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倒還罷了,如果有一日這個傢伙受到了極大的刺激,讓那瘋狂的性格完全融入自身,恐怕,以他的天賦,不久后必然會成為大陸的災難!

「呃,頭好痛,咦……」

從床上起來,卻發現四周極為熟悉,他竟然又睡在了那個躺了十五年的床上,而吳欣兒這丫頭正趴在床邊沉沉的睡了過去,顯然是一直陪著自己,回想一下,這才記起了下午自己那令人恐懼的一幕,應該沒有嚇到她吧……

回憶起下午少女不但沒有害怕,反而是抱住了自己,吳俊的心中一片溫暖,眼神前所未有的柔和,輕輕地撫了一下少女那柔順的黑髮,低頭輕輕的在吳欣兒的額頭一吻,那種觸電的感覺,吳俊畢生都不會忘記!

小心的將吳欣兒抱起,放在床上,替其拉上了被子,默默的離開了房間,今日他第一次將十五年來的黑暗史倒了出來,之前甚至對洪老和天昊乃至於吳震,都沒有提起過,直到今日將心中的話盡數說了出來,感覺整個人都清明了許多,又變回了那個永不放棄的少年……

這個少年的未來,究竟是什麼樣的呢…… 「不知皇室找吳某有何貴幹?」皇宮中,吳俊冷漠的對著趙洋問道,此時距離那天與吳欣兒的交心之談過了一個月了,他終於享受了一個月的平靜日子,沒有戰爭,沒有擔憂的安樂日子。

可是不久前,他卻收到了皇室的請帖,竟然邀請他去宮中一聚,讓他警惕了起來,這皇室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叫他一個帝國二流勢力的掌權者前去皇宮,不要說他了,恐怕連一流勢力和頂尖勢力的頭領都沒有這種待遇,唯有同為超級勢力的三大家族族長才可能有這種待遇,雖然不可能是鴻門宴,但此去也定然不是什麼好事,不過皇命難違,只要人家放出話來,解除和吳家的合作,恐怕就會有無數對玄晶礦感興趣的勢力蜂擁而來,準備瓜分吳家。

無奈之下,只得孤身一人再次來到了這個剛剛離開不久的帝都,沒有帶任何吳家的隨從,有天昊和洪老在身,無論如何,他的安全都是有所保障的,僅僅是剛入城門,他就被直接帶入了皇宮中,可見皇室一直都在派人搜尋他的蹤跡,這是一個不小的客室,四周那華貴的擺設和紅色的地毯,都顯露出皇室那高貴的氣質。

「呵呵,吳少還請稍安勿躁,今日除了你之外,還有不少的客人,他們的身份可都不弱於吳少啊。」趙洋儒雅笑道,挑不出一點毛病,但就是這種感覺卻令吳俊快要發瘋,這皇子什麼都好,就是這一點令他極為討厭,那慢條斯理的樣子,簡直要把人急死才甘心。

「……」



「吳少,本皇子,想要交你一個朋友不知可否?」趙洋第一次露出了些許的期盼,那誠懇的眼神,甚至讓吳俊懷疑他的性取向是不是有問題,「隨便啦。」吳俊對此並沒有多奇怪,按說皇家的人,都是冷漠無情之人,對自己的親人都可以狠心犧牲,在他看來,這只是趙洋的一個籠絡手段而已。

「呵呵,那就當吳少答應了。」趙洋似是有些高興,看來對吳俊那無所謂的態度很是感興趣。

「……」這人有病,吳俊現在只能這麼認為了……

「吱呀!」

沉重的大門被豁然打開,數十人有些萎縮的走了進來,吳俊驚奇的發現,這些人竟然都是帝國內有點分量的勢力中的首領,最低的都是二流勢力的掌權人,隨著吳家的擴大,對於其他國內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是有所調查,這些人,他一大半都認識,雖然個別的勢力單拿出來不是很強,但如果這些人集合在一起,將是一股連皇室都無法忽視的強橫力量!

他的臉色終於認真起來,察覺到了今日事情的不尋常。

這皇室到底想要幹什麼,這麼大的一波勢力,今天竟然都集中在了這裡,看樣子應該是皇室的傑作了,難道這些都是和皇室合作了的勢力?沒想到不知不覺中,皇室已經暗中掌握了這麼大的一股力量!

「咳咳,各位,你們能夠遵守約定而來到這裡,朕先在此謝過了!」身穿皇袍的趙匡自門后在幾名侍衛的簇擁下慢慢進場,剛剛因為初到而產生的騷亂盡數消失,現場一片沉默,只有趙匡的聲音在響起,在皇帝面前,沒有人敢有絲毫的放肆,儘管他們已經是一方勢力之主。

「諸位不必如此拘謹,今日叫諸位前來,主要是為了一件大事,需要諸位的幫助!」趙匡悠然坐在首位,凝視著站著的數十名首領,沉聲道,於此同時,所有人都感覺到整個客室都被一層無形的屏障隔離起來了一樣,任何人從外面偷聽,那怕是將耳朵緊貼都聽不見絲毫的動靜,光是這一手,就表示出今日的事有何等重要,就連一代帝王,也不得不小心應對!

還是沒有人說話,那死寂的氣氛讓人極為緊張,就連吳俊的脖子上也滲出了點點冷汗,「呵呵,諸位,對靈神谷有何看法?」

趙匡依然是那麼從容,不愧是一代帝王,而在場的其他人卻都是心臟猛地一縮,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每個人的心中,難道,皇室要對靈神谷下手!

想到這裡,所有人都是感覺這個皇帝有些瘋了,就連吳俊也不例外,靈神谷是何等勢力?那可是一個完全由靈師組成的勢力啊,不提其甚至能夠影響周邊幾國的強大影響力,光是其谷內千奇百怪的靈陣、靈藥、靈器和詭異的靈戰師,那等戰力簡直是整個大趙的巔峰!

沒看就連皇室想要對付靈神谷都要請來他們作為外援,這靈神谷的強大早已在大趙根深蒂固,甚至,在前朝,靈神谷就已經是無人可以撼動的存在了!


眾人都是冷汗直冒,想到這麼瘋狂的念頭,都是後悔不已,沒想到今天一來,就是這等結果,他們已經知曉了皇室的想法,今天如果不答應了皇室,恐怕連這客室都不一定能夠走得出去!

「既然你們不說話,那就由朕來說吧!」趙匡身上的帝王之氣顯露無疑,一股霸氣出現在其身上,那是只屬於皇帝的氣勢,一國之君的氣勢!「靈神谷在我大趙開國皇帝還未稱帝之時便存在了,其歷史淵源根深蒂固,實力也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是帝國第一,乃至周邊幾國的第一!本來此等宗門定址在我大趙乃是好事,但那群靈神谷的傢伙,仗著歷史悠久和實力強橫,竟然目中無人,對皇室毫無尊敬可言,在大趙更是作威作福,其谷內弟子以勢壓人,欺男霸女之事更是做了數不勝數,這等宗門,現在已經成為了我大趙內的一顆毒瘤!若是不能將其儘快拔除,恐怕其會越來越肆無忌憚,終有一日,他們會先向皇室開戰,既然如此,還不如先下手為強,諸位……覺得怎麼樣!」

氣氛更加的死寂,現在可不是什麼簡單的站隊,這關係到他們各自的勢力能否繼續存在!

眾人都是低頭不語,緊皺眉頭,顯然是在分析著得失,有的人則是抱著旁觀的態度等待,到時候參加人數較多的一方,還有的人雖然已經下了決定,但卻不願意做出頭鳥而繼續低頭。

吳俊驚愕的聽完了趙匡那一席話,沒想到這大趙帝國的皇帝野心竟然這麼大!對靈神谷,他都敢出手,要知道,靈神谷的恐怖在整個大趙範圍內無人不知,所以當日就算是靈神谷找上門來,他也只能屈辱的將一切忍了下來,雖然皇室比起吳家要強了不止一星半點,但面對靈神谷,也是沒有一戰之力的,即使是再加上這些勢力,也不一定能夠戰勝靈神谷,甚至……連交戰的資格有沒有都不一定!

這就是靈神谷的恐怖,一個存在了數百年的靈師宗門的恐怖! 「我同意!」

在眾人還在考量得與失的時候,吳俊卻率先表明了態度,對於靈神谷,他早就看不順眼了,只是一直苦於沒有足夠的實力,這是其一,其二,今天如果不答應的話,一定會被皇室滅口!既然如此,那還不如率先表明態度還可以贏得一些皇室的好感。

趙匡和趙洋都是滿意的看了眼吳俊,見到眾人還有些猶豫,不禁再次出聲道:「實不相瞞,諸位,朕前些日子接到了消息,靈神谷對於皇室越來越不滿意了,竟然嫌皇室對他們不尊重,而暗地裡準備著對朕下手了!不然,朕也不會去招惹這群瘋子,但他們欺人太甚,不得不承認,現在的皇室還沒有戰勝靈神谷的實力!所以,必須要大家的幫助,諸位要細心考慮啊,靈神谷這麼多年來的作威作福,相信大家也不是不了解,這等禍害,留在帝國,遲早會給諸位帶來災難的!」

趙匡這話說的可是太重了,那近乎於懇求的語氣,真正的打動了所有人,有那個皇帝願意像趙匡這樣於他們這等語氣講話!實在是被*到了絕境才能放下皇室的那股高貴的自尊吧。

「吾等同意!」

這些人都不是傻子,誰都明白今天要是沒有表態會有何等的下場,只得走上了這條賊船,不過,他們對靈神谷的不滿,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好,今日起,諸位就都是皇室的盟友了,朕在這裡先行謝過諸位了!」趙匡巍然道,那沉重的語氣,顯然他也是沒有多少把握,若不是前些日子觀察靈神谷的動向,無意間竟然發現了他們想要對皇室下手,他也不會做出如此瘋狂的決定,畢竟靈神谷的恐怖之處,簡直令人難以想象,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備戰罷了,靈神谷的囂張,讓他暴怒異常,這個存在了數百年的宗門,一直以其靈師自傲的身份對皇室不太放在眼裡,如果不是因為實力不夠,相信沒有那個國家會允許這樣的一個宗門存在,而現在靈神谷竟然想要對他下手,終於將皇室*上了絕路,現在就唯有一戰罷了……

「諸位,皇室對今天已經有了長久的計劃,對於戰勝靈神谷的把握雖然不是很大,但也不是沒有!」趙匡冷聲道,現在,才真正步入正題,剛剛那些同意的人大部分都抱著先保住性命,離開后就不認賬的想法,這他明白,所以,他現在要真正的留下這些人!讓他們對這一戰有信心!他們真的以為,皇室,對靈神谷難道真的沒有半分防備嗎?

「下個月初十,朕唯一的兒子,趙洋,將迎娶大周帝國的公主,周靜!大周帝國已然同意,屆時一定全力協助我大趙對抗靈神谷!再加上各位的協助,對付靈神谷,不是完全沒有機會!而且朕的女兒,趙穎,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我大趙,沒有孬種!屆時,趙洋大婚當天,就是吾等斬靈之日!」

「現在的靈神谷內憂極大,其谷內數名繼承人失蹤,權利間的爭奪已經到了混亂的地步,正是我們的最佳良機,下月初十,還請各位帶上所有的家族精銳,先行在全國範圍內將靈神谷的附庸勢力連根拔起,最後,以圍剿之勢總攻靈神谷,這一戰,事關整個大趙以及未來幾國間的平衡,還請各位不要存有私心!」

趙匡的眼睛極為明亮,那是帝王的氣勢,是自信的表現,大趙兩百多年的歷史,對於這個早已根深蒂固的毒瘤靈神谷,怎麼可能沒有絲毫防備,所有附屬靈神谷的勢力的名單,以及靈神谷的各種動向,他們全都有著極為完整的資料,而在發現了靈神谷想要對皇室不利的想法后,皇室早就開始了準備,聯合了諸多國內的有名勢力,更是暗中和大周取得了聯姻的聯繫,儘管如此並不能夠保證戰勝靈神谷,但至少!

讓他有了和靈神谷一戰的信心!靈神谷多年來的積威太過強烈,整個帝國甚至周邊的幾個帝國都存活在它的陰影之下,現在,他要讓這些自以為是的靈師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能夠對他們產生威脅的!

此次如果能夠一舉殲滅靈神谷當然好,但如果不行,他的打算就是先行修和,只要靈神谷知道皇室不是好惹的,今後慢慢的發展之下,終有一日可以完滅掉這個超級宗門,但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能夠熬過此次難關的前提上!

第二天,

皇城城外,

吳俊心事重重的樣子讓人擔憂,雙眼間布滿血絲,時而搖頭,時而興奮,那模樣著實有些不正常,可見此次的斬靈行動對他的感觸不小,雖然對靈神谷有著很大怨氣,但他總有一日會讓靈神谷付出代價的,但現在被皇室強行拉上賊船的感覺實在不是太好,由於沒有了解過靈神谷的實力,他也不知道這次的聯盟能否打敗那宛若神跡的靈神谷,想到其竟敢打皇室的主意,他就有些毛骨悚然,皇室在大趙可代表著除靈神谷以外的第一勢力,而靈神谷對皇室卻是想要出手的意思,這簡直讓人不敢相信,沒想到靈神谷已經膽大妄為到了如此地步。

但他現在也沒有辦法,既然上了賊船,就不可能下來了,在離開時,趙匡給每人都服下了一枚極致毒丸,沒有解藥的話,一個月後便會毒發身亡,雖說當時被洪老暗中解決了,沒有任何威脅,可這不代表皇室就拿他沒辦法了,如果吳家不參加此次的戰爭,恐怕靈神谷未滅,吳家就將先遭到皇室的雷霆打擊了,無奈,只能被迫加入了這場能夠改變附近數個帝國局勢的龐大戰爭中,成為了一顆棋子,這種感覺雖然不好,但也只能忍受,誰讓他的實力還是太弱呢,不然的話,怎會像現在一樣任人擺布,現在他所能夠思考的就只有如何儘力的幫助皇室取勝了,畢竟如果沒有徹底消滅靈神谷,哪怕是平手,之後休戰,對付不了皇室的他們,絕對會對吳家這種參加了此次戰爭的小勢力下手。

吳家可不是皇室,面對靈神谷,吳家就如同一個嬰兒般脆弱,所以,他所能做的,就只有儘力協助皇室了……

「小子,你真的決定了?靈師這群傢伙可不好對付啊。」天昊從其懷中彈出腦袋問道,「呵呵。」

吳俊苦笑一聲,什麼叫他決定了,這根本就沒有他選擇的餘地啊,沒有理會天昊,繼續思索著勝算的大小。

沒有人知道,這次的斬靈之戰會帶來多麼嚴重的後果,無論是對大趙、吳家、靈神谷、那些小勢力、乃至於大周和整個大陸!

這一定是一場腥風血雨! 不知不覺中,又是一個月過去了,這一個月中,大趙五成的有名勢力都在暗中準備著什麼,有些敏感的人已經嗅到了一股血腥之氣,都是閉門在家,從不外出生怕染上什麼麻煩,而令人驚奇的是,大趙的皇子趙洋,竟然與大周的公主周靜傳出了聯姻的消息,甚至連時日都定下了,請帖也早已發出,不過在這個時候舉行婚禮,多少讓人感到有些不對勁,但這個世界上畢竟普通人佔了多數,九成的人都沒有感到什麼,整個帝國隨著皇子大婚日子的推進,張燈結綵,紅燈籠,紅掛帘,紅對聯,都冒了出來,一片喜氣洋洋。

但儘管是這樣,那些敏感的人也沒有感到絲毫的放鬆,反而是隨著時日的推進,那股血腥之氣更加的強烈起來,為了大婚之日討彩頭的紅色掛遍全國,不知為什麼,那種紅色,總讓他們感到很不安,那是一種血腥的紅,而不是喜氣的紅……

但不管如何,大婚的日子是不會變得,氣氛一天一天的緊張起來,直到大婚當天,本應張燈結綵喜氣洋洋的皇城,卻如一座空城般死寂,那種感覺,讓人恐懼!

今天,吳俊帶著數千吳家精銳早早的在皇宮前等候,時間一到,便隻身一人進入了皇宮,其餘人則被皇室的人帶入了皇宮的一處院落中,那是一整片的建築物,有數十個院落,每個都足以容納數千人歇息,簡直就像是數十個軍營一般,今天被帶來這裡的不只是吳家,還有著數十個勢力的精銳,所有的人員加在一起,那股力量,簡直比皇室的軍隊也毫不遜色!

皇朝大殿,趙匡坐在龍椅上,那嘴角微笑的角度讓人感到一股寒氣襲來,而趙洋則不見了身影,想來應該是和大周的公主在一起,而往日里的文武百官卻沒有了蹤影,只留下少數幾個掌管兵權的武將,數十個帝國內有名勢力的頭領坐落在各席,儘管臉上都是擺出一副溫和的笑容,但誰都知道,今天,就是要正式和靈神谷開戰的日子!沒有一人掉以輕心,那種恐怖的宗門,沒有人會不害怕。

「呵呵,今日是吾兒大婚之日,諸位不要太過的綳著臉嘛,都開心點。」趙匡見到這沉悶的氣氛,不禁出聲道,雖然是因為利益而聯姻,但再怎麼說也是自己兒子的婚禮,總不能搞得跟葬禮一樣吧,不過就算是他這麼說,眾人也只是稍微的擠出一張笑臉而已,那模樣還不如不笑。

直到趙洋和一位戴著紅蓋頭的女子出來后,現場的氣氛才終於有了點婚禮的樣子,那紅蓋頭女子定然是今天的女主,大周帝國的公主周靜了!雖然未見其貌,但僅憑其一出現的那股大家閨秀之氣,走路時柔弱溫順的樣子,眾人就感受到了她的不凡,到底是皇室中人,一舉一動之間都不失皇家的那股高貴之氣。

「一拜天地!」趙洋拉著周靜微微躬身,對於這場婚姻他沒有絲毫的感覺,就如事實的那樣,這只是一場為了利益的婚姻而已,雖然兒時見過這位大周公主幾次面,那時的印象也頗為不錯,但要是讓其成為他的妻子,那還遠遠不夠!不過為了大趙,他也只能接受了這份婚姻,周靜作為大周公主一直喜歡著自己,這是他知道的,但沒感覺就是沒感覺,若不是為了大趙,他絕對不會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為妻,雖然這樣做對周靜很不公平,但他也沒有辦法,他所能夠做的,就只是以後盡量的對周靜好,彌補他所造成的傷害而已,但至於說愛,那恐怕是不可能了。

「二拜高堂!」二人對著趙匡拜下,大周帝國的皇帝並沒有來,畢竟周靜在大周的地位也不是很高,不然也不會作為一個用來聯姻的利益犧牲品了,雖然,這是她自願的。

「夫妻對拜!」隨著最後一拜結束后,趙洋並沒有就此和周靜一起離開,而是任其自己離開,而他,還有著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周靜對此沒有怨言,雖然她的紅蓋頭都沒有被揭開,但自幼生長在皇室中的她明白,有時候,皇室間就是這麼的不近人情,今天這個日子很重要,懂事的她明白,獨自離開了宮殿,獨守空房,拉下那層紅蓋頭,露出一張極為精美的臉龐,那宛若瓷娃娃的可愛與秀氣,讓人怦然心動,只是,在這張驚為天人的臉上,此時卻有著一絲的落寂,不過她不後悔,不奢求能夠得到趙洋的心,只要能夠和他在一起,她就很高興了。

「咳咳,婚禮也算是結束了,接下來談談正事吧。」趙匡漠然道,顯然,對這精簡到了極點的婚禮並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妥,趙洋那張臉看不出其內心的想法,但吳俊知道,一向以微笑示人的皇子,此時露出這淡漠的樣子,他的心中定然很複雜吧。

「諸位帶來的家族精銳,朕都將他們安置好了,現在,就該開始這場斬靈之戰了!」趙匡儼然道,那威嚴的模樣,比起當日請求各家族幫助時簡直判若兩人。

整個殿堂都有些騷亂,眾人興奮不已,雖然對靈神谷有著極大的忌憚,但這裡坐的都不是普通人,最次的也是帝國二流勢力的一方之主,他們既然決定了要干,那就不會後悔,對於靈神谷,他們也很想試試,這個威震附近幾國的靈師宗門,到底有多強!

甚至是吳俊都微微摩擦雙掌,兩眼中的興奮神色一閃而過,這靈神谷,他可忍了很久了!

趙匡虎目一閃,猛然坐起,玄皇中期的雄厚氣勢砰然爆發,整個皇宮都顫抖了幾下,眾人都是有些坐不穩,甚至是修為較弱的幾人還要緊緊的抱住柱子才能夠不被這股驚人的氣勢轟飛,皇袍在風中揮舞,金色的刺眼玄力光芒從其周身散發而出,將整個大殿都照得明亮,這股氣勢,是吳俊從小到大以來見過的最強盛的力量,這位大趙的皇帝,今天,終於要展露他的實力了!

這…就是玄皇境界的實力嗎?好強!

吳俊死死的拉住柱子,驚駭的看著這位大趙皇帝,沒想到,玄皇境的實力竟然這麼強,不要提動起手來,光是這股氣勢,集中起來作用的話,就足以讓他動彈不得!

「諸位,我們的第一個目標,靈神谷附屬勢力的最強者,靈神谷在外的代言人,聚靈門!」

趙匡豪邁的笑道,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顯露自己的氣勢了,這種壓抑了數十年的感覺,今天終於要釋放了,而要滿足於這位玄皇境中期的超級強者的發泄的,就是那倒霉的聚靈門了! 聚靈門距離皇城並不遠,就在同為大趙中心地域的聚靈城中,這座城市整個都被靈神谷所掌控,就連皇室任命的城主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權利,與平民無異。

而城正中心的那片華麗的建築物,正是聚靈門所在,聚靈門,靈神谷的代言人,所有的招收弟子和一些為其他勢力布置靈陣、製作靈器丹藥的生意也一直由這聚靈門所負責,其對靈神谷的重要性而言不言而喻,即使說不上是靈神谷的心臟,但也是胳膊大腿之類的地方,尤為重要。

如果將這裡搗毀的話,想必現在正內訌的靈神谷會極為心疼吧。

數萬道身影不斷的穿梭,一直來到了聚靈城外數里處,再往前就會被發現了,也就暴露了先手的優勢了,領頭的一人擦了擦汗,有些興奮的摩擦雙掌,張霖,大趙帝國除靈神谷以外的第二宗門,天裂宗宗主,玄皇境初期的實力,乃是此次與皇室結盟中的最強者,這數萬人的結盟隊伍自然由他所掌管,作為先鋒精銳,這第一戰自然由他們來打。

皇室的數百萬軍隊表面上按兵不動,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兵力被調入皇城,一股肅殺之氣也讓人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同凡響,不過靈神谷此時正值內憂,外界的事情自然沒有時間理會,所以沒發現這一點罷了,不然定然會有所防備,只可惜,就算是現在開始準備,他們也已經晚了。

「諸位,跟我上,這第一場戰鬥,一定要討個彩頭!」

短暫的休息過後,張霖與數千天裂宗弟子率先站起,戰意沸騰,其他勢力的人見狀也是興奮起來,人就是這樣,面對比自己強大的事物,挑戰的時候,總歸是有些興奮的,就是不知道,這挑戰的結果到底如何了。

「殺!」

張霖身上那玄皇初期的氣勢表露無疑,一層暗黃色的玄力戰甲浮現在其身上,雖然有些透明,但那恐怖的氣勢令人知道,這戰甲必然是玄皇境強者所特有的妖甲,那是只有玄皇境強者才可以擁有的特殊能力,將妖魂激發為甲胃穿在身上,那等增幅比起妖魂真身要強的太多了,而顯然,張霖的妖甲還不算太精緻,畢竟只有玄皇初期的實力,但比起一般的妖魂真身卻要強的太多了。

只見其帶起一道流光衝天而起,轉瞬之間便來到了聚靈城前,面對因為靈神谷內憂而禁止出入所封閉的城門,張霖冷笑一聲,暗黃色妖甲流光大放,一條數十丈的玄力地龍對著城頭撞去,不要說是城門了,這一擊的威力之大,甚至連整個城頭都轟成了一片廢墟,許多還未來得及反應的聚靈門城防軍直接被掩埋其下,失去了聲息。

這數里的距離對於吳俊這等最低都是玄者境的精銳人員來說實在不算什麼,城頭剛被轟塌,數萬人就一窩蜂的奔涌而來,剛好見到了這驚人的一幕,對張霖的崇拜之意也是驟然提升,甚至是他都對張霖那強橫的玄皇修為感到震驚,光是剛剛的那一擊,就足以擊殺不動用任何外力的他,對於實力的渴望,也越來越強烈了。

「快跑啊。」

城中的百姓一片騷亂,驚慌失措的各自躲進了附近的房屋中,死死的鎖緊房門,儘管他們知道這沒有用,但至少可以讓他們的心理有所慰藉。

張霖冷視一眼,直指聚靈門飛去,吳俊等人的目標也不是這些百姓,自然不會停留,同樣是猶如一支鋼鐵洪流般對著城中襲去,直到現在,他才深深的感覺到了自身實力的不足,此次斬靈行動的第一戰中,派來的都是帝國各個勢力的精銳,大部分都是玄魂玄尊的強者,玄者級別的武者在這種戰鬥中的出場率實在是有些低,唯有吳家和其他幾個實力頗差的宗門才將玄者境的武者派了出來。

吳俊凝神細視,觀望眾人,對戰勝靈神谷的信心不禁大了一些,這些人,雖然紀律上比起軍隊差的遠了,但對於這種襲擊宗門的戰鬥,實在是擅長的很,而且那強橫的平均實力也不是軍隊可以比擬的,這斬靈行動,他第一次的有了些許的期待,也許,靈神谷真的會被聯合起來的皇室和諸多勢力給擊敗也不一定!

轉眼間,整個城中央的那一片建築群就都被包圍了起來,連一隻蒼蠅都飛不出來,聚靈門中此時也慌了陣腳,外面那黑壓壓的人群讓這些養尊處優的傢伙感到恐懼,沒想到,過著舒坦日子的他們竟然會遇到這種奇襲,來得這麼快,這麼迅疾,一定是早有預謀,不過能夠作為靈神谷的代言人,這聚靈門也不是什麼簡單貨色!

「門主,怎麼辦?」聚靈門的中央殿堂中,數位長老焦急的向著他們的門主洪磊問道,他們在接到了消息后是真的慌了陣腳,面對如此多的武者,聚靈門根本沒有絲毫抵擋之力,如果沒有什麼特殊的辦法的話,甚至連一天都堅持不下去。

「哼!皇室的這群傢伙,真是放肆,竟敢對我們下手,大家放心,他們真當我聚靈門是好欺負的了?那就讓他們嘗嘗厲害!」洪磊冷聲道,作為靈神谷派來管理聚靈門的門主,他那玄尊初期的實力雖然不起眼,但五品巔峰靈陣師的靈師修為卻不是吹的,況且,聚靈門中還有著許多靈神谷給予的靈陣、靈器、療傷丹藥、以及諸多的靈師弟子,憑藉著這些,他有信心撐住數日,只要能撐兩天,只要兩天,靈神谷就能夠反應過來,增援必然會極速趕來,兩天後,就是這些傢伙的忌日了,靈神谷的尊嚴,豈是這些宵小之輩可以輕易踐踏的!

「跟吾衝進去,這聚靈門中的寶物必然不少,只要能夠攻下來,那就都是咱們的了!」

這張霖也是個人物,懂得如何激勵人心,果然,受到了物質誘惑的數萬武者都是雙眼赤紅,平日里想要獲得一柄趁手的高級兵器要多難他們不是不知道,可今日,只要能夠將這聚靈門攻下來,作為靈神谷的代言人,這些年來,無數勢力為了求得一座護宗靈陣,或是靈器丹藥,甚至是靈神谷中唯一的一位靈運師的指點,都是傾家蕩產了,靈神谷的財富,簡直比皇室還要富裕無數倍,僅僅是金幣,那都已經達到了一個海量,更不要說各種天材地寶,靈器丹藥了,而作為靈神谷代言人的聚靈門,即使財富比起靈神谷要差上不少,但在眾人眼裡也算是一塊肥肉了,誰都想咬上一口!

「是!」

無數武者如潮水般從聚靈門正門衝殺而入,一聲聲聚靈門弟子的哀嚎聲傳出,這一刻,聚靈門化身為人間地獄,所有聚靈門的弟子在這一刻,他們的性命都遭受著巨大的威脅,儘管他們許多人都是無辜的,可,這個世界是殘酷的,不管你是不是無辜的,只要是聚靈門的人,這一刻,與這數萬武者就是生死大敵,這個世界就是這麼殘酷! 「喝!」


銀雷珠不斷揮舞,在一個個聚靈門弟子的身上轟出一個焦黑的空洞,每一擊都帶走一條性命,吳俊的表現雖然不錯,但在數萬人的洪流中卻那麼的渺小,聚靈門中此刻已經隕落的弟子至少已有一千人,面對這數萬的精銳武者,他們沒有絲毫反抗之力,不過畢竟是靈神谷的附屬勢力,其宗內弟子在經過最初的慌亂后也是漸漸鎮定下來,聚靈門五千弟子,剩餘的四千多人此刻都漸漸的向著宗門的中心退去,一直到了一處僅容數人同時通過的院門處死守起來。

再後退就是宗門核心了,如果宗門核心再失守,那就沒有地方可以讓他們組成有效的防禦,所以這裡他們不能丟,一個個聚靈門弟子的身上沾滿了鮮血,死死的守在門前,不論吳俊等人的攻勢有多猛烈,都是不肯後退一步,一個人死了,後面的人立馬頂上來,不知不覺,這裡的地面都被屍體所擠滿,硬生生的快將此處堵住了,可見這裡遭受到的抵抗實在是頑強至極。

「都讓開!」


張霖的身前又是出現了一隻玄力地龍,威勢比起之前攻破城門的那隻絲毫不弱,眾人趕忙推開,見識過剛剛那地龍的威力,誰也不想被誤傷,地龍張牙舞爪的沖入了那堆積如山的屍體前,尖尖的腦袋狠狠撞去,硬是將這層屍山撞為一片肉屑,旋即威勢不減的將這唯一的防禦之地化為一片廢墟,帶著數百名聚靈門弟子一同化為虛無。

「爾等還不束手就擒!」

張霖那充滿威脅氣味的喝聲在雄厚修為的包裹下響徹雲霄,附近數里內都可以聽見這驚人的吼聲,幾名實力不濟的聚靈門弟子甚至被震得耳膜出血。

剛剛所斬殺的一千名聚靈門弟子因為沒有來得及反應,所以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隨即守住此處的弟子明顯有了準備,各種靈器丹藥不盡其出,令人煩不勝煩,僅僅是數百人,就給聯軍帶來了兩倍於己身的損傷,如果繼續這麼下去,想要攻破這裡還不知道要付出多少犧牲,儘管想要留些力氣對付一會的聚靈門高層,但也只能先行出手了,他明白,如果被聚靈門拖住的話,等到靈神谷的援軍一到,那他們的優勢將蕩然無存。

必須要速戰速決了,

吳俊舔了舔手上被劃出的口子,兇狠的目光不斷閃爍,這個道理他同樣明白,銀雷槍浮現右手,凌厲氣勢滔天,猶如一柄絕世神兵鋒芒畢露,周圍的人不自覺的散開了些,有些詫異的看著這個少年,這種凌厲的氣勢,根本不像是一個玄魂境的武者能夠發出來的,眾人眼神一凌,看到了銀雷槍后,目光都變得有些熾熱,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這銀雷槍的不凡之處,不過既然是同盟,自然不能起什麼別的心思,更何況只要擊敗了靈神谷,什麼樣的靈器沒有。

察覺到眾人的目光,吳俊冷笑一聲,帶起程越王琛二人,形成一個三角之勢,殺入門中,一時之間,無人能夠近身,其餘人見狀也是衝殺而入,此刻的眾多聚靈門弟子鬥志已經消磨了大半,實力更是只剩下數成,這種機會沒人會放過。

「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