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還是沒有說話,心念一動,右掌撒出一片金光,直接將那道血色氣息給包裹了起來,不消片刻,便有黑色的煙氣從那血色氣息中分離了出來。

這種情形,在場眾人已是十分的熟悉,充滿欣喜的驚呼聲,立即便連成了片。

當王青將那純白無暇的霧氣納入口中,臉上露出一種近乎於迷醉的神情之後,所有人心中徹底沒了疑問,唯獨剩下了狂喜。

「竟然真的是血神氣!哈哈哈……這下子可是真的發了!」將血神氣融入意識海中,王青再也壓制不住心頭的興奮,放聲大笑起來。

劉項也不覺得王青將獸核捏碎可惜了,比起煉製仙丹,哪裡有直接攝取血神氣更爽?

「劉項,陰風嶺仙獸的獸核之中藏有血神氣,這個你以前知道嗎?」薛文霍得轉頭看向劉項,神情十分激動,這個發現簡直太驚人了!

劉項連忙搖頭「這個我怎麼會知道?我是在遇到萬公子之後才知道血神氣這種東西的。難道說,陰風嶺仙獸的獸核品質更高,跟這血神氣有關?」

薛文搖了搖頭,道「這個我無從猜測,不過既然這裡的仙獸獸核內藏有血神氣,那我們便不能錯過!嘿嘿……從現在氣,大家先全力以赴,找到萬公子和王慧,然後我們一起將這陰風嶺整個兒的掃蕩一遍,爭取不漏過一頭仙獸!諸位,這些仙獸可要比那血袍人好對付的多,不是嗎?」

實際上薛文都不用多說,在意識到鐵背熊的獸核中藏有血神氣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便熱騰了起來。這陰風嶺簡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寶庫,而他們此刻正立於這寶庫之中!這近乎於逆天的際遇,誰會捨得錯過?

薛文等人就像是上足了發條,以驚人的速度在整個陰風嶺搜尋起來。諾大的一片區域,這些人竟只用了三天便搜尋了一遍,其中更還斬殺了不少不知死活,非要當攔路虎的仙獸,獲得了不菲的血神氣。

只是三天下來,薛文等人的面色卻是變得出奇的難看,陰風嶺的最後一寸土地,也被踏過,可出乎意料的是,他們竟然完全沒有見到萬東以及王慧的身影。萬東和王慧似乎在這陰風嶺上,詭異的失蹤了…… 「怎麼回事,怎麼可能找不到人呢?」王青的心中異常的煩躁,就如同一頭暴怒的獅子,怒吼著轟出一拳,他身旁的一顆一人合抱粗細的大樹,登時化作漫天木屑。

「王青,你冷靜點兒!你就算是將這陰風嶺的樹全都放倒了,又有什麼用?」薛文眉頭緊皺的道。

「冷靜冷靜,這三天里,你總是讓我冷靜,可我冷靜的下來嗎?我可以不擔心我妹妹,但萬公子呢?」薛文不勸還好,這一勸,王青更是火冒三丈,連聲怒吼。

薛文頓時沉默下來,一張面色越發的陰沉。

「我離開陰風嶺的時候,王慧師姐明明就躲在那附近的,而且姚瀾也說了,他們遭遇王慧師姐的地方也就在那裡,可是怎麼會找不到人呢?」何明此時也是一臉的焦急慌張,陀螺似的轉著圈子,口中念念不休。

「文叔,這三天,為了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萬公子和王慧姑娘,我們總是刻意避讓著這裡的仙獸,現在想想,其實還是有不少的地方我們並沒有找過。雖然萬公子和王慧姑娘在那些地方的可能性不大,但總要我們親自找過,才能確定!」倫婉兒說道。

「對!」薛文眉毛驟然一挑,右拳狠狠的砸在左掌的掌心,咬牙道「婉兒說的不錯,要真正的做到不錯過任何一寸土地!咱們將這陰風嶺再掃蕩一遍,尤其是之前咱們刻意避開的仙獸領地,一定要細細的搜查!」

「那如果遭遇到仙獸怎麼辦?」

「殺!」

接下來的七天,整個陰風嶺就好像是沸騰了似的,不停的傳來陣陣各種各樣的獸吼聲,或憤怒,或凄慘,但無一不讓人毛骨悚然。陰風嶺本就詭譎難測,此時在這聲聲獸吼的襯托下,更是變成了人間禁地,讓人不敢靠近。

薛文他們這次也真是發了狠,來了一次徹頭徹尾的掃蕩,除了個別戰力特彆強大的仙獸,得以僥倖逃生,被他們遇到的絕大多數仙獸,都乖乖的交出了獸核。

大概到第五天的時候,那些還沒被薛文他們盯上的仙獸,竟開始成群結隊的逃離陰風嶺,到了第七天,陰風嶺重新沉寂下來。生活在這裡的仙獸,除了逃走的,幾乎全軍覆沒!

這七天的時間裡,薛文他們的瘋狂,也給他們換來了優厚的回報。足足上千枚各色仙獸的獸核,每一枚都蘊藏有血神氣。累加在一起,血神氣的數量比他們獵殺的所有血袍人加在一起還要多上一倍。

吸納了這些血神氣之後,不管是那二三十個原先杜盟的兄弟,還是天元宗那百名弟子,全都清一色的提升到了九品人仙的程度。如薛文,吉朋,王青,劉項這些,本就已是九品人仙的傢伙,則是大大的擴充了意識海,仙胎也已開始孕育,距離真仙境,又扎紮實實的挺進了一大步!

至於戰力上的提升,那就更不用說了。被他們斬殺的一千多仙獸中,不乏戰力堪比真仙的強大存在,還有什麼樣的方式,能比與它們生死搏殺更快的提升戰力?

當七天後,薛文他們走出陰風嶺時,可以說每個人都經歷了一番脫胎換骨的變化!這樣的經歷若是放在別人的身上,怕是早就喜不自勝了,可在薛文他們的臉上卻看不到絲毫的喜悅,只有越發驅之不散的凝重與憂愁。

這次是真的找過了陰風嶺上的每一寸土地,甚至連耗子洞都沒有放過,可依舊沒有找到萬東和王慧的身影,甚至連一點點他們存在過的痕迹都沒找到。

這樣的結果,讓薛文他們很難接受,一個個的心情比灌滿了鉛水還要沉重!

所有人不得不開始正視一個問題,萬東和王慧是不是已經葬身獸腹?眼下,似乎也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解釋的通,為何在陰風嶺上找不到他們的絲毫痕迹。

「文哥,接下來怎麼辦,你倒是說句話啊!」王青的雙眼布滿血絲,透露出焦躁,甚至是絕望。

薛文此時的心也已經全亂了,最後的希望也徹底殞滅,一向鎮靜的他,現在臉上卻是掛滿了慌張。

「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吶!」劉項攥緊拳頭,仰天發出一聲痛吼。

「王八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王青一聽立即就不幹了,衝上前來便揪住了劉項的胸口,一雙眼睛瞪的,好像眼珠子都要噴出來了。

「王青,你要幹什麼!?」劉項身旁的王翰,立即沉聲喝道。

「這狗日的受了萬公子那麼多的好處,現在卻咒他死,我要問問,他的良心是不是讓狗吃了!」

「胡說!我師兄不是那樣忘恩負義的人!」王翰也激動了起來,衝上前來要將王青的手掰開,王青卻是直接飛起一腳,將王翰踹飛了出去。

王青這樣一來,天元宗的人頓時不幹了,紛紛拔出劍來,指向王青。王青卻是理也不理,只是死死的瞪著劉項,滿嘴鋼牙咬的嘎嘣作響「姓劉的,將你剛才的話給我吞回去,否則今日我便捏斷你的脖子!」

「你們這是幹什麼,都給我將劍收起來!」劉項先回頭沖一干天元宗弟子發出了一聲怒斥,這才看向王青道「王青兄弟,我知道你的心情,我跟你是一樣的!但是我們要接受事實,憤怒和瘋狂,沒有任何的意義!」

「放你娘的屁!」王青猛的舉起了拳頭,就要向著劉項的腦袋上砸去。

薛文一步跨過來,將王青的拳頭抓了住喝道「王青,你昏了頭啦!」

「文哥,我……我不能接受這是事實,萬公子不會死,不會死的!」王青緊緊的反抓住薛文的手,不停的狂吼,那模樣,就像是一個溺水者抓住了最後的救命稻草。

「虧你還有臉發火,萬公子的死,就是你那瘋妹妹害的!」天元宗的弟子之中,突然傳來一聲議論。

這一聲議論,嗓音不大,卻是如同一技最沉重的拳頭,狠狠的轟在了王青的要害上。只一剎那的工夫,王青的面色便已是一片死灰,就連身形都有些站立不住似的,搖擺不定。

薛文跟王青這麼多年的兄弟,難道還會不了解他的秉性?王青之所以不能接受萬東的死,就是因為他不能接受萬東是死在王慧手上的這一點。對自己既有救命之恩,又有再造之恩的恩公,最後卻是死在自己親妹妹的手中,對性格耿直的王青來說,這絕對比他殺了他,還要更讓他痛苦!

越是了解王青的感情,薛文就越是明白這句議論對王青的殺傷力,他心中的憤怒也就越發強烈!一雙虎目之中,竟是產生了殺氣,直接便落在了那名口出妄言的天元宗弟子的身上。

「王二,你找死!」

薛文還沒有出手,劉項卻是先動了,如同一陣暴風,直接捲入天元宗弟子當中,緊接著便是一聲慘叫,一道人影,就像是出膛的炮彈,被他踹飛了出去。

這一腳不可謂不重,那叫王二的天元宗弟子,人還在空中,口裡便已噴出鮮血。看那樣子,劉項這一腳足夠他休養一年的。

一腳踹飛了王二,劉項急忙轉頭對王青道「王青兄弟,小孩子不懂事,你千萬不要與他一般計較,只當他放屁好了!」

「哼哼……劉項,你跟我玩兒心眼是嗎?」王青面色灰白,也不知道有沒有將劉項的話聽進耳朵里去,薛文的面色卻是陡然一變,透著森森寒意的瞪向劉項。

別看劉項那一腳挺重,卻是留著分寸的,至少那王二的修為不會有絲毫損傷。對於修士而言,只要修為不受損,些許皮肉傷不過就是小兒科罷了。若是換做薛文出手,絕不會這麼簡單!

劉項的這一舉動,表面上好像是在給王青出氣,實際上卻是在維護王二!劉項的這種小聰明,豈能瞞過薛文的眼睛?

薛文毫不留情的便戳穿了劉項的小算盤,劉項的神情一陣難看!

薛文不由得搖了搖頭,他終究還是不了解劉項。他對萬東的情感,終究還只是停留在感激的層面上,僅此而已。不能說這樣的人就不可交,只是想要與這樣的人結成生死之交,需要時間的磨礪。而他認識萬東的時日,實在是太短了。

「薛兄,我真的沒有惡意,萬公子死了,我也感到很悲傷,但我們不能就此沉淪下去,我想萬公子在天有靈的話,他也會希望我們儘快振作起來……」

「住口!你憑什麼就認定萬公子已經死了?或許……或許萬公子和王慧已經離開陰風嶺,去往別處了呢?」倫婉兒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此時一雙杏目直有些紅腫。

劉項搖了搖頭,道「如果是這樣的話,萬公子一定會想辦法告知我們一聲的,不會悄無聲息的走,讓我們這樣擔心!」

「或許事情緊急,他來不及告知我們。」

劉項再次搖了搖頭,在他看來,倫婉兒和王青一樣,都是無論如何也不肯接受現實的人,對這樣的人,哪怕說再多,也只能是白白的浪費口水。

「薛兄,我只問你,接下來你如何打算?」劉項看向了薛文。

薛文冷笑了一聲,反問道「那你又有什麼打算?」

劉項道「我希望你們能跟我回天元宗去,我們天元宗雖小,但是各種修鍊資源,還是不缺的。你們到了我天元宗,一定能得到貴賓級的待遇,我可以保證!」

…… 「吆!劉項,你這是要收編我們?」薛文臉上的冷意愈加濃烈,嗓音中也摻雜了譏諷。

劉項不是聽不出來,可他是真的不想放過這個機會。薛文這些人實在是太強了,而且還潛力無限,如果不能將他們納入天元宗,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將來有一天,這些人必然會成為他強有力的競爭對手,甚至會成為天元宗崛起的絆腳石,這是一心盼望著天元宗崛起的劉項無論如何也不想見到的局面。

以前萬東在的時候,他是絕不敢將這樣的想法說出來的,甚至連流露出來都不敢。面對萬東這樣神秘莫測的天之驕子,劉項是打心眼兒里感到敬畏的。可是現在不一樣了,萬東不在了,薛文他們失去了倚靠,那麼他們想要繼續在仙庭中生存下去,就必須要尋找新的靠山。劉項覺得,自己無疑是處在了近水樓台的位置,沒有不先得月的道理。

「薛兄,您用不著這樣諷刺我,你知道我沒有收編你們的意思,我是真心不希望,在這殘酷的仙庭中,你們因為沒有靠山,而被人打壓,就此隕落。」

「劉項,你這是在威脅薛兄他們嗎?放心,只要有我吉朋在,沒有人可以隨意打壓薛兄他們!」吉朋冷哼了一聲,介面道。

吉朋雖然也有將薛文他們引薦入太玄宗的想法,但卻絕對不會如劉項這樣急不可待。先不說萬東是不是真的死了,就算是真的,那也得等到先找到萬東的屍首再說。劉項這副雞頭白臉的吃相,著實是難看!

「吉朋,你用不著急著跳出來為薛兄出頭示好,我劉項就是再混,也不會打壓自己的朋友兄弟,但你知道我說的都是實情。在這仙庭里,若沒有強大的靠山,要想成長起來,是何等的艱難!」

吉朋張了張嘴要說話,劉項擺擺手,道「你先聽我把話說完!我知道,其實吉朋兄也是想讓薛兄他們加入你們太玄宗的,呵呵……大家都是一同經歷過生死的兄弟,彼此還是有一定了解的,你也用不著不承認。」

吉朋哼了一聲,道「我承認!但你承不承認,對薛兄他們而言,我太玄宗是比你天元宗更好的選擇!」

「是!太玄宗的實力確實要比天元宗強大的多,但正因為如此,太玄宗的水也要比我們天元宗深得多!吉朋兄你難道不清楚,在太玄宗里,如果沒有強有力的背景,不但步履維艱,而且還要冒著被人排擠打壓的危險。尤其是像薛兄這種風華絕對的天縱奇才,更是不知道要遭到多少人的嫉恨,隨時都有被人暗算的可能!」

劉項顯然是說中了要害,吉朋的面色陡然沉了下來,默默不語。

劉項一笑,接著道「可是我們天元宗不同,我們的實力不強,但是我們卻很團結。而且我們的師尊處事公允,對有潛力的優秀弟子,不管與自己關係親疏,從來都是不遺餘力的扶持教導。我相信,薛兄唯有在我們天元宗才能順利而快速的成長起來!」

「哼!只怕天元宗沒有你說的那麼乾淨!」吉朋冷哼了一聲,不服氣的道。

「夠了!在沒找到我兄弟之前,我們絕不會加入任何宗門!」劉項和吉朋的唇槍舌劍,讓薛文聽的好不聒噪。這個時候,他們怎麼還有心思想這些東西,簡直豈有此理!

「薛兄,您這又是何必呢?」劉項的面色湧現出一股失望。

薛文卻是懶得理他,回頭望著陰風嶺,咬牙道「我要將這陰風嶺再找上一遍!」

「對!再找一遍,這陰風嶺上肯定還有我們沒有找到的地方!」薛文此話一出,倫婉兒就像是又見到了希望,嗓音發顫的喊道。

王青,陳慶,唐靜若等人也是紛紛贊同響應!

「薛兄,還有這個必要嗎?你是在做無用功!」劉項的語氣中分明已是有些不滿,說話也直了許多,絲毫不理會薛文等人聽后的臉色如何。

他就不明白了,自己明明是為了他們好,這些人為何卻如此冥頑不靈?前前後後,他們已經將陰風嶺翻了兩遍,哪裡會還有遺漏的地方,這擺明了就是自欺欺人嘛!

「少廢話,你只說,你來不來?」薛文看劉項也是越發的不順眼,大手一擺,直接斥問道。

劉項沉吟了片刻后,搖頭道「你們根本就已經失去了理智,事實就在眼前,你們卻不肯接受,反而還要繼續白白浪費時間,恕我不能奉陪!」

「是不是浪費時間,可不是你說了算的!既然你不願意和我們在一起,那你就請自便吧!」薛文對劉項徹底的失去了興趣,看也不看他一眼的擺手說道。

「薛兄,走之前,我得提醒你一句,距離古仙秘府開啟的日子已經很近了,如果你們再在這裡浪費時間的話,很可能會錯過的!」

「哼!這用不著你來操心!」薛文的口氣越發的不客氣。

劉項惋惜的嘆了一聲,道「薛兄,這些天來,我一直覺得你是我將來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看來我是高估你了。你再這樣執迷不悟,虛耗光陰,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便會被我遠遠的甩在身後!」

「你小子找揍!」劉項的話很是刺耳,王青灰白的臉上陡然升騰起一股怒意。

薛文將他按了住,冷冷的望著劉項,道「這些天,你將我當作競爭對手,我卻是拿你當兄弟的!劉項,看來我們終究不是一路人。」

薛文的這一句話,擁有著一種直擊人心的力量,劉項的面色登時變了一變,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慚愧,不過很快便又斂去,沖薛文一抱拳,道「競爭對手也罷,兄弟也罷,希望你我以後還又再相見的機會!」

「哈哈哈……放心吧,會再見的!」薛文仰天發出一聲狂笑,眉宇間飛揚著滿滿的鬥志!

這樣的薛文,很是有一種逼人的氣勢,讓劉項的心神不由自主的一陣狂跳。本來還想要再說些什麼,此時卻是什麼也說不出了,胸口憋的難受。

「我們走!」

半晌后,劉項猛一擺手,帶著王翰及一干天元宗弟子,向著遠處狂掠而去,從此與薛文他們分道揚鑣!

「不知道萬公子若是看見了這一幕,會是怎樣的心情?」望著劉項遠去的背影,吉朋很是為萬東感到憤憤不平。

「放心吧,就算是我兄弟看到了,他也不會傷心的。我兄弟是何等的人物,他怎麼會在意劉項這樣一個小角色?」薛文不屑的笑了笑,轉頭看向吉朋道「劉項急火火的趕著去闖蕩古仙秘府了,你吉朋不準備追上去嗎?要不然,恐怕也要和我一樣,被人家遠遠的甩在身後啦!」

「呵呵……行了薛兄,我吉朋和劉項不一樣,你用不著拿話刺我,不找著萬公子,我絕不罷休的!」

薛文聽后,面色鄭重起來,看向薛文的目光涌動著欣賞。

「這次咱們進入陰風嶺尋找時,一定要做到兩個字——仔細!不僅要仔細的尋找萬公子和王慧,還要仔細的尋找一切與他們有關的蛛絲馬跡。到時候就算是找不到他們的人,我們也可以從一些蛛絲馬跡中判斷出他們的生死。還有,咱們之前殺死過的仙獸,也要全部開膛破肚,仔細查驗!」

雖然現在的陰風嶺上,幾乎已經沒有了仙獸,眾人也不會再遇到什麼危險,但按照薛文的要求,一番仔細搜查下來,還是足足花費了六天時間。

單單是王慧藏身之處附近十里的範圍,眾人便足足花去了三天的時間。甚至連每一塊石頭都翻找過了,然而獲得的線索卻是寥寥無幾。除了幾攤早已乾涸,分不出是誰的血跡之外,連一點兒破布片兒都沒有找到。

眾人失望歸失望,但心卻之前要輕鬆了一些,越來越多的傾向於萬東和王慧還活著。如果兩人死了,絕不可能如此乾淨,不留下任何痕迹。

「大家還記得那片詭異的白光嗎?」倫婉兒突然問了一句。

「記得,怎麼了?」薛文應道。

「你們說,那會不會是傳送之光?」

真可謂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吉朋第一個反應過來,興奮的不停以拳擂掌「對啊,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傳送!萬公子和王慧姑娘一定是被傳送到別的地方去了,所以才會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那也就是說,萬公子和王慧還活著嘍?」王青的心口就好像是壓著一塊萬斤重的大石,此時驟然被人給搬了開,整個人陡然輕鬆起來,猶如獲得新生一般。

「我看是的,他們一定還活著!」吉朋給出了肯定的答案,所有人立時歡呼起來。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吉朋嘴上說一定,其實一切還是他的猜測,可是大家都默契的刻意忽略了這一點。

他們願意相信萬東還活著,這是他們心中最後的希望之光,絕不能熄滅!

「可是萬公子他們被傳送到什麼地方去了呢?」倫婉兒張口問道。

吉朋答道「這就不知道了!不過我相信,萬公子一定會回來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沒有必要再留在陰風嶺了,立即啟程回去,剛好能夠趕上古仙秘府開啟。別忘了,廖開兄弟還指望著我們幫他獲得傳承,重塑道基,恢復修為呢!」薛文振聲說道。

…… 「薛兄,對不起,對不起,我來晚了!」

薛文等人剛要動身,姚瀾到了。來的剛剛好,差一點兒便錯過去。姚瀾身形一落地,立即便帶著滿面愧疚的對薛文說道。本來說好了的,姚瀾回去請太玄宗的真仙強者來助薛文他們一臂之力,結果卻耽擱了這麼久,姚瀾自然心中有愧。

別說她了,就連吉朋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抱怨道「師姐,您這一去未免也太久了吧。」

姚瀾越發的感到愧疚,一張俏臉都紅了。薛文見此情形,趕忙說道「無妨無妨,姚姑娘能有這份心,薛文已是感激不盡。更何況,這陰風嶺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危險,我們這不都好好兒的嘛!呵呵……」

「那萬公子和王姑娘……」看到薛文完全沒有怪罪的意思,姚瀾心中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不過目光掃視,卻並沒有在人群中找到萬東和王慧的人影,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

薛文搖了搖頭,道「我們並沒有在陰風嶺中找到他們的下落。」

「這怎麼可能?萬公子進入陰風嶺,是我們大家都親眼看到的,王慧姑娘更是在其中無疑,我們還交手過,怎麼會找不到他們?難道說他們被……」姚瀾的面色猛然一變,臉上現出擔憂之色,更不忍心將話再說下去,生怕讓薛文他們傷心。

看出姚瀾的心思,薛文忙笑著道「姚姑娘多慮了,我們將陰風嶺仔仔細細的搜查了三遍,確信萬公子和王慧都還活著。之所以沒有尋到他們的身影,我們懷疑他們是被某種傳送力量給傳送到別處去了。」

「傳送?」姚瀾一臉的訝異。

薛文皺眉道「這是我們的猜測,此時也沒有什麼確鑿的證據。不過在萬公子的身上總是會發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總之,他們應該還活著就是。」

姚瀾實在不能理解,薛文對萬東的這份自信到底是來自哪裡。說什麼傳送,姚瀾是完全不信的,在陰風嶺根本就沒有傳送陣什麼的,如何能夠傳送?薛文這樣說,或許是因為無法接受萬東與王慧蒙難的事實,故而這般自我安慰。不過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姚瀾的心性終究是善良的,她當然不會去殘忍的揭穿,這人嘛,總是需要一些希望,哪怕是虛無縹緲的希望。

「自欺欺人!」

然而姚瀾善良,不代表別人也善良。一聲冷喝突然傳來,其中充滿一股不屑的意味。

薛文眉頭一緊,循著聲音望去,只見一身著紫袍,發須銀白,面如大盤的老者,緩步而來。

一見到這老者,薛文的呼吸立時便為之一滯!這老者一舉一動間,皆帶著一股驚人的威勢,充滿了壓迫感,看著他一步一步的走近,直彷彿面對著一座徐徐崩塌的萬丈雄峰,心性稍微不堅,便有隨時崩潰的可能!

只第一眼,薛文便認定,這紫袍老者定然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真仙!

「弟子吉朋,拜見元華長老!」薛文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吉朋便搶先一步走上前來,沖那老者深深一拜,面上寫滿崇敬!

「好,好!我太玄宗又多了一顆好苗子!」元華上下打量了一番吉朋,眼中透出欣賞。身為真仙,眼力自然獨到,當然能看的出,這些日子吉朋超乎尋常的成長。

「長老過獎了!」吉朋的臉上立時掠過一抹喜色。有了元華的賞識,他在太玄宗的前途無疑是越發的廣大了。

元華的目光離開吉朋,緊接著便落在了薛文等人的身上。經過這一番接一番的磨練,薛文以及那二三十個杜盟舊人,也算是被萬東給調教出來了,開始閃爍鋒芒。人才嘛,哪有不喜歡的?望著薛文等人,元華的雙目中立時放出精光,如在路邊發現了價值連城的珍珠,而且還不止一顆。這要是將薛文他們統統收入麾下,那他元華的名字還不得與太玄宗一起萬古同輝?

「長老,您來的正好!我們懷疑萬公子與王慧姑娘被傳送到了它處,只是還沒有找到確實的證據,心裡始終不踏實。您老是三品真仙,一定可以輕易找出傳送的痕迹,以安我等之心!」吉朋躬身懇求道。

「糊塗!」吉朋好言相求,薛文等人也是心懷希冀,不料吉朋的話音才剛一落,元華的臉便板了起來。

「吉朋,你也不是第一次來陰風嶺了,難道你不知道,在陰風嶺內,回程法石是無效的嗎?這裡終年不歇的陰風,擁有著一股奇異的力量,可以阻隔一切傳送!」

「吉朋,真是這樣嗎?」元華此話一出,薛文等人無不變了面色。

吉朋的臉上也露出吃驚之色,眉頭緊皺道「我只知道,在陰風嶺上,回程法石的確沒有作用,這是陰風嶺之所以被譽為第一神山第一險地的第二大原因。可我並沒有聽說過,這陰風嶺的陰風擁有阻隔一切傳送之力的特性。」

「哼!你的閱歷畢竟還淺,有些事情不知道也是正常。不過舉一反三也能猜到,回程法石倚仗的便是傳送之力,如果回程法石無效的話,其它的傳送自然也不會有作用。所以說,如果在這陰風嶺上沒有找到你們要找的人,那就只能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他們已經屍骨無存!」

「這絕不可能!就算是萬公子與王慧死了,也一定會留下線索來的!你這老頭兒分明是在胡說八道!」王青最是接受不了元華的這種論調,勃然大怒,渾不管你是真仙還是地仙,怒聲罵道!

「放肆!」

元華的脾氣顯然不小,一雙白眉一挑,一股無形的威壓,頓時便向著王青涌了過去,雖是無形,卻堪比山呼海嘯,彷彿蒼穹之怒!王青的面色瞬間便難看到了極點,身上就像是驟然壓下了一副萬斤重的擔子,魁梧雄壯的身軀不堪其負,微微顫抖,隨時都要崩潰。

人仙與真仙之間,就像是隔著一條鴻溝,只要是沒跨過去,便是天壤之別,更別說元華還是三品真仙,對王青等人而言,元華完全就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實際上,此時的元華十分驚訝,他的威壓落在王青的身上,王青非但沒有瞬間崩潰,竟還能保持站立,雖然王青的身體在顫抖,但他確實沒有倒下。一個區區九品人仙竟能抵住三品真仙的震懾,在元華的眼中,王青簡直就是一個妖孽。

「怎麼,想要以大欺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