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這些人殘害國人和國家靈學院玄學院成員的邪教組織,這更是讓他們憤恨的。

落葉看着會議室裏這些年輕的青年強者那股憤恨勁兒被激發了出來,他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隨後他又說道:“這個邪教組織內部成員很多,他們依仗的是西域祕術,其中強者如雲,請各位不要掉以輕心!既然這個組織敢起名爲天地神邪教,可見他們組織的野心,還有他們幕後強橫的力量,這是一個新生的組織,我們對其根本就不瞭解,他就像是橫空出世一般,就在祖國大地綻放開來。”

“當然,無論如何,這個邪教組織我們一定不能讓其繼續發展壯大,若是任其發展,那麼遲早有一天,我們就會成爲他們腳下的枯骨!”

“你們作爲國家的棟樑之材,作爲祕密組織的佼佼者,我想也不願任其強勢發展!說不定下一刻,就是死的你自己!”

“衝殺吧,年輕人,國家需要你們,民衆需要你們!”

落葉一番肺腑之言,激動人心,連那些祕密組織的最高層和教官們都被這種濃烈的氛圍給感染了。

他們都在內心感嘆,這個落葉不愧是京都的紅人,不愧是紫青的得意門生!

“現在,湘西,江南,苗疆,西域等地都遭受到了這個邪教組織的侵蝕,他們甚至控制了湘西某個玄門世家的整個家族成員!”

落葉激動的用手指指向那些年輕的強者“說不定,下一刻就是你,你的家人!”

“嘎嘣!”

這些青年強者心中的恨意徹底的召喚了出來,他們甚至握緊雙拳。

我並未做出過多的震驚之色,不過對這個新興起的邪教組織既充滿了敵意也充滿了興趣。

京都。

道觀內的密室中,出現了很多口棺材,可是這些棺材內,都沒有人,但卻用毛筆字寫着名字。

半年未見的紫青一下子蒼老、虛弱、頹廢了很多,此時他的頭髮也全白了,並且斷了一根手指!

看着密室內數十口棺材,他不禁心痛,這些都是國家祕密組織的生力軍,有的甚至是和自己並肩數十年的老友,而今,都這麼屍骨無存的去了。

想起在古河村亂墳崗那些慘痛的經歷,他就會忍不住渾身顫動,去了那麼多人,然而活着的只有他一個!

雖然,他也是在別人的幫助下才活着出來了。

“爲何會有如此遭遇?”

石門內那個沙啞的聲音傳出來,這次不加帶任何的感情“爲何,你能活着回來。”

紫青依舊是對着石門彎腰行禮,無比的尊敬“古河村亂墳崗的古陣確實運行了,我們也也順利的進入其中,並且按照您說的,不入那個荒村,而是在外圍墳地找到了那副石棺和裏面的人,然而就在我們出來的手,卻遭遇了強大的封印陣法,並且是帶着超強的攻擊性!我們剛竄出來,嗅到那股至純至陰的氣息,體內的玄門之氣竟然十不存一!”

“更爲恐怖的事,這陣法引起了時長達一個小時的天劫雷罰!我們根本不敵,全部遇難,在雷電轟鳴中消散於無形!”

紫青說道痛苦之處忍不住的咳嗽起來,並且從嘴裏吐出了一口發黑的血“這竟然是陰間的陣法,上空成千上萬的陰兵,牛頭馬面,更是對我們發起了猛烈攻擊。我也是身受重傷差一點死去,多虧楚逍遙和那個未知名的老乞丐拼力將我救出,他們憑藉高深的玄門道法和恐怖實力才逃了出來,不過也是受了傷。”

楚逍遙?老乞丐?

石門內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他們竟然又去了。”忽然傳來了一陣嘆息聲“若是楚逍遙知道我們滅了半個楚家,怕你也是有去無回。”

隨後,石門內的聲音突然變成了厲吼“陰間地獄,你們這些鬼東西不好好在陰間和蘆葦蕩呆着竟然還打古河村的主意,簡直就是作死!”

“砰!”

像是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可惡!”

這是一聲怒吼,夾帶着無窮的恨意:“難道忘記了當初的約定,好,殺我子弟,以往的百年浩劫,我只作防禦,那麼這次的,你們陰間地獄就等着我

無窮無盡的報復吧!”

紫青站在石門外就能感受到那股浩瀚澎湃滅殺一切的恐怖之力,他沒敢說話,現在的他整個人已經跪伏在了地上。

“是你們陰間高官不遵守陰陽定律,當初制定這個有個屁用?呵呵,若假以時日,我破體而出,那就讓我們以真實面目示人吧!”

石門內沙啞的聲音就像是從整個密室地下發出一樣,讓人心生無窮的懼意“記住,是你們打破的,還想讓我阻止陽間那些不入眼的恐怖存在突破陰陽法則,以後簡直就是妄想!等着我們一起將你們毀滅吧!”

憤怒,這是無以言表的憤怒!

連着幾分鐘,石門內的聲音都是咆哮的,他在發泄這自己的不滿。

五分鐘之後,一切歸於平靜。

石門內的聲音也恢復到了常態“你說,楚逍遙和老乞丐都活着出來了?”

“嗯,是的。”

紫青跪伏着沒敢動。

“好,活着就好!”

石門內那個聲音重重的嘆息一聲“陰間竟然插手齊雲山的事兒,看來這裏一定蘊藏着未知的祕密!我很是期待,下去吧,紫青,明天爲你加持玄門正道的咒符,此後一年我將要閉關,必須要在短時間內破體!”

“諾!”

紫青磕了一個頭,剛站起身,又趕忙彎腰“那個天地神邪教……”

“哦,你不說,我倒是忘記了這個橫空出世的組織,短短兩個月的發展竟然超過我們祕密組織上百年的發展,可見其野心和雄厚的時候,不過,這個組織必須滅掉,不能讓其成長起來,不然,將會對我們形成最大的威脅。”

石門內的聲音充滿了殺意,而後他又說道:“陸家就不要管了,那個潛入祕密組織內部的老頭已經被我驅趕出去,他的實力在急速增長,恐怕比楚逍遙還要強悍的多,這個人暫時不要對付,現在的目標就是掃除天地神邪教,隨後等我破體,一舉殺向蘆葦蕩!”

“遵命。”

紫青重重的點頭。

“去吧。”

石門內的聲音漸漸轉小:“把那個吳超給我帶來!”

(本章完) 崑崙山,靜靜的夜晚顯得異常的寧靜,陸家因爲人少的原因,也少了曾經的那份喧譁。

陸家那個環境優美的谷中,陸簫離心口一陣煩悶,有說不出的擠壓很久的鬱悶,他揹負着雙手在一個冰封着一隻狐狸屍體的冰塊前走動着“沒想到那片山林深處還有隱藏這國家祕密組織!”

這讓他不免想起了半年前的一幕。

半年前,他造訪國家祕密組織,找尋他們陸家那個隱藏的內線,想要借其手殺死那個年輕的趕屍人,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年輕的趕屍人竟然這般強悍,操控着一隻變異的物種滅殺了陸家的內線和他的鬼皇,這讓陸簫離很是憤怒,就在他準備動手殺死那個年輕的趕屍人時,竟然有股恐怖的力量的牽制了他!

這股力量強大到他根本動彈不了,甚至將其隔空驅趕出祕密組織內部,陸簫離那時候就知道這一定是國家祕密組織幕後最恐怖的存在,他僅僅掙扎了一下就被對方震傷了肺腑。

不過那個人並未殺他,而是放他離開。

陸簫離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誰,長什麼樣子,但,他渾身那股恐怖的氣息卻銘記於心!

現在那個年輕的趕屍人是國家祕密組織內部成員,想要動手很難了,不過他這半年來痛定思痛,決定還是把玄門道法實力給提升上去,至於殺那個人,他已經做好了決策。

就在陸簫離沉思的時候,陸清風走了進來,彎腰行了大禮:“老祖,您這是出關了?”

“哦。”

陸簫離淡然道:“我還是想四處走走,有什麼事兒就說吧!”

“其實也沒什麼事兒,我就是來向您稟報一下,楚菡和唐亦曉已經進入了國家靈學院和玄學院,沒有人懷疑她們的身份。”

陸清風微微頷首“老祖的決策永遠是對的,我想用這兩個人殺死龍空,是再好不過了!”

陸簫離晃動這單薄的身子“希望能讓他們刀兵相見!”

而後,他又問道:“對了,你說最近在山西出現了什麼厲害的人?”

“不是人,是一個邪教組織!”

陸清風回答道:“一個發展迅速,成員很多的邪教組織,他們的頭目的據說是來自西域和川貴地區的巫術之人,他們僅僅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就波及了半個國土,甚至控制了很多玄門、茅山的名門世家。其背後實力真是讓人驚歎,我懷疑他們是不是川貴之地的巫師一族。”

陸簫離搖搖頭“應該不是,巫族還沒這個膽子。這個組織叫什麼名字?”

“天地神。”

陸清風順口而出,畢竟這些天一直都是在聽關於這個組織的傳說。

“好霸氣的名字,野心勃勃,目空一切!”

陸簫離單從名字就能判斷出這個組織的動向“國家打壓了沒有?”

“嗯,從一開始發現就進行了打壓。”

庶女的美好生活 陸清風站在一邊一直弓着身子“但,效果不大,這個組織依然是發展迅速,成員已經擴散到了全國各地,他們深入農村,山村,找那些國家和玄門江湖監控不到的地方進行下手。國家靈學院和玄學院出動大批學院進行打壓,但是,卻遭受到了重創,很多學院都粉身碎骨,聽說上次在山西死的最多,超過了一百人,這也是楚菡和唐亦曉爲什麼能這麼快的進入其中的原因。”

“這麼強?”

陸簫離眉頭緊皺,他才閉關半年,玄門江湖就出了這等大事兒,並且還是一個邪惡的組織,他真的歎服這個天地神邪教的背後力量,他在想或許國際祕密組織該動手了,若真的是這樣,那麼那個年輕的趕屍人指不定就會和楚菡相遇,到那時,必將是血腥四起!

“是的,很強。”

陸清風肯定的說道。

“下去吧,沒有我的允許以後不準進來。”

陸簫離揮了揮手,隨後朝更深處的草叢中走去。

川貴邊緣之地,萬山之林邊緣,萬人坑。

這裏,雪白明月照射大地。

萬人坑依舊是冰冷的陰氣繚繞,此時不時的有蝙蝠從裏面飛出,發出尖銳的似笑非笑的尖叫聲



突然,一隻巨大的蝙蝠之王從裏面飛出來,緊隨其後,從裏面飛出一具身穿苗疆服飾的屍體,他們矗立在高空,臉色都還處於一種驚恐之中。

“你說主人它是不是又要破除封印?”

那具屍體小聲的問道。

“鬼才知道。”

蝙蝠之王朝下面的萬人坑瞅了瞅“應該是破除了封印,它自己竟然破除了封印,簡直太強悍了,封印了無數年竟然還這麼的強。”它怎麼都想不到裏面封印無數年的禿鷲鳥竟然在半年前突然就將它胸口插着的那把上古神劍給震飛了出來。

想起那晚,蝙蝠之王感覺就像是噩夢一般,這個禿鷲鳥吼叫一聲,就死了上萬只的蝙蝠,並且他被震的差點爆體!

它不敢想象,若是這隻禿鷲鳥將上面的黃色陰陽八卦陣法給解除了,那麼整個陽世將會徹底的大亂,這隻禿鷲鳥沒有人知道它到底有多麼的強大,它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橫。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

恐怖的聲音從萬人坑底下傳出,直衝雲霄:“快去,給我毀滅塵世!”

蝙蝠之王和那個苗疆屍類嚇得差點從半空中摔下來,它們對視一眼很是懼怕的說道:“這就去,這就去。”

隨後他們消失在萬人坑上空,自從這裏的封印解除,它們就能在天地間來去自如。

然而,它們終究搞不懂爲何這個禿鷲鳥會讓他們毀滅塵世,甚至操控了這裏的巫師們,讓他們充當前鋒,隨着它們力量的逐漸壯大,蝙蝠之王和裏面的那隻禿鷲鳥彙報了一下建立一個組織的想法,這樣成員好控制,更能發揮他們內心潛在的邪惡。

誠然,一個名叫:天地神的組織就橫空出世!

隨着更多人的加入,他們從川貴之地走了出去,從甚至殺向西域,隨後折返,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裏就將勢力波及到了這個國度的半壁江山。

天死神邪教組織聲勢浩大,並且還在急速的發展,它們的目的就是毀滅陽世的一切,將這裏徹底的操控起來。

(本章完) 祕密組織內部,最高層領導會議室。

整個氣氛是極爲的緊張,並且夾帶着某種仇恨的味道,而這種仇恨的導火索儼然是一個殘害國民的邪教組織。

天地神邪教組織是他們玄門正統的大敵,國家祕密組織必須要將他們連根拔起!

落葉講述這最近國家靈學院、玄學院與這個邪教組織對戰的血腥場面,隨後會議室大屏幕上放映了落葉從京都帶來的短片。

短片的場景是血腥的,只見上百人身穿黑衣的邪教組織成員在城市、鄉村進行着大肆的傳播,隨後是他們集中在一起宣誓的場面,最後是在一片空曠的荒地,一場血戰正在進行,這些邪組織成員正在圍攻衆多的國家靈學院和玄學院的成員,他們用的是巫術、還有kb之術,他們是殘忍的,只要殺死一位玄學院或者靈學院的成員,就會挖了他們的心臟,砍去他們的頭顱,讓這些可憐的學員暴屍荒野,任野狗野貓,老鼠蛇蟲等等物種前來啃食殆盡。

當看到這些邪教組織成員將一個玄學院女生用重物鈍器殘忍殺死,砍去她的頭顱,用一種器具,往她冒血的脖頸和會陰灌入汽油然後燃燒的場面,整個會議室那些青年強者全部憤怒的站立了起來,這個學員還是那麼的年輕,正是花季少女,然而,她所受到的是這種非人的虐待。

暴怒,所有的青年強者全部暴怒!

這些國家祕密組織中很多成員都是來之國家靈學院、玄學院,他們曾經也生活在那兩個學院中,看到這些兄弟姐妹任人宰割,他們能不憤怒?

“殺!”

會議室不知是誰怒吼了起來,緊跟着整個會議室都爆發出了這種震徹天際的聲音。

最高層領導和落葉他們等這些處於暴怒邊緣的祕密組織強者吼聲慢慢縮小了一些,他們才進行阻止。

然而,落葉有繼續開口沉痛的說道:“看到了沒?”他伸手指着屏幕上暫停的畫面“這些人是你們的兄弟姐們,而今他

們卻受盡凌辱,並且被殘忍殺害!國家表示沉重的哀痛,但,哀痛之餘,我們也要拿起手中的利劍,開始反攻,這是你們的使命,這是國家祕密組織給予你們的命令,殺吧!”

落葉的話憤慨激昂,又成功的調動了這些青年強者的憤怒。

會議室又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悲憤的吼聲。

接着落葉又播放了一個短片,這個短片之中,是一個偏遠的西北農村,在那裏很多天地神邪教組織正在開壇講法,底下坐着全村的男女老少,這些人在精神上一個勁兒的摧殘他們,讓這些才淳樸的農民整個意識形態全部集中在他們組織所宣揚的與天地同生觀念之上。

這些邪教組織成員不但開壇設法,並且還廣收錢財以供他們再次擴張需要。教這些老百姓學習巫術之法,告訴他們不但能強身健體,還能包治百病,是長壽的良醫妙藥。給這些老百姓沒人發一本天地神小手冊,讓他們每天早晚背誦兩個小時,就能感動所謂的天地真神。

對於那些聽話並且爲他們充當說客的人,他們給予獎勵,對於那些不聽話,並且反對他們的人,他們則會毫不憐惜的將他們當衆殺害,並且賦予那些人一頂褻瀆天地真神的帽子。

畫面中,一個懷孕的婦女和一個十多歲的男孩,因爲反對天地神組織,說他們是邪教,就遭受到了殘忍的迫害。

這些邪教組織成員讓這個懷孕婦女的丈夫拿着剪刀當衆剝開了他的妻子,鮮血崩流,這個婦女慘叫不已,整個場面血腥一片,但他的丈夫嘴上卻還是高呼他的妻子就是惡魔,肚子的裏的孩子也是孽種,他要將他們碎屍萬段,這個年輕的丈夫,拿着剪刀破開她妻子的肚子,不顧那些流淌在地的腸子,而是伸手將裏面剛剛成形還未出世的小孩兒拿了出來,用手緊緊的卡着那個血淋淋孩子的脖子,將其拋下空中隨後落在了水泥地面上成了一灘血水。

這個懷孕的婦女最終因爲失血過多,悲恨的閉上了眼睛,然而這還

不算完,她的丈夫竟然還拿着剪刀將她的眼睛挖了出來,隨後更加殘忍的劃開的她的胸膛將心臟取了出來,說是要獻給天地真神。

他的丈夫當着衆人的面舉着妻子的心臟“我已經將這個惡魔殺死,這是她受到污染的心臟!”他的話音剛落,就從天空上飛下一羣烏鴉不但將他手裏的心臟給叼走,並且還把他的妻子給叼食的剩下一副骨頭架子。

隨後,那些天地神組織的成員給予了他豐厚的獎勵。

那個十多歲小男孩看到這血腥的一幕早就嚇傻了,想要掙脫跑出去,但卻被他的爸爸追上,一鐵杴打在頭上將其打的是頭破血流,隨後拉着半死不活的他,用繩索困在木架子上,用火將還有知覺的他活活燒死!

淒厲的慘叫聲“爸爸……”讓人聽了很難受。

但,這些人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憐憫之心!

他們在殺死了這兩個人之後,全場爆發出了歡呼聲:“天地真神,護我左右!”

隨後是一番起舞禱告。

看到這裏,我,包括會議室的衆人都徹底的怒了,這個天地神邪教必須剷除!

五代夢 落葉看那些站起來的衆多青年強者,大聲喊道:“這些都是國家的平民,然,卻遭受這邪教組織的迫害,國家培養你們這麼多年,是要彙報的時候了。這個邪教無論是精神迫害還是手段,都讓人寒心,必須剷除,必須剷除!”

“必須剷除!”

奪心總裁:辣妻狂傲如火 衆多青年強者站起來振臂高呼。

“明天舉行誓師大會!”

落葉緊跟其後在麥克風的輔助下聲音傳出很遠。

會議結束,衆多青年強者帶着憤憤的心情離開,他們內心已經滋長了仇恨。

落葉和國家祕密組織要的就是這種效果,要的就是讓這些青年強者完全服從他們的命令。聽他們的指揮!

顯然,這個效果已經達到了,就等明天的誓師大會,讓這些青年強者大軍開拔!

(本章完) 天色微亮,祕密組織內部就爆發出了強勁有力的吶喊聲,誓師大會正式進行!

只見學院的比武場上,黑壓壓的站滿了人,最前方高臺之上,祕密組織的高層領導焚香燒紙禱告一番,隨後歃血祭天。

轟隆隆。

天空似乎被底下這羣人給感動了,下起了雨。

小雨微涼,但,卻涼不到這些人的心裏,因爲他們熱血沸騰!

心中的仇恨在燃燒!

“各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