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母是顯然不會輕易相信二位大仙的話,但是王母也很謹慎,一揮手,憑空懸挂了一面巨大的鏡子。

就跟凡人玩觸屏電腦一樣,不停用手滑動鏡面,很快畫面定格了下來。

畫面里顯現出的一幕,令王母娘娘雙瞳放大了一倍,表情也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

只見一個年輕的男子提著方天畫戟,腳踏七彩祥雲,身後跟著一大群妖獸,所到之處如颶風肆虐。

「此人是誰?怎麼會拿著楊戩的神器?」王母盯著畫面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千里眼回應道:「啟稟王母娘娘,此人帶著妖獸直奔三清閣而去,不知為何意圖。」

眾仙家都很納悶,不知道徐飛有何目的。

不管誰造反,目的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權利最高中心地帶。

在仙界要造反,肯定是沖著凌霄寶殿。

順風耳小聲問王母:「王母娘娘,要不要調派天兵天將去鎮壓?」

王母娘娘瞪了順風耳一眼,怒道:「玉帝老兒閉關不出,誰有那麼大的權利調動天兵天將?即使能調派得動,誰又能領兵挂帥?」

意思已經很明確了,玉帝不放權,就算仙界崩塌,也沒有人能調動天兵。

話又說回來,如果玉帝勤政,一聲令下,十萬天兵天將降臨,必定瞬息間,就能將徐飛和其部下湮滅。

王母正猶豫,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以呂洞賓為首的,一群仙家來到了跟前,看樣子也是來等王母的指示。

既然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對策,那麼也只能是靜觀其變,於是王母和眾位仙家都把目光聚焦到了案發現場。

此刻。

徐飛帶領部下把三清閣,團團圍了起來,跟包餃子似的密不透風。

看清楚了情況后,王母娘娘發了話:「眾位仙家,如今仙界千瘡百孔,不宜大動干戈,既然對方是沖著太上老君而去,本宮也不便插手,況且這化干戈的重任,一直是老君的拿手好戲。但是,眾位仙家也不能放鬆警惕,隨時注意妖物動態,及時彙報情況。」

以前不管是仙界遇到什麼麻煩,玉帝首先就是派人鎮壓,鎮壓不下來就找人當和事老,無疑每一次太上老君都是最合適的人選。

現在敵人時沖著太上老君而去,即使玉帝在朝,不到非常時期,也可能會選擇靜觀其變。

所以王母此舉也是合情合理,況且先前太上老君放了她鴿子,已經是新仇舊恨找不到機會算賬,現在有人出面幫自己消氣,也正合了她的心意。

三清閣,煉丹房。

太上老君正在把之前抓回來的蝗蟲,一個個往煉丹爐里扔,身旁的掌扇仙子不停的揮動扇子助陣。

「唧唧……」隨著火勢蔓延,慘叫聲撕心裂肺,實在是太過殘忍。

可能大家會說神話中的太上老君是好人,絕對不會幹如此下作的事情,即使真幹了也屬正常現象,畢竟是幾隻妖蟲而已,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

自古至今,但凡是能左右權勢,呼風喚雨的,有幾個不是伏屍萬里?

當年的孫悟空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太上老君以除妖的借口把孫悟空丟進煉丹爐,其實就是為了煉丹,只不過最終沒能得逞而已。

尤其是當他把活生生的蝗蟲,丟進煉丹爐的時候,他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足以證明他不是一個仁慈的仙人,更不配成為萬仙敬仰的聖人。

「老君,不好了,有大群妖孽把我等包圍了。」一個童子屁顛屁顛的跑進煉丹房,向太上老君稟報情況。

童子看上去不到五歲,長得肥嘟嘟的,非常可愛。

此童子名為丹童,又名丹靈,是聚無數仙丹靈氣而生,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存在。

太上老君煉製了無數仙丹,唯有這童子是最令他引以為傲。

太上老君一揮手,道:「本君命你把他們抓回來便是,無需再來煩擾。」太上老君如此說話,就證明他對丹童的實力很有信心。

丹童無動於衷,繼續解釋道:「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前一刻。

丹童的確是盛氣凌人,想要跟徐飛干一架,但是當他看見不計其數的妖蟲,把自己包圍了之後,他拔腿就跑,連上陣的勇氣都喪失掉了。

丹童的心性也就如一般孩童一樣,調皮可愛,天真爛漫,不怕天不怕地,但是真正遇到了威脅,也會當逃兵。

太上老君,厲聲道:「放肆,居然連本君的命令都不聽,敢情你是想再進煉丹爐回個火。」

丹童嘟嚕著小嘴,辯駁道:「外面數以千計的妖蟲,本童子實在是有心無力,老君如果再不出面,只怕我們都得被他們吃掉。」

太上老君回過神來,掐指一算,立即臉色變得蒼白。

太上老君一轉身,瞬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門樓下面。

「哪裡來的妖孽,竟敢滋擾本君,簡直第膽大妄為,速速束手就擒,或許會留你們一線生機。」

太上老君是個已經入聖的高人,無能是修為還是其他方面,都不是普通仙家可以企及的。

但是傳說中的太上老君,從來都沒有直面過戰鬥,對於他的戰鬥力,一直都只是一個謎。

他嘴上的功夫是值得肯定的,也是無人能敵,只要他一開口,神鬼仙魔無不俯首稱臣。

丹童隨即跟了出來,躲在了太上老君的身後,然後把頭從老君的腋下探了出來,揮著粉嫩嫩的小手,叫囂道:「太上老君在此,爾等趕緊跪下,否則,統統把你們殺掉。」

徐飛向前走了幾步,笑道:「本帥今天來不是跟你談經論道的,要打便打,不打也得打,總之,你這三清閣從今天開始將被抹去。」

別看徐飛如此狂妄不羈,其實他心裡也很害怕。

老君氣得臉色發紫,怒道:「狂妄鼠輩,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之所以如此生氣,是因為自己的尊嚴被人踐踏,自古以來,從未有任何人敢來三清閣撒野,即使是玉帝來了,也得站在門口等他回話。 徐飛和老君對持的時候,災難已經悄悄在蔓延。

周圍的蟲子逐漸失了控,沒接到指令就開始行動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蟲子跟發瘋似的,瘋狂的往三清閣內侵襲。

蟲類和人類的戰鬥模式的確不同,似乎是很唾棄那種口舌之爭,見面就開打才是蟲軍們認為的正確戰鬥姿勢。

事態發展到了如此地步,徐飛是萬萬沒有預想道。

有種被利用的感覺,一種落差感爬山心頭,前一刻自己還是大帥,此刻好像就成背黑鍋的炮灰。

也就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整個三清閣就被蟲子佔領,而且到處都狼藉不堪,但凡能吃的都成了蟲子們的口糧,吃不了就被他們盡數毀掉。

八國聯軍進攻圓明園也不過如此。

作為三清閣的一份子,丹童迅速加入了戰鬥。

別看他只是一個孩童,打起架來也是毫不含糊,弄死一隻蟲子也跟捏蛐蛐似的,無奈蟲子數量太多,很快就變得被動了。

三幾隻對他來說無關痛癢,二十幾隻同時從不同方向襲來,他就招架不住,只能一個勁的閃身躲避,不慎被蟲子撓了幾下,受了點輕傷就罷了戰,跑得無影無蹤。

丹童戰鬥力不可小覷,他畢竟沒有戰鬥經驗,也沒有受傷過,難免會有所畏懼,如果他願意奮力來捍衛三清閣,絕對有可能技壓群雄扭轉局面。

太上老君急了眼,拿著浮塵開始清掃蟲子,招招都是殺技,很快便成為了眾矢之的,被一大群青蛙包圍了起來。

不到片刻功夫,太上老君就殺了不少蟲子,看似他是穩穩的掌控了局面,就跟走上坡路一樣,後面變得有些吃力。

一連擊斃了上百隻蟲后,他也被動的防守了起來。

「你個黃口小兒,趕緊滾出來受死!」太上老君一邊應戰,一邊搜尋徐飛的蹤跡。

前一刻。

徐飛見場面有些混亂,就毫不猶豫的退避開。

太上老君是多麼聰明的人,知道要想以最小代價獲得勝利,就必須找到始作俑者,來個擒賊先擒王就萬事大吉。

可徐飛也不是愣頭青,預料到自己會變成炮灰,自然也會找安全的地方避風頭,等找到了有利的機會再說。

兩位蟲將軍跟隨徐飛身後,時刻提防著,像兩個忠誠的衛士保護著徐飛。

「呱呱,主人,這老頭和這小孩,戰鬥力也太變態了,照這節奏下去,我們損失很大啊。」

「唧唧,為了捍衛蟲仙的尊嚴,必然是會付出代價,只不過,這代價的確大了點。」

這兩個貨一唱一和,為自己的損失感到惋惜。

徐飛感嘆著說道:「現在說這些有個鳥用,不過,就算全軍覆沒,我們也是值得。」他也很懊悔自己做出了衝動的決定,不管自己選擇了什麼樣的路,即使是跪著爬也得咬牙堅持下去。

從某種角度而言,即使慘敗,即使都變成了煉丹爐的爐灰,也不見得就是真輸了。

太上老君的地位和尊嚴從未被人撼動過,能毀掉他的三清閣,能讓他的尊嚴備受打擊,可以算得上是完勝。

戰鬥愈打愈烈,進入了白熱化。

徐飛這邊是損失很嚴重,兩百多隻蟲子喪了命,還有不少受了傷退出了戰鬥。

太上老君這邊也好不到哪兒去,先是丹童當了逃兵,後來守護煉丹爐的掌扇仙子也罷了工,逃得不見蹤影。

眾所周知,太上老君家裡最寶貴的東西,就是煉丹爐,其次是無字天書,然後才是成品仙丹。

外面打得火熱的時候,徐飛也沒閑著,帶著兩位蟲將軍,直奔煉丹爐而去。

對於路線,蝗蟲將軍輕車熟路,就跟進自己的家一樣,很快很捷徑的找到了地方。

看著如凡間鍋爐一般巨大的煉丹爐,裡面還燒著三味珍火,徐飛就開始犯愁,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心想,即便是搬不走,也得毀掉,不然落敗之後,自己可能也會和孫悟空一樣,被丟進丹爐里飽受火燒之苦。

「趕緊想辦法把這禍害三界的玩意抬走。」徐飛看了一眼兩隻正在搜尋仙丹的蟲將軍,發出了自己認為正確的指令。

青蛙眼睛最賊,很快就發現了裝有仙丹的葫蘆,迫不及待的打開葫蘆,然後開始蠶食起來。

聽到徐飛發了話,一邊走一邊往嘴裡扔仙丹,跟吃果糖似的。

蝗蟲有些失落,見青蛙正在吃仙丹,他實在是無法忍受,趁著青蛙沾沾自喜之際,跳上來就把葫蘆搶到了手。

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啊!

如果青蛙將軍脾氣暴躁一點,估計立馬就要上演奪寶大戰,但是青蛙忍住了,畢竟葫蘆里的仙丹已經被他吃了不少。

「你這隻死蝗蟲,遲早老子把你也給吃了。」東西被搶了,任誰也難以忍受,即使不動手,至少也得怒罵幾句方可解恨。

「都鬧夠了沒?」徐飛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沖著兩隻蟲子就吼了起來。

徐飛心裡也不是滋味,感覺自己連幾隻蟲子都不如,來仙界這麼久,都沒有品嘗過仙丹是什麼味道,可是這兩蟲子當著他的面饞他,難免會有那麼一點心裡不平衡。

這兩個吃貨沒聽清楚徐飛的指令,誤以為徐飛也想要吃仙丹,於是乎,蝗蟲就把葫蘆奉送到了徐飛面前。

傳說凡人吃一粒仙丹就能長壽,吃兩顆就能長生不老,而且還有助長修為的功效。

徐飛也不客氣,倒出了十幾顆,像吃藥丸一樣,咽了下去,又把葫蘆里剩下的倒了一部分出來,放進了自己的口袋,然後把剩下的還給了蝗蟲將軍。

做人不能太貪心,徐飛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沒有獨吞戰果。

這就跟搶劫一樣,分贓一定要公平合理,否則,有可能會起內訌。

「現在你們可以幹活了吧?趕緊麻溜點,把這個煉丹爐給我抬走,抬不動就毀掉。」徐飛再次重申了自己的指令。

兩隻蟲子幹勁十足,硬是將千斤重的丹爐抬了起來,但是有點吃力。

為了方便逃離,兩隻蟲子喚來了幫手,十幾隻蟲子前簇后擁,抬著煉丹爐就跑。

正在戰鬥的太上老君,發現自己的煉丹爐從頭頂飄然而過,瞬間就火氣衝天,想要去追回自己的寶貝。

無奈自己被困住了,嘗試了幾次,都沒能脫困,只得眼睜睜看著寶貝被擄走。

人有疲倦的時候,仙也有靈氣耗損的時候,戰鬥久了自然會靈力不支。

太上老君暫停了戰鬥,和圍困自己的蟲子對持了起來,估計是想緩緩再戰,或者是找機會找對策。

兩隻蟲將軍把丹爐偷回去后,又折身跑了回來。

此刻徐飛也已經找到了藏書閣,他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想一不做二不休,想要把太上老君的第三件寶貝也搶走。

藏書閣里琳琅滿目,下到凡間,上到三界,各種孤本真跡,包括字畫和功法秘籍應有盡有,隨便拿一本就能稱霸一方。

這個老君果然是三界第一珍藏大家。

徐飛略微翻看了一下,就震驚不已,苦於自己沒有什麼空間法寶,真想把整個藏書閣據為己有。

有心無力,只好繼續找尋天書的下落。

對於這部無字天書,徐飛沒有見過,自然是難以尋其蹤跡,要想找到還需要花費不少精力和時間。

作為一個劫匪,徐飛也有操守,但凡是珍貴的物件,他也不忍破壞掉,所以一直都很小心翼翼。

假如是真正的劫匪,這藏書閣勢必會被毀。

見兩位蟲將軍回來,徐飛又發出了指令:「你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幫本帥找天書,但是不可以破壞這裡的任何東西。」

這明顯就不是當劫匪的作風,但是此刻他的的確確是一個劫匪。

硬是把整個藏書閣翻找了個遍,也沒看見天書的蹤跡。

難道說天書不在藏書閣?

天書在太上老君的手裡,就好比是凡人手裡的手機,凡人離開了手機就如同孤魂野鬼,太上老君對天書的依耐性也很強。

平時,太上老君都會把天書放在藏書閣,要出門或者有事要離開的時候,他會把天書帶在身上。

這一次也不例外,太上老君迎戰之前,就順帶來了一趟藏書閣,把天書帶在了身上。

意識到自己在瞎忙活,徐飛就此打住了,順手牽羊的找了幾本書,就帶著兩隻蟲將軍,重新返回到了戰場上。

經過一個小閣樓的時候,徐飛隱隱約約聽見裡面傳來鼾聲。

心想這個時候生死攸關,誰還居然能睡得著覺,簡直是沒心沒肺,很好奇的帶著蟲將軍走了進去。

有可能是自己的蟲軍偷懶,亦或是太上老君的什麼人。

不管是什麼東西,進去一探便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