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軍臉上掩飾不住笑意,心下道:這樣的傻子,活在世上真是白白的浪費糧食。他拿起自己的杯子,和陳志凡的紙杯子輕輕碰撞了一下。

“好!我先乾爲敬了!”陳志凡端起手中的杯子,一飲而盡,豪放的就如同在喝酒一般。

王軍端起手中的水杯,輕輕的嘬了一口,便滿臉堆笑的看着陳志凡,想像着陳志凡接下來的樣子。

“兄弟果然是好爽之人!”陳志凡傻逼似的說着這個莫名其妙的話,等待着藥效的發作。

剛纔發生的這一切,倪子寒根本沒反應過來。她和陳志凡在一起這麼久,可從未發現陳志凡會這麼的無聊加莫名其妙。

不過,陳志凡不是一般人,他這麼做,自然有這麼做的用意。倪子寒這麼想着,便沒有開口,由着陳志凡像傻逼似的在這裏玩。

“感覺怎麼樣?”王軍臉上的肉一顫一顫的,又猥瑣又噁心。

“嗯!果然是好茶!入口甘苦,餘味香甜,回味無窮!兄弟真是好口服啊!咦,不對,我這肚子…”陳志凡說着,便抱着自己的肚子,一臉難受的樣子。

倪子寒看到陳志凡奇怪的表情,急忙關切的問道:“志凡,你怎麼了,要不要緊?”

陳志凡擺擺手,對着王軍道:“兄弟,你這茶…”

王軍臉上立馬變了顏色,急忙道:“什麼啊,你想碰瓷是不是?我好心請你品茶,你自己吃壞了肚子,現在卻來賴我,人怎麼能這麼無恥?”

倪子寒一聽王軍的話,立馬懂了。她惡狠狠的盯着王軍道:“志凡沒事也就罷了,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我保證你們父子兩個都會身敗名裂!”

倪子寒家的勢力不輸王軍,作爲同學,王軍自然一清二楚。看着倪子寒憤怒的樣子,王軍這時候也有些怕了,話也軟了下來:“我說子寒,我們同學一場,有必要這樣嗎?誰知道你的這個同事吃了什麼,想賴我,沒門!”

重生之甜蜜日記 陳志凡裝成難受的樣子,捂着肚子道:“我拿你當兄弟,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說說,茶水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陳志凡說着,想伸手拿還放在桌子上的杯子。

倪子寒剛想幫忙去拿,卻被王軍先下手爲強拿了過去。

“你幹什麼?”倪子寒扶着陳志凡,滿面怒容的對着王軍道。

半首情歌伴孤城 王軍臉一紅,眼珠子一轉,囁嚅着道:“想污衊我,門都沒有!你一定是知道我們家的勢力,想從我這裏訛點錢,這個杯子可是證據,到時候萬一有人追查起來,我好給他解釋!”說着將紙杯子收了起來。

王軍來這麼一手,倪子寒更加清楚此事一定是王軍做了手腳了。她氣的破口大罵:“王軍這個王八蛋,怎麼這麼無恥?”

“無恥什麼?倪子寒你不要血口噴人,我王軍也不是嚇大的,不要以爲你是個警察就可以爲所欲爲!”鬧成這個樣子,王軍心裏到底多少有些害怕,今天捉弄的這兩人可是警察,萬一追查起來,就算自己的老爹有辦法擺平,也會有很多麻煩。所以,只有死不認賬了。

現在最重要的證據在自己的手中,待會如果他們報警,自己找機會換了這個杯子便行。到時候,就算是警察,沒有證據,那可就拿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想到這裏,王軍不免爲自己的聰明感到驕傲。

陳志凡假裝虛弱的道:“我肚子好痛!一定是剛纔的茶水有問題!”

王軍佯裝憤怒的道:“如果你再污衊我,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着就像陳志凡走過來。陳志凡現在雖然這樣了,可王軍心中的怒氣還沒有消。自從來到這裏,倪子寒一看到陳志凡,就一臉的關切。他不知道,一個病懨懨的人,到底有什麼魅力,能讓這個冰山美人這麼待見。

倪子寒的臉冷若冰霜,淡淡的看着王軍,只待他走過來,便一個飛腳放倒他。

可王軍只走了兩步,突然間臉色大變,好像發現了什麼讓他極爲恐怖的東西,指着陳志凡道:“你你你…”

陳志凡皺着的眉頭終於舒展了起來,跟沒事人似的道:“俗話說,多行不義必自斃,我猜你一定是嚐到自己釀的苦果了!怎麼樣,滋味還好吧!”

王軍來不及說話,直接轉身向門外跑去。一出門,只聽見“噗噗”的幾聲,幾個響屁從王軍跑去的方向傳了過來。

這只是個開始,緊接着,又是幾聲拉肚子的聲音也從哪裏傳了過來。不用想,王軍一定是自食其果,拉在了褲子上。

陳志凡的戲已經演結束了,想着王軍自食其果的樣子,不免有些好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王軍算是將這句古時候的俗語演繹到了極致。

倪子寒茫然的看着現在已經完全好了陳志凡,問道:“志凡,剛纔這是怎麼回事啊!”

陳志凡低聲道:“你的這個同學,竟然卑劣到在茶水裏面下瀉藥,想讓我在這裏出醜。還好我發覺了,將我杯中的茶水和他的做了個調換,這才讓他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我要去!管他什麼高手,能夠見一下龍王龍后,我此生無憾了。」

「沒錯,我也要去!」眾人一聽,又瞬間燃起了鬥志。

「幾位前輩,以你們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古遺迹中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強者怪物?連龍王和龍后都拿不下??看著七星老人極為凝重的眼神,帝玄胤上前詢問道。

天樞老人摸了把鬍子,沉吟道:「確實,在這裡面封印著一個上萬年的怪物,只不過這萬年來它一直都在沉睡當中,也從來都沒有要蘇醒的跡象,誰也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給醒過來。」

夜冰依幾人聞言面面相覷,驚訝的問道:「那它具體是個什麼東西?是什麼來歷?為何如此厲害?」

天樞老人搖了搖頭,「這些我也不太知道,就連先祖傳下來的書籍當中也沒有具體描述它是什麼東西,只是據我們祖師爺所講,在當年封印它的時候,它的實力根本不足為懼,很輕易的就能把它給封印了。

所以也就沒有注意它,誰知,如今它居然長得這麼快。

「你們可不可以先不要說了,那個怪物這麼厲害,趕緊先去幫我爹娘吧。」雪羽急得在天空打圈轉,催促道。

夜冰依走上前,輕聲道,「雪羽小乖乖,你先別著急,相信龍族那些元老很快就收到龍王龍后的消息了,我們到時候一起去,勝算也更大一些。」

「是真的嗎?」聽了夜冰依的話,雪羽眨巴眨巴大眼睛,逐漸的安穩下來,但是一雙大眼睛中還是含滿的擔憂。

正在這時,帝玄御從山谷外面飛了過來,看著眾人驚訝說道:「依依,胤,你們怎麼都在這裡?還沒有到時間吧?你們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臨時有情況,所以……」夜冰依話說到一半,突然注意到坐在帝玄武背後的黑衣女子,不由疑惑道,「那是誰呀?」

先前夜冰依這些人也都在準備進入古遺迹的事情,並沒有多詢問假冒的慕容清清什麼。

魅月自然也樂得如此,她不用再膽戰心驚的編故事騙她了,畢竟她們這些人也都不是好騙的。

看到帝玄御帶一個人回來,魅月的心中咯噔一下,渾身緊繃了起來。

「她呀,她是一個壞蛋,剛才綁走了清清,如今我特意把她給抓回來交給你處理。」帝玄御憤憤的對夜冰依說道。

聽得此言,魅月緊繃的身子瞬間安穩了下來,還好御並沒有發現她,可是對不起,我騙了你,但是我也情非得已……

聞言,夜冰依立即驚訝道:「什麼意思?清清什麼時候被綁架的,怎麼沒有說?」

魅月抬頭,臉上一片淡然道:「剛才大家都在忙著進入古遺迹的事情,而且我也沒有事,所以也就沒有多說了。」

夜冰依哈哈一笑,拍了拍她的肩頭,「我的好徒弟長大了呀。」夜冰依絲毫沒有懷疑,還誇讚了她一番。

帝玄御和黑衣女子兩個人從龍背上跳下來,來到她們跟前道:「依依你過來一下,我有話要跟你說。」 聽到帝玄御突然這麼說,魅月的一顆心瞬間又提了起來,什麼話,為什麼要單獨和她說呢?

看著男子離開的背影,魅月的心越來越慌張,為什麼?難道他已經發現了她是假冒的?不會的,她將那個女人的容貌給改變了,她的聲音也暫時說不出話來,御肯定不會認出來的。

心中這樣安慰著自己,但是她的一顆心也始終緊張難安。

沒一會兒,帝玄御又來到了她的身旁,然後拍了拍她的肩頭,對她溫柔一笑,魅月的一顆心才落了下來。

帝玄御愧疚的看著她說道:「我還是沒有找到那戒指,真是對不起。」

魅月搖了搖頭,「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把你送我的這麼珍貴的東西給弄丟了,你不要生我的氣。」

「我不會生你的氣。」帝玄御對她笑了笑,眼中卻難掩失望,轉瞬即逝。

夜冰依跟在帝玄御的背後,眉目淡淡,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可眼底卻劃過一抹嘲諷。

正在這時,一道道黑壓壓的身影沖了過來,還伴隨著嘹亮的龍吟聲,那場面,當真是無比震驚,籠罩在眾人的心頭。

「好拉風啊!」眾人看到這一慕,齊齊被吸引了視線,這烏天蓋地的,直接把太陽都給遮了下去,他們的天都暗了,這麼多的龍,是不是龍族的龍全部都來了?

這些龍來了,率先跑到了眼前的一條小金龍跟前,圍著它不停的轉悠,這是它們龍族最尊貴的太子殿下。

龍族乃是這個大陸上最高等的生物,龍王龍后更是這個大陸上最強的主宰者,七星老人看到龍族的元老過來,也一個個面色恭敬的迎了上來,「幾位龍長老,多年不見,別來無恙。」

「小天樞,你來得正好,你們可以開啟這封印吧,趕緊打開,我們有要事要辦。」老龍說道。

眾人聽了它的話,差點跌倒,它叫天樞老人什麼?小天樞?

試想天樞老人這麼一個看上去仙氣飄渺的仙人,這渾身高的氣勢,都讓人都很是敬畏,可是到了這老龍嘴裡,天樞老人就好像變成了一個小孩子一樣,可見這輩分的差別有多麼的大,眾人都忍不住好笑,當然也沒有人敢笑出聲。

「結界就在里。」眾人和七星老人一起來到上古遺迹戰場跟前。

然後幾個七星老人一起聯手,打開這結界,隨著他們的手觸到一處屏障上面,便有一道波紋蕩漾開來。他們都不斷往其中注入靈力,許久,砰——

一道金光閃爍瞬間籠罩在眾人的頭頂,眼前是一道光圈,七星老人道:「諸位,結界已經打開,大家快進去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中,高手們都爭先恐後的跑了進去。

夜冰依這些人卻沒有那麼著急,看著這些人一個個沖了進去,夜冰依抬頭看向天空道:「老龍你帶著你們龍族的各位元老大人,率先進去,如果找到了龍王龍后準確的位置,再立即告訴我。」

老龍是夜冰依的契約獸,也是龍族最有身份的一位長老之一,它進去找到龍王龍后的位置之後,便可以用直接心神來傳遞給她。 倪子寒回味着陳志凡的話,想着王軍剛纔驚慌失措又氣急敗壞的樣子,倪子寒不自覺的笑出了聲。從王軍一個勁的勸陳志凡喝水開始,她就已經感覺道不對勁了。只是沒想到,自己這個同學,竟然這麼卑鄙。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面對的對手是一個這樣的人,現在自食其果,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陳志凡淡淡的道:“這種人,如果不教訓一番,以後不知道還會怎麼害別人。”

倪子寒點點頭,臉上帶着笑意道:“你說的對,他仗着家裏的勢力,無惡不作,可被他欺負的人心存忌憚,不敢對他怎麼樣。這樣一來,就更加助長了他的囂張氣焰。今天他出糗,他們單位不知道有多少人跟着樂呵呢!”

正說話間,一個人偷偷的跑了過來,看着倪子寒和陳志凡,一臉的壞笑。

陳志凡有些莫名其妙,問道:“同志,你是…”

那個人倒也大方,關上門,笑着低聲道:“今天讓他這樣的人是你們吧?”

陳志凡不明所以,不置可否的道:“有什麼事嗎?”

那人接着道:“朋友,你可不知道,我們這些人被他欺負慘了。但他們家大業大,我們這些底層的小老百姓又不敢對他怎麼樣,哎!今天讓他嚐嚐這種滋味,不知道有多爽!”

陳志凡看着眼前的這個人,疑惑的道:“他欺負你們,你們爲什麼不報警呢?”

金屋有女初長成 “報警?”這人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接着道:“你知道他們家勢力有多大嗎?前段時間有個剛來的愣頭青,不明所以,被欺負了以後就報警了。”

陳志凡看出這人話裏有話,便問道:“之後呢?”

這人嘆了一口氣,接着道:“不報警還好,他欺負你一次,看沒什麼意思,以後就再也不會欺負你了。可這個愣頭青,偏偏不信邪,以爲天底下總有正義存在,報警之後,警察來倒是來了,可馬馬虎虎的調查了一圈之後,說他是吃壞了肚子,還教訓了他一番。”

“怎麼會這樣?難道不會去醫院化驗嗎?”陳志凡茫然的問道。

“怎麼會沒去。警察得到的結果就是從醫院的化驗單上來的!”這人頗爲無奈的說道。

陳志凡怒道:“這些雜碎,沆瀣一氣,真是一羣王八蛋!”陳志凡在氣頭上,忘了自己和倪子寒也是警察。這麼罵,那是連自己和倪子寒一塊罵了。

不過,陳志凡罵的,是那些不作爲甚至是助紂爲虐的警察,像自己和倪子寒這樣的,肯定不能計算在內。

面前的人看到陳志凡義憤填膺的樣子,對陳志凡的好感大增,可算是遇到同道中人了。他急忙點着頭說道:“誰說不是呢,可一般人能有什麼辦法呢,只有挨欺負的份!算了,不說了,越說越覺得窩囊!對了,你們是什麼人,來找他有什麼事嗎?”

倪子寒正準備開口,被陳志凡擋了下來。“我們是包工程的小包工頭,”又指着倪子寒道:“這是我們的會計!”

“哦,老闆啊!行吧,你今天好歹幫我們出了一口氣,說什麼我也要幫幫你。”這人頓了一頓,頗爲憂慮的道:“我能幫的,都是一些小事,經過今天這事之後,王軍是不會放過你們的,你自己還要小心一點!”

陳志凡微笑着點頭道:“多謝兄弟提醒!”

那人點點頭,道:“現在說說你們想幹嘛,我能幫你們什麼忙!”

陳志凡假裝有些爲難的道:“我們來這裏還真有事,可不好意思開口!”

那人擺擺手道:“放心吧,只要是不違反法律的事,我都可以幫你們!”

陳志凡把這人拉到一邊,低聲道:“實話跟你說,我們以前曾經承包過綠地廣場地下停車場的修建工作,可現在上面追查下來,說是我們的這個工程是違章建築,責令我們拆掉。你也知道,修建這麼大一個停車場,花了那麼多的錢,怎麼能說拆就拆呢!”

那人點點頭,若有所思。

陳志凡接着道:“所以,我們今天想來看看那個停車場的規劃圖,看看當初這個項目到底是誰批的!”其實陳志凡這些話完全是胡謅。不管是什麼項目,都由國土局,規劃局,環保局等單位提供相應的資料,最後由發改委批覆。

他給這人說這些話,意思只是爲了說明這張圖紙對自己來說很重要,希望他能幫幫忙。

這個夥計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疑惑的道:“要說這檔案,幫你們找出來也不算什麼違規的事情,不過你們要保證,不管查到什麼,都不能說是我幫你們找的!”

陳志凡一看有戲,急忙點頭道:“那是自然,我總不能讓兄弟你幫了我,最後我卻出賣了你吧!”說着從身上掏出五千塊錢,悄悄的遞到了他的手中。

這些上班的人,拿着固定的工資,兜裏平時也就拿着幾百塊錢。陳志凡正是摸準了這些人的心思,才使用這招。

不料這人卻擺擺手道:“朋友,我幫你是覺得你這人還不錯,沒有問你伸手要錢的意思!”

陳志凡一本正經的道:“我給你這錢也不是因爲你幫我,老實說,我也是覺得兄弟你是個仗義的人,所以纔給你的!換句話說,就算今天你不幫我,我也得給你!”

不管陳志凡怎麼說,這個人始終堅持不要。陳志凡暗暗打量着這個正在給自己找資料的人,眼中充滿了讚許。在他看來,這樣的人,在社會上已經不多見了。

越是這樣,陳志凡越覺得應該幫幫他。所以,趁他不備的時候,陳志凡將手中的五千塊錢悄無聲息的裝到了他的口袋裏面。至於最後他怎麼處理,那是他的事,陳志凡管不着。

那人的手腳麻利,一看就知道是業務非常熟練的那種。只是幾分鐘的時間,便找到了陳志凡需要的那份圖紙。

這人拍了拍檔案袋上面的灰塵,交給陳志凡:“給,這就是你們需要的東西!” 「好的主人,那我們就先走了。」老龍說道,又看向小太子:「小太子我們就一起去吧。」

「好的!」雪羽毫不猶豫的點頭,又扭頭對夜雲澈說,小澈,我就先走一步了。」話落它們便一起進入了結界當中。

夜冰依這些人臨行之前,七星老人鄭重其事的望著她們說道,「這封印有著鬆動跡象,肯定和龍王龍后打的那個怪物有關係,所以一切還都靠你們了,一定要想辦法,來加固封印。」

七星老人再三請求。

這件事情夜冰依也不好說,但是她自然會盡自己的所能,把那個怪物給鎮壓住。

隨後夜冰依一行人也都進入了結界當中,七星老人看著她們都進去之後,也都跟著進去了。

身體晃了晃,這一次因為風也遭受到破壞,所以剛才他們開啟的時候也費了不少力氣,只希望拜託夜冰依她們能把結界封印給加固,否則他們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先祖。

幾個人正從裡面關上結界,正在這時,刷刷刷!外面突然沖了進來幾道黑色的影子。

看到來人,七星老人立即警惕起來,「你們是何人?」

「我們是何人,就不用你操心了。結界已經開了么?太好了!我們現在就進去。」女子完全無視七星老人的話,直接扭著腰肢走進結界。

聽著聲音,居然是一個女子的聲音,可是這聲音是誰,七星老人已經來不及追究。

七星老人臉色一沉:「快,封住結界,不要讓她們進來。」

「想要阻攔我?那就去死吧!」女子說完,手中一把長劍,狠狠的貫穿了七星老人其中一人的胸膛。

「老七!」天樞老人大怒:「你是什麼人!居然敢如此放肆!」

看到自己的兄弟受傷,天樞老人是真的怒了。

他們在這裡生活了近百年,都還沒有見到這麼囂張的人,一出手便直接對他們下殺手。

顯然是蓄謀已久。

一時間,除了受傷的,六個七星老人都同時出手,那黑衣女子長發飛揚,黑色的衣袍包裹著她玲瓏的身段,從她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也顯得很是詭異。

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天樞老人震驚的說道:「你居然是……」

「哈哈哈哈……」女子看到天樞老人震驚的模樣,突然仰天長笑了起來,「沒錯,看在你們就要死了的份上,告訴你們也沒有什麼,你猜的不錯,我就是他的人,準確的說是他的後人。

好了,到此為止,你們守候的任務,也應該結束了,去見你們的先祖吧!」女子又大笑了一聲,隨即口中吹了一道口哨,所有的黑衣人瞬間化成一縷黑煙消失不見。

接著,原地突然發生了爆炸,無盡的硝煙氣息瀰漫在空氣當中,傳來慘叫和血腥氣息。

片刻后,地上,只剩下斷肢殘骸,糟糕……

「不好!他們有人跑了。」有人發現了端倪。

女子立即皺了皺眉,「是誰?」

「主子,從衣服上來判斷,應該是天樞老人跑了。」

「該死的,這個狡猾的老狐狸。」女子狠狠的咬了咬牙,「我看他往哪兒跑?給我追!」

:謝謝親們的支持,新年新氣象,我今天開了新書,希望新的一年大家與我同在!

新文書名:《爆寵醫妃:傲嬌邪帝娶1送2》

簡介:「痛!流血了……」

她抖著身體,為救他,忍痛流了人生中的第一滴血。

往後餘生,他以身作賠。

她是腹黑狠辣,醫毒世家的傳人,一朝穿越成了軟弱可欺的廢材大小姐。

當強者歸來,天上地下,唯她獨尊!

爆打白蓮花!反手虐渣渣!

「主子,夫人出門了。」

「出門便出門,難不成本座還能每日將她捆在身上?」

「呃……可夫人是和您的情敵……」

「砰——」話音未落,俊美的邪帝怒掀桌子:「去將小少主給本座叫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