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咧嘴一笑,“沒事兒叔。”

安然聽的神色大喜,“爸,把賬號給他!”

安國棟立馬就給了王浩一個賬號。

王浩根本就不多想,直接就把錢給轉了過去。

看了眼手機。

“到賬了,你查收一下。”

安國棟嗤笑,“這是五百萬,又不是五十塊錢,銀行不得走程序嗎?你忽悠誰呢?”

王浩把手機塞進口袋,“我一天交的稅比你一個月賺的都多。

五百萬而已,我還不放在眼裏。

錢已經給你了,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過去了?”

“錢到賬再說!騙誰呢?跟我裝什麼逼呢?我的公司一個月淨收入幾千萬!你一天上稅幾千萬?你騙誰呢?”


話音剛落,沙發上的安然拿着手機開口道,“爸,錢到手了。”

安國棟愣住了。

楚雄面色發白,“安國棟,錢也賠了,謙也道了,現在是不是可以讓你兒子給王浩道歉了?”

安國棟輕蔑的看了眼王浩,“這不是他應該做的嗎?憑什麼道歉?不道歉。”

楚雄氣的雙拳緊握。

“沒事了,我們先走了。”

安國棟說着話,就去扶起來安然要走。

安然連忙道,“爸,還有那個事情呢……”

安國棟似乎是記起來了什麼。

“對對對,差點被這個畜生氣的把今天來這裏的正事給忘了。

楚兄,咱們兩個之前說過的,我兒子和你女兒訂婚的事情,現在是不是應該可以提上日程了?”

楚雄聽到這話直接炸了。

“你倆給我滾!”

安國棟笑了一聲。

扶着兒子就走,路過王浩的時候,安國棟道。

“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你還給我打成了這樣,區區五百萬就想把事情擺平了,不可能,咱倆沒完!不讓你賠一條胳膊一條腿,我跟你姓!”

說完話就揚長而去。

楚雄氣的渾身發抖。

王浩咧嘴一笑,“叔,我先走了。”

“王浩,今天的事情,是叔對不住你,那五百萬,我給你。”

“不用了,我先走了叔。”

說完話就走。

一出門。

Wшw▲ttk an▲CΟ

王浩就打了個電話。

開車掉頭就走。


安然和安國棟坐在一起。

“爸,那個王浩雖然是個混混但是他在銀州市的江湖地位很高。咱們今天把他這麼惹了。怕是會遭到他的報復。”

安國棟不以爲意道,“怕什麼?銀州市現在已經變天了。

你知道興義會嗎?那可是在整個東南亞都是很有名氣的組織,我現在可是聯繫上了興義會的人,銀州市馬上也要有興義會的人入駐。


區區一個王浩,怕什麼?

他打斷了你的一條胳膊一條腿,我打斷他的四肢給你賠!

還有,兒子,你放心,那個楚雨晴,我肯定會讓她嫁給你的。他們楚家的一切都是咱們家的。”

“謝謝爸!”安然眼中冒着光。

可是話音剛落,車子猛然一停。

安然和安國棟同時往前衝了過去。

“廢物東西!你怎麼開的車!”

安國棟怒斥司機。

司機回頭,滿臉的驚恐道。

“安總,我們好像被包圍了。”

“包圍了?”

安國棟往外看去,就看到外面有二十多輛車,從奔馳到金盃各式各樣的都有,直接把他們的車夾在了中間。

二十多輛車全部打開,從上走下來一百多號人。

安然臉刷的白了。

“爸,怎麼辦?”

安國棟強行穩住心神,“往回開!”

但是後路都被攔住了。

“爸,肯定是王浩,肯定是王浩乾的!”

安然緊張大吼。

安國棟強行穩住心神,“別怕,我們有興義會做後盾,怕他幹什麼?”

剛說完話,車門就被強行拽開了。

外面幾隻大手直接把父子二人強行拽下了車。

安然又一次嚇尿了。

安國棟臉色發白,“你們是誰的人?你們的老大是誰?知道我是誰嗎?我是興義會的人!你們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

話沒說完,直接被一腳踹翻在地。

不遠處的一輛車上。

王浩緩緩從車上走了下來。

“二爺!”

衆人紛紛打招呼。

王浩點了根菸看着安國棟父子二人。衝着父子二人咧嘴一笑。

“之前給你們賠禮道歉完全是賣給我叔一個面子。

你們管我要了五百萬醫藥費,還要打斷我的一條胳膊一條腿,我就覺得有點虧,但是我這人有個毛病,送出去的錢就不會往回來要。”

王浩看了看左右。

“按照五百萬醫藥費的打。” 慘叫聲此起彼伏。

王浩一根菸到頭的時候,旁邊穆州道。

“二爺,這個安國棟剛纔說他是興義會的人。”

王浩掐滅菸頭,緩步走向了安國棟,低頭看着安國棟。

“你剛說,你是興義會的人?”

安國棟擡頭獰笑,“怕了吧!我告訴你,到時候興義會的人來了,我第一個就弄死你!”

王浩咧嘴一笑。掏出手機,鼓搗了一下。

隨後把手機塞回兜裏。

“再加一百萬的醫藥費。”

慘叫聲再度傳出。

安然嚇得拉了一褲襠。

安國棟哀嚎不絕,“王浩!你個畜生,你給我等着,等興義會的人一到,就是你的死期!”

王浩重新點了一根菸。

“穆州,盯着點,興義會的人只要來,抓住了就打,打完了就報警,銀州市容不得這種垃圾進來。

只要我王浩在銀州市一天,興義會就別想在銀州市開賭場,販毒*。

還有,這父子倆也盯緊點,只要他們也做這種事情,找到證據直接報警,當然,打一頓之後再報警。”

穆州輕笑,“懂,二爺。”

王浩跳上車,轉身離去。

二十多輛車相繼離去。

安國棟的司機顫顫巍巍的跳下車,把安國棟父子二人扶上了車,四下無人,這個地方沒多少人走,所以根本就沒有圍觀羣衆。

回了家。

白瑤和田媛媛兩個人正在做菜。

白瑤看到王浩之後開心道,“浩哥,奧汀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說是一週之內過去找他就行了。我準備明天就出發。”

“行,祝你好運。”

“謝謝浩哥。”

正說話的功夫,門開了,秦淑儀鬼鬼祟祟的走了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