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梓說道。

“龍主,你們可要小心點,千萬別被邪月的人發現你們是臥底,不然你們就危險了。”

柳英紅有點擔心的道。

“是啊,聽你們說,邪月修爲最低的也是超凡一階,那他們肯定很強大。如果知道你們臥底的身份,只怕情況會非常不妙。”

王維梓兩個也這樣說。

“你們放心,只要林堂主沒有出大錯,他們肯定識不破她臥底的身份。”

李雲笑道。

“我會小心的,不會讓他們看出我的身份。”

林詩詩也在旁邊笑道。

“那就好。”

柳英紅幾個又和李雲說了一會兒話,然後才離開了。

這裏。

李雲又去與李小嵐兩個說話。

“老大,聽你們剛纔的話,這個邪月可是危險的很,你可要小心點。”

李子規說道。

“不錯,你和林詩詩可別在他們面前露出馬腳。”

李小嵐也這麼說。

“你們兩個放心好了。”

李雲道:“你們只要管着自己就好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可別偷懶。”

“老大,你說什麼呢。”

李子規道:“我和李小嵐平時很努力修煉的。”

“你們努力修煉就好。”



李雲聞言,也不再說什麼話了。

他知道,平常李子規和李小嵐修煉還是很努力的。

從來沒有懈怠過。

隨後。

李雲也沒有在這裏久留,他與林詩詩出了這裏,趕往夜色舞廳。

來到夜色舞廳。

李雲便閃進了林詩詩的袖子中。

而林詩詩悄悄地的溜進了舞廳中。

當她來到地下室,快走到自己的房門前時。

忽然,身後傳出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這麼晚了,你去哪裏了?”

林詩詩心裏嚇了一跳,連忙轉身看過去。 林詩詩正要回自己的房間。

忽然,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她嚇了一跳,連忙轉身看去。

李雲亦心跳加速了一下,連同林詩詩看去。

身後不遠處,站着一個帶面具的人。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張六。

“原來是你。”

見是張六,林詩詩心裏鬆了口氣,然後語氣淡漠的說道:

“我去哪裏了,好像跟你沒有關係。”

說罷,她便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然後,她將房門關上了。

進了房裏,她才把臉上的面具取下來。

“那個張六嚇我一跳,我還以爲是誰呢。”

“看來以後我們出去要小心點,不然還會發生這樣的而事情。”


李雲說道。

幸好這次是張六發生了他們,如果下次不小心,是被別人發生他們,難免不被人懷疑。

畢竟,這麼晚了外出,不管是誰看見。

恐怕心裏都會起疑心。

“龍主,你說的對,下次我們出去都小心點。”

林詩詩點點頭贊同。

….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在這段時間裏。

林詩詩出去做過幾次任務。

每次任務,她的表現都比別人突出的多。

因此,她現在上升了一級,已經是三星成員,僅次於那個首領之下。

通過這段時間。

林詩詩與李雲都發現,邪月的任務都是去搶奪某件寶物。

好像,邪月的存在,就是了爲了掠奪寶物。

而且。

邪月做事很低調,每次出去做任務,都是在沒人的時候。

不僅如此。

做完任務之後,便把痕跡擦的乾乾淨淨。

似乎是怕別人發現是他們做的。

現在,李雲認識到邪月這個勢力不僅神祕,而且還低調。

這日。

林詩詩收到消息,似乎又有任務要做。

她帶着李雲趕往大廳見那個首領。

大廳裏要不少人,看起來人都來齊了。

唯有那個大個子的首領沒有出現。

林詩詩不動聲色的來到人羣身後,耳邊聽着周圍議論的聲音。

不久之後。

大個子便出現了。

他身材高大,矗立在衆人的面前,掃視一圈後,他道:“這次我們的任務是去救一個人。”

“救人?”

“不是吧,這次上面怎麼讓我們去救人?”

“這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太奇怪了。”

“可不是嘛,上面可從來沒有讓我們去救過人。”

衆人不敢相信,議論紛紜。

李雲也有點不敢相信。

進來這麼久,每次的任務都是奪掠寶物,還從來沒有去救過誰。

這次真是太奇怪了。

不過,他知道,邪月的高層既然下達了這種命令,肯定是有原因的。

於是。

李雲繼續聽下來。

只見那個大個子開口道:“安靜!”

頓時。

大廳內安靜無聲。

大個子這才繼續說道:“我們要救的人是周元吉,此時他被變異生物包圍,被困在城外五十里外的山坡上。”

“所以,我們的行動要快,如果我們去晚了,恐怕只能見到他的屍體了。”

“首領,我爲什麼要救那個周元吉?”


人羣中有人問道。

“這些你們不用知道,奉命行事就是了。”

這個大個子的首領冷冷的說道。

其實,他也不知道原因,這條命令是上面突然下達的。

至於爲什麼要救周元吉,上面也沒有說明。

“是。”

衆人答應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