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資又進入了緊缺時期,他們光有錢,沒有票,那錢就跟廢紙一樣,還是啥也買不了。就是有票,有些東西都是限量供應,多給錢都不賣。

“行吧,我回去問問。”周楚彬走了。

回到蔡家立刻找到封華:“你交代我的事給你辦妥了!”說完感嘆道:“你們村的人,真是,敗家啊。”

100塊錢買個炕桌?他纔不買!

“真這麼貴啊?那我不要紅木的,你給我換個別的,榆木就行。”周楚彬道。

封華說了,蓋房子的錢他出,傢俱的錢她出,算是妹妹送給哥哥的新婚禮物。那要是好幾千上萬的傢俱,他有些要不起。

封華白了他一眼:“忽悠人的你也信,外面的紅木傢俱都被砸了燒了,你不知道嗎?”

周楚彬:“……”

封華就是讓他這個老實人,出去忽悠人的。她聽樑青山說故家屯的人太有錢了,又飄了。

其他季節還好,忙得出不去,但是漫長的冬季,他們都閒下來了,閒着沒事,就想花錢。

每天大隊都得派馬車送他們到縣裏供銷社去掃蕩,縣裏掃蕩完了不滿足,還組團去省城掃蕩。

也就是本地讓她收拾太平了,放到別的地方去,他們村立刻就得招來狼來。

燒得一個個不知道姓什麼了!不是想花錢嗎?她這有的是渠道。

“多了沒有,一家就一個炕桌,一個板凳的量。”封華說道:“皇家御用嘛,哪有那麼多?多了就不值錢了。”

周楚彬木然地點點頭,是這個道理。

1個炕桌200塊錢,換算下來,等幾十年以後,村民們多少還是會賺一些的。全套傢俱都下來的話,那就賺大了。

封華拿出來的都是真紅木,不是後世爛大街的什麼小葉紫檀,10塊錢一大堆的那種。她這種,還是一方几十萬幾百萬的。

她挑了最便宜的一種拿出來,都有些心疼呢。送給得罪過她的村民們當福利,那是不能夠的。

沾點便宜可以,沾多了沒有。

晚上吃過飯,封華就去了封大貴家。

“你怎麼纔來?等你吃飯等不及,我們只好先吃了,你…姨餓不得。”封大貴見到封華,半是埋怨半是不好意思道。

說完高興地接過封華帶來的禮物。這孩子就是孝順,每次來家都不空手!哎呦這個東西送得真貼心!正是他急缺的棉花布料。

蓋房子和結婚的時候封華雖然給他送了被褥,但是這不是新生兒要來了嗎,他得準備新的。

王曉琴第一次見封華的時候就有些打怵,現在見了也一樣。

“小華來啦,快進來,炕上坐!”王曉琴熱情拘謹地把人迎了進來。 封華坐定,寒暄兩句,就以關心王曉琴身體爲由,給她診了脈。

月份尚淺,也就一個來月的樣子,這樣她就放心了……

別怪她多心,人之常情而已。雖然現在是一家人了,但是她跟她,還真不熟。對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還得走着瞧。

“都挺好的,最近別幹什麼體力活,別…劇烈運動,多休息多注意營養。”封華說道。

聽說孩子挺好的,王曉琴立刻就笑了。她是寡婦再嫁,這個孩子對她來說格外重要。而且她現在非常滿意封大貴,想好好跟他過日子,那就得有個孩子。

“好就行好就行!”封大貴也咧開嘴笑:“至於咋伺候孕婦,不用你交代,我明白着呢。”他經驗豐富!

這個確實是,這方面村裏沒人比得過封大貴了。別說村裏了,全國也沒幾個比他經驗多的。

王曉琴還年輕,身體也健康,努努力的話,沒準還能給他生一打……

想到20來個兄弟姐妹,封華腦袋都大了。

不行了,她得走了。

“能看出男孩女孩不?”見封華要走,封大貴趕緊問道。

“怎麼?你還是不喜歡女孩?”封華眯了一下眼睛問道。


“不不不,女孩好女孩好,我就是隨便問問…”他就是有想法,被封華一看,也沒有了。何況他現在也不是很在意男女了。反正他是有兒子,有後的,不管在那,都是他的種,就行了。

再說王曉琴還年輕,結婚2個月就有了,這給了他很大的信心,他也還想生一打!到時候他可真是翻身把歌唱了,村裏誰還敢瞧不起他?

“行了,我走了。”封華說完下炕,又被攔住了。

“小華啊,這眼看就要開春了,來年我想多養點鴨子。”封大貴趕緊說道下一個主題:“現在你…姨也能幫我養了,我打算多養點,養個四五百隻啥的。”

反正春天到了,鴨子放河裏不管就行了,基本不用喂,那蛋就跟白撿的一樣。

“你這日子咋過得跟別人不一樣呢?距離過年還有2個來月呢你就開春了?”封華吐槽道。67年的春節在2月8號,還早着呢。而且過完年他們這裏也得冷到陽曆4月1,甚至5月1,到時候鴨子纔可以勉強下水。

“這不是着急嗎,天天在家幹呆着也沒個進項,眼看孩子越來越多了….”一提到孩子,封大貴又笑了。

“行,開春我再給你500只鴨子,跟原來一個價。”封華道。

這句話提醒了封大貴,他還欠封華賬沒結清呢。封大貴站起身扒拉出錢匣子,從裏面拿出一個賬單,對着開始數錢。

錢匣子空了三分之一。

他也是故意當着王曉琴的面數的。

王曉琴一臉平靜,心裏沒什麼想法。親兄弟明算賬,這嫁出去的女兒跟父母也得明算賬,這樣關係才能長久。

封華和封大貴對她的表現都很滿意。

……


第二天,封華開了輛卡車回來,停在了大隊的院子裏。掀開車斗的篷布,裏面滿滿的都是各種物品,吃的用的玩的,比省城供銷社都全。

她這裏有天下的物資~不是有錢沒地花嗎?來吧!

樑青山都傻眼了,就別說其他的村民。封華都會開卡車了啊…..真是厲害了。

“我在置辦年貨,考慮到大家可能也需要,就多置辦了點,誰有需要的儘管來選,錢我也不多收,多少錢買的多少錢給你們,油錢都不要。”封華說着,從兜裏掏出一沓票據,都是供銷社開具的很正規的票據。

而且是上海供銷社!

本地的不行,本地什麼東西什麼價,這些人都知道,忽悠不了。而且東西什麼的,她也挑好的,本地沒有的。

再說本地的她真沒有。這些大部分都是京城和上海亂的時候,無敵戰隊收集的…..

⊕ т tκa n⊕ C O

至於票據什麼的,自然都是自己開的,東西都不是買來的,她上哪整票據去。

她就想趁機清理一下空間裏的破爛。

像這種60年代出品的糕點啊、罐頭啊、衣服鞋襪日用品啊,就是拿到100年後,還是破爛,成不了古董。除非放個1000年。

那她不趁現在拿出來賣個高價,留在空間裏幹什麼?

樑青山找了個木板,把封華拿出來的票據都貼在上面,讓所有人都能看到價格,然後叫過會計來,開始賣東西。

一車的東西,瞬間沒了。

封華連着幾天,每天拉回來一車。

直賣到所有人都開始心疼錢。

好傢伙,不算賬不要緊,一算賬家產都沒了一大半!未來可能還有苦日子等着他們,剩下的錢還是留着壓箱底吧。

雖然花起錢來大手大腳,但是眼看就要沒錢了,他們也知道着急。

村民們老實了,年關雖然越來越近,但是也沒人出去掃貨了。

再說去外面幹什麼?他們家裏的比省城供銷社的東西都好呢!

封華終於抽出空去看看趙永他們,送個年貨,順便交代一下未來幾年的任務。

最混亂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之後的兩年不用出去亂竄,守好大本營就行。再之後就是下鄉,然後就是熬了,熬過這十年,等待春天。

“要眯十年啊…..”趙永一聽這句話心裏那是一萬個不願意,人生有幾個十年?而且正是他最好的時候,難道都要蹉跎了?他的生意啊!

“生意可以恢復了。”封華說道:“但是隻能在本地,其他地方就不要去了。”想去也去不了,半路上就得出各種意外,不知道被“調配”到哪裏去呢。

“好好保護好你爸,就是保護好我們的生意。”封華對姜曉明道。

經過幾年的相處,又經過這一場“患難見真情”,姜曉明和**徹底成爲了他們陣營的人,所以姜曉明也出現在了江邊花園的會議裏。

姜曉明經過最初的詫異之後,很快就接受了封華實際上纔是“老大”的實情。其實這幾年他就有些奇怪了,哪有辦事員權利可以這麼大的,說什麼是什麼。

姜曉明鄭重地點點頭:“那我們的生意可以都拾起來了,山貨、糕點、果汁、葡萄酒…..葡萄酒行嗎?”

他到現在還在心疼他那滿院子的葡萄,眼看就要發大財了,結果天降橫禍。他還沒嘗過那葡萄酒什麼味呢!好不甘心。


“行啊,有什麼不行的。”封華說道。反正這裏基本已經變成他們的地盤,他們想幹點什麼,只要不逆天,基本都行。

開個葡萄酒廠不是大事,比開糕點廠還簡單呢,糕點還需要糧食,葡萄就不是統購物資了,隨便造,只要你有。

而葡萄,只要能劃片地,她就能有。

封華拿出地圖,在江北畫了一個圈……

江北在此時就是人跡罕至的鄉下,荒涼的一批,她要多少都沒問題。

姜曉明聽到她還能弄來葡萄樹,高興壞了。

“不過生產可以,對外出售就算了,都存貨,留到合適的時候再賣。”封華又道。

現在賣不是時候,賣多少合適?茅臺特供也才8塊啊!還是售價,進貨價就別提了,放到特供商店裏,更別提了。

一兩塊一瓶?她都覺得對不起空間大神。所以還是放放吧,越放越值錢,以後爭取也能上個拍賣會什麼的。 “不賣啊…”姜曉明咧咧嘴,頭一回聽說生產出來東西不賣的,那怎麼回本?


算了算了,他又忘了,現在的生意哪裏需要他考慮本錢?都是國家發材料,國家發任務,國家管銷售的,東西生產出來就是一件不賣,工人也餓不死。

他是跟着封華,暗箱操作多了,老忘了外面正常的操作流程。

封華總是讓他夾帶一些“愛華食品廠”的東西出去,那個可是有本有賺的,賣得好他賺得也多。

幾年下來,他的小金庫也是滿滿的。都不敢跟家裏說!說了怕捱揍。

封華跟他們討論了半天工廠的事情,下午才離開,回到村裏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

夕陽下白雪都被鍍上了一層金光,看得人心裏暖洋洋的。

但是同樣的景色,在不同的人眼裏,就不一樣了。

王展鵬焦急地在草地裏打着轉轉,順便找個合適的角度,抵擋零下20多度的老北風。

白小丹怎麼還不來?今天是不是也不來了?她……到底上鉤沒有?!

兩人因爲鴨蛋結了緣,白小丹一開始真沒把他當做目標,無奈封大貴火速娶了媳婦,她後來又試探了一下,就是給他做個姘頭,他都不幹!

白小丹是徹底死了心,然後把目標對準了故家屯的其他人。故家屯就是聖地,裏面都是有錢人,隨便嫁給誰都能吃香的喝辣的。而別的村子吃飽飯都夠嗆。

可惜故家屯沒有單身漢了,剩下的都是少年,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娶她的,她就是勾搭上了,少年的家人也不會同意,急眼了都能收拾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