉知秋忍無可忍,說道:“雪兒,我去摧毀巫峽十二峯,滅了這些孽障!”

“不用,等我催動陣法,讓這些不肖小輩嚐嚐厲害。”柳雪一轉身,帶着葉知秋和蘇珍走進亂石叢中。

葉知秋掃視了一番,卻沒看見自己的乾坤膽。

柳雪掐了一個指決,向着四周亂指,忽然間,亂石叢中騰起黑白兩道殺氣,互相盤旋轉動,向着四周擴散。

葉知秋認得,這黑白之氣,來自於自己的乾坤膽。

隨着黑白殺氣的蔓延,亂石陣外,江水也隨之盤旋起來,漸漸呈咆哮之勢。

嗖嗖嗖!

一道道殺氣如流星一般,從亂石叢中射出,向四面八方而去。

“咿呀……啊!”

十二神女的慘叫聲,隨即傳來,並且越去越遠。

很明顯,十二神女不敢抵擋這刀兵殺陣,遠遁而去。

柳雪面寒如水,朗聲說道:

“十二神女,現在知道師叔的厲害了嗎?現在陣法已成,有乾坤殺氣密佈其中,別說是你們,就算我師姐西王母來了,也是有來無回!所以,你們死了心吧,別指望打開這裏的通道,接引你師父下來。”

十二神女沒有聲音,只有江水咆哮。

柳雪轉頭看着葉知秋,說道:“知秋,這裏佈置完畢,我繼續坐鎮。你可以去青丘狐國,對付紅山老魔了。只是你沒有了乾坤膽,需要多加小心。”

“無妨,我還有天師印和混沌法天圖。”葉知秋點點頭,又道:“蘇珍留下來吧,免得你一個人在這裏,太寂寞。等我解決了紅山老魔,就立刻趕回來,與你會合,剿滅十二神女。”

柳雪握住了葉知秋的雙手:“我等你。”

“我一定儘快趕回來!”葉知秋點頭。

夫妻倆對視良久,這才分手。

葉知秋直接遁出江底,躍上江面。

江面上怒濤洶涌,驚濤拍岸,聲勢駭人。這是刀兵殺陣在水下的威力,蔓延到了江面上。

在江面上巡視一番,葉知秋一咬牙,縱地金光遁起,趕赴青丘狐國。

……

野馬嶺,進入青丘狐國的魔鏡山洞已經坍塌,圓盤石刻不見蹤影。

葉知秋轉了一圈,竟然找不到青丘狐國的結界了,無門可入!

“夭桃,柳煙,你們在什麼地方?”葉知秋扯開嗓子大吼。

這時候是正午時分,山間不見人蹤,一片空寂。

“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傳來,地藏王的身影,隨即出現在葉知秋的面前。

“地藏王菩薩,你怎麼會在這裏?”葉知秋一愣。

“我一直在這裏。”地藏王微微一笑,說道:“我知道青丘狐國難以抵擋紅山老魔的攻擊,所以前來幫忙。只可惜,老魔道行深厚,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葉知秋急忙問道:“青丘狐國的人怎麼樣了?老魔在什麼地方?”

“老魔已經攻進了青丘狐國,正在激戰之中。因爲拼鬥太激烈,所以整個狐國的位置偏移,已經不在原地了。葉施主,跟我來。”地藏王點點頭,隨即縱起身影,向着野馬嶺東側的懸崖而去。

葉知秋更是焦急,緊跟着地藏王。

躍下懸崖,地藏王忽然向右一轉,打出了一朵蓮花。

波地一聲響,蓮花似乎撞上了無形的屏障,懸停在空中。

那就是結界所在,蓮花四周,有光波流動。

葉知秋正要強衝進去,蓮花卻忽然消失,鑽進了結界中。

隨後,結界大開,幾個青丘狐國的衛士,從蓮花消失處現身,大叫道:“大丑駙馬,你終於回來了,快去救人!”

“紅山老魔在什麼地方?”葉知秋急忙問道。

其實不用問了,結界大開,葉知秋已經聽見了廝殺聲!

前方的青丘狐國山嶺上,一片混亂。

有雙方人馬,正在一起混戰。

遠遠的,可以看見青丘國主的旗幟。

葉知秋化作縱地金光遁去,落在青丘國主的聖駕之前,叫道:“國主,我回來了!”

青丘國主看見葉知秋,大喜過望,幾乎忘了禮節和男女避嫌,一把握住葉知秋的手,急切地問道:“青丘國大難當頭,你終於來了。對了,娘娘是不是也回來了?”(7.27,第二更。)

今天還是兩章,明天開始,可以正常更新了。本月一共欠了五章,我記着。下月一起補。 葉知秋搖搖頭:“雪兒沒有同來,她有事不能分身。”

說話間,葉知秋扭頭打量四周,觀察局勢。

不看則已,一看,葉知秋驚愕無比!

這裏的混戰雙方,竟然都是青丘狐國的衛士!

這哪裏是紅山老魔攻擊青丘狐國,分明就是青丘狐國的自相殘殺啊!

而且,葉知秋極目遠望,在這片戰場上,根本就沒有發現外人,更沒有發現什麼紅山老魔。

“國主,這是怎麼回事?是你們狐國發生叛亂了嗎?”葉知秋茫然地問道。

青丘國主悽然一笑:“不是狐國發生叛亂,而是魔入人心,狐國很多人入魔了,受到了紅山老魔的控制。”

“啊?怎麼會這樣?”葉知秋更加吃驚。

就戰場上的形勢來看,入魔的狐國衛士,有七八萬之衆,幾乎佔據了狐國的一半兵力。

這麼多人集體入魔,倒戈相向,如何是好?

青丘國主搖頭,嘆息道:

“我也沒想到,形勢會惡化到這個程度……兩天前,紅山老魔強攻而入,魔影立刻散開,附在狐國衛士的身上。那些衛士隨即入魔,臨陣倒戈,成了老魔的爪牙。入魔的衛士們非常瘋狂殘忍,完全不念同族之情,大開殺戒。

被砍傷的狐國護士,又被魔氣感染,一起入魔。所以,魔氣就像瘟疫一般,在狐國傳染。不到兩天的時間,已經有一半狐國衛士入魔了……幸好地藏王及時趕來,他的定心咒對於阻止大家入魔,還有些作用。否則,只怕我此刻,也變成魔兵了。”

葉知秋頭大:“這麼棘手?紅山老魔在哪裏?”

青丘國主搖頭:“無處可尋。地藏王菩薩說,老魔已經散開了靈體,蔓延在狐國衛士之中。這些入魔的狐國衛士,可以說,都是老魔的化身。”

“不可能,老魔必定有真身!”葉知秋說道。

任何一個靈體,也不能玩這種無限分身的遊戲。

葉知秋也有撒豆成兵之術和分身之術,可是隻能維持片刻,更不能如紅山老魔這樣,同時附體數萬人。

所以葉知秋斷定,入魔的狐國衛士,不是魔靈附體,只是魔氣感染。

青丘國主說道:“就算老魔有真身,我們現在也沒時間去尋找。入魔之人越來越多,再蔓延下去,狐國之中,無人可以倖免。”

葉知秋將目光投向戰場,問道:“已經入魔的人,國主都是怎麼處理的?”

青丘國主一聲長嘆:“只能忍痛斬殺了……”

其實葉知秋也看見了,戰場上的廝殺非常激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