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只能是死牛當活牛來醫了。

羅陽連忙迎了上去,說道:「木炭兄,去哪?」

第十塊木炭腳下不停,冷道:「不要跟著我!」

此時若不說謊,那已無法讓第十塊木炭停下腳步。

腦筋轉了一圈,羅陽說道:「木炭兄,我已打探到夜傀的消息了,請跟我來。」

果然此言一出,第十塊木炭怔了怔,便站定了。

「木炭兄,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請跟我來。」羅陽神秘兮兮的說道。

第十塊木炭又猶豫了一下,見羅陽當先往回走,只得又跟進了酒店。

在回房間的路上,羅陽飛速轉著腦筋,尋找圓謊的辦法。

若說是開玩笑的,估摸第十塊木炭當場就要翻臉。

屆時打起來,羅陽拿不下第十塊木炭,那就難以再把它留在身邊了。

十三姨和花襲伊還道羅陽有把握穩住第十塊木炭,倒沒多少擔心。

殊不知羅陽只是權宜之計,待會要怎樣做完全沒有頭緒。

「木炭兄,對了,你也有消息?」

在乘電梯時,羅陽向第十塊木炭打探。

第十塊木炭沒有應聲,羅陽又說道:「木炭兄,我的消息比較好,不過也有一個壞消息,不知該不該告訴你。」

只見第十塊木炭比較感興趣,冷道:「什麼壞消息?」

一時沒想好,羅陽不說話。

待出了電梯,第十塊木炭又問道:「什麼壞消息?!」

羅陽說道:「木炭兄,別急。回到房間,我再跟你說。」

只得又飛速轉著腦筋,尋找最佳的應對之策。

十三姨,花襲伊和無骨跟在後面,羅陽和第十塊木炭進了房間好一會子,她們才進來。

見第十塊木炭又回來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俏臉都寫滿了失望,她們看羅陽的眼神也充滿了幽怨。

「你們到外面去吧。我要跟木炭兄談一些重要的事情。」羅陽說道。

十三姨和花襲伊等人當然希望羅陽勸住第十塊木炭,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則用惱怒的眼神盯著羅陽。

到了這個時候,羅陽只能按自己的做事方式去做了。

「你們先出去!」羅陽正經道。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雖不滿,但也只得先出去。

等到房間只剩下羅陽和第十塊木炭時,羅陽額頭都出了細汗。

畢竟他沒有什麼消息要告訴第十塊木炭。

先前說了謊,現今只好硬著頭皮胡說了。

「木炭兄,你是想先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羅陽故弄玄虛道。

他在想要不要讓第十塊木炭吞服主僕丸。

若成功了,那就解決了許多問題。 李沖臉色一變。

他循著氣息望去,三名青年出現在眼前。

其中,兩男一女,男的都穿著歐式禮服,而女子,則穿著一身緊身皮衣。

李沖眼瞳一縮,站在中間的男子,他似乎見過,略微一想便是恍然。

正是血族的伯爵,尼古拉斯.威爾。

當初這傢伙和跟班攔截他和牛翠花,結果被他打的一死一逃,沒想到現在又出現了,估摸著還是奔金龍佩來的。

只是,此次一見,似乎這位血族的伯爵,實力有所提升,全身的血氣比之前還要旺盛一倍,而他身旁的一男一女,雖說氣血弱了一些,但也沒差多少。

李沖懶得理會這幾個傢伙,便冷冷道:「別惹我,滾!」

說完,不理會對方的驚訝,迅速向前方戰場掠去。

然而,就在他剛跑出十幾步時,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大約有十幾個血氣強大的青年將他的去路攔截。

令他驚訝的是,這十幾人都是華夏面孔,但已經被同化成了血族。

這就讓他憤怒了,想不到這些天沒出現,這傢伙居然害了這麼多國人。

李沖的思想和很多國人應該差不多,自己人怎麼玩都行,不論是摳眼睛還是背後捅刀子,但外國要是欺負殘害國人,那拼了命也要干你。

這想必就是純爺們兒固有的血性!

「尊敬伯爵殿下,這小子就是您說的李沖?」妖嬈女子嫵媚說道。

威爾沒有回答,反而他右側的男子開口道:「嘿嘿,威爾殿下,這小子的血氣還挺強的,如果他成了您的血裔,估計直接就能跨過男爵成為子爵呢。」

威爾笑而不語,對此,他勢在必得。

只見他揮了揮手,那十幾名血族後裔便是朝李沖撲了過去。

李沖冷哼一聲,剛要動手,就見到一襲白袍,頭戴大高帽的身影出現在他的眼前。

「他奶奶的,真當我們華夏沒人啊。」

李沖聞言,哭笑不得,出現在他身前的,正是有著陰間正神之位的白無常,謝必安。

只見他持著哭喪棒,啪啪啪,幾道光影閃現,十幾個血族後裔接連被抽飛,連慘叫聲都沒留下,便直接化為飛灰。

見到這一幕,威爾有些發懵,他旁邊的兩人也有些震驚。

要知道,培養一名男爵級別的血族後裔並不容易,這些天來,也就這十幾人能夠承受他們的一滴血液,可沒成想,卻被一個長相嚇人,穿著詭異的傢伙瞬間給滅了。

尼古拉斯威爾咽了口唾沫,道:「你是誰?」

謝必安咯咯直樂,只是這笑聲怎麼聽怎麼詭異,讓人頭皮發麻。

「老子是你爺爺,在我華夏大地上,你們這些外來的臭蟲也想作亂?」

李沖聞言,笑道:「不錯,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歐洲的吸血鬼也敢來我大華夏造次,看來,你們真的活的不耐煩了。」

此話一出,謝必安賠笑道:「天師,此番小神受閻君之命,前來助戰,小神與我那兄弟以及十幾名鬼王各自帶了三百陰將已趕往華夏各地,這兒就叫給小神吧。」

李衝心中一喜,雖說此次浩劫是全國性質的,但有十幾名鬼王和黑白無常主持,還有三百餘陰將,加上各地的魂組以及其他門派高手,相信此番浩劫必能安然度過。

斗龍戰士:斗龍星魂 「好,不用給本天師留面子,往死了揍,讓他們長點記性,別以為咱們華夏是好欺負的。」

謝必安點頭笑道:「天師請放心,小神下手會重一點的。」

錯愛惡魔首席 李沖滿意點頭,隨後迅速朝前方戰場掠去。

威爾身旁的兩人想要追,卻被十幾名陰將攔截,而謝必安則對著威爾冷哼道:「吸血一族在本神眼裡只不過是一群臭蟲罷了,小的們,將他們三個臭蟲給本神滅了。」

「是!」

眾鬼得令,迅速朝三人撲去。



深淵巨蝠出現后,花落一方被壓制的節節敗退,緊密的槍聲不斷響起,紛紛朝其龐大的身軀上招呼。

然而,深淵巨蝠乃是鬼王一級的鬼怪,其防禦自然不是尋常子彈可以攻破,子彈打在它的身上,就彷彿打在了鋼鐵上一般,火星四濺,除了留下一絲白印,沒有給它帶來任何傷勢。

不過,很顯然深淵巨蝠的防禦沒有大力鬼王的高,但它的速度和攻擊極為迅猛,最重要的是,它攻擊波及的範圍要比大力鬼王廣的多。

翅膀一扇,便是無數砂石碎片,均可成為致命武器。

「花落!」

牛翠花見花落被深淵巨蝠一翅膀拍中,整個人吐血倒飛,不由大驚失色。

要知道,眼下只有花落的實力最強,可他依舊無法阻擋深淵巨幅,如此一來,眾人想要安然的撤退,就成了妄想了。

「我來擋住它,你們快退!」

眾人聽到牛翠花的話,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尤其是馬宏等人。

「快回來,別去。」馬宏大呼,卻依舊無法阻止牛翠花跑向深淵巨幅。

馬宏咬了咬牙,快速將受傷的花落扶起,隨即朝後面撤退。

四鬼將正在攔住深淵巨蝠,當看到牛翠花衝上來時,不由大驚。

「主母不可,此怪實力恐怖,不可近身。」喬峰轟出一掌,卻也只是暫時頂住了深淵巨蝠的攻勢,轉頭對著牛翠花道。

牛翠花咬了咬銀牙,道:「我不能成為沖哥的累贅,我想變得強大,這是個好機會,我想看看與它有多少差距,三鬼將輔助我,喬大哥,我們主攻。」

喬峰自知無法勸阻主母,只能點頭。

三位老師見狀,連忙將各種輔助光環加在牛翠花和喬峰的身上,而他們,也在旁牽制深淵巨蝠。

有了光環的加持,牛翠花不禁大喜。

她沒想到,三位老師增加的輔助光環,居然如此強橫,硬生生讓她的實力增加了一倍還多。

對此,她不由信心大增。

望著深淵巨蝠龐大的身軀,她沒有一絲退縮,在她看來,這一天她等了很久。

從始至終,她心裡就有一種自卑,因為李沖太強大了,也太優秀了。

作為李沖的女人,她不想成為累贅,她想幫助李沖,哪怕是一點也足以。

這是她的驕傲,也是她一直以來的心結。

感受著體內澎湃的真氣,牛翠花的手掌已然化為長長的利爪。

腳掌重重踏在地面,用力一蹬,整個人衝天而起。

「九陰白骨爪!」

牛翠花嬌喝一聲,長達半米的爪子,狠狠抓向半空中的怪物。 當然,若失敗了,事情就會更棘手。

此時好像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只聽第十塊木炭冷道:「快說!我沒時間在這裡等!」

聽它的意思,便還是想出去。

羅陽只得說道:「木炭兄,聽我說。我就先說壞消息吧。讓你有個心理準備。」

見羅陽支吾不說,第十塊木炭催道:「還不快說!」

其實羅陽還沒有想好。

拖時間也有個度,羅陽只得先感嘆一聲,再說道:「木炭兄,你聽了先不要激動。我從十三姨那裡打聽到的消息,聽說十大聯盟已找到了一個人。」

第十塊木炭警惕的盯著羅陽,顯是很想知道那個人是誰。

若第十塊木炭會怕,那就只怕那個曾經封鎮它九個兄弟的高人。

羅陽猜想十大聯盟多半也在急找那個高人。

至於是否找到,則還是個未知數。

此時用來嚇唬第十塊木炭,應該會有點作用。

從第十塊木炭雙眼火星亂閃,便知它心裡有很多想法。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木炭兄,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十大聯盟在找誰了。」

第十塊木炭冷道:「找誰?」

這是明知故問。

「木炭兄,在這個世上真正能對付你的人。十大聯盟也不是吃素的,不可能坐著等死。你想一想就知道了,十大聯盟為了對付你,肯定找那個你最害怕的人。」羅陽說道。

見第十塊木炭不言語,便知它確實有所顧忌。

羅陽又進一步嚇唬道:「木炭兄,聽我說。就算十大聯盟找到那個人,我倆聯手還怕他?」

結果第十塊木炭眼眶裡的火星閃得更急了。

過了一會子,它才冷道:「你的消息準確?!」

由種種蛛絲馬跡來看,就算羅陽和第十塊木炭聯手都不是那個高人的對手。

是以,第十塊木炭開始擔憂了。

獨佔小嬌妻:霍少寵上天 俗話說狗急跳牆。

第十塊木炭若被逼急了,恐怕會做出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兒。

鑒於此,羅陽說道:「木炭兄,我可以幫你繼續打探消息的。」

只聽第十塊木炭說道:「叫十三姨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