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何而氣?

唐品馨無法讀懂宮燕歌的怒氣。

就在這時,管家前來報告,說白晶晶來了。

“帶她進來。”容陌川淡淡開口,幽深的眸子,忽明忽暗,似乎藏匿了很多複雜的情緒。

確實,他以前一心一意對待的女人,卻傷害了他現在一心一意對待的女人,雖然他與白晶晶已經分手,但,畢竟曾經在一起過,所以,不多不少,感到失望。

對她失望,也對自己曾經的眼光失望。

“爸,你帶媽回去休息吧。”容陌川轉頭看向父親。

“嗯,別衝動,理智處理。”容裕霆叮嚀了一句,便推動宮燕歌的輪椅。

“唔唔唔……”宮燕歌嘴裏發出了怪叫,伸手扯住了容陌川的衣服,搖着頭不願意離開。

容陌川眉頭蹙起,低聲勸道:“媽,醫生說你不能受刺激,所以,回去休息,好嗎?”

“唔唔!”宮燕歌搖頭,眼睛流露出堅定。

“老婆子,要不我推你到花園走走吧,年輕人的事情,咱們別理。”容裕霆溫柔的哄着。

宮燕歌有口卻說不出話來,心裏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突然她拿出手機,在上邊快速的打了一行字:我要留下,我能扛住。

打完後,她把手機亮給老公兒子看,臉上露着焦切的表情,看着他們的反應。

容裕霆與兩個兒子對視了一眼後,緩緩的點了點頭。

看到容裕霆點頭,宮燕歌也跟着點了點頭,似乎在跟他們保證自己會控制情緒。

而肖雪卻趁衆人不注意時,偷偷了溜到客房裏躲了起來,給肖風打電話。

“哥,白晶晶那賤人找上門了,她跑來容園了,怎麼辦?要是她當衆揭穿我假懷孕的事情怎麼辦?”她刻意壓低的聲音透着慌亂。

“什麼?她居然跑去容園了?”電話那頭,肖風顯得驚愣。

“嗯,而且容陌川查到了很多事情,他會不會查到我們的……”

“別慌,鎮定下來。”肖風沉聲喝住了肖雪,頓了一下,又說:“她不敢供出我們的,而且她手裏也沒有證據,至於假懷孕的事情,萬一真敗露了,你就說誤診。”

“哦。”肖雪愣愣應道。

“手機別掛斷,我想聽聽他們說什麼。”

“好。”肖雪點頭,把手機放進了褲袋裏,深呼吸了幾口氣後,才走回客廳,正巧看到管家領着白晶晶走進來。

“老爺,白小姐到了。”管家恭敬的說道。

“嗯。”容裕霆揮了揮手,示意管家退下。

白晶晶暗暗的打量了一下客廳裏的人,全齊了,容裕霆坐在中間的單人沙發上,在她旁邊是坐在輪椅上的宮燕歌。

左側沙發,容陌天慵懶的坐着,魅惑的眼神也在暗暗打量她,在他身後,肖雪默默的站着,目光有些閃爍。

白晶晶心裏冷笑,目光凌厲的盯着肖雪看了幾秒,才移到了容陌川與唐品馨身上。

他們夫妻站在右側,容陌川高大的身軀,下意識的把唐品馨護在身後,似乎在提防着她。

“聽說你找品馨?”容陌川淡淡挑眉,不緊不慢的開口。

白晶晶緊緊的盯着那張令自己癡迷的俊臉,看進他如冰潭般的黑眸。

畢竟曾經跟他一起三年多,所以她瞭解他。

此時他越是平靜,就越是可怕。

“我想找的是你。”事到臨頭,她已經被逼得沒有退路了。

“說!”容陌川冷冷的吐出一個字。

白晶晶低下頭,沉吟了好一會兒,纔有勇氣擡起頭說話。

“我承認在**是故意接近你的,燙傷與記者都是我安排的,陌川,我這麼做,是因爲……我還愛着你。”

聞言,容陌川臉上神情不變,偶然酷酷的,沒有一絲多餘的表情。

倒是唐品馨臉上露出了吃驚,其實她也猜測到白晶晶還愛着容陌川的,但,現在親耳聽到白晶晶自己說出來,她還是顯得震驚,目光暗暗的看向容陌川,發現他表情酷酷的,讓人無法揣測他的心思。

“上次我問你,如果我沒有離開,你會不會娶我,你說會,陌川,你知道那一刻我是多麼後悔嗎?我好後悔離開你,如果沒有離開,現在我就是你的妻子了。”白晶晶繼續深情的盯着容陌川,既然話已經說穿了,她也沒必要再掩飾自己的感情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如果。”容陌川的聲音,帶着冷漠,帶着無情,然後又堅定的說道:“我的妻子是唐品馨,這個永遠都不會變!”

這一句話,不但說給白晶晶聽,也似乎要說給宮燕歌聽。

“我知道。”白晶晶黯然低頭。

“那你知不知道指使人放蛇恐嚇一個老人家,縱火燒倉庫,還有故意傷害罪,足夠你把牢底坐穿?嗯?”容陌川的聲音依然不大,卻流露出絲絲冰寒,讓白晶晶不寒而慄。

“我…..我沒有做這些……”白晶晶驚恐的搖頭,目光暗暗的看向了肖雪。

肖雪一驚,瞪大眼睛,似乎在提醒她好好說話。

“哼!有沒有?你自己去跟警察說。”容陌川冷哼,他一直剋制着怒氣,就是不想在父母面前動怒。 “不!”白晶晶一驚,下意識上前拉住了容陌川的手,但,很快便被甩開。

她愣了一下,眼裏涌起了淚花,哀求:“陌川,我不想坐牢,你能看在我們曾經的情分上,放過我嗎?我真的知錯了……”

淚水,隨着蒼白的臉滑下,楚楚可憐的。

同爲女人,唐品馨雖然恨白晶晶傷害了自己與家人,但,此時,心底竟然也生出了幾分同情。

容陌川不爲所動,冷冷的提高聲音叫道:“管家,把她送到警局。”

此時一出,客廳裏的人都露出了複雜的情緒,但,沒有一個人出聲替白晶晶講話。

管家帶着兩個保鏢走了進來,白晶晶頓時驚慌,狗急跳牆的跪在容陌川面前,抱着他的腿哭喊:“不,陌川,我求求你,不要送我去警局,我不想坐牢……”

容陌川低頭,對上了白晶晶哭得梨花帶雨的模樣,眸子微閃過複雜,收起落在她臉上的視線,沉聲說道:“帶走。”

“不,我不要……”白晶晶哭着跪爬到唐品馨腳邊,轉抱住她的腳,哀求:“品馨,求求你幫幫我吧,我不想坐牢,我向你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你罵我也行,打我也行,就是不要抓我去坐牢……”


容陌川眸子一冷,一腳踹開了白晶晶,把唐品馨緊緊的護在身後。

“做錯事情就該付出代價,在你傷害別人時,就該想到下場。”

兩個保鏢上前,像提小雞一樣各捉住了白晶晶的一條手臂。

“啊!不要……放開我……品馨,幫幫我,伯父阿姨,求你們幫幫我,肖雪……肖雪……”白晶晶掙扎着,被兩個保鏢一路拖向門口。

她不停的哀求大家幫她放過她,但,一個個都轉開了臉,她的目光落在肖雪身上時,發現肖雪竟然勾着得意的笑意。

霎時,她大受刺激,腦子一熱,脫口大喊:“你們都被騙了,肖雪她根本就沒有懷孕,她是假懷孕的……”

“轟”的一下,肖雪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腦子一下子炸開了。

衆人狐疑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肖雪,讓本來就心虛的她,頓時慌張了起來,惱羞成怒的朝着門口的白晶晶怒吼:“你胡說!”

“有沒有胡說,找個醫生驗一下不就清楚明白了嗎?”白晶晶奮力掙扎着。

容陌天回頭,緊緊的盯着肖雪,腦子裏迅速的閃過了一些畫面,他曾經問過肖雪爲什麼三個月了,肚子卻一點變化都沒有,甚至她很拒絕他摸她的肚子。

肖雪被容陌天盯着渾身都不自在,目光閃爍着逃避他的目光。

“你們兩個廢物,還愣着做什麼,趕緊把她拉走!”她惱怒的對着兩個保鏢吼道。

“不要,放開我……”白晶晶被兩個保鏢拖出了門口。

“等一下。”忽而,容陌天叫住了他們。

“陌天,你別聽她亂說。”肖雪着急的說道。

容陌天站了起來,回身面對着肖雪,問:“告訴我,你到底有沒有懷孕?”

他的聲音還算平靜。

肖雪的脣瓣顫抖着,弱弱的吐出了一個字:“有!”

聲音很小,明顯的底氣不足。

“她沒有,我有證據的,唐品馨,你還記得我寄放在你那裏的盒子嗎?那裏邊的裙子不是我的,是肖雪的,那是她上個月來月事弄髒的裙子,對,我手機裏還有她買衛生巾的相片……放開我,我要拿手機……”

“肖雪,你老實說,她說的是不是真的?”一直沉默着的容裕霆忍不住出聲了,嚴肅的臉上露着凌厲。

“我…..我……”肖雪腦子一團亂,支支吾吾着。

這時,管家拿過了白晶晶的手機,遞給容裕霆面前,但,卻被容陌天一把搶去了。

手機上是肖雪買衛生巾的相片,還有裙子上血跡的相片。

那條裙子容陌天認得,那是他知道她懷孕後,特意買給她的。

“這些你怎麼解釋?”容陌天指着手機裏的相片,冷冷的問肖雪。

“P的,那是P的。”肖雪搖着頭後退。

唐品馨緊緊的盯着他們夫妻倆,腦子已經被這個突來的消息震驚住了。

肖雪居然是假懷孕?

她爲什麼要騙大家?

而容陌川似乎驚訝住了,銳利的眸子看了看白晶晶,又看了看肖雪,覺得這兩人的關係不太尋常。

昨晚跟蹤白晶晶的人回報,說她跟肖風有一腿,昨晚還去找他了。


“啊唔唔……”宮燕歌顫抖着手指,目露憤怒的指着肖雪,雖然她說不出話來,但,衆人都感受到她的怒氣了。

“媽,我帶你回房。”容陌川似乎怕宮燕歌會受不住刺激,畢竟她與容裕霆都對肖雪的肚子注入了太多的期待,現在突然間期盼落空,換誰都難以接受的。

“走,跟我去醫務室!”容陌天突然拉住肖雪,就往門口拽去。

肖雪頓時慌亂了起來,拼命掙扎。

“陌天,冷靜,別傷了她。”容裕霆大聲喝止兒子的行爲,似乎對肖雪的肚子還抱有一絲希望。

“我不要……”肖雪搖着頭,去醫務室一照B超,什麼都敗露了。

“如果真的懷孕了,你爲什麼不肯去醫務室?”容陌天目光赤紅。

肖雪猛然掙脫了他的鉗制,跑得遠遠的,嘟起嘴解釋道:“我不是沒有懷孕,而是生化妊娠了。”

生化妊娠,就是受精卵沒有成功着牀。

但,幾個大男人,包括唐品馨,根本不懂什麼叫生化妊娠,唯一懂得的宮燕歌,卻又無法說話。

“管家,叫醫生過來。”容裕霆沉聲吩咐。

“那你現在肚子裏到底有沒有孩子?”容陌天憤怒逼問,似乎無法接受這個對他來說是殘忍的事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